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毒奶」更迫切的危機—「藥」命的水?

http://tw.myblog.yahoo.com/annatw_hsieh/article?mid=3965

你或許喝不到毒奶,水卻是每人每天的必需品。然而活命的水,卻面臨新一波人禍。台灣人的愛拿藥、愛吃藥、又愛亂丟藥,正讓我們的河川,變成「藥命的水」。

作者:林倖妃  出處:天下雜誌

 

國人愛吃藥,不但吃掉四分之一的健保費,還威脅台灣的生態環境。人人都可能是受害者!
中華民國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日前接獲一位男子求救,他的父親因肝硬化過世後,他將父親生前未服用而囤積的藥,全部整理後竟多達二十多公斤,並送到父親就診的大醫院,醫院卻拒收,原因是院內沒有設置藥品回收箱。

男子拎著沉甸甸的藥,來到藥師公會全聯會,「明明是從醫院拿的救命藥,現在卻不知該何去何從?」二十多公斤的藥大多是男子的父親在生命最後半年,一次次就診、急診所拿到的藥,男子每次跟醫師說家中還有藥,院方還是照開不誤。男子不知道藥該如何處理,但更多人選擇丟進馬桶沖走。

愛吃藥,愛丟藥
一年至少36億顆藥丸被亂丟

國人「愛吃藥」早已是不爭的事實,所囤積或丟棄的藥量也不少。國內學者最新的研究發現,人體代謝後排泄以及國人習慣將不用的藥沖入馬桶,已污染河川水體。
以大漢溪為例,根據台灣大學環境工程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林郁真的研究,所測得抗生素最高濃度達七十五ppb(十億分之一),為歐盟制定必須進行環境風險評估標準○.○一ppb的七千五百倍。主要污染源來自醫院、製藥廠以及畜牧業,和你我每天排放的生活污水。

台灣人吃藥,但丟掉的量也很驚人。藥師公會全聯會去年接受衛生署委託,在全國三百餘家藥局設置「家庭用藥檢查站」,並回收民眾屯放在家中的藥品,短短四個月累計三千多公斤。對照該會所做問卷調查,發現只有八.四%的人會將過期或用剩藥物送到藥局回收,換算推估至少有三.六噸的藥白白浪費。

全聯會公共事務組主任郭姿均歎口氣說,實際上的數字更可觀。若從參與回收的三百家,擴張到全國超過四千家藥局,算來全年恐怕會蒐集到千噸重的藥。以國內錠劑平均一顆重量○.三克估算,一年至少有三十六億顆藥被丟到垃圾桶或沖入馬桶。

這樣的數字看起來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但對照國貿局統計國內藥物進口量,在二○○五年到二○○六年期間,抗生素進口高達七千五百噸,維生素也有三千四百七十五噸,其他如抗癌劑、麻醉劑和荷爾蒙都在三百噸之譜,這還不包括國人使用量最大的解熱鎮痛劑、止痛藥、降血糖、降血壓藥等等。

「從健保制度實施後,支付藥劑費就不斷成長,」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連瑞猛說。從一九九五年的二百億元,到去年已經暴增超過一千一百億元,佔一年健保費用四千四百億元的二七%,不但創下新高,平均每個人的用藥量更是美國人的七.二倍,「用藥量這麼多,造成環境污染也是可想而知、不足為奇,」他搖搖頭說。

抗生素,止痛藥
污染你我每天喝的水

國人用藥量大,生態環境首當其衝。因為不論是從人體代謝或直接丟棄,所導致的後果就是從醫院、製藥廠和生活污水處理廠等排放水,都驗出高濃度抗生素和止痛藥,甚而沿著水流一路污染河川水體。
林郁真針對供應台北和高雄地區飲用水的大漢溪、新店溪和高屏溪採樣檢測,在大漢溪中下游測到抗生素最高濃度為七十五ppb,尤其是抗生素中的紅黴素和磺胺甲基噁唑,新店溪也不遑多讓,同時驗出止痛藥和雌激素,連咖啡因都有。

對於抗生素造成河川污染,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藥劑科主任陳昭姿相當訝異,因為兩種抗生素的共同特色是價格低廉、屬廣效藥,磺胺劑雖然仍屬常用的第一線藥物,但原本多用來治療感冒上呼吸道感染症狀的紅黴素,早在二○○一年就因引發抗藥性過高,受到管制,改列第二線用藥。「沒想到污染仍如此嚴重!」陳昭姿說。

大多數抗生素具水溶性,進入人體後,從尿液排出的比率比其他藥品高,尤其治療泌尿道感染的磺胺劑類抗生素,排出率更高到八○%至九○%,而過去專業藥師也會教導國人,不用或過期的藥物應丟入馬桶沖到下水道。

台大環工所教授林正芳說,不論是國內現有污水處理或自來水處理設備,受限既有的工程技術能力,多只能處理傳統污染物,如濁度、氨氮等,對藥品化合物卻無能為力。自然界有光解、降解作用,以台灣使用量最大的抗生素——盤尼西林類,因易降解,在環境中檢測到的機率低。但用量不多的紅黴素卻被認為具有高風險。

生態環境的污染,最終仍將禍延你我。人類每天都會使用諸如抗生素、止痛藥、殺菌劑等藥物或個人保健用品(PPCPs,Pharmaceuticals and Personal Care Products),不斷釋出到環境水體中;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認為,即使目前研究尚無法證實對人體的危害性,也沒人敢保證安全性,「若透過食物鏈(如魚)或飲水進入人體,在一定的暴露劑量和時間影響下,對孕婦或兒童所造成的傷害,實在令人擔心,」他說。

食物鏈,飲用水
廢棄藥品是下個生態浩劫?

