[學密須知] 十四根本墮

 
十四根本墮
噶陀仁珍千寶六世‧貝瑪旺晴仁波切 開示
 
一、金剛持云諸成就,隨阿闍黎行出生,由是於彼輕蔑者,說為根本第一墮
上師本分六種,最扼要的有三種:
(一)灌頂上師 (二)教授密續上師 (三)開示口訣上師
不管那一種,唯對上師恭敬的態度均應謹守「事師法五十頌」,及上師身語意
 
二十七根本三眛耶行之,今問說分三:
1. 身方面:對上師之化身(肉身),不僅要恭敬供養,對上師之報身、法身且要正確認知了解,這是非常重要的。
2. 語方面:對上師所說的話要尊敬,並儘己所能完成交付之事項。不管上師在何處,均應時時讚頌上師、唸誦上師長壽祈請文。
3. 意方面:向上師請法之前,可觀察上師身語意,請法後,則應心無二念,不可觀察。需知,如視上師為佛,即得佛加持;視上師為菩薩,即得菩薩加持;視為凡夫,則一點加持都沒有。如遇到他人說自己上師不好,則不應理會,要具大信心。
 
二、從善逝語違越者,說為根本第二墮
上師說要做善業,不可造惡業、要持守戒律,不可放逸。聽到後,若自己懷疑上師或佛菩薩所說的話,就犯了此戒,此因果很重,會下金剛地獄;有些因果現在不會成熟,可是因果不會就此消失,若我們以前曾犯此戒條,需當下向金剛上師懺悔,立誓永不再犯。
 
三、金剛弟兄起紛爭,說為根本第三墮
愛護金剛師兄弟分四:
(一)總金剛師兄弟:一切眾生均具如來藏,都是總金剛師兄弟。故對一切有情眾生,均須友愛恭敬,且視為未來諸佛。
(二)遠金剛師兄弟:一切以顯教為因乘的佛教徒,都是遠金剛師兄弟,應予愛護恭敬。
(三)近金剛師兄弟:一切以密乘為果乘的密乘修行者,都是近金剛師兄弟者,應予愛護恭敬。
(四)不共金剛師兄弟:為對外不共者,如冰入水,內融為一。若前後同一上師者,如一父多子,彼此應愛護恭敬;若不同上師,而同一本尊者,如一母多父之兄弟,亦應彼此愛護恭敬;若同一上師,同一本尊,同一壇城者,如同父同母之兄弟,更應彼此愛護恭敬,且如燈光與燈心,無二無別。
總與遠之金剛師兄弟,如不愛護恭敬者,則犯三眛耶墮罪,但因不是密乘,其罪較小;若對近與不共之金剛師兄弟,而不愛護恭敬,則犯三昧耶墮罪,其罪極重大也。
 
四、於諸眾生捨慈心,佛陀說為第四墮
對每一眾生要發平等的愛心,願所有一切有情眾生離苦得樂,只對自己眷屬有慈心,對他人則沒有,是不可以的。
 
五、斷正法根菩提心,說為根本第五墮
不可生嗔心,即使是小小的罵語,或是一個惡的念頭,都會破了願菩提心,如果使眾生受到傷害,就破了行菩提心。如果於眾生沒有菩提心的話,密宗所有的戒律都會離開你。平常我們就要修菩提心,不可中斷,碰到困難、挫折就忘失菩提心,或間斷發菩提心,這是不可以的,且漏失白菩提,亦是犯此戒律。
 
六、毀謗自他宗派法,說為根本第六墮
小乘、大乘、金剛乘及其他如天主教、基督教、猶太教、回教等宗教,不可批評或自讚毀他。好比說:自己傳承好,其他傳承不好;自己上師好,其他上師不好,這也是犯戒。對於自己的上師,應視與佛無二,對上師不可以人身來看,對其他上師亦是如此,更不可加以批評,若看見別的上師錯誤的示範,亦不可對他人說上師的種種錯誤,此會造成惡的果報。
因我們是凡夫,無法了解上師真正的含意是什麼,不可妄加批評。如印度84位大成就者之一位諦若巴大師是漁夫,夏哇蕊大師是獵人,所以不可以批評別的上師。佛陀說:「男眾女眾屠戶眾,獵人獵物妓女眾,樹木河流和山岩,佛陀變化難思議」。因此我們不可妄下斷言指責他人錯誤,當別人對自己批評時,我們不可批評回去,要忍辱更要去發菩提心,以完成行菩提心之路。
 
七、於未成熟諸有情,宣說密法說為第七墮
自己上師所傳密法,不可告訴他人。密宗秘密的法器,亦不可對外人公開展示。上師與弟子之間也要注意戒律,以免毀壞,上師沒有好好觀察弟子的行為及發心,而給予祕密法門灌頂,也造成犯戒。
 
八、輕蔑蘊即五佛體,說為根本第八墮
自己的五蘊,了知本來是清淨的,就是五方佛,自己就是文武百尊壇城。因此,不可隨意傷害、批評自己的身體,要尊敬並好好守護,免於受到傷害。
 
九、疑諸自性清淨法,是為根本第九墮
基、道、果是修行的過程,不會有矛盾。有些看不懂,不了解甚深的意義,而自己懷疑這些,這就是分別心,對於一切法,是不可有懷疑的。
 
十、於毒常具大慈心,說為根本第十墮
犯有十惡的人如傷害佛法,我們要去除之。如需修誅法時,心應依菩提心,外現忿怒狀。將其神識投去淨土,血肉供養護法,功德留給自己。然此法只適合大成救者,仍未成就的,切勿行之,甚記!
 
十一、分別離名等諸法,說為根本第十一墮
佛陀說的所有經典,有名或無名字記載的經典,種類很多,不可計數,我們不可以凡夫現實的心來分別它。佛所開示的經典教義,都是為利益一切眾生。佛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因此,只要經典有此四句偈的含意,都可稱為佛教經典。眾生因有很多的看法與見解,佛依此說八萬四千法門,我們對於有利一切有情眾生的任何法,全部都要尊敬。
 
十二、破壞具信心眾生,說為根本第十二墮
對佛法有信心之人,我們傳法給他,幫助他。對於適合修小乘法門之人,我們不可對他們說小乘是不好的,或改變他對上師及佛法信心之人,對其破壞,我們就犯此戒律。
 
十三、不依已得三昧耶,說為根本第十三墮
對於本尊的法器及灌頂或修持配戴法器,有能力而不去準備充足,小看密宗法器或戒律者,則破此戒律。
 
十四、毀謗婦女慧自性,說為根本第十四墮
所有女性,是空性的代表。空性是佛的本性,不可任意批評她們。密宗佛經說:男性是方便代表,女性是智慧代表。智慧是所有諸佛菩薩體性,如果沒有此體性的話,四聖-聲聞、緣覺、菩薩、佛都無法出生。我們修行目的,就是為他人成佛,成佛就是覺悟有情、就是自性通達、自性明白圓滿成就。成佛的關鍵,就是空,空性是不生不滅,沒有來去,不垢不淨。可是因緣不斷的現象中,有涅槃有輪迴;有著空性的表徵,就是女眾;所有法出生之處,就是般若佛母,我們視為空行母,不可批評、欺負,更不可輕視小看,而要尊敬,如此便會得到所有空行母的加持,迅速成就!
 
