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瑪.丘卓尼師訪談錄 —— 三年閉關的回顧

譯者:李宜臻

 

(注: 佩瑪.丘卓於1982年在卡盧仁波切的座下剃度出家。1990年初期,她于英屬哥倫比亞的藍泉島完成傳統藏密三年三月三日的閉關。出關後不久,她即在三藩市的法界中心做了如下的開示。)

 

        對我來說,這是非常感人的一刻。這麼多年來,這是第一次我對諸位——我的金剛師兄弟們講話。我有點不好意思,所以請大家多包涵。我一直很少和人接觸,而且我也不覺得自己象個老師。我很久沒有教過課,但對閉關倒有少許的經驗。所以我現在先就一般的閉關做一個概括性的介紹,然後再說明傳統噶舉派三年三月三日的閉關情形。

 

        我有一點偏見,自認為修行不好,因此,一直想辦法把自己放進一個不得不好好修行的環境中。所以,我做過好幾次的閉關。諸位中間若自律較嚴的人,也許便可以不必像我們這些連日常生活都不會打理的人,做這麼多次的閉關。

 

        閉關不是佛教才有的發明,大部份宗教都有某些種類的閉關。我們都知道西藏是個非常宗教化的地方,有很多人出家,因此他們有許多各種不同的閉關方式。例如,終生的閉關,也就是修行人住在山洞中,每天出外討食,除此外,終生都在修行。還有嚴格的閉關,在這種閉關中,行者的活動範圍完全限制在關房附近,不能離遠。有一種說法就是在閉嚴格關時,行者的禪墊不能冷掉。因此行者僅能短暫外出活動,而餐飯和日常用品則由護關人員送到。另外也有一種所謂的生死關。通常行者會把山洞的洞口封死,在裡面終生修行直到死亡為止。這種閉關比較難,而團體閉關由於有師兄弟的護持,因此比較容易。

 

        依照藏密的定義,我們白天數座的修法和僧院生活都被認為是一種閉關,甚至一座禪修也是一個閉關。它的意義在於除去人心的浮華,讓自己全心全意專注在修行上。

 

        由於閉關是我們專修的時刻,因此我們要好好預做準備,不要浪費時間。我們要把物資上的需要先打點好,這樣我們才能專心修行,而不必一天到晚想著自己又缺了什麼。常做閉關的人都知道,當我們的心突然失去外來的娛樂時,會變得很煩躁,尤其是在閉關初期。我們常會想起過去的種種,並對未來做了許多計畫和期盼,這是很正常的,沒有關係。但我們自己要清楚,這不是我們所要做的,所以我們還是要回到我們的數息、回到當下、回到我們的修行上。

 

        至於閉關的環境,它必須要簡單,看了令人感到舒服,若你想在家中做個別閉關的話,首先要把環境清理乾淨,讓光線充足,整個房間看起來十分清爽。在閉關中,吃的東西也很重要。吃太少或太過清淡的食物會讓我們的思緒跳躍過快,而吃太多或太過營養油膩的食物,則會讓我們感到昏沉欲睡。因此若你要去閉關的話,這一點小小的細節可能會對你有所幫助。

 

        閉關的動機和發心是最重要的。問自己為什麼要去閉關,這點很重要。你要修四加行嗎?你要閉關才能進入佛學院就讀嗎?這都是表面的理由。真正我們要閉關的理由應該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而誓願證覺成就。雖然這聽起來有點誇大,但基本上,閉關再也沒有其他理由可講了。不過在現階段,由於我們尚無法生出真正清淨的發心,因此暫時藉其它理由做閉關修行也沒有關係。只是我們還是要常提醒自己閉關是為了眾生的福祉和利益,就算在嘴巴上講講也是好的。

 

        閉關並不是件小事,因為我們的目標是要開悟成覺,所以縱然我們只是嘴巴講講,它還是會深入我們心中的。

 

        若我們想做個人閉關的話,便要擬一份日課表。能跟指導我們修行的上師討論再擬定是最好不過了。日課表要適中合理,這樣我們才能嚴格遵行。然後就一定要嚴格遵循了。

 

