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觀察上師 — 堪布益西彭措



    總的在諸經論中,雖然按照各乘自身的情況,宣說了許多種上師的體相,但此處所說的善知識,是特指在下中上三士所有的道中能夠漸次引導,之後能將學人導入大乘佛道的善知識,即能於三士道中漸次引導學人的上師。

    歸納起來,上師可分為傳戒上師和教授上師兩種。傳戒上師的法相,將在後文(受菩薩律儀)宣說。

    關於教授上師,按小乘《戒律三百論》所說,必須具足六種德相;按《入行論》須具二相;按《戒律根本頌》須具二相;按《菩薩地》須具八相;按《事師五十頌》須具十四相。本論則按彌勒菩薩的《大乘莊嚴經論》講述上師的法相。

    以下,分別從上等、中等、下等三個層次來抉擇上師的法相。

壹、上等法相

    按照《大乘莊嚴經論》所說,學人必須依止成就十法的大乘善知識。“十法”即:一、調伏;二、靜;三、近靜;四、德增;五、具勤;六、教富;七、善達實性;八、具巧說;九、悲體;十、離厭。

    此十法可分為自利功德和利他功德兩類,即:前七法除“具勤”之外,均是自利功德;其餘四法是利他功德。以下分別解釋。

    為什麼善知識必須具備“調伏”、“靜”、“近靜”三種德相呢?

    自己尚未調伏而能調伏他人,絕無是處。因此,能夠調伏他人的上師,首先必須調伏自相續。那麼,需要何種調伏法呢?如果只是隨便稍作修行,相續中只有虛假的證德名稱,則對他人毫無利益。所以,必須具有一種隨順佛教調伏相續的證法,這決定是戒定慧三種寶學。

    因此,《大乘莊嚴經論》中首先講述了“調伏”等三種德相。

    經云:“己猶未度,能度他者,無有是處。”

    《維摩詰經》云:“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諸人?”

    《佛子行》中也說:“無戒自利尚不成,欲成他利誠可笑。”

    因此,善知識應具調伏自相續的三學功德。

    “調伏”,指尸羅學或戒學。《大乘義章》云:“言尸羅者,此名清涼,亦名為戒。三業炎炎,焚燒行人,事等如燒,戒能防息,故名清涼。”

    調伏相續必須依靠戒學,依靠其他法則難以成辦。比如:耽著現世會增長身語惡行,依止戒學就能禁止這些惡行而獲得調伏。又如微細的犯戒,可依戒律發露懺悔而得以清淨。

    《別解脫經》說:“心的野馬日夜不停地奔馳,即使長期努力也難以馴服,而能調伏心馬的百利針順銜,即是別解脫戒。”

    “百利針順銜”,是具有一百支銳利鐵針的銜。必須使用具有銳利鐵針的銜,才能調伏烈馬,以此比喻只有憑藉別解脫戒,才能制伏心之野馬。

    “別解脫”之義,如《義林章》云:“別別防非,名之為別,戒即解脫,解脫惡故。”

    又如《毗奈耶經》中說:此別解脫戒是制伏尚未調伏之眾生的鐵銜。

    如同馴馬師以銳利的鐵銜調伏烈馬,同樣,六根如烈馬一般隨著邪境流轉,當它趣向非理的行為時,應及時制伏。學習尸羅調伏分別心的野馬,應當通過多次努力制馭心馬,使牠趣向應當行持的如理行為。全知米滂仁波切在《大乘莊嚴經論》注釋中說:“以增上戒學禁制相續,故諸根調伏。”

    “寂靜”,即對善行和惡行的所有取捨之處,通過依止正念正知,使心發起內在寂靜安住的所有定學。

    唯有依止正念正知,才能寂靜內在的煩惱散亂,以心外之法根本無法獲得寂靜。全知米滂仁波切說:“以定學寂靜煩惱散亂。”

    “近寂靜”,即依靠內心堪能的奢摩他觀察抉擇真實義所引生的慧學。

    全知米滂仁波切說:“以慧學寂滅煩惱分別念。”

    為何在具足三學的基礎上,還要具有“教富”、“善達實性”此二德相呢?論中說:善知識僅僅具有調伏相續的三學證功德,仍不足夠,還須具有成就聖教的功德。

    所謂“教富”,就是對三藏等教典成就了多聞。

    善知識種敦巴說:所謂的大乘上師,必須是一種說法時能令弟子產生無量知解;若依其教言行持時,對於未來聖教接近隱沒時能成辦何種利益;當時對初學者能有何種利益,比如持戒、取捨因果等,就宣說此種法。

    所謂“通達真實性”,即殊勝慧學——通達法無我空性,或者以現證真實為主。如果沒有證悟的智慧,通過教理通達真實性也可以。

    為了簡別上文“觀察抉擇真實義所生起的慧學”,此處特別說是殊勝慧學,即證悟的智慧。

    為什麼還需要有“功德增上”呢?

