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智法王龍欽巴尊者簡傳 — 宗諾仁波切

 

南無咕魯貝

 

佛陀密意深廣如虛空 持明不依文字惟心傳

數取趣從耳傳得解脫 禮敬三種傳承諸上師

法性盡處證得法身密 無量光明界中現報身

化身無數應機度有情 至心禮敬一切智法王

廣大智慧清淨如明鏡 智慧明淨畫師現學問

甚深密乘教法廣宏揚 頂禮吉美林巴尊者前

誰有不可思議之能力 與生俱來智慧與學問

由於上師慈悲加持故 在此謹述法王之列傳

 

  龍欽巴尊者,通常被尊稱為繼蓮花生大士之後的「第二佛」,是寧瑪派的法王,深受所有西藏佛教四大宗派的尊崇。宗喀巴大師、薩迦班智達和龍欽巴尊者,以西藏的文殊師利應化身住世度生,而名聞遐邇。他們皆是文殊師利身語意的化身。由於他們在顯密經典方面的博學多聞和無上智慧,他們是西藏悠久宗教歷史上最傑出的大師,特別是龍欽巴尊者,實際上已是證悟了普賢王如來的法身,可是為了救度所有的眾生,而應化於世。預言說,著名的印度無垢友大師(貝瑪密紮)與寂天大師,每隔百餘年就在西藏應化一次,龍欽巴尊者,即是這二位大師所應化。

 

  從第八世紀佛教密宗從印度傳入西藏迄今這段歷史中,龍欽巴尊者的生平和著述,就像一面三棱鏡,聚集他學得的教法,並且為了利益我們,對於艱深難懂的心要,加以闡揚。

 

龍欽巴尊者在西藏佛教歷史上之所以能成為一個重要人物,並不只是由於他獨特而寶貴的教法,他的著作燦爛奪目,集各派大成,包羅萬象。誠如巴楚俄堅吉美卻吉旺波仁波切在著作中所指出的:「他的著作涵蓋而且超越中觀和般若、覺宇派和希解派(痛苦與挫折的止息)、大手印和大圓滿的精要。」

 

  雖然用我們人類的語言,無法詳述這位尊者的性德,但是我們希望這份龍欽巴尊者的生平和教法的簡單介紹,能帶給有志修學西藏佛法的人,尤其是寧瑪派的同道,有所啟示。

 

  龍欽巴尊者的家族是住在西藏北部優如紮高地,一個叫做燕剎的村莊。他的祖父拉松長者,住世一0五歲,是西藏七位最早出家(及七覺士),也是蓮花生大是二十五位大弟子之一的傑哇卻央第二十五代孫。據說拉松長者已修成「甘露藥精取法」,能吸取非常微薄的養分維持生命。龍欽巴尊者的父親滇松阿闍黎,是一位精通五明的學者和成就密咒的瑜珈行者。尊者的母親種沙索南姜是阿底峽大師嫡傳弟子種敦巴的孫女。尊者將誕生時,他的母親夢見一隻大獅子,額頭出現日月,照耀三界,而後融入她的身體。藏曆第五個饒迥戊申土猴年二月十日,即一三0八年三月三日星期天,尊者降生,相好莊嚴,有天人為之沐浴等瑞象,一如釋迦牟尼佛。甯瑪派的大護法解瑪諦現身,捧起尊者,發是要保護這位小佛陀,在把尊者交還給母親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尊者自小,即能憶念前生,並充滿虔誠、慈悲與智慧。五歲時,即開始學習讀誦書寫的啟蒙教育,尊者的父親教導他醫藥、星象及其它科學,並且傳授他許多法,包括八大黑魯噶、普巴和憤怒、寂靜連師的灌頂口訣。

 

龍欽巴尊者幼年,聰穎過人,成就可期。例如,九歲時讀誦二萬頌和八千頌的般若經數百次,就能銘記在心,並徹底領會經意。

 

  十二歲時進入蓮花生大師興建的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修學,從著名的堪布桑主仁欽和阿闍黎貢噶瑋瑟出家,研習佛法戒律,法名「羅晢楚稱」。

 

  到十四歲時,尊者熟習戒律典籍,通過辯論和許多學者的考試。

 

  在十六歲時,尊者開始和薩龍仁波切、紮希仁欽、旺耶和其他老師修學,獲得許多密宗教法和灌頂,包括寧瑪(舊)派、薩瑪(新)派和希解派。

 

  十九歲時,尊者離開桑耶寺,並獲許在附近的俄列必雪喇所創建的桑樸乃扥學院參學。在當時這個學院是西藏最著名的學府,尤以因明學著稱。尊者在這裏正式接受林舵寺第十五任住持詹袞巴和第十六任住持大學者喇讓巴卻佩嘉稱的教導。尊者和他們在一起花了六年的時間,深入研究「慈氏五論」、陳那和法稱的因明典籍、中觀和般若經典。

