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心實修法

 

以下內容引用自:http://www.bodhiinstitute.org/forums/index1.php?topic=10722.0

為學院輔導員法師整理編輯的修法資料
 
菩提心觀修文本

——根據上師仁波切傳講的《修心七要》和益西堪布傳講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編寫

先修皈依,發心,七支供、上師瑜伽。
 

一 按阿底峽尊者的七種教言修持:

 

一、知母

—-因為生死不見開始,所以可推知自己的生命也沒有最初的邊際。由於輾轉生死無數次,故在生死之中必定沒有不曾取受過的身體、不曾轉生過的地方,沒有未曾作過母親等親人的有情。如《本地分》引經說雲:“我觀大地,難得汝等,長夜於此未曾經受無量生死。” 我觀有情,難得一人不曾在長夜流轉中,作過你的父母、兄弟、姐妹、軌范、親教師,或其餘的上師或等同上師。” 如何證明轉生無始呢? 觀察心識是由前一刹那的同類心識轉為後一刹那,如此不斷相續而來。比如,現在的心識來自中有心識,而中有心識又來自前世的死有心識,若再往前無窮無盡地追溯下去,則始終找不到初際。若有初際,試問:這個最初的身體是否有因?若有前因,就不叫初始;若無前因,則應成無因生。假如不需任何因緣,便能憑空出生有眼耳、有受想行識的身體,則應何時何地都可以出生,所以,輪回無始。

由於轉世無始,合計每一世的母親便有無量無邊。從今生的母親往前算,算到一百億世,母親的數量就已超過地球總人口的一半多;若再往前算下去,則所有的母親盡虛空界也無法容納。由此可見,哪一位有情未曾作過自己的母親呢?不僅做過,而且做過無數次。這也是遍知有情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生世的佛陀以諦實語證明的事實。佛在《心地觀經》中也說:無始以來,一切眾生輪轉五道,經歷百千劫,在多生之中,互為父母。以互為父母之故,一切男子即慈父,一切女人即悲母,往昔生生世世中有大恩德故,與現在父母的恩德平等無別。

現在讓我們對家人、同事、道友等一一觀修:我的父親……我的奶奶,我的爺爺……姐姐……哥哥……鄰居……同事……好友,他們都做過我的母親。我家的社區的所有的鄰居……這座城市,城市每一座樓,每一個窗戶,每一輛汽車,街道上的每一個行人,社區裏的野貓和狗……小鳥,蟑螂,螞蟻……都在過去世做過我的母親。乃至整個國家、地球,北俱盧洲,西牛賀洲,東身勝洲,這個世間以及他方世間的所有的旁生,乃至蜷飛蠕動的昆蟲,我們看不見的遍佈任何一處的無量的神識,餓鬼,地獄的無量無邊的有情;欲界六天的天人,色界十八天和無色界四天的天人,以及三千大千世界,乃至無量世界中的無量有情,無不做過我的母親.

 

如果我是一名售貨員,就要試著把每位顧客都看成是母親。母親來購物,自己態度能冷淡、愛理不理?再比如,我是一名護士,反問自己:在我眼裏,每天來住院的病人,我認為是母親嗎?看見病人臥床呻吟,我是見母親受苦而於心不忍嗎?我是恭敬承事護理母親嗎?或者我是一位老總,在你眼裏,成百上千的工人是母親還是下賤的傭人呢?如果都是母親,為什麼沒有體貼、關懷之心呢?再看,家裏的老鼠、門外的大黃狗,眼前最討厭、最瞧不起的人,我認為是母親嗎?假如對周遭的人都不認為是母親,又說一切有情是我母,這不是相違嗎?如果認為這是壞人,不要管他,如此不可能成就菩提心。眼前的有情都被你放棄,還說要擔起救度一切有情的重擔,豈不是自相矛盾?假如見到每一位眾生,都能從心底深處認為“他是大恩母親”,則自然容易發起“我要為他而成佛”的心。如此一來,不論任何有情,下至一頭豬、一隻狗,都會執為是自己“最珍愛的母親”,如此不僅不會捨棄他,而且會以他為所緣境來成就佛道。

 

二、念恩

 

——首先明觀現世的母親慈悲的面容。

 