        在閉關中檢視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輸於事前要做好準備的重要性,如此才能給自己下次的閉關提供一些參考。事實上,能對下次的閉關做準備是件很好的事。然後最重要的就是回向功德,將一切功德回向出去,利益無量眾生。若我們能全心全意這樣做的話,相信我們閉關一定會獲得不一樣的功德。因為就像跟其它的每一件事一樣,“我執”常會假借閉關之名,行其目的。“我是個大修行人!”這只是各位必須要警惕的諸多危險陷阱之一。不過真是這樣的話,也沒關係。

 

        在三年的閉關中,我才瞭解到我的是上師創巴仁波切長期訓練我們打坐,是多麼絕頂聰明的一件事。我在閉關中學到了一些非常高深的法,但若我不曾受過打坐的訓練,便無法正確的修這些法。因此我們每次做閉關時,都應該先從打坐開始,它可以讓我們的心準備好做下面的修行。

 

        三年三月三日,藏曆總共是四十個星期。這個閉關的傳統起源於西藏。由於西藏的寺院非常、非常的大,有時共修的情形很難看到。因此三年的閉關制度便是為了轉世的仁波切,和天資聰穎的喇嘛所設計的。我的閉關是依噶瑪噶舉和香巴噶舉的傳承而進行的,尤其是香巴噶舉。利美無分教派運動的領袖之一——第一世蔣貢康楚羅卓他耶曾用盡一切方法,希望能重建並且恢復這個閉關的傳承。除此外,他還造了幾個三年閉關的關房。因此有些在寺廟已經通過幾年學習考核的僧眾,便在十六或十八歲時進入閉關,接受密集的訓練。

 

        卡盧仁波切將三年閉關的想法帶到了西方,並於一九六七年在法國開始舉行第一次的閉關。那次的閉關非常圓滿,學子都已充分做好準備。他們在進入關房前,都已經完成了二至三次的四加行,而卡盧仁波切對於這些第一批的學子也感到非常欣慰。圓滿閉關後,大部分的學子都散佈在西方任教,後來更連續舉辦了第二次的閉關。最近在北美大陸有三個三年的閉關正在進行,兩個在美國——一個在紐約北部,一個在奧勒罔。而另一個則在加拿大的藍泉島,那裡也就是我剛閉完關的地方。

 

        我前面講過,有一種所謂嚴格的關,也就是閉關的地方要結界,而且大門深鎖。我們在這四十個月當中都要閉關修行,不能離開超過這個界限,所以與外界甚少聯絡。每個月的金剛瑜珈母日,我們可以收到一次信,而每個月,我們可以寄出兩封信。剛開始當卡盧仁波切告訴我們這些規定時,我們都覺得甚不以為然。但經過一陣子後,我們才知道仁波切有多慈悲,因為我們的心總拼命想找樂子,但我們瞭解到,我們最想找樂子的時候,其實也就是我們最應該認真修行的時候。不過確實是很困難,諸位可能記得在連續幾天法會的修法當中,有時候我們實在忍不住想找人講話——並非真正有事情要談。但四十個月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因此我們一定要克服。否則有可能半途便會被迫放棄,或心裡一直覺得很不快樂。

 

        關房的總監告訴我們:“就假設自己在親戚和朋友的眼中已經死掉了。”他的意思是鼓勵我們少與外界聯絡,就讓別人忘掉我們,不要再有任何情感上的牽扯羈絆。這些規定都非常得到大家的支援。它鼓勵我們除了修行外,不再為任何其他的事而分心。我發現在第一年時,別人還會記得我們,因此不時還會收到包裹、信件之類的東西。還有人說:“啊,多棒啊!”然後第二年,只有一些較好的朋友還會記得寫信。到了第三年時,我們就再也很少收到什麼郵件了。

 

        關房內的一切都是設計用來幫助我們修行的,甚至團體閉關這事亦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覺得別人應該如何、自己又應該如何等。我們必須妥協,而這是最困難的一件事。我們日日又日日生活在一起,對於浴室、噪音和其他惹不得的怪癖全浮到檯面上來。但我們唯有克服,別無他法。

 