 

  尊者也和著名的譯師羅晢尊丹,研究「三昧王經」和其他「五深妙法經」及「心經廣論」,並且學習梵文、修辭和其他藝術。

 

  雖然龍欽巴尊者的研究,極為廣博深入,卻沒有忽略修行。在這幾年裏,尊者非常精進的修持和圓滿地觀相文殊、不動佛、妙音佛母和白金剛亥母。由於專修妙音佛母,妙音佛母曾經現身,使尊者坐在她的手掌之上,並連續七天展現須彌山和四大部洲。從此之後,尊者獲得無礙智慧,並且得到無礙辯才。對於一切經教和五明處等學問,無不通達無礙,而以「桑耶隆芒巴」或「龍欽冉江」(廣通經義者)而聞名。

 

  二十歲時,龍欽巴尊者接受許多寧瑪派上師的密宗教法,這些上師有軒盧敦珠、軒盧傑波和紐挺瑪哇桑傑竹巴。像尊者早年在桑耶寺一樣,其高等的修學並不限於寧瑪派的教法。尊者也從第三世黑寶冠大寶法王嚷揚多傑學得許多噶舉派教法,從詹巴索南甲稱等上師處學得所有深奧的薩迦派教法,從瑪受甘森的傳承上師孫賽仁波切學得所有希解派和覺宇派的教法,以及從軒盧多傑和其他上師學得許多噶當派的教法。

 

  簡而言之,在這十年之內,龍欽巴尊者學得當時所有各宗派最重要傳承的教法,使他成為最有學問、最具辯才的著作家和教授師,而被稱為「語自在」。

 

  二十八歲時,龍欽巴尊者決定退隱,以便修持他所學過的教法。雖然寺院職事多方挽留,尊者仍毅然桑耶寺,雲遊各地。尊者在傑梅究一個洞窟中修定五個月,面見度母,度母應允盡一切力量協助尊者。在閉關的這一年中,龍欽巴尊者深入禪定一段頗長的時間,使他足以接受最高深的大圓滿教法。

 

  翌年春天,龍欽巴尊者回到桑耶寺,在這裏尊者獲悉偉大的上師咕瑪拉紮,正在堅(台語發音)的上雅隆穀附近。龍欽巴尊者就前去參訪他,看到上師周圍圍繞著七十多位弟子。在前一天晚上,咕瑪拉紮上師夢到許多鳥飛來,銜著上師經書書頁,向各個方向飛去。根據這個夢,上師知道持續他傳承的弟子就要來了,所以滿心歡喜。可是龍欽巴尊者不想停留,因為他沒錢供養修學。然而這位上師傳話給他,不用擔心金錢供養的問題。

 

  雖然龍欽巴尊者和咕瑪拉紮上師修學的這段期間困難重重,尊者沒有錢、食不飽、穿不暖,但是很有收穫。第一年他得到「大圓滿心要」的教法和灌頂。第二年,接受更高的灌頂和三種大圓滿教法。咕瑪拉紮上師把他所有的知識傳授給尊者,就像從一個瓶子倒入另一個瓶子,使尊者成為上師的代理人。

 

  三十一歲時,龍欽巴尊者離開他的根本上師,開始長期雲遊各地--從事修持和教導來自四面八方的弟子。第一年,在尼朴修賽的地方,首先把他的心要傳給一些弟子,同時從他的弟子瑋瑟果恰獲得「空行心要」典籍。

 

  翌年,龍欽巴尊者前往欽撲日摩檢修定和教導八位男女弟子。

 

  在這段期間,據說尊者見到許多空行母,特別是金剛亥母和玉准瑪,並在岡日拖噶,以「空行精義」(空行心中心)闡釋空行心要。

 

  龍欽巴尊者也多次見到蓮師的各種化身,其中有一次蓮師賜名吉美瑋瑟(無垢光之意)。另一次,尊者一連六天見到依喜措嘉(智海王佛母),她傳授給尊者許多教法,特別是詳盡的解說「空行心要」,並賜給尊者多傑喜極(無畏金剛或威光金剛)的名號。

 

  在見到無垢友大師的時候,大師囑咐他把「無垢心要」的教法傳授給弟子軒盧多傑(咕瑪拉紮上師的化身),並重修烏菇峽寺院。當尊者完成重修寺院,整修釋迦牟尼佛、彌勒佛和十六羅漢的聖像時,彌勒佛指著尊者,並授記說:「你將往生蓮花藏淨土成佛,佛號須彌山燈幢佛」。

 

  龍欽巴尊者成年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修行和教導成千上萬參訪他的弟子。在這期間,他興建或重修多地方的寺院,包括桑耶欽撲、拉仁紮、紮撲、修賽和岡日拖噶等地。岡日拖噶是尊者最喜愛的閉關地點,並且也在這裏寫了許多書。

 