母親對我的恩德非常大,我今天能獲得此人身,作為修法的所依,能長大成人,能讀書寫字,了知世間的道理,能有維持生命的財產,能遇到佛法,能依止善知識,懺悔業障,積累菩提道上的資糧,能在今世或者未來獲得暫時和究竟的解脫,全部都是母親所賜予。

當我的神識懷著極度的悲愴,痛苦和無奈,離開我前世的身體,親人,被業風吹蕩,經受種種中陰的恐懼驚慌和傍徨後,我見到了我今生的母親。自我住胎時起,十個月中,母親一直小心翼翼地保護我。她嚴格約束自己的行為,讓我們不受損害,飲食、起居、身體的活動等都異常小心。為了這個未來的小生命,母親充滿了種種幻想:它是男孩?女孩?它長大後會是怎樣?這個孩子,因她而來到這個世界,她把它帶到了這個令她悲欣交集的世間,他會幸福嗎?我的母親,她還年輕,她無微不至地撫育我,身體越來越沉重,變形,《心地觀經》說:生產之時,母親遭受巨大的產難,猶如百千利刃屠割身體,心識迷惑,不辨東西南北,此時母親全身疼痛難忍。經歷了近乎死亡的痛苦,我出生的那天,成為我母親的母難日。    

 

我們剛誕生時,像黃毛小猴一樣難看,但在母親眼裏,卻是天底下最可愛的孩子,把我們抱在溫暖的懷裏,捧在手心,百看不厭。當我們還是嬰兒時,母親以乳汁養育我們,一調羹、一調羹地喂我們吃飯,親手為我們擦鼻涕、屎尿,以種種方便毫不厭煩地精心養育我們。我們幼時常常在母親懷裏安然休息,在母親的左右膝蓋上爬來爬去。母親的雙乳就像甘泉一樣,及時地養育我們,從沒有枯竭之時。母親長養之恩,充滿天空;母親憐湣之德,廣大無比。
當我們饑渴時,母親會趕緊準備飲食,即便在餐桌上,她還是全心全意地愛護我們,總把好菜夾到我們碗裏,自己不肯吃。看到我們飯量減少,她就憂心不已。

 

到了冬天,就為我們做保暖的棉衣。我們缺錢時,就給我們錢。我們成長所需的衣服、飲食等資具,都不是輕易得來的。我們用過的每一支鉛筆,每一本練習本,從小到大,要穿多少衣服、吃多少飯菜、交多少學費、買多少書本,這些,都是母親受盡千辛萬苦得到後,給予我們的。一點一滴都來之不易,都是母親心血凝聚而成。

我生病的時候,母親抱著我,把我背到她的肩上,白天或夜晚,走過一條又一條街,來到醫院,她恨不得把我的病痛移到自己身上。如果我有個三長兩短,她恨不得自己替我死。母親用盡自己的知識、能力,只要能為我們帶來利益和安樂,無不為我們成辦;凡是有損害、痛苦,無不為我們遣除。母親含辛茹苦地撫育我成人,如今才有了值遇佛法、修持勝道的機會。所以,母親對我的恩德簡直無以言表。

我們如果能看到前世,便知今世的母親還在前世無數次作過母親。甚至在我們做小雞時,她也曾是用雙翼保護過我們的母親;在我們做小鳥時,為了撫養我們,不管路有多遠、有多危險,哪怕勞累至死都會為我們覓食,在我們做小猴子,被人從她懷裏奪走之時,她沿著河岸,追趕我所在的那只船,如同發瘋了一般,追出一百多裏,奮力跳上船,腸寸寸斷裂而死。還有一次,我轉生猴身之時,她在給我餵奶時,被獵人的箭射中,她強忍痛,把握我放到一邊,拿起一片葉子,為我擠出最後一滴奶,放在我身邊……

 

不僅僅是今世,從輪回的無始以來,母親一直以慈愛之眼觀照著我,以慈悲之心關懷著我,使我能從各種危害中得到解救,並賜予我數不勝數的利樂,恩深似海。

 

三、報恩

 

