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越學佛越是痛苦啊?

http://tw.myblog.yahoo.com/zhuomalo-lala/article?mid=20684

很多初學者剛剛趨入佛法,有時候生病或者遇到違緣,就會有這樣一個疑問,
怎麼沒有修法的時候好好的,修法了以後就越來越煩惱越來越痛苦啊?
很多人因此就退失了學佛的勇氣,甚至對於佛法產生了邪見,造下了無邊的口業。

每到此處我都非常的傷心難過。

試問:如果不修佛法你平時就沒有煩惱和違緣病障和痛苦麼?

學佛的過程中出現違緣和各種痛苦,說到底是非常好的一個事情。
而產生的原因也是多種多樣的,
有些是通過病障和痛苦的顯現淨除惡業,有些是魔或者冤家債主看到你要成就了,
自己無法報仇了,就來擾亂,
有些是修行時候過渡的緊張和集中精力產生了一種對於法的執著、對於覺受的執著而帶來的,
因為修行就是要對治貪嗔癡,而貪嗔癡在我們平時沒有觀察的時候是隱藏的比較深的,
有點類似潛意識,他們在背地裏害了我們無數的生世,
但是一旦我們修行,我們就會要去揭露他們,去面對他們,
去我執的過程是痛苦的,但是這樣的痛苦就像蝴蝶蛻變和鳳凰涅盤一樣,是一種重生,

我們在修行過程中遇到的這些痛苦其實就是我們無始以來的習氣和業障,
任何一個成就者佛菩薩都要經歷這個過程才能達到最後的證悟和成就。
這個問題就是長痛和短痛的問題,你要那一種?
就像有些人戒毒一樣,實在忍不住了就要人在後面給上一棍子,
這樣等到他戒毒了,他反而會非常感謝那個給他一棍子的人。

其實這個問題在很多高僧大德的開示中都宣說的非常明白,
下面就摘錄一些殊勝的開示供養大家:

 

※無著菩薩《快樂之歌》索達吉堪布講解

自他的蘊身看似實有,實則虛幻,沒有一點價值和精華。
如果患了愛滋病、癌症等不治之症,大多數人都特別痛苦,渴望早日從中解脫。
然而對於修行人來講,得病是一件快樂的事,是個好消息。
剛才有個道友說腳腫了起不來了,這是一個很好的證悟象徵,說明你的境界快越來越高了。
身體永遠健健康康的話,對輪回生不起厭離心,對修法也增不上精進心,所以身體不好時應該快樂。
那這是不是違越了世間規律呢?並非如此。
從另一個層面來看,我們無始以來造了殺生、誹謗、攻擊別人等無量惡業,
成熟之後定會在身上產生各種疾病,
修法時必須經歷這些痛苦,才能遣除一切罪業,清淨煩惱障和所知障,否則修行是不會成功的。
所以患病對有些人來講是個好事,
朗日塘巴格西曾說:「昨晚我感到特別不適,修法的效果卻反而增長了許多。」
有些人晚上失眠特別痛苦,最後乾脆不睡了,開始念咒語,
一晚上能念幾萬遍,修行越來越精進了。