雖然在科學上尚無法和疾病畫上等號,但歷史的悲慘經驗卻有可能複製。一九四○年代全世界廣泛生產和使用DDT等具有劇毒的有機氯化合物殺蟲劑,一九五○年代從殺蟲劑到農藥更大量進入生活中;美國海洋生物學家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寂靜的春天》一書中,對可能危害生殖系統、免疫系統,甚至具致癌性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即將造成浩劫提出警告。

但聯合國直到二○○一年才簽定斯德哥爾摩公約,並在二○○四年生效,禁止生產和使用包括戴奧辛等十二種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s)。人類付出的代價就是不斷出現的畸胎以及高致癌率。
衛生署藥政處長廖繼洲則擔心,河川中的抗生素一旦進入飲用水系統,長期下來,全國抗藥性問題將愈來愈嚴重,對抗細菌的戰爭也愈來愈艱辛。

台大醫院感染科主任、副院長張上淳曾發表〈台灣抗生素使用及細菌抗藥性現況及政策推行共識〉一文,文中就提到國內許多致病細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比率高達八○%至九○%。直到健保局在二○○一年限制上呼吸道感染使用後,才開始趨緩。

但以大腸桿菌為例,抗藥性從高峰大於七七%,經管制後也不過才降到七○%。細菌愈趨刁鑽,很多疾病用藥困難、難以治癒,尤其院內感染多重抗藥菌比率更是持續上升。

還有多少藥物化合物,隱藏在水中?隨著世界各國愈來愈多學者投入,「真相」也會愈來愈清楚。態度積極的連瑞猛認為談藥價黑洞、批健保,都無濟於事,重要的是想想「在今天的環境下,我們能做什麼?」
在台灣用藥環境如此糟糕,改革看似遙遙無期時,「當務之急應該是先建立藥品回收制度,」他說,讓民眾回收藥品而不是沖入馬桶,以降低廢棄藥品污染環境的可能。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研究發展組組長朱顯光卻認為,「源頭沒解決,藥品回收只是治標不治本。」

他所說的「源頭」,就是健保制度和醫病型態;例如應該落實醫藥分業,醫師開處方、藥師配藥,由社區藥局為每個人「把關」,檢查所拿到的每一張處方,確認醫師有沒有重複開藥,或所開出藥成分類似。同時告知正確訊息,以免很多人拿到藥卻因擔心副作用,一知半解下自行停用或完全不服用,只能囤積或丟棄。

除強化專業藥師的角色,醫改會近來積極推動醫院和診所開出藥物應採「原包裝」。朱顯光拿出醫院和診所藥袋,一包包藥袋中的藥五顏六色,對病患來說,保存期限和成分全都不清不楚。

朱顯光打比喻說,現代人去買食品都會看外包裝,檢查內容、標示和有效日期,「為何和人體息息相關的藥,卻可以不透明?」醫療院所不能因為原包裝給藥的成本較高,就藉故漠視病患權益。 

嚴把關,透明化
正視PPCPs的潛在危害

面對PPCPs的「入侵」,林正芳坦言,政府願不願意投資在相關研究?這才是關鍵所在,因為學術無法證明有害,政府當然不願採取行動,但一旦確認PPCPs對人體的影響和危害,恐怕早有好幾代受害,「這一直都是國家環保政策的盲點。」

當務之急能做的,諸如對環境生態的風險評估、健全環境資料庫、提升生活污水處理廠的截流能力、找出高風險性的藥品及保健用品化合物加以管制等。所有的行動,「都是為了下一代,也是為了我們自己,」林正芳說。 

衛生署:不用的藥請丟垃圾桶

「河川中藥品濃度偏高,都是人口密度太高的結果,隨著國內人口老化,國人就醫習慣不改變,加上每個人用藥時間愈來愈長,」站在基隆河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監事陳建志長嘆一聲,對後果不敢想像。

污染真的無法解決的嗎?環保署目前對各產業放流水的管制項目,還是以傳統的總懸浮固體量、生化需氧量、氨氮、重金屬等有毒物質為主。科技日新月異,新的污染物卻不斷出現。
環保署水質保護處處長陳咸亨以「沒有牙齒的老虎」來形容目前的處境,沒有標準就無法裁罰、強制業者改善。但要訂定放流水標準,除依據學理外,要顧及產業和經濟發展,更要考量業者執行力。

即便困難重重,環保署卻不能不作聲。今年展開第一步就是先找製藥廠,告知學者研究調查結果,並輔導業者改善製程,做好自我管理,逐步削減放流水中的化合物濃度,並將擴及醫院、畜牧業、養殖業等。

相對於污染末端管制,負有藥品源頭把關責任的衛生署藥政處長廖繼洲說,國人用藥量大,牽涉就醫習慣和文化,多數人只要生病一定要醫師開藥,開的藥還沒吃完,人還沒好就改看第二個、第三個醫師,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這其中還牽涉健保制度、藥價黑洞等等,問題錯綜複雜。

衛生署最近積極推廣,籲請民眾家中只要有過期或不用的藥品,直接丟入垃圾桶,以台灣目前廢棄物焚化策略,經過高溫焚化,自然可減少污染產生。若對藥有疑慮,也可以送到社區藥局詢問專業藥師。

成功大學環境醫學研究所教授李俊璋則認為,有些藥物如顯影劑、治癌藥等,若處理稍有不慎則可能污染環境生態。可行方向是建立藥品分級回收制度,如哪些成分可以直接丟垃圾桶,或需要送到醫院、社區藥局,甚至是更嚴謹的處理。

不當裝潢 惡化住宅能耗

http://lowestc.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29.html

 

文/張楊乾(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數位媒體企劃專員)
 圖/綠適居協會提供
達基金會與綠適居協會,將於十月三十一日發表一份名為《台灣室內裝潢十大弊病》的文件,裏頭其實可以簡單歸納兩個重點。首先,不良的裝潢恐導致居住者生病;其次,錯誤的室內設計,將使住宅的能耗飆高好幾倍。
##CONTINUE##