—-那麼,如何才能報答母恩呢?生死中的富足安樂,母親自己也能得到,但是這一切無不是欺誑。諸母之苦,根本在於生生死死,不能解脫。無始劫來,由煩惱造業,由業感苦,由苦又起煩惱,一直轉生在生死輪回中。所以,真正的報恩是幫助母親解脫生死,一切母親不想要的痛苦,都從根斷除,一切母親希求的安樂,都無餘圓滿,最終把母親安置在佛果中,這才是最好的報恩。《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說:“若父母無信心者,令住正信;若無戒者,令持禁戒;若性慳者,令行惠施;無智慧者,令起智慧。子能如是于父母處,勸喻策勵,令安住者,方曰報恩!”《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說:父母對孩子有大饒益,以乳汁長養,隨時保護、培育,如此才長成四大的身體。即使千年中右肩擔父,左肩擔母,父母的大小便拉在背上,而對父母心無怨尤,也不足以報答父母的深恩。

經中所說不報恩的罪過:

 

《心地觀經》說:世間高莫過崇山,悲母之恩,高過須彌。世間重莫過大地,悲母之恩,重於大地。若有男女背恩不孝,讓父母生起怨念,母親一發惡言,孩子隨即將墮落地獄、餓鬼、畜生道中。

 

現在,讓我們思維我們的其他親人,我們的父親,爺爺奶奶,妻子或丈夫,我們的兒子或女兒,兄姐、阿姨,好友曾為自己母親時,對自己述說不盡的恩德……我們的鄰居,同事,街上擦肩而過的陌路人,汽車司機,站在我身邊的素不相識的乘客,其他城市,鄉村素昧平生的每一個人,乃至整個地球上各種膚色,種族的人,在饑餓,痛苦,恐懼中生活的旁生,正被宰割的在窒息中四大分離的掙扎中的動物,它們曾為我母親時,為我付出一生的情感,安樂,財產和生命;以及曾偷盜我得財產的小偷,仇視我的同事,親人,鄙視我的友人,用粗鄙下流的語言惡毒侮辱我的熟人或陌生人,令我生病的鬼神……它們曾為我母親時,為我付出一生的情感,安樂,財產和生命;

 

在無盡的過去生中,曾以慈愛養育過自己的母親多得可以充滿虛空。每一生喝過的母奶足以匯成無盡的海洋;每一生讓母親傷心流下的淚水聚成四大洋;每一生母親賜予的身體無量無邊;每一生母親給過的衣食堆滿大地;每一生母親為我們做過的事,記錄成書,高過須彌山;每一生為養育我們所造下的罪業,足以讓母親在惡趣中感受無量的苦惱。只要我們還在輪回中,來世的每一位母親仍將以同樣的方式養育我們。

現在,對我們恩重如山的母親正處在極悲慘的境地,她們因無明障蔽而被煩惱魔擾亂,內心不能自主,又沒有善知識的引導,瘋狂地在輪回崎嶇的山路上一路蹎蹶,沖向惡趣險崖。眼看母親一步步跑向深淵,作為孩子能忍心坐視不管嗎?母親此時最希望孩子來救她,子不救母,誰來救母呢?想到這裏,內心應發願:一定要救拔母親出離生死,以回報母親的大恩。也就是發願盡未來際為諸母開示增上生、決定勝的善道,最後將她們安置於佛果。如此再三發起報恩的善心。

 

四、慈心

 

—-慈心的所緣,是缺乏安樂的老母有情。慈心就是思惟:怎麼能讓他得到安樂?多麼希望他獲得安樂;應當由我來為他成辦安樂。下面,我們修慈心修慈的次第:首先對親人修,其次對中庸者修,然後對怨敵修,最後遍緣一切有情,依次第修習。 