※年龍上師的開示

藏曆火蛇年夏季,仁波切偕個別弟子住年龍谷靜修。
在一段時間內,因惡業的感召,整個年龍鄉一帶的犛牛都患上了名叫『口瘡』的頑疾,
所有被傳染上的犛牛,都行動艱難、不進水草,嘴中漏出的口水,竟能使青草枯死!
為了防止細菌傳染,政府下令所有的道路全部設卡檢查,禁止病牛出入。
一天清晨,當蓋拉尼瑪與仁波切談及此事的時候,
仁波切以開玩笑的口吻說:『看這些犛牛這麼痛苦,說不定我也會長出「口瘡」的!』
次日,侍者煮好奶茶請仁波切吃飯時,
仁波切指著自己的牙齒說:「我得了牛口瘡病,什麼也吃不進去!」
侍者連忙細看,見仁波切的口中佈滿病瘡,並且不斷地流出口水!
侍者驚慌地喊道:「上師呀!這是怎麼回事!這可怎麼辦呀!」
仁波切安靜地說:「為了清淨這些犛牛的業力,你暫時先回自己家去吧!
在七八天內即使我派人去叫你,也千萬別回來!」
「不行!在您最需要照顧的時候,我不能離開!等您痊癒後我再走!」
「這樣會破壞緣起的!別再堅持了,我不會有事的!」
仁波切再三勸說,侍者不得已含淚離開了仁波切。
幾天後,忽然有人捎話給蓋拉尼瑪說:「仁波切快支援不住了,他叫你趕快回去!」
聽到這些話時,他心急如焚,但又想到:「上師曾再三囑咐,任誰來叫都別回去,我再等等吧!」
於是又強迫自己住下來。就這樣先後數人來叫,他都沒有作出決定。
第八天,蓋拉尼瑪遵照仁波切的囑咐返回年龍谷。
當推開仁波切的門,陽光照射進屋內時,仁波切問道:「你是誰!」
「上師!我是蓋拉尼瑪!」「今天你能回來,太好啦!緣起很吉祥!」
蓋拉瑪進屋後,看見地上有鮮血,不解地問:「上師啊,這是什麼血?」
「這幾天我總是吐血,有時流些鼻血,都放在盆裏了。」
「上師!我不該離開您,您病得這麼重!」
說著,撲到仁波切懷裏失聲痛哭起來。
「你別哭!現在一切緣起都很好,你準備點糌粑,明天正巧是上弦初十,咱們作個蓮師會供吧!」
次日清晨,仁波切與蓋拉尼瑪作了完整的蓮師會供。
在修至懺悔時,仁波切的鼻內忽然有血滴落,急忙令侍者用小碟子器接住,竟流了一碟!
隨後,仁波切囑令烘製成粉末,並作了威猛的加持,吩咐道:
「你趕快把這些血末和那些血拿到牧場去!凡是能沾到血的耗牛都能脫離病痛的折磨!
如果用完,可以把血未撒到水桶裏,一樣能產生殊勝的加持!」
蓋拉尼瑪按仁波切所言完成之後,果然藥到病除,
使千萬頭掙扎在生死線上的犛牛解除病苦,重新恢復了健康!
一天,蓋拉尼瑪陪同仁波切散步時,不解地問道:
「上師啊!您是真正的聖者,但為何不作既能治癒他人,又不傷害自己的示現呢?」
仁波切笑著回答道:米拉日巴尊者不是說:「能病的瑜伽士才是最好的瑜伽士嘛!」

※《慧燈之光4》慈城羅珠堪布的開示

我們都知道米拉日巴尊者的故事,
大家可以設想一下:假設他的叔叔等親屬沒有欺負他們的話,他會有這麼好的修行嗎?
決不可能!
如果沒有叔叔等親屬的欺負,米拉日巴尊者的母親不會有那麼大的痛苦;
如果他的母親沒有那麼大的痛苦,她也不會慫恿米拉日巴尊者去學咒術;
如果她不慫恿米拉日巴尊者去學咒術,他也不至於殺害那麼多的人;
如果他沒有殺害那麼多的人,也不會有這麼強烈的修行動力;
正因為他通過咒術降下好幾次的冰雹,殺死了三十六個人以及很多的動物,
他的心裏才會產生很大的恐懼及壓力;
正是這些恐懼及壓力,才促成他最後的成就。
所以,懂得利用疾病及痛苦,是有很大功德的。

總之對於痛苦我們作為輪回中的勇士應該勇敢的去面對,
運用各種竅決去對治而不是在他們的面前屈服,
嗡嘛尼貝彌吽!

轉自年龍同修回向的博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