    善知識雖然具足了教證功德,但如果功德較學者低劣或與學者相等,則仍不圓滿,因此還需要一種功德比自己增上的上師。

    《親友集》中說:“依止低劣者,自己原有的功德將會退失;依止相等者,便會平然而住,不得進步;依止尊勝者,才能獲得殊勝的功德。因此,應當親近功德勝過自己的善知識。若能親近具足戒定慧等殊勝功德的尊長,則將比尊勝更為殊勝。”

    全知米滂仁波切說:“所依止者在持戒、多聞等功德方面超勝自己,如是依止才能增長善根。若依止與自己平等或不及者,必要不大。”《論語》也說:“毋友不如己者。”

    以下引語錄說明。

    如同樸窮瓦所說:“聽到諸善知識的傳記時,我是向上仰望他們的。”又如塔乙所說:“我把惹珍寺的長老上座們作為自己向上的目標。”善知識,必須是一種學人自己心目向上仰望的功德增上者。

    以上六法(三學成就、教證二德、功德增上)是善知識自相續中所應獲得之功德,其餘四法則是攝受眾生的功德。

    以下“攝他功德”,都是在說法方面安立的,因為除了說法之外,再無其他利益眾生之事。

    這也如教典中所說:“諸佛不是以水洗除眾生的罪業(而是為眾生宣說集諦),不是以手遣除眾生的痛苦(而是為眾生宣說苦諦),也不是將自己的證悟轉移給他人(而是為眾生宣說滅諦),諸佛唯一是以開示法性的真諦,而使眾生獲得解脫(如是為眾生宣說道諦)。”因此,除了為眾生宣說無謬正道而攝受外,並沒有以水洗罪等事。

    《禮記》也說:“師者,教人以道之稱。”以道教人者為“師”。
    其中四法,善巧說者,謂於如何引導次第而得善巧,能將法義巧便送入所化心中。

    在攝持眾生的四法中:第一、“善巧說法”,即對於如何引導學人的次第獲得善巧,而能將法義巧妙地送入所化眾生的心中。

    第二、“悲憫”,即說法的等起清淨,不考慮利養、恭敬等,完全是由慈悲心推動而宣說。這必須像博朵瓦告訴慬哦瓦的那樣:“黎摩子,不論說多少法,我從未接受過一句善哉的讚歎,因為眾生無一不是苦惱的。”

    第三、“具精勤”,即對利他內心勇悍堅固,任何違緣、困難都無法動搖,毫無怯弱、懈怠。

    第四、“遠離厭患”,就是數數說法而沒有疲厭,即能安忍說法的勞累辛苦。

    《大乘莊嚴經論》注釋中說:“遠離對於傳法無意樂不善說,或者除了稍講之外平時不恆時努力宣說等。”

貳、中等法相

    博朵瓦說:“戒定慧三學、通達真實性以及悲憫,這五種功德是主要的。我的阿闍黎響尊滾,既無多聞也不能忍耐勞苦,即使酬謝之語也不會說,但由於他具有前五種功德,因此不論是誰在他座前都能獲得利益。還有一位嚀敦師,絲毫不擅言辭,即便應供後為施主咒願,聽者也只是想:‘大家都不知他在說些什麼,其餘沒有個了知的。’但他具有前五種功德,因此誰親近他都能獲益。”

    以下先說意義,次說比喻,再說教證。

    如果對諸學處不喜愛修行,只是以讚歎學處或學處的功德來謀生,則無資格擔任善知識。

    譬如,有人靠讚美旃檀謀生,想獲得旃檀的人問他:“你有旃檀嗎?”他答:“其實沒有。”就像這樣毫無意義,只是空話而已。所以,僅僅讚歎學處功德而不修行的人,不能成為善知識。

    《三摩地王經》說:“末法時代的比丘,多數不具律儀而希求多聞,他們只是讚美尸羅,卻不尋求尸羅。”經中對於禪定、智慧、解脫三種,也如此宣說。

    經中又說:“譬如,有一類人稱讚栴檀的功德,說栴檀如此美妙、香氣非常怡人。別人問他們:‘你所稱讚的栴檀,你有一些嗎?’他們回答:‘我是靠稱讚栴檀香謀生的,自己並沒有此香。’就像這樣,末法時代會出現許多不精勤修持瑜伽的人,他們只是依靠讚戒謀生,自己並不具尸羅。”經中對其餘禪定、智慧、解脫也如是宣說。

    以上所說“不合格上師”,就是僅以讚歎學處謀生而不實修之人。

    《普賢上師言教》中具體說明了四種不合格上師之相。

一、猶如木磨之上師。
    比如:有些人自相續中沒有一點聞思修的功德,卻認為我是某某上師的兒子或貴族子弟等,在種姓方面超過其他人,而且我的傳承是這樣的。

    還有一種,雖有一點聞思修的功德,但並非以希求來世的清淨心修持佛法,只是擔心自己在某處會失去上師的地位等,所作所為只是為了今生的目的。這兩種人叫作“猶如木磨的上師”。

    “木磨”,就是外形似磨,本質為木頭,不但不能磨糧食,反而會毀壞自身。

二、猶如井蛙之上師。
    比如:有些上師不能調伏弟子,自己的相續和凡夫人差不多,沒有一點特殊的功德,但其他人對他起信心,不經觀察就把他放於高位。而他得到名利之後,心也變得充滿我慢,看不到聖者的功德。這種人是“如井蛙般的上師”。