讓我們祈願:無邊世界中的任何眾生,不論何種形態、相貌、根性、壽量,不論崇高或是卑賤,平等祈願他們遠離痛苦獲得安樂。一切眾生諸根殘缺的痛苦都無餘消盡,讓他們身相圓滿。若有眾生遭受病苦折磨,身體虛弱無依無靠之時,願我令這一切病苦消除,讓他們諸根重新充滿活力。若眾生觸犯王法,即將遭受刑法誅戮,面臨死亡,惶恐驚怖,在如此極度痛苦之時,無有依怙,願我從極苦中救度他們。若眾生受皮鞭、木棒鞭打,披枷戴鎖,被各種刑具摧殘身體,充滿無量憂惱之時,身心倍受折磨,片刻不得安寧。願我能讓他們脫免系縛,不受皮鞭、木杖鞭撻之苦,即將臨刑的人也能保全性命,願令一切痛苦永遠消盡。若有眾生被饑餓、乾渴逼迫,內心希求飲食,願我能給予他們美味佳餚、甘甜淨水,讓他們獲得飽足。讓我們誠摯祈願:願盲者複明,看見五彩繽紛的世界;願聾者複聰,聽聞悅耳動聽的聲音;願跛者能自在無礙地行走;願啞者能以語言表達心聲。願貧窮眾生獲得大寶藏,倉庫裏充滿資具,應有盡有,無所匱乏。希望一切有情都能得到恭敬、愛戴,永遠不受歧視之苦願一切眾生都成為所有人天喜聞樂見的對境。願他們能禮儀端雅,受人敬愛。祈願眾生現在都能受用無量快樂,一切受用豐裕滿足,各方面的福德具足不缺。只要有情歡喜,願我給予他們這些安樂,教導他們積聚安樂之因。願發願如是成就。願眾生心想音樂,隨念便能現前美妙樂章。願眾生心想淨水時,眼前即出現清涼水池,水面上漂浮著朵朵金蓮。願眾生無論心想何種飲食、衣服、床榻、敷具,都能隨心所欲地獲得。願眾生希求的金、銀、珍寶、琉璃、瓔珞等莊嚴飾品,都能具足。祈願:一切時處不讓眾生聽到下至一句惡名,也不讓他們彼此產生矛盾。願眾生常獲美名,與人和睦相處。受生的身相容貌端正莊嚴,彼此以慈心互相愛樂。我們應當如是祈願世界祥和、沒有諍論。祈願:眾生需要各種世間資生的安樂具時,都能隨心所欲得到滿足。祈願:人人不吝珍財,都能慷慨施予眾生分享。祈願不論是焚燒的燒香、香末,以及塗沫的塗香,或者每天三時從枝頭上飄落的眾妙雜花,眾生都能隨意受用,恒時歡喜。普願眾生都能虔誠普供十方諸佛、三乘微妙聖示以及聲緣菩薩聖僧。供養三寶,以三寶不可思議加持力、供養者的信心力、不可思議緣起力,可以獲得殊勝安樂。但願一切信不信佛的眾生,都能皈依三寶,獲得此上妙安樂。普願天下諸母有情來世都能得到暇滿人身。祈願:諸母生生世世不墮於八無暇的障難之中受下賤身。願她們生生世世值遇佛、親近佛、承事佛、供養佛、常隨佛學。祈願諸母每一世都受生為有暇尊貴之身,以此人身恒時親近、承事十方諸佛。諸母有情,願有情來世生在富貴之粗,得到受用圓滿的安樂。應當如是發起慈心。願諸母常常轉生富貴之家,財富豐裕圓滿。這一類受用的安樂,願我都能慈心普施。願有情常得相好、常得美名。逐漸串習慈心,就能對治幸災樂禍、冷漠堅硬的心態。願他獲得相好美名,就願他獲得最好的相貌和名聲。願她們壽命無疆。

因為世間安樂只是暫時的樂受,終究未脫離痛苦,未脫離生死。如果只發心給予眾生世間安樂,則遠遠不徹底。 讓我們進一步祈願眾生獲得出世間的無漏安樂。祈願女子捨棄不如意之身,得到丈夫身,勇悍、雄健、聰明、有智慧。祈願諸母世世常行菩薩道,勤修六波羅蜜多。願有情都能獲得大乘的法樂。祈願有情能常常面見寶王樹下端坐於琉璃獅子座上的十方諸佛,能恒時親近承事諸佛,聆聽諸佛說法,獲得不可思議的法樂。若有情過去和現在於輪回中造了惡業,將感招不悅意的惡趣果報,願這些業障永遠消盡,不再成熟果報。願我以智慧劍為諸母揮斷生死羂網,讓諸母從生死網中獲得解脫,速證無上菩提,永享不遷變的無漏大安樂。