略述了我們應該注意維護的重點。今世有幸聽聞金剛乘法教,不論您修行的是那一個傳承,都是非常殊聖的,對於成佛達究竟解脫圓滿智慧的見地,更要去真正體驗,而不是流於口談或拾人牙慧。我們可能從上師或成就者聽聞許多珍貴法教,心裏也知道是什麼,如果不去實際練習,那是一點都沒有用的。偉大的上師密勒日巴曾送給弟子岡波巴尊者禮物 ─ 將衣服掀起,現出身上很多皺痕 ─ 那是無數日修行累積下來的珍貴體驗。唯有自己真正升起利他成佛菩提心的原動力,才能堅毅不拔的克服所有困難、完成偉大的事業,否則祇是一大堆空想。想要等到準備妥當,有充裕時間才去做,可能都已老了、身心不堪負荷,為自己找許多藉口的結果是:下次的人身機會,不知何時會再有。果乘的修行是特別的,五毒不需捨棄,視為方便法門,修行不離開這五樣東西而視其為甘露,是成佛之藥。祈願金剛乘弟子能好好珍惜、守護清淨三昧耶戒,珍貴利他的成佛之心。願以此功德迴向如母有情同證佛果。
 
十四根本墮
金剛持云諸成就,隨阿闍黎行出生,由是於彼輕蔑者,說為根本第一墮。
從善逝語違越者,說為根本第二墮。
金剛弟兄起紛諍,說為根本第三墮。
於諸眾生捨慈心,佛陀說為第四墮。
斷正法根菩提心,說為根本第五墮。
毀謗自他宗派法,說為根本第六墮。
於未成熟諸有情,宣說密法第七墮。
輕蔑蘊即五佛體,說為根本第八墮。
疑諸自性清淨法,是為根本第九墮。
於毒常具大慈心,說為根本第十墮。
分別離名等諸法,說為根本十一墮。
破壞具信心眾生,說為根本十二墮。
不依已得三昧耶,說為根本十三墮。
毀謗婦女慧自性,說為根本十四墮。

天氣熱濕疹搔癢 多喝綠豆薏仁湯

 
更新日期:2008/06/28 09:50 【中國時報 陳怡妏台北報導】 
 
 夏日天氣多濕熱,讓醫院門診中的濕疹患者大增,台北市市立聯合醫院林森院區中醫科主治醫師賴姿吟表示,多數濕疹患者都因為夜間搔癢影響睡眠,造成身心上許多痛苦,除了對症下藥外,建議可多吃綠豆薏苡仁湯。
 賴姿吟說,綠豆有清熱解毒,利水消暑功效,而薏苡仁有健脾滲濕,除痺止瀉,清熱排膿的功效,煮綠豆薏苡仁湯時,最好不要煮到綠豆皮破、豆爛、湯濁,清熱效果會打折扣;切記勿冰鎮時食用,而是要稍退冰一下再吃,以免傷腸胃助濕,反而使症狀加重。
 賴姿吟指出,濕疹發生原因很多,依不同原因可分為濕熱、濕阻以及血虛風燥3種類型,治療方式稍有不同,提醒患者最好就醫疹治,才能獲得正確的治療。此外,濕疹患者也可用中藥汁外洗患部緩解不適。皮膚沒有潰爛感染者,可以洗後塗上中醫紫雲膏,有止癢效果,對慢性濕疹尤有效果。

[極力推薦] 龍欽巴三十忠告論略釋

 
龍欽巴三十忠告論略釋
噶陀仁珍千寶六世‧貝瑪旺晴仁波切 翻譯
 
從龍欽巴尊者遍法界的大智願雲中,放射出溫煦的慈悲光芒,照亮祈求尊者的人,充沛的甘露雨,經常的降下滋潤眾生的心田,培養成熟法報化三身的苗芽——讓我們禮敬這位能夠護持我們的偉大上師﹑三寶護法的至尊。
 
 
由於大誓願的力量,使我不費力躋身於至高無上的偉大成就者傳承行列中;但是因怠懈而虛度此生,現在已日薄西山。我想效法心行仙人,然而我卻極為沮喪,因為我看到別人很像我一樣的懈怠。這就是為什麼,我要說出這三十項懇切的勸誡,以激發出離心的原因。
 
唉呀!用盡一切辦法,調服很多眾生,在自己周圍集合一大群徒眾,可能也持有興隆的寺產。然而這是爭端的根源,也是執著我心的原因。
靜居獨處,是我懇切的第一項勸誡。
 
在想要去除障礙和降伏外魔等等的村莊法會中,有人會在人群裏顯露習性,這是由於貪愛食物和財j物,導致心靈被魔所盤據。
調伏自心,是我懇切的第二項勸誡。
 
從窮人那裏收取了許許多多的稅負(譯者註),來興建大的佛像塔寺,與分發許多布施品等等。但基於這種善意的所作所為,反而是累積罪業過失的因。
培養善心,是我懇切的第三項勸誡。
 
為了表現自己的偉大,而向人家講經說法,並利用種種欺誑的手段,來保有一大群尊卑高低的徒眾,這是產生「執為實有」驕傲的原因。
腳踏實地,是我懇切的第四項勸誡。
 
用種種欺騙的手段來做生意及放高利貸等等,以這些邪命所積聚的錢財,也許可以好好的做一番供養,但基於貪心的這些功德,是為八世法(八風)所動的根源。
去除貪欲的梵行,是我懇切的第五項勸誡。
 
當證人﹑保證人和捲入訟事,我們也許可因此調解別人的爭端,而認為這是為了利益所有人。但是沈溺於這種,會造成為利益而為。
不要期望好處和別人的報答,是我懇切的第六項勸誡。
 