板材含甲醛 恐使腎病變
 裝潢成為居住者的致病因子,在這個甲醛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濫用的年代,其實時有所聞。最嚇人的例子,莫過於腎臟科醫師江守山在他新書裏所提到的病例:一間剛裝潢好的房子,因為建材裏含大量的甲醛,竟會讓男主人罹患局部性腎絲球硬化症,差點連腎都不保(江守山 2008)。
 的確,人人都想住新裝潢的房子,但卻沒有人想生病。且在這通貨緊縮的年代,如果因為改了裝潢反而增加醫療支出,任誰看來都是不合算的生意。
 生病是個人的事,但若是住在既健康又有漂亮裝潢的房子,卻無視屋子的能源使用量不斷飆高,這可是讓全體社會共同承擔苦果。因為在暖化危機步步逼進下,自掃門前雪已經不能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而是必須整個社會一同作出改變,才有可能爭取到更多的時間來適應氣候變遷。

封閉式建物 能耗驚人
 台灣每戶家庭每年的能源使用量,每平方公尺大約是使用40度電,大約等同每年排放了25.36公斤二氧化碳。但是錯誤的裝潢,卻可能讓這樣的數字成長好幾倍,不論是陽台外推、採用大面積封死的景觀窗、或在家裏大量使用高耗能的鹵素燈等,再再都會增加空調的使用量,進而使得能源的使用及碳排增加。
 就光以傳統住宅和一般密不通風的辦公樓來相比,根據成大建築系教授林憲德的計算,一般辦公大樓每平方公尺約使用148度電,是傳統住宅的三倍多。但是,若是台灣家家戶戶都把自家陽台給封起來,不給房子有呼吸的機會,只怕使用空調的時間就會不斷拉長,能源使用量自然也會立刻爆增。
 相反地,如果一個好的裝潢,能讓房子能透氣,自然就能減少空調的使用,也會讓室內的空氣更為流通。但這樣的概念,就算是幾百萬的室內裝潢,往往都可能被加以忽略。

好裝潢 也是綠建築
 一個好的室內的裝潢,其實與綠建築的概念是相通的,都是在追求節能、健康與舒適。目前幾棟綠建築的監測數據,都已經說明綠建築的概念,是可以同時兼顧舒適與節能。像北投的綠建築圖書館,去年每年每平方公尺就僅使用102.6度電,比能源局所發佈圖書館類建築的能耗,足足節能35.6%,一年下來每平方公尺就可減少36.56公斤的碳排。
 同樣的,台灣首座綠廠辦台達電南科廠,它在06年的實際耗電量,每平方公尺更僅消耗97度電,比一般辦公大樓還節能34.5%。且在此同時,員工使用的滿意度,卻幾乎是以前的兩倍。
 綠建築會比一般建物節能的原因,其實不外乎通風與隔熱作得好,而一般民眾若是能試著在家裏作改造,同樣也能達到節能的標準。只是當台灣人仍為了爭取室內空間外推陽台,仍為了追求高緯度國家的景觀窗把窗封死,反而會讓原有的住宅能耗變本加厲,離綠建築的理想也將愈來愈遠。

 行政院最近剛通過《室內空氣品質管理法》草案,試圖管制不良建材對人體建康的影響,算是針對室內裝潢在健康上弊病進行防治。但相反地,目前國內並沒有對既有建物的能耗,規劃出一套的改善作為,這部份或許可以師法英國,讓既有建物同樣有標準可依循。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民眾們將討論的是「台灣室內裝潢的十大節能手法」,而不僅只是怕犯了室內裝潢的十大弊病!
【參考資料】
江守山 2008 《別讓房子謀殺你的健康》新自然主義:台北

示及門弟子 — 第一世 卡盧仁波切

http://listen-enlighten.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html

對於知道我的為人和生活,且有志從師學習解脫之道的人,我有如下的幾句忠言。

我們每一個人,既然成了慈悲佛陀的追隨者,就得在身業、語 業,以及意業方面,避免一切不善的行為,並且還要更進一步,盡力行使十善之業。六道一切眾生,從某一方面來說,都是我們的生身父母,但從無始以來;他們一 直都在生死輪迴之中,受著種種苦楚和磨折。對於這些眾生,我們應該培植愛心和慈心,以及寶貴的菩提心。我們不但應該經常觀修自他交換法門,並且熱 忱誦念廣大願文,透澈體會佛性的各個層面,創造、增進開悟的境界,並促使眾生的善根成熟。即知我們仁慈而又神聖的上師三寶和三根的實際,我們就應懇切地向 他祈願,觀想他安住於我們的頭上或心中,而一經祈願完畢之後,就想我們的心與他的心合而為一。

我們應該以觀音作為我們的本尊。佛陀曾在許多經典和密續之中教授此法,印度和西藏曾有許多學養俱優的大德信受奉行。此法不但易修,而且很有效驗。我們應該經常持誦六字大明咒,誦時心地要明、要空,時時警覺,避免攀緣,避免執著,避免散亂。世間一切萬法,所有一切在我們週遭不息起滅的現象,其本性悉皆空幻,而無獨立的自體。就其受到慼知的情形而言,它們確是產生種種不等的苦、樂感受,但就其實質而言,悉皆變幻無常。此諸亂象,是為生死輪迴而受痛苦的起源。我們一旦了悟此等現象畢竟皆如夢幻,以為是實的執著觀念自會煙消雲散。

一 般而言一切精神傳統,不論其是否為佛教的聖傳,其宗旨總不出下列二端:其一是當前的目標──提供皈依之所,庇護下三道眾生,使其進昇上三道。其次是究極的 目標提供皈依之所,使眾生避免一切輪迴之苦,令其登上解脫之道。由於所有這些傳承皆出自佛陀的開悟活動,但為引導種種根基不同的眾生而以種種不同的方式顯 示,因此,我們對所有這些法統都應深信不疑。