 
五、大悲

—- 悲心所緣的眾生,即具有苦苦、壞苦、行苦的苦惱有情,包括下至地獄、上達有頂的有情。        

1、有情平等流轉之苦。

水有鹹、淡、香、臭等差別,但又同是濕性,所以差別中有平等,別相中有共相。同樣,眾生千差萬別,但都在生死流轉中。三界眾生的命運哪個不悲慘呢?最初嬰兒“哇哇”哭著降生人間,死亡時,被送進焚化爐,即便是位高權重的總統、富可敵國的富豪、光彩照人的明星,最後也化為一把灰,在生死流轉中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從這一點看,誰不悲慘誰,誰不需要救拔呢?我們乘坐在同一輛赴往刑場的車上,同是生死人!從這一點看,誰不悲慘誰,誰不需要救拔呢?讓我們對三界凡夫平等發起大悲心。

2、思維欲是根本之苦。

對歡喜的境希望,是欲的本性。希求渴望之心,是欲。有名聲欲,利養欲,恭敬欲,承事欲,衣食住行欲,權力欲,財富欲,攝受眷屬欲,顯示自我欲,飲食欲,睡眠欲,升天欲,一一展開,欲海無邊,眷屬三界眾生都想求得自己所愛之事,對於如泡沫一般註定變壞的有漏法,卻幻想永遠佔有、如願以償,這樣希求的結果無非是希望破滅,引生痛苦。所以,欲是痛苦之源。從十二緣起觀察,以貪欲就會追求,行動,會積累能感生後世的業,由此生死相續不斷。有情不了知輪回是苦性,怎麼放得下對輪回快樂的追求?如是貪欲不止,不知要引出多少生死!所以,以欲為本,生死將連綿不斷。

3、思維二種愚癡所產生的異熟生苦。

當我們的身體受到強烈的痛苦的觸惱,就會立即將蘊聚執成我,將五蘊的部分執成我所,這時以我執的力量,心識迅速陷入愚癡迷悶之中,生起極大怨恨、哀歎。其中,猛烈的身體痛苦是身箭受,以愚癡迷悶產生極大怨尤是心箭受。照理說,身體受苦,安心領受便是,不必再增添無義的妄想,但凡夫苦受觸身時,立即與無明結合陷入迷亂。此“我執”來勢飛速,馬上就想“我好可憐!”、“為什麼懲罰我?”、“不如早死為好”。凡夫在感受生老病死諸苦時,由於愚癡不但身上中一支箭,而且心上也中一支箭,枉受苦惱、怨恨、悲傷之苦,真是可悲。

4、思維三苦。

此三苦可以攝受一切苦。我們不能認為苦只是苦受,不然就無法成立“有漏皆苦”“輪回周遍是苦”,也沒有理由對色界無色界的天人產生悲憫心。第一苦苦,是與苦受相應的狀態。

換言之,當下苦受生起時,心識顯現的身心世界全是苦苦。一切唯識自現,心識正在逼惱中,哪有安樂可得呢?所以,正有苦苦時,即使有豐富的五欲六塵,也感受不到快樂。第二行苦,指一切有漏法都是苦的本性。即從因緣上觀察,有漏蘊每一刹那的顯現都受業惑的支配,一直被動地遷流,叫行苦。從未來方面觀察,當下一刹並不是安樂的本性,這一刹那帶著無量業惑的種子,苦苦和壞苦的種子,遇到因緣就會產生苦苦和壞苦,五蘊的每一刹那都是苦的因位,如同等待引爆的炸彈。第三壞苦,包括一切有漏樂受,與樂受相應的狀態。一切有漏的快樂都是壞滅的本性,有漏快樂一定是和痛苦相連,一旦快樂消失,就會引起不堪接受的憂苦。只要在輪回中,就可以斷定:不論享受何種快樂,最終都難逃壞滅的結局。由此觀察輪回中的快樂都是壞苦性。人間慶祝孩子誕生,買車,買洋房,男女結婚,事業興隆,競選成功,,令人們歡喜若狂,這只是凡夫執苦為樂,最初顯現圓滿之時,人們都認為堅固,永5、思惟七苦。