擁有權勢﹑財富﹑眷屬和福德,且名揚四海,可是到死時,這些亳無用處。
努力用功修行,是我懇切的第七項勸誡。
 
執事與侍者等有擔任職務和廚師的人,是寺院的支柱,但是以這些工作為旨趣,是產生煩惱的原因。
減少忙碌於這些瑣事,是我懇切的第八項勸誡。
 
攜帶法器﹑供養﹑經像、書本和炊具等等所有必需裝備,到人煙罕至的深山修行。然而裝備齊全是困難和爭端的根源。
身無長物,是我懇切的第九項勸誡。
 
在世風日下的今天,我們也許會責備周圍粗野的人,雖然是基於饒益有情的心,但會因對方不領情而產生煩惱,給自己找來麻煩。
言語詳和,是我懇切的第十項勸誡。
 
我們也許是不具私心且出於情感的,指出別人的缺點,以為這樣做是為了別人好,雖然我們所言不假,但這會傷到別人的心。
言語婉轉,是我懇切的第十一項勸誡。
 
參加辯論,辯護自己的觀點而駁斥別人的想法,雖然認為我們的論點是在維護教法的純正,但是這樣做是產生煩惱的根源。
保持緘默,是我懇切的第十二項勸誡。
 
基於師父的教誡傳承以及教義等,而護持自己宗派的觀點,以為是本身應有的義務。然而自讚毀他是增長我們的貪著和瞋恨的原因。
拋開這一切,是我懇切第十三項勸誡。
 
用聽聞佛法來研究教義,我們也許了解別人的錯誤,而證明我們有分別對、錯的智慧,但是這樣想,就會累造我們的罪孽。
純正的看每件事物,是我懇切的第十四項勸誡。
 
談空說妙和毀謗因果,我們也許認為高談理論是佛法的究竟,但是放棄這福慧的二資糧,將會失去修行的機緣。
福慧雙修,是我懇切的第十五項勸誡。
 
為了第三智慧灌頂的緣故,而降下明點等等,你以為可用他人的身體,幫助我們修行。但是這種「有漏道」欺騙了許多大修行者。
依止解脫道,是我懇切的第十六項勸誡。
 
對不堪受法的人傳授灌頂和分送神聖的物品給一般大眾,是破壞誓願和正定的根源。
揀擇正直誠實的人,是我懇切的第十七項勸誡。
 
在眾人當中裸露身體等等狂行,我們也許認為瑜珈行者的苦行就是這樣,但是這會使世俗的人對佛法失去信心。
謹慎約束自己,是我懇切的第十八項勸誡。
 
不管在什麼地方,我們都以傳統和聰明的行為方式,企圖做頂尖的人物,但是這樣反而會導致從高處往下墮。
不緩不急,是我懇切的第十九項勸誡。
 
不論住在鄉下﹑寺院或隱居山林,不尋求特別親密的朋友,我們應該與所有人為友,然而不親密,也不憎惡。
保持中立,是我懇切的第二十項勸誡。
 
用不自然的表情,恭敬擅越施主,為了討好別人而虛偽作假,是束縛自己的原因。
平等對待,是我懇切第二十一個勸誡。
 
有無數的占卜曆算和醫藥等等的書籍,雖然它們都是有其緣起理論所依據的技巧,會使人無所不知,但是太沈迷於這些,會使我們無法專心禪修。
儘量減少這些方面的研究,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二項勸誡。
 
躲在屋裏佈置裝飾房間,我們也許會具足一切的享受,但是這樣會把一生耗費在瑣碎的事物上。
去除所有這些活動,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三項勸誡。
 
有學問,有道德,又精進修行,也許會使我們達到很高的境界,但是執著這些,只會束縛我們自己。
了解如何不執著的解脫自在,是我懇切的第二十四項勸誡。
 
收降雷雹與念符咒等種種方法,認為這是可以調伏所渡有情的一種事業,但是傷害到其他生命,其下場使自己墮入下三途。
保持謙虛,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五項勸誡。
 
我們也許擁有一切甚深的經典﹑教誡﹑警語等等,但如果不付諸實修,大限來臨時,這些都無濟於事。
觀察自己的心,是我懇切的第二十六項勸誡。
 
一心一意修行時,我們可能會有體驗,而和別人談論,製造論典,唱證悟的歌,雖然這些是修行的自然顯現,但會增加迷亂的思想。
遠離戲論,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七項勸誡。
 
念頭起來時,就要立刻盯住,心裏了了分明時,就要一直安住這個境界,縱然已經無所觀,但仍必須安住在這種禪定的境界。
時時觀照,是我懇切的第二十八項勸誡。
 
在空性中,遵行因果律,對無為法持守三乘願(小乘自度﹑大乘度他與金剛乘即身成佛的誓願),以同體大悲,無緣大慈,努力饒益有情。
福慧雙修,是我懇切的第二十九項勸誡。
 
我們已經親近許多有智慧和成就的上師,聽聞了許多甚深的教誡,也看到了一些深奧的經典密續,只是還沒有去身體力行。唉呀!我們只是在欺騙自己!
解行相應,是龍欽巴尊者的第三十項勸誡。
 
為了對於像我一樣的人,我懇切地說出這三十項勸誡。以此善意,願一切眾生能從世間解脫出來,而得到大安樂,願我們師法、追隨三世諸佛菩薩及所有大成就者的腳步。
 
楚稱羅哲(或譯音慈誠羅珠,即龍欽巴尊者)在出離心下,懇切地寫下這三十項勸誡。

龍欽巴尊者略傳

 
 
龍欽巴尊者略傳
噶陀仁珍千寶六世‧貝瑪旺晴仁波切 翻譯
 
被尊稱為繼蓮花生大士後的第二佛,是寧瑪派的法王,深受西藏四大教派的尊崇。宗喀巴大師、薩迦班智達和龍欽巴尊者,以西藏文殊師利應化住世度生而名聞遐爾。他們皆是文殊師利身語意的化身。由於他們在顯密經典上的博學多聞和無上智慧,他們是西藏優久宗教歷史上最傑出的大師,特別是龍欽巴尊者,實際上已經證悟普賢王如來的法身,為了救渡所有眾生而應化於世。預言說,著名的印度無垢友大師和寂天大師,每隔百餘年就在西藏應化一次,龍欽巴尊者即是這二位大師所應化。
 
從第八世紀佛教由印度傳入西藏迄今這段歷史中,龍欽巴尊者的生平和著述就像一面三寍菱鏡,聚集了他學得的教法,並且為了利益我們,對於艱深難懂的心要,加以闡揚。
 
尊者在西藏佛教歷史上,能成為一個重要人物,並不只是由於他獨特而寶貴的教法,他的著作燦爛奪目,集各派大成,包羅萬象。誠如巴促俄堅吉美卻吉旺波仁波切在著作中指出:「他的著作涵蓋且超越中觀和般若、覺宇派和希解派(痛苦與挫折的止息)、大手印和大圓滿的精要。」
 
雖然用我們人類的語言,無法詳述這位尊者的性德,但是我們希望這份龍欽巴尊者生平和教法的簡短介紹,能帶給有志修學西藏佛法的人,尤其是寧瑪派的同道有所啟示。
 
尊者的家族住在西藏北部優如札高地,一個叫作燕剎的村莊。祖父拉松長者,住世105歲,是西藏七位最早出家(即七覺世)眾之一,也是蓮花生大士二十五位心子之一傑娃卻央的第二十五代孫。據說拉松長者已修成「甘露藥精取法」,能吸取非常微薄的養分維持生命。尊者的父親巔松阿 黎,是一位精通五明的學者和成就密咒的瑜珈行者;母親種沙索南姜是阿底峽大師嫡傳大弟子種敦巴的孫女。尊者將誕生前,他母親夢到一隻大獅子,額頭上現出日月,照耀三界,而後融入她的身體。藏歷第五個饒迥戊申土猴年二月十日,即1308年三月三日,尊者降生,相好莊嚴,有天人為之沐浴等瑞象,一如釋迦牟尼佛。寧瑪派的大護法解瑪諦並現身,捧起尊者,發誓要保護這為小佛陀,在把尊者交還給母親之後,就不見了。
 
尊者自小,即能憶念前生,並充滿著虔誠、慈悲與智慧。五歲時,開始學習讀誦書寫的啟盟教育,父親教導他醫藥、星象和其它科學,並且傳授他許多法,包括八大嘿魯嘎,普巴和忿怒、寂靜蓮師的灌頂口訣。幼年時即表現聰穎過人,實成就可期。例如,九歲時,唸誦二萬誦和八千誦的般若經數百次,就能銘記在心,並徹底領會經義。十二歲時,尊者進入蓮花生大士興建的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修學,從著名堪布桑主仁青和阿 黎貢噶俄協剃度出家,研習佛法戒律,法名「楚稱羅哲」。十四歲時,已熟習戒律典籍,通過辯論和許多學者的考試。十六歲時,尊者開始和薩隆仁波切、札西仁青、旺耶和其他老師修學,獲得許多密宗教法和灌頂,包括寧瑪(舊)派、沙瑪(新)派和希解派。
 
十九歲時,尊者離開桑耶寺,並在附近由俄列必謝饒所創建的桑樸乃托學院參學。當時這個學院是西藏最著名的學府,尤以因明學著稱。尊者在這裏,正式接受林陀寺第十五任住持詹滾巴和第十六任住持大學者喇讓巴卻佩甲趁的教導。在和他們一起六年間,深入研究「慈氏五論」、陳那和法稱的因明典籍、中觀和般若經典。尊者也和著名的譯師羅哲奠丹,研究《三昧王經》和其他《五深妙法經》及《心經廣論》,並且學習梵文、修辭和其他藝術。
 