  龍欽巴尊者也去過不丹,在不丹他吸引了很多學生,改革僧伽制度,並且興建了塔巴林寺,至今仍然香火鼎盛。

 

  尊者也去過拉薩多次,第一次去大昭寺時,從卓窩仁波切(即釋迦牟尼佛)的前額放出一道光,進入尊者的前額,使尊者憶起過去多生是印度和中亞的一位學者。

 

  另一次去拉薩時,龍欽巴尊者在城市和小昭寺的平地敷設法座,像成千上萬歡迎尊者的人,廣宣佛法,從「發心」開始教授。許多富有盛名的學者圍繞著尊者請教法益,深深的感受到尊者廣博的學問和透徹的體悟,而尊稱他為「貢欽卓傑」(遍智法王或一切智法王)。

 

  還有一次,在參訪大昭寺時,從佛像中射出一道金光,並在佛像頭頂上出現許多佛菩薩,力勸和授權尊者著作許多著述。這些「秘密心法」包括「七寶藏論」、「三休息」、「三自在解脫」、「三黎明」、「三種心要」及「心中心三部曲」。

 

  遍智法王晚年遭受道一連串不幸事件的打擊,而流亡不丹,在那裏住了好幾年。其原因是止貢派的領袖--貢噶仁欽背叛了衛藏之王大司徒降曲甲稱。早些時,貢噶仁欽曾尋訪到龍欽巴尊者,而成為尊者的施主。從這一點,大司徒認為在這件政治紛爭中,尊者是站在貢噶仁欽這一邊。因此,遍智法王被迫逃到不丹,駐錫于塔巴林寺。後來,尊者有些其他施主,如上衛的貴族司徒釋迦桑布和雅卓的多傑甲稱,他們說服國王,允許尊者回來。

 

  龍欽巴尊者的晚年,大部分的時間是他在岡日拖噶所興建的寺院中度過。有許多將持續尊者法脈的弟子隨侍左右。

 

  西元一三六三年,尊者五十六歲,預知時至,告訴弟子們:「長久以來,我深深瞭解六道的真相,所以對我而言,世法是不值得追求的。如今我準備脫離我這個無常的軀殼。我將只宣說那些真正有用的教法。是故,你們要好好地聽。」在這最後的一年,尊者對親近的弟子傳授無上甚深的教法,堅固地建立他的法脈,就像水從善上分流而下。

 

  這一年年關將屆,尊者再度參訪桑耶寺和雅瑪寺,像成千上萬的人公開宣講佛法。最後,尊者到山林幽靜的欽撲地方,他說:「這個地方可以說是印度的火葬場『重生園』,死於此地遠比活在他處快樂。所以,我將把這個用壞的路體丟在這裏。」然後,儘管看起來並得很嚴重,尊者仍繼續傳授佛法。再昏過幾次之後,經弟子苦苦哀求才休息,尊者因他未能完成此次教導而表遺憾。

 

  藏曆十二月十六日,在修完勇父空行大薈供之後,龍欽巴尊者對與會的弟子做了最後的開示:

 

  「廣言之,世法一文不值,唯有追求佛法才有價值。細言之,要精進修『觀』和『超越次第入根本定』。如果有什麼地方不瞭解,可以研究和深入思惟『仰諦如意寶』(上師心中心),這本書如同滿願的珍寶。如此,你們就會脫離痛苦,而正得法性空的境界。」

 

  藏曆水兔年十二月十八日,即西元一三六四年一月二十四日,龍欽巴尊者在弟子的圍繞下,以法身坐姿,離開他的肉體,而安住於根本法性中。據說當時,大地曾經震動數次,並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瑞象。尊者的相貌栩栩如生,其遺體在彩虹下維持二十五日不壞,且花朵如雨而降。季節改變了,在藏曆十二月和一月之間大地卻溫暖得使冰雪融化,花木扶疏。尊者的遺體在出殯時,大地一再震動,並可聽到大音聲七次。火化時,尊者的身口意合併成為三股金剛杵,並留下眼、舌、心舍利。還得到五大塊骨舍利,顯示尊者已經完全證得五佛的純淨智慧。另外的許多小舍利,也再滋生成千上萬的舍利子。所有這些聖物貝珍藏在黃金佛像中,供眾頂禮膜拜,廣植福田,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間。

 

  龍欽巴尊者的教法經由許多傳承而長住於世,並透過徒孫吉美林巴來宏揚他的心要法門。

 

  因此,即使到了今天,尊者圓寂後已有六百二十多年,他的教法在世界上許多地方,因巴楚仁波切的弘傳而廣受奉行。巴楚仁波切說:

 

  「如果你是這位遍智法王的弟子,則不可違背他的教法。你把自己獻身于龍欽巴尊者的教法,如果你發願終身奉持,這就夠了。因為畢竟沒有其他更值得信賴了,這樣就能使你現世安樂,未來成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