複有七苦,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怨憎會苦,六愛別離苦,七雖複希求而不得苦。對此七苦,應具體按中士道內容思惟。此處只以生苦為例稍作解釋。有情的受生其實是眾苦的開端,拉開了無盡苦惑的序幕。不必異想天開,認為由業惑支配的五取蘊會突發慈悲,顯現清淨、安樂、永恆、自在。摸一摸自己的腦袋,想想這是清淨的法嗎?冷靜地觀察一下也會很悲哀,頭皮裏包裹的只有污穢的頭腦、腦髓,這是由精血一步步發展而來的,哪來清淨呢?只不過我們迷亂地執為清淨而已。

“生”何止帶給我們苦惱不淨的肉身,更攜帶了不計其數的煩惱種子,隨時遇緣就會現行。我們行持善法時,這些煩惱粗重便開始擾亂。煩惱種子不斷出生、增長,讓心無法安住在善法上。就像金子中含有雜質無法打造成如意的金器一樣,因為煩惱的影響,使內心不能統一、安定,不堪能行善。看著眾生無力行善的狀況,也讓人心生悲憫。五蘊身中潛伏了無數煩惱種子,遇到引生煩惱的對境,註定要爆發。生貪境來了,便引發貪心,生嗔境來了,便引生嗔心,一生都是在煩煩惱惱中度過,難得有幾天平靜。這些煩惱都是以“生”為所依帶來的,就像潮濕的地上會滋生大量飛蟲一樣,受了五取蘊,就必定會滋生無數煩惱。

受生是苦惱的源泉。有了生,衰老、疾病、死亡以及各種大小諸苦都會隨之而來。為了維持生命,人們要讀書、工作、攢錢謀生,不可能一天不穿衣、不吃飯、不睡覺,下至維持起碼的生存,都要耗費大量的精力,付出千辛萬苦。一生之中,追求名聲、地位、財富是為了身體,穿著、打扮是為了讓它好看,追求享受是想給予它快樂,做各種運動是想使它健康。為了生,要吃多少飯、飲多少水、睡多少床、穿多少衣服、用多少香皂、服多少藥……,諸般辛苦都是以“生”而帶來的。再想想,因為受生,有多少住胎之苦、出胎之苦、成長之苦、追求現世之苦、求不得苦、疾病之苦……,因為“生”,一系列的痛苦都隨之而來。

一次受生就要遭受這麼多苦,如果不解脫,還要無數次投胎,合計起來有不計其數的痛苦。而且,每一次受生的結果只是迎來死亡。懂得這一點後,就知道:只悲憫感受苦苦的有情並不合理,理應悲憫上至有頂、下至無間的一切有情。

6、思維四苦:1.別離苦  2.斷壞苦  3.相續苦  4.畢竟苦

1.別離苦     

愛是執著:貪愛時,內心緣對境的功德相執著,只想永遠擁有,但有漏法的自性無常,最終都要分離;分離時,因執著而不願離別,從而引起強烈的憂苦,若失去的是親人,更是撕心裂肺,痛苦不堪。別離苦,包括離別時和離別後的痛苦。正離別時,難捨難分,心緣所愛境不願割捨,哀歎流淚。

離別之後,念念緣所愛的功德相,生起強烈的思念之苦,內心不由自主地浮現對境的音容笑貌,想到他(她)的功德,備感悲傷。想想自己,會感到孤獨無依。看到別人和親人、愛人相聚,觸景生情,懷念不已;想想未來,又備感淒涼。如此越思念,越陷入悲傷,難以自拔。再觀察,和所愛聚會時有多少、有多強的歡樂,離別時就有多少、有多強的痛苦。像這樣,不論感情、名利、地位,只要有所愛,在所愛別離時,就會引生憂苦。三界眾生一直緣著各種可愛境,希望永久擁有,但有漏法畢竟是離別的法性,終歸以愛別離結束。遺憾的是,眾生都不能覺悟,一個所愛分離了,又執著另一個所愛,始終擺脫不了愛別離苦。這也讓人心生悲湣。

2.斷壞苦—“愛別離苦”到最徹底時,即是斷壞苦,這是徹底失去一期生命的痛苦。

當一期五蘊要壞滅時,由強大的俱生我執,人會極度恐懼不安,害怕從世界上消失,以我所執又害怕永別兒女、身體、財富、地位,由此產生猛利的憂苦。

3.相續苦

一期生命斷壞的痛苦,是“斷壞苦”。一期生命結束了,又要繼續生死,由此相續所產生的痛苦,是“相續苦”。如果這一世一死永滅,最多也只是受一世之苦,但生死根本不隨人意,只要未證解脫道就無法了結。