雖然尊者的研究極為廣博深入,但是卻沒有忽略修行。在這幾年裏,尊者非常精進地修持和圓滿地觀想文殊、不動佛、妙音佛母和白金剛亥母等法。由於專修妙音佛母,佛母曾經現身,使尊者站在她的手掌上,並連續七天展現須彌山和四大洲。此後,尊者獲得無礙智慧,並得到無畏辯才,對於一切經教和五明處等學問無不通學無礙,而以「桑耶隴芒巴」或「龍欽饒炯」(廣通經義者)而聞名。二十多歲時,尊者接受許多寧瑪派上師的密宗教法,這些上師有宣奴頓珠、宣奴傑波和扭挺瑪娃桑傑主巴。如尊者早年在桑耶寺般,其高等的修學也不限於寧瑪派的教法,也從第三世黑帽大寶法王讓揚多傑學得許多噶舉派教法,從膽巴索南甲趁等上師學到所有深澳的薩迦派教法,從馬受甘森的傳承上師孫賽仁波切學得所有希解派和覺宇派的教法,以及宣奴多傑和其他上師學得許多噶當派的教法。簡言之,在這十年內,尊者學得所有當時各宗派最重要的傳承教法,使他成為最有學問、最具辯才的著作家和教授師,而被稱為「語自在」。
 
二十八歲時,尊者決定退隱,以便修持他所學過的法。雖然寺院執事多方挽留,尊者仍毅然離開桑耶寺,雲遊各地。後在傑梅究的一個洞窟中修定五個月,面見綠度母,度母應允盡一切力量協助尊者。在這閉關的一年中,尊者深入禪定一段頗長的時間,使他足以接受最高的大圓滿教法。翌年春天,尊者回到桑耶寺,並獲悉著名的上師咕瑪拉札,正在尖(台語發音)的上雅壟谷附近。尊者就去參訪他,此時七十多位學生正圍繞在上師旁。而在前一晚,咕瑪拉札上師即已夢到許多鳥由各處飛來,後又銜著上師經書書頁向各個方向飛去。根據這個夢,上師知道持續他傳承的弟子快要來了,所以滿心歡喜。但龍欽巴尊者因無錢供養修學而不想停留。上師於是傳話給他,不需擔心金錢供養的問題。
 
尊者和上師修學期間雖然困難重重,沒有錢,吃不飽也穿不暖,但收獲很多。第一年,他得到「大圓滿心要」的教法和灌頂;第二年,接受更高的灌頂和三種大圓滿教法。咕瑪拉札上師把他所有的知識傳授給尊者,如同將水從一個瓶子倒到另一個瓶子般,使尊者成為上師的代理人。
 
三十一歲時,尊者離開他的根本上師,開始長期雲遊各地──從事修持和教導來自四面八方的弟子。第一年,在尼樸修賽地方,首先把他的心要教法傳授給一些學生,同時從他的學生俄協果恰獲得「空行心要」典籍。翌年,尊者前往欽樸日摩儉修定和教導八位男女弟子一段時間。在此期間,據說尊者見到了許多空行母,特別是金剛亥母和玉准瑪,並在岡日托噶,以「空行精義」(空行心中心)闡釋「空行心要」。
 
尊者也多次見到蓮師的各種化身,其中有一次蓮師賜名吉美俄協(無垢光之意)。另一次,尊者一連六天見到依喜措嘉(智海王佛母),傳授尊者許多法,特別是詳盡的解說「空行心要」,並賜給尊者多傑喜極(無畏金剛或威光金剛)的名號。
 
在見到無垢友大師時,大師囑附他把「無垢心要」的教法傳給弟子宣奴桑傑(上師咕瑪拉札的化身),並重修烏菇霞寺院。重修寺院中,整修釋迦牟尼佛、彌勒佛和十六羅漢的聖像時,彌勒佛示現,指著他並授記說:「你將往生蓮花藏淨土成佛,佛號須彌山燈幢佛」。
 
尊者成年後,大部份時間都在一些人蹟罕至的地方修行和教導成千上萬參訪他的學生。在這期間,他興建或重修了許多地方的寺院,包括桑耶欽樸、拉仁札、札樸、修賽和岡日托噶等地。岡日托噶是尊者最喜愛的閉關地點,並且也在這個地方寫了許多書。尊者也曾去過不丹,在此,他吸引了很多學生,改革當地的僧伽制度,並且興建了塔巴林寺,至今仍然了香火鼎盛。並曾去過拉薩多次,第一次去大昭寺時,從覺阿仁波切(即釋迦牟尼佛像)的前額放出一道光,進入尊者的前額,使尊者憶起過去多生是印度和中亞的一位學者。在另一次去拉薩時,尊者在城市和小昭寺間的平地上敷設法座,向成千上萬歡迎尊者的人,廣宣佛法,從「發心」開始教導。許多負盛名的學者,圍繞著尊者請教法益,深深感受到尊者廣博的學問和透徹的體悟,因而尊稱他為「貢欽卓傑」(意即遍智法王或一切智法王)。還有一次,在參訪大昭寺時,從佛像中射出一道金光,在佛像頭頂上並現出許多佛菩薩,力勸且授權尊者著作許多的論述。這些「秘密心法」,包括《七寶藏論》、《三休息》、《三自在解脫》、《三黎明》、《三種心要》及《心中心三部曲》。
 
尊者晚年曾遭受一連串不幸事件的打擊而流亡不丹,在那裏住了幾年。原因是止貢派的領袖──貢噶仁青反叛衛藏王大司徒絳曲甲趁,而在早些時,貢噶仁青曾尋訪尊者且成為尊者的護法。由這點,大司徒認為在這件政治紛爭中,尊者是站在貢噶仁青這邊。因此尊者被迫逃到不丹,駐錫於塔巴林寺。後在其他的護法,如上衛的貴族司徒釋迦桑布和雅卓的多傑甲趁,說服國王並允許尊者回來。之後,大部份時間在日岡托噶,他所興建的寺院中度過,許多將延續尊者法脈的弟子隨侍在其左右。
 
西元一三六三年,尊者五十六歲,預知時至,告訴弟子們說:「長久以來,我深深了解六道的真相,所以對我而言,世法是不值得追求。如今我準備脫離這個無常的軀殼了,因此我將只宣說那些真正有用的教法,你們要好好地聽!」。在這最後的一年,尊者對親近的弟子傳授無上甚深的教法,堅固地建立了他的法脈,就像水從山上分流而下。同年年關將屆時,尊者再度參訪桑耶寺和雅瑪寺,向成千上萬的人公開宣講佛法。最後,尊者到山林幽美的欽樸地方,他說:『這個地方,可說是印度的火葬場「重生園」,「死於此地遠比活在他處快樂」。所以,我將把這個用壞的肉體丟棄在這裏。』。尊者儘管看起來病得很嚴重,卻仍繼續傳授佛法。直到,在昏過幾次後,經學生們苦苦哀求才休息,尊者以未能完成此次教導而表遺憾。
 
藏曆十二月十六日,修完勇父空行大薈供後,尊者對與會學生作最後的開示:『廣言之,世法一文不值,唯有追求佛法才有價值。細言之,要精進修「觀」和「超越次第入根本定」。如果有什麼地方不了解,可以研究和深入思維《仰諦如意寶》(上師心中心),這本書如同滿願的珍寶。如此,你們就會脫離痛苦而證得法性空的境界』。
 