        閉關對我們的身體來講,也是件十分苦惱的事。那裡沒有電、沒有暖氣、沒有熱水,而我們則睡在自己的禪修箱裡,采不倒單的方式。我坐在箱子的一角,腿無法照指定的方式坐。我已經五十六歲了,而非十六歲,因此我沒有採取雙盤,但重要的是脊骨要直。有趣的是,睡在箱子裡並非是最難的部份。在我正式進入閉關前,我曾在多傑瓊宗試過,簡直難過極了。我覺得好象睡在一輛巴士或火車上,每一根骨頭都在痛。但閉關的第一天在箱裡睡了一夜,隔天早上醒來時,大家互相看看都說:“還好!還好!”我想在閉關初始最困擾我們的是睡眠的時間不夠,但隔一陣子後,大家也就習慣了。

 

        在閉關時,我們每天清晨四點開始靜坐。然後六點三十分,全體到佛堂做早課修法,約需一個半鐘頭的時間。所有的法本都要用藏文念。很幸運的是,跟我們同在一起閉關的有一位西方喇嘛,他是一個很好的翻譯。因此我們什麼都有人幫助翻譯過來。

 

        每天要修四座法。在早餐後的第二座法,我們各自留在自己的房間修。這是嚴格的關,每座法的時間大約兩個到兩個半小時。在第二座法後,我們休息吃午餐。但在午休中,我們還要上一個小時的開示。不過那也是一天當中唯一我們可以處理一些其他瑣碎事情的時間,例如,寫寫信、梳頭發、擦地板、洗衣服,還有吃午餐等,全部都要在兩個鐘頭之內完成。諸位一定不會相信我們有多忙。你可能認為你就是進去閉關,然後悠閒的過著生活。我們沒有一刻屬於自己的時間。當然,時間的緊迫導致每個人在情緒上都較易激動,而把所有的事情都搬上檯面。在這時我也才瞭解到自己有多容易生氣,氣度有多狹窄。我想這就是緊迫的目的。我們看到了自己並不是個怎麼樣的人,我們想大聲吼叫。我們到增搭的小屋去,看到有人把牙膏丟在那裡,擠得滿地都是,髒死了!然後我們才瞭解到自己的心胸有多小。

 

        閉關期間,卡盧仁波切要我們的指導上師喇嘛竹根回去印度好幾次,所以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時間,他都沒有跟我們在一起。但當他在的時候,他便常利用午休的時間為我們做開示。不過內容並不只限於法上或修行上的東西,有時我們也要學做食子,在修法時做為供養用。或學奏法器,例如,鈸和鼓等。每一件事都要在午休這段時間做——每一件事!

 

        然後在下午我們再修一座法,直到四點鐘。四點半我們開始做晚課,修護法的儀軌。接著便是晚餐,有湯和麵包。我們最後一座法是從七點到九點,之後再修普巴金剛和施身法,然後就準備要進入我們的箱子睡覺了。

 

        日子實際上過得非常快。整個閉關期間,我們修了很多不同的法,卡盧仁波切管它叫超級市場。我們修行所有香巴噶舉的法,那是卡盧仁波切的傳承,以及大部份噶舉傳承和少許寧瑪傳承的法,例如,普巴金剛。其間我們再穿插修自己的日常功課。

 

        閉關的第一年是為第二年和第三年預做準備的。我們以普巴金剛的法作為開始,接著做四共加行的觀修,每一加行要觀一個禮拜,然後再修四加行。同時我們也做一些止修,卡盧仁波切為它加上一點觀想。然後是“修心七要”和自他交換,我們常做自他交換的禪觀。第二年大部分是修本尊法,包括香巴噶舉和噶瑪噶舉傳承的密續本尊。前兩年是為第三年預做準備的,在這一年中,我們要修瑜珈(相應)法,在閉關期間,我們三個噶舉傳承的瑜珈法都修過,它們是那洛六法、尼古瑪六法、以及蘇卡悉地六法。

 

        三年閉關的目的是要給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對一切法有一個整體的瞭解和體悟。然後出關後,我們可以選擇幾個最適合自己的法門,終生修行。

 

        這個閉關當然是為男女出家眾開辦的。我很感激我能圓滿完成,不過我感覺自己倒像是個打前鋒的。現在我們有幾個屬於創巴仁波切傳承的弟子都已經閉完了關,我認為它可以在西方弟子中間再擴大舉辦。我很高興聽到創古仁波切說岡波寺的閉關也要在六個月內開始舉辦。這樣想參加的人可以多找一點時間和家人聚聚,多賺一點錢,然後回來閉關。岡波寺的閉關是為在家人舉辦的,而不是為出家眾。