我們可以預計,每一位凡夫今後會有多少生死、多少求不得、多少愛別離、多少怨憎會,多少追求、多少競爭、多少失敗……,每種苦都可以無量來計算。所以,世上最難行的路、最漫長的路、最苦的路、最複雜的路、最不自在的路、最不得休息的路、最無意義的路、最顛倒的路、最孤獨的路、最無前途的路,就是這條生死之路。要認識到生死相續是最大的苦惱。往未來觀察,凡夫還要迎來無數次的衰老、疾病、死亡、墮落,還要流下無數的血淚,匯成無盡的苦海。這樣觀察,普天下誰不是生死相續的可憐人呢?

眾生身在苦中不知苦,連“解脫”的名詞都沒有聽過。他們渾然不知自己正深陷苦海,往後生死大苦將接踵而來。這有多麼可悲啊!不僅不會為自己尋求出離,反而不斷造集生死業因!觀見無量有情將長夜漂泊生死,應發起拔除有情出離生死的大悲心。其實,以法來衡量,外在的幻景只是迷人的假相。外表的富麗堂皇並不代表眾生解決了生死大苦。剝掉這些外在包裝,仔細審查現代人的內心世界,想想他們往後還要感受多少世的苦難,就會備感悲哀。輪回裏充滿了欺誑,到處是自欺欺人,竟將一個充滿血淚的過程說成歡快、溫馨、陽光普照。所以,我們要從內心深處發起大悲,誓願救度一切輪回眾生。

4.畢竟苦—“畢竟苦”,是徹頭徹尾的苦。

可憐的凡夫不論做什麼、說什麼、想什麼,都只是入生死法,時時只顯現如黃連般純粹是苦的五取蘊,畢竟是苦性。他們不修學聖道,無法消除業果愚和真實義愚,因此決定沒有入涅槃之法,只是按十二緣起的方式不斷由因蘊出生果蘊,無法擺脫行苦,所以是畢竟苦。     

 
六、“勝解信”

—-即輪回苦海中的無量眾生,發願要由我來度化。雖然現在的我也處於輪回之中,沒有把握救度他們,但不管怎樣,我已發下了這個堅定誓願,從今以後,就一定會朝這個方向努力。堪布阿瓊在《菩提心修法引導》中說,要想達到這個目的,需要具備四個條件:希求心、發願(度化眾生)、發誓(自己如何行持)、祈禱上師三寶的加持。

1、希求心—-一切眾生都曾屢次作過自己的父母,為父母時無一不是慈愛饒益我,如今,他們正深受輪回無盡的痛苦,我如果不報答他們的大恩大德,不把他們從深重的輪回痛苦中解救,不賜予他們暫時和究竟的利益和安樂,而是只追求一己的解脫,我還是人嗎?。《廣戒經》雲:“諸地諸山海,非為我負擔,不報眾恩德,乃我大負擔。”

2、發願:願我從今天起,生生世世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盡心盡力的利益眾生,在眾生的相續中種下菩提的種子,願他們暫時獲得人天善趣,究竟獲得佛果。為了我生生世世的老母有情都能夠離苦得樂,我願意粉身碎骨。

3、發誓:願我心心念念都是為了有情的安樂,做任何一件事,惟一是為了眾生的利益,行住坐臥都唯一是饒益有情。行持任何善行都以三殊勝來攝持。
4、祈禱:祈禱上師三寶加持我願我的相續中能夠生起真實無偽的菩提心。如果身患疾病能讓我生起真實無偽的菩提心,就讓我生病;如果死亡能令我生起真實無偽的菩提心,就讓我死亡。