藏曆水兔年十二月十八日,即西元一三六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尊者在弟子們的圍繞下,以法身坐姿,離開他的肉身,安住於根本法界體性中。據說,當時大地曾經震動數次,並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瑞象。尊者面貌栩栩如生,遺體在彩虹下維持二十五天不壞,花朵如雨從天而降;季節改變了,在藏曆十二月和一月之間,大地卻溫暖得使冰雪融化,花木扶疏。遺體出殯時,大地一再震動,並可聽到大音聲七次。火化時,尊者的身口意合併成三股金剛杵,並留下眼、舌、心舍利,顯示尊者已完全證得五方佛的純淨智慧。另外的小舍利,也再滋生出成千上萬的舍利子。所有這些聖物被珍藏在黃金佛像中,供眾頂禮膜拜,廣種佛田,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間,才毀於共產黨徒手中。
 
尊者的教法歷經許多傳承,長住於世,並透過徒孫吉美林巴,來宏揚他的心要法門。即使到了今天,尊者圓寂後已六百三十多年,他的教法在世界各地仍弘傳而廣受奉行。

宗薩欽哲仁波切「旅行者與魔術師」電影欣賞會座談記實

http://tw.myblog.yahoo.com/buddha-kids/article?mid=138

 藏傳佛教利美運動的重要上師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於2007年年底蒞臨台灣弘法,全德佛教事業台北藝文中心十分榮幸獲得仁波切同意,舉辦由仁波切執導的「旅行者與魔術師」電影欣賞會,會後仁波切同與會者以問答的方式舉行座談,對佛教精神與藝術文化的結合,做出更圓滿的闡釋與論述。

以下為座談會內容之全文

宗薩欽哲仁波切之開示:

 各位新年快樂,在回答問題之前,先感謝此地(詠給菩提學苑)的主人與組織的邀請。我在想…如果有人拍一張我坐在這個法座上的照片,不知道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大眾笑)

 

    新的一年,願大家都有好運。在此我們也可以談談運氣這件事;通常提到運氣的時候,是指物質收穫或跟錢有關的事物,雖然這是正確的,但是還有許多其它種類的好運─而我們也的確需要其它種類的運氣,例如:我們需要能夠快樂的運氣、享受的運氣、擁有不同想法的運氣、聽聞不同想法的運氣、甚至「能聽聞」的運氣;延續此一想法,瞭解精神道路或道路上的問題,也需要運氣,很多時候我們總是把運氣跟錢連結在一起,而忽略了其它的運氣,事實上其它的運氣也很重要─例如「與眾不同」的運氣,這是很重要的一種運氣;現在每個人都變的非常無聊,拿LV的袋子、穿VERSACE的夾克、GUCCI的鞋子─當然其中有一些是仿冒的 (大眾笑),我敢說每個人看起來都一樣,這不是很好笑嗎?我們都想與眾不同,但是卻忙著把自己變的跟別人看起來一樣,再舉個例子:紐約、倫敦、巴黎、台北、東京、香港…這些城市也都一樣,Starbucks跟名牌商店在這些城市裡無聊的林立著,每家看起來都相同,這個世界怎麼回事?怎麼變的如此無趣?我的意思是,我們習慣於這種連鎖式的生活,但心裡卻又渴望「與眾不同」,我們都想要引人注目,但是這樣其實無法引人注目,至少在我看起來,大家都一樣,當然我本人也是如此,所以「與眾不同」實在是一種運氣;日本有位偉大的詩人一休,他寫了一首描寫青蛙跳進水中發出的聲音的詩作,我們可能會覺得很無聊,青蛙跳進水裡發出的聲音有什麼好聽的?但是對詩人來說,他將這個景象變的很特別,人們說這是才華,我認為這是一種運氣,佛教徒則稱之為「福報」,而我們的確需要這種「運氣」。

 

 知道為什麼這個世界無聊嗎?不只是因為VERSACE和GUCCI而已,而是因為我們相信既定的概念,我們不敢相信8+8=9,制約的觀念使我們必須去想8+8一定是16!我們就這樣永遠的被困住…或許不是永遠,如果各位追隨坐在後面的人的話(指壇城、法座上的諸上師本尊),現在我們就坐在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前面,只要能夠花一點精神跟時間,聽聞或思維大寶法王、帝洛巴、那洛巴、瑪爾巴與密勒日巴的教法,就能很快的逃出8+8=16的框框,當從這個既定的觀念中脫出的時候,這應該能稱為覺醒,祈願在場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在內,都能有運氣追隨如帝洛巴、那洛巴等諸多大師的教法。

 

宗薩仁波切與與會者問答:

 

:修法過程中,如果身體有燥熱的反應,甚至起紅疹、脫皮…該怎麼處理?

:關於紅疹與脫皮這種問題,上帝才能回答,我無法回答。

:「旅行者與魔術師」談的是一個不丹人的「美國夢」;如果一個台灣人或美國人看了這部電影而有了「不丹夢」,甚至「出離心」,仁波切對此有什麼想法?

:這是一個大問題,不過我們剛剛已經談過了─追隨帝洛巴或那洛巴的教法;無論如何,我很感謝大家把我的一些世俗上的電影想像成有精神上的啟示,雖然我本人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大眾笑)


:請問「夢土」在仁波切心中是什麼樣的地方?跟「淨土」有什麼差別?

:有一個很大的分別,我的「夢」可以販售,我的「夢魘」可以跟大家分享;但是「淨土」無法販售,也不能分享。


:請問仁波切是否看過最近在台灣十分熱門的「色戒」?有什麼想法?

:有,我會給它三顆半星,除了劇中的鑽戒毀了一切之外,還有三場讓人不明所以的床戲;如果讓我寫劇本,我應該會讓女主角把鑽戒丟到垃圾筒裡,然後加更多奇怪的床戲,這樣電影應該會更好;李安是很令人尊敬的導演,侯孝賢也是一位很棒的台灣導演。


:請問仁波切如何將佛法與電影巧妙的融合?

:我從來沒有企圖將佛法與電影混在一起,我沒那麼高尚。


:請問仁波切最喜歡的電影導演是哪位?

:很多,而且隨時都在改變;但我欣賞一些老導演,例如印度的沙吉‧卡魯恩(Shaji Karun)、日本的小津安二郎等。


:為什麼酒鬼跟和尚的話不能信?(「旅行者與魔術師」劇中對白,大眾笑)

:事實上這是一個好問題,因為和尚應該是修行智慧的人,也就是說應該超越常識,任何已經超越常識的人,都不應該相信;正如在世俗的層次上,即使只有一分鐘,我們都不能相信帝洛巴,諸位是否讀過帝洛巴的故事?那洛巴被帝洛巴指示要去當小偷、偷東西、說謊等等,所以從世俗的眼光來看,我們是不能相信他們的。

 

:現代人接觸藏傳佛教時,經常會對雙運或瑜伽士與佛母或空行母間的俗世關係感到好奇,甚至有所批評,請仁波切解釋一下此一現象。

:藏傳佛教是屬於密續的佛教,從世俗的眼光來看,密續的佛教事實上不容易被接受,因為當我們在說「現代性」、「現代社會」與「世俗層面」這些字眼的時候,討論的其實是所謂的理性世界─相信8+8=16的人面前,忽然跑來一些密續的行者,宣稱8+8=1,當然不能相信他們,所以對密續的不信任與批評,2500 多年來都是如此,並不是新聞。

 

:親人如果接受佛教卻無法實修(持咒),又為病痛所苦,應該為他們做何種修持,以減輕業障的顯現?