特別是所有傳至西藏雪原的一切大法 ── 薩迦、格魯、噶舉以及寧瑪派的教法,皆是佛祖在經典和密續之中所傳授者,不但完備而且無誤。而在這些傳承中,所有成就祖師的法系都一直相續不斷。他們的法 力和加持力不但沒有減弱,反而在繼續傳持當中。他們對究極真理所作的教示並未偏離根本要點。他們對實相的性質所作的哲理觀察,為修行的人提供了一種健全的 基礎。他們為使學者免於混亂而用觀修方法,形成了一種穩實的道路。他們的開示醍醐並未失其效力。許多學驗俱優的祖師,已達各種靈悟境界的菩薩,已以他們的分身出現在所有這一切法系之中。此外,尚有無量無數的人,都像偉大的傑聰密勒日巴一樣,達到了高度的成就。他們每一個人的法彙,莫不皆是可使學者開悟成佛的甚深教法。

因此之故,對於任何一派傳承,我們不但應該避免盲從、敵視或者譏誚。而且應該訓練自己,完全尊重、崇敬它們,給予不可侵犯的神聖敬意。我們應該修習我們最感吸引的那一派教法──順應前生前世所結的善緣。不論我們追隨哪一宗哪一派,最重要的一點是,徹底修習直抵於成。

總而言之,學習上師的解脫生活,我們應該經常培養這些認識。了知輪迴是苦,應求出離。了知、發意、敬信三寶、尊敬上師,認其已經徹悟如佛。慈被一切眾生知其為我父母,積集兩大修習資糧。將形象與聲響體現為本尊和咒語。保持自然智而無所作。以善行了結不時生起之慾望與我慢。避免有欠健全的事物,視之如毒。避免宗派的偏執與仇視。協助有緣眾生,使其登上解脫之道。

我們如能遵行這些要領並效法上師的解脫生活。我們所得的自在而又幸運的寶貴人身,就沒有虛費了,上師的意願也就完成了,父母的慈恩也就回報了,而利他自利的願望也就實現了。

米龐仁波切詩歌欣賞

http://blog.roodo.com/shambhala/archives/3029669.html

薩姜米龐仁波切自幼受到他父親——邱陽創巴仁波切全面性的調教,他不僅被訓練成一位精擅佛教哲理、禪修的法師,更接受其父詩歌、藝術、書法、弓道等各門技藝的薰陶養育。其目的,是要預備他成為未來的薩姜(Sakyong)——大地護佑者。米龐仁波切至今仍然常常繕寫書法、詩篇、以及創作現代佛曲音樂。用他自己的話來說,「… 這類深刻的藝術,啟發我們去表達那無法表達的——愛、無常,與美。」

以下,翻錄一首自他的書《雪獅的歡悅》(Snow Lion’s Delight)中選錄的英文原詩。這是一首與香巴拉四威嚴:虎、獅、大鵬金翅鳥、龍之修習法密切相關的詩歌。英文原文相當簡單,相信讀過仁波切的書《統御你的世界》、或聽過他演講的讀者,可以領會其意。以下即是這首詩,與您分享仁波切的寬宏視野:

TLGD 虎、獅、大鵬金翅鳥、龍
當我慢跑時
金翅鳥追趕著我。
這可畏、和強力的,
神話中的大鳥,
伸展牠的雙翼;
而陽光,而非陰影,
向四面八方振飛。
當我呼吸時
我砰然躍動的心臟,
雪獅安踞其中;
牠怒吼咆哮此一確信
我活著。
我不會讓我自己死亡。
我的雙腳是老虎
覺知著大地,
樂意回應
當我覺得危險時:
本能天性,是我的血液。
我的心是龍,
遍滿所有穹空;
即使是蒼天亦為之殆盡。
不可測度的感知覺受,導引著我。
我是勇氣,從不知道畏懼。
雷鳴與閃電
就是我的微笑和大笑之聲。
而所有這一切,都在早餐之前!

TLGD
When I run
Garuda chases me.
This mythic bird,
Terrifying and invigorating,
Spreads its wings
And sunlight, not shadow,
Flies in all directions.
When I breathe
My pounding heart,
Snow Lion within,
Roars to the conviction
I’m alive.
I will not let me die.
My feet are Tiger,
Aware of the earth,
Willing to respond
When I feel danger:
Instinct is my blood.
My mind is Dragon,
Pervading all the skies.
Even heaven is consumed.
Fathomless perception guides me.
I am courage, never knowing fear.
Thunder and lightning
Are my smiles and laughter.
All this before breakfast!
Sakyong Mipham,
22 May 2002, Dechen Choling(大千丘林,法國南部的香巴拉禪修閉關中心)

圖片來源: Dancing Snow Lion, 18th 西藏鍍金銅像,米蘭 Renzo Freschi Oriental Art 提供,是《雪獅的歡悅》的封面照片。

黑暗時代中香巴拉的金色道徑

http://blog.roodo.com/shambhala/archives/7341343.html

2008年10月8日——薩姜.蔣貢.米龐仁波切致全體香巴拉人的信函

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時刻。金融世界的劇變造成國際間廣泛擴展的苦境,同時還有對地球氣候變化的憂懼,政治上兩極分化的加強,以及憤怒侵略性的提高。這就是香巴拉教法裡所稱的「黑暗時代」。我們正經由困惑、不快樂、和缺乏目的性,來經驗著此一黑暗。
也曾是在這樣的時代裡,佛陀傳授給香巴拉的第一位國王達瓦.桑波關於覺悟社會的教誨。當前此刻,這些教導的真實性是非常清楚的。一個社會若要真正的和諧,就不能奠基於貪婪與瞋怒之上。當我們理解到這一點,我們看到在我們周遭正在發生的事件,實際是由缺乏香巴拉視見(Shambhala vision)所造成的。
以香巴拉視見為起始,我們得以提昇自己的心識,並增強我們的生命能量;因此,我要求全體的香巴拉人,安然面對、應付此一困境。

首先,要內化這些珍貴的香巴拉法教,切實修習不輟。這包括每天短時間的禪坐,以穩定你的心,並陶養慈悲。思惟你和香巴拉傳承之間不可動搖的業力連結,反想你的本性,正如深奧、光燦的利格登王(Rigden)。