三、猶如瘋狂嚮導之上師。
    有一類惡知識自己並沒有依止過上師,也沒有精進學過經典和密續,非常孤陋寡聞,而且煩惱粗重,沒有正知正念,違犯戒律,破了誓言。雖然相續比凡夫低劣,但他的行為如大成就者一樣,作得像虛空一樣高,而且嗔心和嫉妒心粗重,沒有慈悲。這是“如瘋狂嚮導般的上師”,會把弟子引入邪道。

四、猶如盲人嚮導之上師。
    這種上師沒有超過弟子的少許功德,而且遠離慈悲心和菩提心,因此他們不知道打開弟子取捨的雙眼。這叫“猶如盲人嚮導的上師”。

    末法時代,由於眾生的業力,邪師紛紛出世,但不能因此而毀謗真正的善知識和佛法。我們必須分辨真假,對假的要遠離,對真的不能毀謗。

    雖然的確存在一些假活佛,但不能因此否認真正殊勝的轉世活佛,對這些真正的成就者,應當恭敬頂戴。對於人和法也要分析,不能因傳法者是惡知識,就斷定他所說的法全是邪法,因為惡知識所傳的也可能是正法。如果所傳的是正法,對此法就不能毀謗,否則容易造下謗法重罪。

    修行解脫的上師,是能究竟我們心中一切希欲的根本。因此,凡是希求依止上師的人,首先應當了知上師應具之德相,然後努力尋求具相的上師。而對於想成為學人依處的人來說,也應了知這些,以便努力使自己具備這些德相,成為合格上師。

    總之,宣說所依善知識的德相,其必要是:
    一、學人可依此努力尋求具相上師;
    二、上師可由此勵力完備應具之德相。

叁、下等法相

    由於時代因緣,具足全分功德的善知識實屬難得,如果尋求不到這樣的善知識,則應如何擇師呢?

    下面引《妙臂請問經》來抉擇。

    “若有具慧形貌正,潔淨姓尊趣注法,大辯勇悍根調伏,和言能施有悲憫,堪忍餓渴及苦惱,不供婆羅門餘天,精悍工巧知報恩,敬信三寶是良伴。”

    這兩個頌詞講了上等道友的十六種德相:一、具慧;二、相貌端正;三、身體潔淨;四、種姓高貴;五、專心投入於正法;六、極具辯才;七、行善勇猛;八、六根調伏;九、語言溫和;十、能夠施捨;十一、悲憫眾生;十二、能安忍饑渴及種種身心苦惱;十三、不供奉婆羅門等外道天眾;十四、行善精進勤快;十五、知恩報恩;十六、敬信三寶。

    若能具足這十六種德相,就是賢善的道友。

    在末法鬥爭堅固的時期,能具足上述十六功德的道友實屬罕見,因此,若能具有其中的一半、四分之一或八分之一者,就應當依止。

    以下根據下等道友的標準,類推下等上師的體相。

    《妙臂請問經》說,十六種圓滿道友德相的八分之一,是最下等的界限。

&n
bsp;   在鐸巴匯集的博朵瓦語錄中,講到阿底峽尊者當年也是這樣宣說下等上師的法相。因此,上述上師的十種圓滿德相中,隨其所應,配其難易,具有八分之一是最下限。

    “配其難易,具八分者”,是指相續中所具有的功德,難具的功德和易具的功德合起來,相當於所有十相功德的八分之一。

    若欲依止善知識,先應觀察善知識是否具備上述十種德相,若不具足上等或中等德相,至少也應具有下等德相。如果依止前不觀察而依止了邪師,則會毀壞自己生生世世的前途。

    《普賢上師言教》說:“上師是生生世世的皈依處,也是開示取捨道理的導師。如果不善加觀察,遇到邪知識,將毀壞信士一生的善資糧,並且將失毀已得的暇滿人身。

    譬如,一隻毒蛇盤繞於樹下,某人以為是樹影而前去乘涼,結果被毒蛇害死。如《功德藏》云:‘若未詳細觀察師,毀壞信士善資糧,亦毀閒暇如毒蛇,誤認樹影將受欺。’”

    蓮花生大士云:“不察上師如飲毒,不察弟子如跳崖。”

    宗大師在《事師五十頌釋》中引《金剛鬘講續》說:“十二年間需觀察,若不了知久觀察。”

    無垢光尊者《心性休息大車疏》中說:“有者最初未觀察,魯莽草率成師徒,喜新讚德後毀謗。有者陽奉陰違依,間接污辱師眷屬,彼等將墮無間獄。”

    所以,學人先應謹慎觀察,或親自觀察,或由善知識介紹,或從其弟子處觀察、詢問,須如此無誤辨認之後依止具相上師。

    依止後就不能再作觀察,應當恆時不離上師為真佛之觀想,如法依止上師。

節錄自【慧光集】
【第三十六集】如何依止善知識
作者:益西彭措堪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