:應該為他們「願」,以願力減輕他們的痛苦。


:剛開始學習佛教,但是家人抱持懷疑不鼓勵的態度,這時應該如何?才能讓家人放心,又能獲得修持的利益?

:每個人的狀況不同,無法回答…有一些狀況或許應該躲起來吧。


:隨緣與攀緣應該如何區分?隨緣是否一定好?攀緣是否一定壞?

:隨緣是一個很難的字眼,因為我們用了太多的力氣在「隨」緣的「隨」,而忽略了自在的「在」,我們在造作「隨緣」與「自在」;一這麼做,就會產生痛苦,這樣的修行就像駝鳥碰到危險時,把頭埋進沙子裡一樣,認為看不見就不危險的一種自我欺騙。


:雖然錢是虛妄不實的,想要有錢也是一種慾望,但是學佛與佛行事業都需要錢,請仁波切教我們要如何增加財富。(大眾笑)

:這個問題等明年回答,台灣行程後,我要去紐約上一個經濟學方面的課程(大眾笑),我是說真的,有很多上師與喇嘛都對科學與佛教間的課題很有興趣,所以這樣的題目已經有很多人關注了;但是錢畢竟是能讓鬼推磨的,所以我決定去學經濟學,或許明年可以教大家如何賺錢。


:仁波切有許多的上師,要如何用無分別念來感謝上師?如果每一個上師都要念長壽祈請文的話,就會花很多時間,要如何讓自己對上師的敬意無分別的顯現?是否要選一個當代表?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我曾有類似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幾年前讀到岡波巴的著作……好吧,讓我們從究竟的觀點談起,我跟自己這麼說,把自己的上師想成是一個人類是一種錯誤、問上師「你好嗎?」是一種錯誤,因為這樣是認為上師有可能「不好」、認為上師不會說某種語言,所以為上師翻譯,也是一種錯誤、以為上師睡著了,跟女孩偷跑出去玩而上師不會發現,也是一種錯誤、用數數的方式清點自己上師的數目也是一種錯誤。

 當自己有「福報」的時候,如同剛剛所說的「運氣」時,我們會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上師,有一種人相信自己只有一位上師,我瞭解這種說法的邏輯,特別是對我們這種普通人來說。

 假設我們有5位上師,而自己是個喜歡打麻將的人,我們問其中一位上師:「我們是否可以打麻將?」而上師回答:「不行!」但是我們永遠可以去問下一位上師,通常有一位會說:「好吧好吧,有什麼不可以呢。」(大眾笑),然後我們就可以打麻將,當別人問起時,我們就可以回答:「某上師說可以打麻將。」這時另外4 位上師,除非特別勇敢,否則多會以外交辭令說:「那就打吧。」但其實,輸的卻是我們自己,所以我可以瞭解為什麼有人認為只要有一位上師就好,但是如果「有福德」或是「無明非常熾盛」、「固執頑劣」,這種需要很多上師才能讓自己省悟的人的話(大眾笑)。

  上師的本質是同一的,因此當我在做長壽祈請時,雖然只做一位上師的長壽祈請,但我總是想著在向所有的上師做長壽祈請,因為他們在本質是同一的。

問:張愛玲的原著「色戒」中並沒有床戲,身為胡蘭成後代的我,如何一次一次的看著世人無意識的解釋這些不實的故事?

:如果從電影的角度,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問題;有一次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告訴我:「做一個電影導演必須清楚的瞭解所有事實,但是當電影開拍的時候,就必須不忠於事實。」對於電影來說,這是一個相當有創意的想法。


:電影或世俗中的男人都是膽小的嗎?

:我不知道,不過我想大概都是吧。

問:很多師父都說要修慈悲,慈悲是不是一種情緒?

:是,我們一般所謂的慈悲都是情緒,但是佛的慈悲不是情緒。


:作為一個弟子,有時對上師不遵從,卻會有一種滿足感,這是怎麼回事?
:你可能有一點奇怪邪門的心思吧。

宗薩欽哲仁波切:看起來這就是所有的問題了,明早我還要前往中部,接著還要趕回來準備晚間的教授,所以今天就到此吧,很高興在這跟大家見面。晚安。

後記:
 會後由全德佛教事業機構的負責人與夫人,代表台北藝文中心感謝 宗薩欽哲仁波切的蒞臨並獻花,為大家主持如此精采的開示與座談,也感謝中華民國悉達多本願佛學會的周會長大力協助此次活動的籌備,更感謝所有的與會者,相信大家都是滿載而歸,我們期待下次仁波切的光臨,並能和各位再見面。

薈供的殊勝及功德 略釋

 
開示仁波切:噶陀仁珍千寶六世‧貝瑪旺晴

2002.12 開示於中區妙乘法苑

 
 
薈供問答

具德先賢祖師云:

「欲以不共金剛乘秘密道究竟善巧方便而速疾圓滿二資糧者,作具殊勝近集之薈供輪。」

薈供和供曼達拉一樣,都是金剛乘(密乘)不共的方法。所謂「秘密道究竟善巧方便」是指:這樣的方法是比較容易做、非常有意義且具大加持力,有錢人或貧窮人都可以做的方法。

薈供的種類很多種,不是一定都要準備很多供品才能做,貧窮人用一些水、一點點自己吃的三餐飲食等作薈供都可以的,為非常方便、具意義和大加持力,以簡單的方法就能快速圓滿二資糧的殊勝法門。

 
薈供功德

移希措嘉佛母曾說過:「任於上旬的初八、初十、十五或下旬二十五日作薈供一次,可斷三惡道的門。」如此,已將墮入三惡道的人作一次薈供後,再沒有造新的惡業,以前毀壞根本支分三昧耶等各種戒律和十惡等諸業障都會消除,因此薈供不只是累積福德資糧,也能懺罪。其他密乘經典內及其他很多儀軌內都提到:「若於三昧耶戒有破損,在薈供及灌頂時懺悔,是最殊勝。」所破戒的罪業會清淨,因此密乘裡很多的墮罪都依薈供去懺悔,薈供可說是恢復三昧耶戒律的其中一種方法。

另外敦珠朗巴大師也開示過一些薈供的功德:

1.如聽聞算命家、具神通的人的話後,自己也生起一點點懷疑心,覺得自己的壽命有障礙或各種命難,作薈供可以延長壽命。這也就是為什麼西藏人,不管是上師、喇嘛生病時,都會做薈供的原因。

2.作薈供,能消除事業或人緣等的障礙。

3.遭受別人以誅法或符咒加害,以作薈供積無量福德,能迴遮。

4.以修薈供的福德,能迴遮地基主或天龍八部的加害。

5.作一次薈供等同供養一切諸佛菩薩。

薈供時,已經迎請三身壇城到修法所在地,加以咒語、手印、定力的

加持,將所有供品轉化為甘露。因此薈供不只是一般的供養,實具有

很大意義。

6.蓮花生大士的初十薈供儀軌內提及:「作一次薈供後,再沒有造新罪,未來一定會往生極樂世界及蓮師淨土。」若能依持薈供的戒律及次第,蓮師所提的功德定會圓滿。

若有缺乏或不足,也可作為懺罪而無法一次即圓滿所有的福德。因此過去、現在等諸位上師臨圓寂時會作薈供,圓寂後,弟子、從眾等會為上師作薈供及供燈。

 