其次,看清「恐懼」的本質:它是對你的本然存在缺乏信任——你的本真自然散發著慈悲與和善。你應採取對今生及未來世皆最為重要的觀點,那就是:我們要更形堅強、更加了悟,以能幫助他人。你要照顧自己,但不要躲藏在自我保護的虛假安全感背後。從本初善(basic goodness)的基礎上,打開你的心,服務眾生。

第三,要慷慨寬宏。這不是一個讓你自我禁閉或執著的時刻,而應是提供那自然泉湧之慈善慷慨的時刻。對你所愛的人固然要慷慨大方,而對那些你想要責備、或厭惡的人們也應該寬宏有量。對我們香巴拉曼達拉(壇城)內部也應是慷慨的;為能宣揚香巴拉的光耀,此時香巴拉壇城更需要你的全力支援。

修行,利眾,和佈施:這便是勇士菩薩之道徑。它既是超越的、也是屬世的。當我們如此導航自己的心,我們就是在創造一個可以持續發展的環境。它所生成的財富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我愛你們,我與你們一起走在這條金色的道徑之上……
薩姜.蔣貢.米龐仁波切
(翻譯:蔡雅琴。英文原文請參閱 Shambhala News Services

在街頭上修習「自他相換」

http://blog.roodo.com/shambhala/archives/7387867.html

這種修法是當你走在街上時,也許只是一兩條街——你抱著對所有你所遇見的人都儘可能地敞開心懷的意願。這是讓你對一己情感上更誠實、和對他人更開放的一個修習法門。

在你行路之時,你可以放鬆你的姿勢,並且感覺到心臟和胸膛的部位是打開的。如果你經過他人身邊,你甚至能夠感受到你的心與他們的心之間一種微妙的聯繫,就有如你們兩者間有一條無形的線繩相連結著。
在和他們擦身而過的當刻,你可生起這樣的心念:「願你幸福快樂。」主要的重點,是去感覺你與一切有緣相逢的人們中間的那種相互關聯(interconnectedness)之感。

圖片:香巴拉阿闍黎佩瑪丘卓法照。
文:蔡雅琴摘譯自香巴拉阿闍黎佩瑪丘卓(Pema Chodron)著作:自他相換——轉化之道 (Tonglen – The Path of Transformation), Vajradhatu Publications, Halifax,
第一章:日常生活中修習自他相換。

既然這麼好用就試試看 胡麻油當防蚊液 天然不傷身

http://tw.myblog.yahoo.com/hsujungzung/article?mid=3012

既然這麼好用就試試看,別讓偏方給失傳了,尤其不傷身。
今天下午去幫兒子買一雙鞋子
老闆看了兒子的腳說   怎這麼多紅豆冰呀
我只好無奈說蚊子真的好多哦                                                                                                                               市面上賣的防蚊液每家都說很天然   但裡頭還是參了一些化學成份
雖然我有買了一瓶但最後還是沒在用
老闆就報我一個最天然最安全最古老的方法
他說,他們常常去爬山什麼的   山上蚊子很多,
但是只要用一滴麻油滴在手上,兩隻手抹一下,拍打在寶寶手上和腳上
最後手上沒油了,但還有麻油的味道,就輕輕拍一下寶寶的臉上
爬一個山下來 ,蚊子都躲的遠遠的哦
我聽了這個方法後很高興的回家試驗看看
把麻油弄在兒子手腳和臉上,就帶去公園試試看
~~ 哇天阿居然發現有 3隻蚊子一直想咬兒子,
但卻只敢在旁邊飛來飛去兒子身邊突然好像多了一層防護罩耶
蚊子僵持了5分鐘還在飛,但就是不敢靠近
最後居然跑來咬我這在旁邊試驗的媽咪 因為我沒擦   真的有效耶 ~
好高興哦現在弄了一個小瓶子,隨身帶著  且只要一滴麻油哦
弄上身體一點都不油,且有香香的麻油味
才發現原來最天然最安全的防蚊方法是隨身可得的
且不用花錢去買哦……..^^

資料來源  網路轉載

王永慶——-瘦鵝理論

http://tw.myblog.yahoo.com/opoq83/article?mid=14259

鵝是台灣最常見的家禽之一,王永慶因為養鵝的經驗發展出一套獨特的「瘦鵝理論」,這套理論也是他給年輕人的第三堂課。

家禽的生命力

  一九四一年前後,台灣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飼養雞、鴨、鵝等家禽,並用吃剩的食物和雜糧來餵養。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緣故(當時台灣為日本的殖民地),物資極端匱乏,鄉村也嚴重缺糧,人都吃不飽了,當然也沒有剩餘食物和雜糧可飼養家畜,只好讓牠們在野外覓食,吃野菜和野草。

  一般說來,農村飼養的鵝,在正常餵食之下,大約四個月就有五、六斤重;可是,當時一般人家飼養的鵝,由於只吃野菜和野草, 四個月下來,瘦得皮包骨,每隻都只有兩斤重。

  看到這些瘦弱不堪、價值偏低的鵝群,王永慶心中盤算著:「兩斤重的鵝可說毫無用處,假如我能動腦設法找到鵝飼料的話,養鵝的難題必定迎刃而解。」

  根據他的觀察與分析,當時農村採收高麗菜之後,都把菜根和外面一兩層的粗葉丟棄在菜園裡,而這些被丟棄的菜根和粗葉正是鵝的飼料,可是一般人並沒有察覺到。

  於是,王永慶雇人到四處的菜園撿回菜根和粗葉,再向「共精共販」的統一碾米廠買回廉價的碎米和稻殼。把菜根和粗葉切碎,混合碎米與稻殼,就製成絕佳的鵝飼料。

  接著,王永慶到處向農家搜購瘦鵝,農家見到養不肥大的瘦鵝竟有人搜購,正是求之不得。王永慶把四處搜購來的瘦鵝集中起來,並用自製的飼料餵食。瘦鵝飽受飢餓的折磨,看到食物就拚命吞食,一直到喉嚨塞滿了飼料才暫時停下來;幾個小時之後,等胃裡的食物消化完畢,立刻又狼吞虎嚥一番。