 
七、生起

—-雖由修持發起了慈、悲、增上意樂,立誓救度眾生,但衡量身口意的所作,下至不能給予一位眾生圓滿的利益。不但一般凡夫,即便人天極具能力的轉輪王、帝釋、梵王也遠遠做不到;不但人天尊主,即便聲緣阿羅漢、凡聖菩薩雖有許多功德,但也無法圓滿成辦一切有情的所有利樂。因為:一、因上,福慧二資糧未能圓滿;二、體性上,一切身口意的功德並未成就一切種智的自性;三、作用上,不具足滅盡粗細勤作、任運成辦利益一切有情的事業。所以,利他方面,唯有佛才具足圓滿成辦無量眾生暫時、究竟利益的最大能力。按《瑜伽師地論》所說,到了佛位,自己從輪涅粗細苦惱的怖畏中無餘解脫,具有能將有情從一切怖畏中救度出來的善巧方便——身、口、意、業之功德任運自成,又具有大悲心,能對有恩無恩的眾生無偏平等地利樂。總之,佛陀具有無量智悲力功德,真正堪能圓滿利他,因此為了利他必須上求佛果。
但僅有這方面的希求心仍不足夠,還應認識“自利也必須成佛才能圓滿”。由於見到他利與自利都必須成佛,而引起決志成佛的欲心。

(第一種修法畢)

 
二 菩提心的第二種修法——根據寂天菩薩的自他相換修法改編

自他二者的苦樂相換,依靠我們的風息——呼氣、吸氣進行修持。

呼氣時,觀想自己的快樂、佈施,持戒,忍辱等六度萬行的善根、健康、世間和出世間福報,一點點聞思修的智慧等變成白氣,伴隨著呼出的氣流,融入眾生的體內,令我生生世世的老母有情能健康,長壽,具足財富,相好莊嚴,種姓高貴,眷屬圓滿,智慧超群;願他們具足知慚有愧,戒律清靜,和聞思修的智慧,獲得暫時和究竟的安樂……

吸氣時,觀想眾生相續中所有的痛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眾生相續中所有的煩惱:貪欲,嗔怒,愚癡,嫉妒,傲慢;魔障、傳染病、愛滋病以及眾生所造的殺盜淫妄等罪業,變成黑氣融入自己的身體,由我來代受這世間的一切不平安與痛苦。

願我能代受過去世老母有情的痛苦,以報答她生生世世無以回報的恩德,只要能讓她快樂,我情願她身上的所有的疾病,痛苦伴隨我一生。

願我能代受她的惡業,只要她能獲得暫時和究竟的安樂,我願意長劫中承受受人奴役,毆打,殺害等種種三惡趣的痛苦。那是多麼的欣慰,多麼好,受苦的是我,而不是我的母親。實際上,一切痛苦的來源就是我執。然而,人們卻不知道:“我”才是痛苦的罪魁禍首,是自己真正的仇人;而其他眾生,正是幫助我們斷除“我”的大恩人。一切的報應皆應歸罪於我執。在與別人爭吵時,我們經常會說“你錯了,我沒錯”,其實,說這種話的人,錯的正是他自己。為什麼呢?因為五蘊的假合本來不是我,而我卻硬要把它執著為“我”。有了這個“我”,別人欺負我、誹謗我的時候,必定會感受種種痛苦。有些人反駁:“他打了我,當然是他的錯。如果他不打我,我怎麼會痛呢?”話雖如此,但正是因為你有一個“我”,才有可能感受痛,假如沒有這個“我”,那即使一千個敵人拿著各種武器來砍殺這個肉身,對你來說也不會有絲毫影響。因此,所有的痛苦,都是“我執”惹的禍!無論在自己身上出現的何等痛苦,都是因為自己將自己執為我而導致的,所以不能怪罪於他眾。正如《入行論》所雲:世間一切的災害、恐怖、畏懼,都是從我執而產生的,這個使我長陷輪回、無法解脫的大魔,留著它還有什麼用呢?所以,世間最可怕的魔就是我執。為了追求自利,雖然經歷了無量劫的努力,但也都是徒勞無益,因為只要有了我執,就必定會增加痛苦。依此道理,噶當派制定了一個教言:做任何事情,如果有錯,必定是“我”的錯,一切過失由“我”領受,怎樣也怪不到別人頭上。即使“我”被無端冤枉了,也不要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因為真正的修法根本用不上這些世間的勝負錯對。一切痛苦的源泉就是我執,我們應當將我執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願我們以猛厲的希求心誠摯地念誦:“但願眾生的一切罪業與痛苦成熟於自己的相續,自己的一切安樂與善根成熟于眾生的相續!”

(第二種修法畢)

 

引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