薈供種類

略分如下:

1. 諸士和睦普眾會,謂為瑜伽集薈輪。

意思為三昧耶清淨或雖然破三昧耶戒的金剛師兄弟,一起以清淨心和恭敬心歡喜的聚在一起懺悔、做薈供,供養諸佛菩薩、布施六道眾生,就是瑜伽集薈供。

2. 富饒享用齊具備,說為樂享用薈供。

供品豐盛如儀軌內所說,一樣都不缺,全部圓滿的稱為樂享用薈供。

3. 本尊具誓總集合,說為大集之薈供。

上師、本尊、空行母等具誓護法眾一切具足,即為大集之薈供。一般的薈供是迎請一切諸佛菩薩,為相似的大集之薈供。

4. 於一切行無執著,能常圓滿二資糧,決定說為大薈供。

對供品沒有執著、沒有一點點吝嗇、小氣的心念,完全供養的心念。發心也是正確的利他心,不執著會得到什麼果報,如此可以圓滿福德和智慧二資糧,可說是真正的大薈供。

5. 集會不離方便智慧者稱為勇父勇母之喜筵,隨順時依智慧手印之方便智慧等數而行。如彼方便智慧雙運之正士集會為「具善緣人薈薈供」。

儀軌內講到:「薈供時,方便和智慧不離開。」意思是(方便)勇父和(智慧)勇母不離開喜筵,就是參與薈供的男、女菩薩眾的人數各半,圓滿的作薈供。我們不是証悟的瑜伽士,也不具足夠的勇父和勇母一起做薈供時,觀想很多的勇父與勇母聚合一起供養就可以,這稱為隨順,不是勇父和勇母一切都具足的真正大薈供,是類似接近的。

6. 飲食、衣飾、歌舞、交合、誅殺之五資具等聚合為「具富資具薈供」。

飲食指薈供時有酒、五肉五甘露(可用可樂、藥草代替)等食品。

衣飾指穿戴五方佛帽或上師帽等,西藏習俗參與薈供者都換上乾淨的衣裳以供養諸佛菩薩等。

歌舞指唱金剛歌、金剛舞等供佛菩薩。

交合:樂空雙運的定中,煩惱轉智慧供養自性本尊。

誅殺:指做一些人形食子,當作五毒聚在一起的色相,然後誅除這些五毒的習性轉化為五種智慧。或將薈供的朵瑪(供養的食子)分成好幾瓣,當作內心的煩惱、外面的敵人、各種障礙等,以這些供養諸佛菩薩。

7. 具喜本尊薈供。

壇城內的無量宮或所有主尊和眷屬都觀想清楚,供品也排列陳設整齊、悅意、莊嚴,這種影像稱為具喜本尊薈供,如一般薈供時,我們於佛前或壇城前供一些供品,同時唸供養咒,也可以說是了!

雖然在佛前陳列擺飾莊嚴的上好供品、供養的心念也很好,具有清淨心的供養,但沒有任何發願和迴向,這只算是一點點的供養,不是大乘無漏智慧的供養。

無論做任何供養,即使只是供一支香,一定要在前面先做發心、後面迴向。這也是傳承祖師巴智仁波切一直在重覆提醒的,做任何善業都應具前行、正行和結行才圓滿,才是大乘的善業,配合金剛乘智慧無漏的供養,以觀想力、手印和咒力,最簡單的供養「嗡 阿 吽」三字觀想法,將一切化為甘露,化為無量無邊供養十方三世諸佛等,無執著清淨心、菩提心和空性見中圓滿福德和智慧資糧。

一切無執著是福德資糧,配合空性見就是智慧資糧,做一次薈供同時圓滿福德和智慧資糧,就是「大薈供」。

 
薈供應注意的戒律

1. 大家一起進來壇城,禮佛三拜後,年長耆德者先上座,也可以說是年紀較長、受持戒律較多、較久者。

2. 阿里班禪在三律儀論上,另外提到:「真傳及具有智慧者為重。」真傳意思是傳承清淨者,具有智慧者意思是具有証悟的人先坐,就是大家低頭表示禮敬這兩者先入坐的意思。

3. 金剛師兄弟間不可相互開玩笑,或供養中有人做錯而取笑等,這都是墮罪,屬於違犯八支分戒律的行為。另外如:薈供中,身口意三門放逸、爭論、開玩笑、聒噪等。有所違犯即應當下懺悔。

4. 「壇城中所有金剛師兄弟都是本尊的眷屬」以這樣的心念享受這個薈供;「所有薈供品都是智慧品、加持物」不可以有這個好、那個不好的分別念,應淨我們一切凡庸的念頭和行為。

5. 「染有性罪業者及違退失罪過者,諸不淨資具等,如蛇入懷疾棄捨,以狐狸之大禁行,落捨善緣當斷之。」意思是一個違犯戒律的人,可以來參加薈供,帶來的薈供品也可以放,但若他根本不想懺悔,屬於完全違犯這種的供品,就不可以放在一起。以一些方便法退回或另放一邊。

6. 「其謂當捨不合宜之薈供物、邪命等諸類」所謂邪命就是以不正當的手段騙來或換來的物品,以小換大或搶回來的東西等等方式而做的。這種薈供品不可用,若必用時,亦當如法處理。

7. 當薈供品擺好後,好看的、自己喜歡吃的,拿起來先吃一點點或心想著這個很好吃,薈供完後我要多吃一點點等,這些都是過失,屬於不淨資具。

8. 薈供狼食,有兩種。一種是將要薈供的供品也吃掉,另一種是剩下來的供品要與大家一起分,或是給外面沒有來參加的人都可以。如何分?怎麼處理是屬於事業師的事。一般都是當初即允許、交待其他的人代分,最後剩下的,也應請示允許後即可。若無允許就吃或擅自跟大家分完,也叫「薈供狼食」,變成薈供裏的狼了。

等等諸種過失,均應避免違犯,有犯馬上懺悔,如此所做、已做都圓滿,二資糧自然圓具!

謹祈諸位法行圓滿!阿彌陀佛!

中華民國噶陀仁珍千寶佛學會 編輯小組 恭整

意之最極深密的伏藏:「蓮師金剛七句祈請文」解說

http://tw.myblog.yahoo.com/kathog-1300/article?mid=3749

金剛七句祈請文通常被稱為蓮師祈請文之王。金剛即堅固、不壞之意。能摧毀一切魔業、違緣、障礙,能戰勝一切,無堅不摧。此文源為智慧空行母所誦傳,內涵奧秘,乃意之最極深密的伏藏,既可開顯行者的本覺心性,復可堅固行者的甚深禪定,更可以成就行者的功德事業。

其加持力特別大,是很多種蓮師祈請文裏最殊勝的。在藏地,那些大德高僧給信眾摸頂加持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念誦金剛七句祈請文。蓮師曾經說過:「念誦此法一定能夠把諸佛菩薩迎請到。」

平時自己或他人感覺身體不舒服,周圍環境不清淨,或遇到其他一切的違緣和魔障時,只要誠心誠意念誦金剛七句祈禱文,諸佛菩薩、上師三寶、善神護法一定會降臨到你的身邊加持幫助你。

 

是蓮師的種子字。

 

烏金淨土西北隅

此句為蓮師出生地,印度西部烏金地區西北邊的達那夠夏湖。

 