  每天如此周而復始,原本只有兩斤重的瘦鵝,經過王永慶兩個月的飼養之後,重量高達七、八斤,非常肥大。究其緣故,因為瘦鵝具有強韌的生命力,不但胃口奇佳,而且消化力特強,所以只要有食物吃,立刻就肥大起來。

  這一段飼養瘦鵝的寶貴經驗,讓王永慶深深體悟到,在日本人統治下居住於台灣的中國人,也要像瘦鵝一樣具有強韌的生命力,才能夠長期忍受折磨,度過重重難關生存下來。

「瘦鵝理論」的意涵

  他並且逐漸發展出一套運用在為人處世與經營管理的「瘦鵝理論」,這套理論包括了下列三個意涵。

一、要學習瘦鵝忍飢耐餓、刻苦耐勞的精神

  一九七五年元月九日,王永慶在接受美國聖若望大學贈授榮譽博士學位的典禮上,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他說:「我幼時無力進學,長大時必須做工謀生,也沒有機會接受正式教育,像我這樣一個身無專長的人,永遠感覺只有刻苦耐勞才能補其不足。」

  「而且,出身在一個近乎赤貧的環境中,如果不能刻苦耐勞,簡直就無法生存下去。直到今天,我還常常想到由於生活中受過的煎熬, 才產生了我克服困難的精神和勇氣,幼年生活的困苦,也許是上帝對我的賜福。」

  從這一段話裡,我們可以知道, 刻苦耐勞不但是王永慶的座右銘,也是促使他成功的主要動力。事實上, 世界上每個人的聰明才智都相差無幾,可是為何有人成功,有人失敗呢?關鍵之一就在能否刻苦耐勞而已;天底下絕對沒有舒舒服服就會有成就的事,凡事都有前因後果,下苦功夫才會有好結果。

  人人都在追求舒適與快樂,可是都忽略了追求舒適與快樂一定要付出代價。例如,如果一整個星期都很努力工作,遇到星期天休息, 一定覺得很舒服;相反的,如果整個星期本來就無所事事,星期天再休息,恐怕不但不覺得舒服,反而覺得很無聊。再例如吃東西,偶爾吃一頓大餐,會覺得是一種享受;如果天天吃大餐,非但不是享受, 反而是受罪。

王永慶強調說:「追求舒適與快樂的代價,就是刻苦耐勞。」

  他又指出,時下的年輕人大都希望做有意義而又容易的工作。其實,容易做的工作是不會有多大意義的。所以,年輕人不要怕困難, 只要下決心去做,任何傷腦筋的事終必克服,任何乏味的工作也會苦盡甘來。

  王永慶舉例說明吃苦的好處。譬如外行人去參觀別人的工廠,不是得其皮毛就是一無所得。但若是自己辛辛苦苦去鑽研一件新產品, 僅欠缺一點訣竅,在窮究之餘參觀別人的工廠,一眼看到,心領神會,完全吸收,這樣才會有所得。就像求道的人,要嘗盡苦頭,求得那份慧心,才能夠悟道。

  再譬如去聽專家演講,任何問題若不先經過自己努力去研究分析,就很難有深刻的了解,在自己沒有深刻的了解之前,也很難從別人的演講當中去掌握講詞的精華所在,進而消化吸收,真正明瞭其中的奧妙而變成自己有用的知識。

王永慶說:「天下的事情,沒有輕輕鬆鬆、舒舒服服讓你能獲得的,凡事一定要經過苦心地追求、經驗有所收穫。」

  王永慶不是教徒,卻說了一段頗富宗教哲理的話。他說:「神創造人,畢竟是很公平的,道理只有一個,那就是人必須先苦而後才有甘。天下事都是要經過相當辛苦才可以得到的,這個道理很淺,卻很難實踐,這是一般人的毛病。」

  目前許多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人,胸懷大志,自信滿滿,也勤奮努力,可是由於急功近利,結果大都失敗了。大家都知道,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所以年輕人不論就業或創業,千萬不可操之過急,成功絕非一蹴可幾,一定要有先苦後甘的體認,學習瘦鵝忍飢耐餓、刻苦耐勞的精神,按部就班一步一步來,才會有成就。

  王永慶說:「我常常喜歡以『瘦鵝理論』來形容台灣今天種種成就的由來。光復初期,台灣老百姓生活處境極為艱苦,為了求得生存,所以充分發揮了中國人刻苦耐勞的傳統美德,終於能夠突破重重困境,謀得成就。」

二、學習瘦鵝面對困境時的堅毅態度,等待機會到來

  任何人在走霉運時,要學習瘦鵝一樣忍飢耐餓,鍛鍊自己的忍耐力,培養毅力,等待機會到來。只要餓不死,一旦機會到來,就會像瘦鵝一樣,迅速地強壯肥大起來。

  王永慶指出,中華民族具有傳統勤勞美德,以及非常強韌的耐力,長久以來如同飢餓的瘦鵝一般,忍受著極端艱苦的日子,可是一旦有了食物,就可以很快恢復體魄力量。

 他說:「中國人就像瘦鵝,餓不死,也不會生病,一有機會,馬上起來,快得不得了。」

  他又說:「人在困苦當中,往往會養成一種堅毅力,只要遇到適當的機會,有了環境的條件可以配合,成長就會很快,甚至超越一般人。」

  王永慶更以「瘦鵝理論」來說明,為何中國大陸在短短數年之內各方面都有驚人的發展。他表示,鵝隻過去由於極端缺乏食物,所以瘦弱不堪,但是因為具有強韌的生命力,所以一旦有了足夠食物,很快就能夠健壯成長。過去大陸處在封閉的社會環境,思想守舊,人的潛力完全無法發揮,所以人民的生活貧窮困頓,也感到十分無奈。一旦環境改變,走向自由市場,等於是開展了活動的空間,一般人民的生活也很快獲得改善。

  他這種瘦鵝面對逆境時展現的積極態度,與日本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把壞運看成是好運的積極人生觀,非常神似。

  松下幸之助從小因腸胃不好,經常把排泄物拉在褲子裡,弄得狼狽不堪;十一歲時因家境清苦,只好唸到小學四年級就輟學去當學徒;十三歲喪父,二十歲喪母;十七歲,搭乘汽船跌落海中,差一點淹死;二十歲,染上當時被認為是絕症的肺結核病;二十六歲,騎自行車與汽車相撞,自行車被撞得稀爛。

  對於上述種種的打擊與噩運,松下幸之助全部當成好運。

  他認為,因腸胃不好,為免於狼狽不堪,只得小心飲食,並更注意自己的健康;十一歲就輟學去當學徒,這樣才能比別人更早學到做生意的本事;年幼喪父母,未來的前途唯有靠自己的雙手去奮鬥;海水淹不死,病魔纏不死,汽車撞不死,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王永慶在面對逆境時,當成是瘦鵝磨練自己的良機;松下幸之助把人生中所遭遇的壞運全部當成是好運。兩人的看法確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三、瘦鵝之所以瘦,問題不在鵝,而在飼養的方法不當所致

  企業經營的道理也是一樣, 企業經營不善,問題不完全在員工, 而在老闆管理方法不當所致。

  王永慶說:「我們雖然年年有些成長,但仍落伍,原因何在?我想責任不在被領導者,是在養鵝的人,不懂飼養,瘦鵝永遠是瘦鵝。」

  他指出,效率差是領導者的問題,是管理的問題。工廠的生產管理沒做好,品質管理沒做好,是管理者沒有設定良好的制度,沒有教導、要求他們的工作人員,不是工人不守規矩、不用功或者是不重視品質效率。管理沒有做好,要怪動腦的人沒有用心去思考、研討,設定合理妥善的各項管理制度,進而教導、要求基層的工作人員。

  他進一步指出,企業要提高團隊的經營績效,必須要有一個能幹的領導人。

  王永慶以獅子與羊做生動的比喻說:「如果讓一隻獅子來帶領一群羊,將來這群羊一定個個勇猛;而如果讓一隻羊來帶領一群獅子,最後很可能獅子變得很軟弱。」

  他的意思是人,企業經營的成敗關鍵全看領導人。有能幹的領導,就能培養能幹的部屬,自然就能提高團隊的經營績效。

養鵝人的任務

  大同公司前董事長林挺生曾說:「英國古諺說『天下沒壞學生, 只有壞老師。』我相信這句話也可用在企業界:『沒有不良的員工, 只有不稱職的管理者。』」

  美吾髮公司董事長李成家也說:「沒有打敗仗的士兵,只有不會帶兵的將軍;沒有不可用的人,只有不會用人的主管。」

  林挺生與李成家的看法,正好與王永慶的「瘦鵝理論」不謀而合,道出了企業經營成功的奧秘。

何謂 三昧耶戒~~轉載自

http://tw.myblog.yahoo.com/everydayanytime-happytoyou/article?mid=12321

大家可能常聽 "三昧耶戒"
大家是否真的了解其中的意義呢
三昧耶戒

保持對上師的清淨信心。
而這清淨的信心,便是我們和上師之間的三昧耶戒。

一位上師一生中所有顯現出來的事業和弟子們有很大的關係。
這個關係就是上師與他的弟子之間自然所展現出來的一種戒律,
此戒律即是所謂的“三昧耶戒”。
什麼是三昧耶戒?就是當一位上師修得非常好,非常好的時候,
同樣的,他給予弟子們的加持力亦極為殊勝;
相對的,此時弟子們更要努力的修持。

對一位修行很好的上師而言,他的整個人格所展現的,即是一位現在佛。
而且他對戒律和一切人格規範也都守得非常嚴格。
不管誰是第一個帶領我們進入密宗的上師,
我們便和他之間具存著三昧耶戒的關係。
即使我們以後和其他的上師學習,
我們都和第一位上師之間具存著三昧耶戒。

因為過去世善因的存在,在第一次與自己的師父見面時,
我們對他會非常有信心,但漸漸的,可能信心會日漸退失。
這不是因為上師的加持力已失去了;
或因為他容貌改變;
或因他的法失去效力了。
而是因自己的業障之故。
由於處於娑婆世界種種的人、事、物的因緣變化之中,
使得我們對上師的信心可能越來越弱。
事實上,上師的心並沒有變,而是我們的心在變。
舉例來說,當我們第一次見到上師,接受他們的灌頂,
那是因我們對他很有信心,自然而然,
便相信上師和佛陀一樣,無二無別。
正因如此,所以我們從他那兒接受灌頂時,得到非常大的加持。
之後,開始修他所傳給我們的法,來修練自己。
歷經多年,甚或幾十年之修持,可能一直未獲殊勝的感受,
或享受到修法中常見的一些法喜。
因此,我們漸漸地退失了信心,
甚至會這麼想:這些法並沒有比水來得有用處,水的好處,
我們見得著,而修法得到什麼好處,卻一點都感受不到,
事實上,當我們第一次接受上師灌頂時,
我們把上師當成與佛陀般無二無別,所以他就像甘露,
像摩尼寶一樣,非常的珍貴。
因此,我們會得到更多的加持。
而經過多年,我們沒有得到類似的加持,對修法的信心退失了,
便開始懷疑上師傳授的這些法是否正確?