蓮花莖之胚蕊上

此句為蓮師降生的方式。湖中有一朵巨大的蓮花,蓮花生大士於蓮莖上的花蕊中化生於世。末法難化的眾生唯有上師能夠救度,阿彌陀佛為度化眾生,幻化為蓮師,降臨於娑婆世界。從阿彌陀佛的心中放射出五色智光,光中有一個「舍」字,降臨到蓮花的花蕊上,花蕊中化生出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蓮花生大士。

 

證得稀有勝成就

此句講述蓮師的功德,蓮師是一位極其稀有、無比殊勝的大成就者。

 

世稱聖名蓮花生

此句為蓮師的名號,世人尊稱蓮花生大士。

 

空行佛母恆圍繞

此句為蓮師的眷屬,空行、空行母、勇士、勇母等無數的眷屬圍繞在蓮師的周圍。

 

我依蓮師而修持

此句是發願,我要向蓮師及一切諸佛學習,精進修持,證得佛果。

 

祈請加持速降臨

此句是祈請加持,至誠祈請蓮師降臨世間,賜予一切眾生不可思議的加持。

 

咕嚕貝瑪悉地吽

此句為祈請加持咒,「咕嚕」是上師,「貝瑪」為蓮師的名號,「悉地」是我們希望得到的共同與殊勝的成就,「吽」為蓮師的心,意即賜予加持。全句意為:「上師蓮花生大士啊,請賜予我成就!」

宗薩欽哲仁波切談實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9j79.html 
 
  在密勒日巴的十萬首道歌當中,其中有一首是在講述安靜的地方。他說,就是在這樣安靜的地方,過去所有的菩薩找到了他們所要找的東西;也就在這樣的地方,不須要太費力,三摩地很自然便會生起。
  把我所有在印度、不丹、西藏的佛學院加起來,也許有超過1500位學生在學習佛教哲學。不過我開始感到有點疑惑,我是不是在以所有這些佛教研究提供大家一種對佛法的渴望?這樣做是否真的讓大家真正接觸佛法?
  我佛學院裏的學生僧眾可以直接在心裏默誦許多經論,我可以說學院裏有超過一半以上非常好、非常優秀的學生和學者,我的三個佛學院裏也已經培養出大約超過100位堪布,其中有許多堪布也到其他教派傳承的佛學院去,甚至去教書。
  但是如果問我這當中有幾位真正的佛法修行者,那我就要好好想一想才能回答了。這裏頭也許有學者、有僧眾,但是有沒有真正實修佛法的修行者呢?我有點懷疑。
  事實上,許多僧眾、學者、堪布的自我很大,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學者,同時因為有了些許的佛學知識,他們反而失去了最純真、最原初的(對於佛學的)虔誠心。對於所有精神上的修行,不論是持咒、打坐,或是繞塔、建舍利塔等等,他們都會說「噢,所有一切都是空性,所以不需要這些。」之類的話,他們變得很會談這些。
  舉個例子,很多學者就像這樣:假設我們從來沒有去過菩提迦耶,許多的學者會去研究菩提迦耶,他們會研讀有關菩提迦耶的一切,所以他們知道菩提迦耶的形狀、尺寸、距離、大小等等,他們很懂,但是他們從來沒去過那裏,不僅從來沒去過,他們甚至不會想去。
  但是有些佛法的修行者,他們或許不是學者,他們沒有去研讀菩提迦耶,對他們而言,他們會想「噢!我沒有太多的時間,我只有一個長假,我不可能花六天時間去研究菩提迦耶的資料,我只要直接買機票去那裏就好了。」
  修行者也許沒有那麼豐富的學識,但是他們修行,所以就直接去了。沒錯,因為他們沒有太多的資訊,所以他們在路上會遇到一些曲折,不過沒有關係,因為他們正在往道上行走。
  這些實修者他們知道自己是不足的,他們會犯錯,但他們會從這些錯誤當中學習,然後總有一天他們會到達目的地。而那些學者卻還在繼續研讀書本。
  當然,若對這一切完全一無所知,先有些資訊是很重要的。研讀是好的,嘗試學術研究或學習批判也是很好的,不過,從事學術研究或學習批判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要找到修行的道,然後實際的去修行。
  西藏有四個教派傳承,雖然這樣的分法不是很精確,但我認為薩迦派與格魯派是比較學院傾向的,而寧瑪派與噶舉派是比較傾向實修的。他們彼此之間常互相開玩笑,有時候那些玩笑開得滿認真的。我有些薩迦派的朋友說:「如果只是修行卻不研讀,就像四肢殘障卻試著要攀岩一樣。」
  我回答他們:「但是你知道,典型的格魯巴,他們試著去擁有一千隻手臂卻從來不去攀岩,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必須強調,在現今這個末法時代裏,決定要直接去菩提迦耶的人是很少有的。第一,佛學在現在是比較式微的,特別是用研究的方式來看待佛法、接近佛法──那種「佛法文化」,現在也許還存在許多那種從文化上產生的佛教徒,而真正學習佛法的佛教徒可能越來越少了。
  更糟糕的是,真正修行佛法的人就像白天裏的星星一樣,他們就在那裏,但我們就是看不到。
  所以修行真的是非常重要,加上我們其中很多人其實已經沒有時間了。我們這些人當中,有些正處在由山頂開始慢慢往山下走的狀態,如果我可以活在地球上90年,那麼一半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我們的每一天都是很寶貴的,所以將自己的精力跟所有的資源都投入在修行上非常值得敬佩,也是我們大家應該非常渴望以此為志的。我們應該要這樣祈請。

貝諾法王對戒律的開示

 
既然戒律是住持佛法的基礎,那麼嚴守外別解脫戒、內菩薩戒與密三昧耶戒是極為重要的。經典有授記,在末法時期持守一天的戒律,其功德要比古代正法興盛時期的持戒功德更為殊勝得多了。因此,圓滿清淨地持守戒律,對佛法的住世及宏揚是有極大助益的。卸下宗教修持者虛幻的外表,我們必須對教法具足不可動搖的信心,並將佛法與生活融合為一,力行懺除罪障與積聚資糧。如此,我們確可以此護持佛法。特別是金剛乘的瑜珈士必須持守比出家眾更為嚴格的戒律與誓句。他們必須視萬法的本性是本來清淨的。
 
為了確保所修能對治汙染習氣,所有行者務必以對自己誠實無欺的清淨虔誠心,放棄自私的念頭,以緣念所有眾生的悲心為動機,來修持佛法。再者,若行者的內外態度在與之接觸的人們心中,種下信心與虔誠心的種子,則對佛法住世及所有眾生的安樂而言均意義深遠。除非是證悟極高的修行人,否則我們應完全斷除對此生及來生均有害的菸酒惡習。
 

夢幻

 
時常認知生命有如夢幻,減低執著和嗔怨。
對一切眾生生起慈悲心。
不管別人如何對待你,都要保持慈悲。
不管他們做什麼,只要你當它是一場夢,就會變得那麼不重要了。
修行的關鍵,就是在夢中保持積極的願力,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這才是真正的修行。
西藏生死書~P61
 
佛陀說:
了之一切:
如幻影,如浮雲城堡,
如夢,如魅,
沒有實質,只有能夠被看到的性質而已。
 
了之一切:
如懸掛在萬里晴空中的月亮,
倒映在清澈的湖面,
雖然月亮不曾來到湖面。
 
了之一切:
如音樂、天籟和哭泣中的回音,
而回音中卻無旋律。
 
了之一切:
如魔術師變出
馬、牛、車等的幻影,
一切都不是它所呈現者。
 
                                               西藏生死書~P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