其實,在一開始,我們是相信上師。
但後來接觸到不同的朋友及人、事、物等種種環境因素,
使自己對上師的信心有了動搖,對上師的生活方式及形象產生了懷疑。
其實,錯不在上師,而是在我們的心。
因為信心的動搖,相對所接受到的加持力也就越來越弱。
上師本身並沒有變,變的是我們的心。

因此,當我們發現對上師不再像第一次見到他,
把他當做佛陀般看待時,要趕快提醒自己,把這個信心再找回來。
不要因為聽了某些師兄或是別人批評上師的話,而動搖了信心。
應該相信當初自己的看法,讓自己的信心能夠更深,更強烈的堅定下來。
亦即,不要因別人的批評或論及有關上師的一些小錯誤,
而動搖了本身對上師的信心;
應該相信自己的上師,讓信心不會有所動搖。
如果沒有做到這一點,而讓信心開始動搖,
那麼接下來我們便會將上師當成一位很普通的人——也就是說,
他只是一位很有智慧的凡人,而不再是一位有成就的上師了。
由於這點的認同,我們便會開始見到上師外表的一些小錯誤,
以致動搖了自己的信心。
而當這些意念生起時,我們很快的就會被業障所控制。
此時,死神便控制了我們的意念,使我們墮入六道輪回的意念當中。
換句話說,由於我們信心的些微動搖,不再把上師當做佛陀般看待,
那麼整個業障便已進入我們的身體,使往後的整個生活狀態或是修法,
產生種種的障礙。

當我們從上師處接受灌頂後,由於眾生的種性不同,
因此上師在教授時,也用不同的方法指導。
這是說一位上師並不一定用相同的方法來教授所有的眾生。
因眾生根性有別,上師教授方法便有差異。
上師有時對某些弟子以忿怒的方式指導,
而對其他弟子則以溫和的方法指導。
這並不代表上師本身不慈悲,或沒有耐心指導弟子。
譬如醫生為了治療病人,有時候單單以和顏悅色的勸導病人吃藥,
有些人可以接受,有時醫生卻得用比較硬性的方法,
即比較強迫性的方法,要求病人吃藥,然而治好病人苦痛是其最終目的。

一位上師對待弟子的方式也是類似的,
他所要做的就是幫助弟子得到解脫。
正因眾生的根性不同,因此他對有些弟子的教導非常非常嚴格,
甚至以非常忿怒的形象來教導他們;
而對有些弟子他卻待之以溫和的方式。
這並不是說上師不慈悲,而是他為使弟子們達到解脫的目的,
所以使用了善巧方便的方法。

上師以忿怒形象來指導弟子,在我們的傳承中有許多的例子。
譬如,以噶舉派的祖師馬爾巴對待其弟了密勒日巴來說,
密勒日巴所感受到的是師父對他非常的凶,
處處的嚴厲要求他而且苛刻。
事實上所造就出的密勒日巴,卻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瑜珈行者。
同樣地,當我們的師父對我們表現忿怒相時,
我們不該對他失去信心。
應該想成:“師父為了消除我們心中的某些障礙,
或是消除我們某些不好的因緣,所示現出來的忿怒像。”
假如此時,我們對上師的用意開始產生懷疑,
而導致對上師信心有一絲絲動搖,那麼我們對於上師便已產生惡果。
這個惡果便是我們破壞了三昧耶戒。

當我們對上師的信心開始動搖時,
這一刹那間,我們已破壞了三昧耶戒。
那麼在接下來的生活或修法中,我們便會出現種種的障礙。
因此,保持對上師的信心,不要有一絲絲的動搖,
正如一個容器或瓶器般,當它產生一丁點的污垢時,我們若馬上清除,
那麼便極易清除乾淨。
但若我們視若無睹,此容器的污垢更會越來越多。
有一天當我們很想去清除時,我們將會發現,
那是件相當困難的事,要花上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我們的心,正如容器般,當我們對上師的信心開始動搖時,
要立即更正過來,不要令我們對上師的信心動搖越來越大,
否則將會導致我們以後的障礙越來越大。

事實上,對上師的信心,並不只是表現在任何的修法上。
當我們禪修的很好,或想顯示我們禪修的很好,
而天天坐在椅子上或佛堂,一直的修法,
這並不能稱為是一位好的修行人。
真正的修行人,是能對上師提供最好的服務,
當你在上師的身旁,處處照顧他、依賴他,
我們可以說這個人是位很好的修行人。
如果想被人稱為是很好的修行人,最好的方法,
必須遵從上師的每一個指示,依照上師的話去做,
這個人無論在佛堂修法、在社會工作,任何時刻,
我們都可以稱他為很好的修行人,因為他已經聽從、做到上師的指示。

有時上師對我們表現出來的態度,如同和我們是朋友;
有時卻是對我們很生氣;有時則是慈祥的。
不管他何種方式來對待我們,我們不應有一絲一毫錯誤的觀念,
心要這麼想:他是為了教導我們走向解脫之道才顯現出不同的方式。
此時,我們應以清淨心來對待他,
而不應去批評其外在的行為是好是壞,
甚至不應有任何好或壞的想法。
若以清淨之心來對待那麼此刻我們所領受到的是最大的加持力。

因為我們對上師有非常好的清淨心,
也就是說:我們對上師有非常強烈的信心,
那麼對上師任何的教授,就會很欣然的接受。
也因此,漸漸的,我們便會達到同上師般非常高超的智慧及能力。
由於對上師有好的清淨心,所種下的善因,
將會造成我們在未來或未來世,也能接受到上師清淨的教法,
或更高深的教授。
因為對上師有著強烈的信心,
就像一顆種子般,已種植在我們內心,即使在未來世,
我們若沒有得到任何的教授或灌頂,
但由於我們對上師有清淨的信心,我們所表現來的,也是得體的法。
對別人而言,我們所說的話,也是非常清淨的佛法。
話題裏的內容,也好像沒有一絲絲的瑕疵。
所以,對上師的清淨心是非常重要的。

為了使我們的修法沒有障礙,並讓上師能夠長久的住世,
救度眾生,最好的方法便是保持對上師的清淨信心。
而這清淨的信心,便是我們和上師之間的三昧耶戒。
也就是說,三昧耶戒最主要的意義,
即在弟子對上師是否有最清淨的信心。
若我們能保持對上師的清淨信心,即是我們能將三昧耶戒守得非常好。
若能如此,在日後修法時,便不會產生很大的障礙。
相對的,自己的上師也能長久住世來救度眾生。
以上本人所介紹的,但很基本的三昧耶戒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