 

        西藏人認為修行上的艱苦對我們非常有幫助,而事實上也是。但我們生長在西方,倘若閉關的環境太過嚴苛的話,例如,氣候太冷的話,那麼我們的心就無法安定修行,它總是徘徊在不舒適感的邊緣。創巴仁波切告訴我們若感覺太痛苦的話,可以改變一點我們的坐姿,所以我想我們可以不必把閉關弄得那麼辛苦。但當然,我感覺在我閉關時的監督和指導可以再加強一些,而且所有參加者在修行上的程度,如果能平均也比較好。

 

        我認為創巴仁波切很能瞭解西方人的心理,因為我們在法道上的修行所需要的東西,與東方的弟子有些微差別。我們的心較放蕩不羈。仁波切瞭解這一點,而我想我們大多數人現在也瞭解到了這一點。因此,對西方人來說,沒有比打坐更重要的修行了。禪修可以直接引導我們證悟大手印。

 

        另外,我想,信任指導我們閉關的上師,信任他們懂得比我們多,這點也很重要。我們有時會想抓住什麼,證明自己沒有錯,或者認為別的法才會讓我們快樂,改變我們。但事實上,若我們全心全意修行的話,則每一種法都可以讓我們開悟。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修四加行,他們不修其他的法,因為四加行最適合他們,而他們也確實因此而開悟。

 

問答錄:

 

問:請問在閉關中,聽到創巴仁波切圓寂的消息是什麼滋味?

 

答:我到現在還是不相信仁波切已經走了。我哭了兩年,但我就是不相信那已成事實。在閉關時,仁波切的影像非常的清晰強烈,而且我也曾多次夢到他。這有幾個原因,首先當他在危急時,有人開車上山來告訴我們,因為我們沒有電信通訊。然後指導上師在我打坐時,到我房裡告訴我仁波切病危的消息。接下來有三天全沒音訊。卡盧仁波切說他的心臟病不會有問題,他會好起來的,因此我完全相信這一點。然後在這三天過後,我們的指導上師又告訴我們,仁波切已經圓寂。我們用英文唱誦,修了金剛瑜珈母的薈供。然後我把他最後的遺言讀了又讀:“如果你無法從我的死亡中學到一點別的東西,學到無常的話……”然後他提到了所有的學子們。我很想學童話裡的故事和這些學子們連緊——以一位女尼、一位祖母的姿態出現。可是我想這只是一種幻想而已。我很想去噶瑪卻林在仁波切的舍利塔前坐一陣子,然後修法。

 

        在我閉關的第一年,創巴仁波切圓寂。第二年,攝政宇色天津(注:義裔美人)生病,後來也走了。第三年,卡盧仁波切圓寂。我有一種預感,覺得這輩子可能再也無法看到卡盧仁波切。因此當他在為閉關的在家居士授戒時,我為他照了一張相片。那張相片很棒,仁波切在上面簽了名。保有他個人的一樣東西,對我來說很珍貴。

 

        創巴仁波切的圓寂讓我覺得震驚,而卡盧仁波切的離去則令我感到哀傷,總覺得他應該會長生不老才對。而且他已計畫好要來看我們閉關,連日子都說定了。

 

問:您現在有何打算?

 

答:創巴仁波切曾說,傳統上在一個人閉完關後,他便成為一位雲遊的瑜珈士或瑜珈女了。因此現在我要放一下假,到處稍微走走看看。我要回波蘭一趟,看望我八十歲的老母親和兩個兒子。但就直接回答您的問題吧!我最終會落腳在岡波寺,那是我的家。

 

        閉完關再入社會很難,因為到處都充滿著誘惑、刺激。在閉關期間,我們日復一日坐在箱子裡,總共有一千二百八十天。每天看同樣的景色,聞同樣的味道,哪裡也去不得。我們對周遭的一切了若指掌,四周很安靜,每天就只有觀心。

 

        一切就像這樣——觀心。然後我們出關了。事實上,那是非常令人感動的一刻。我們看到了新的樣子、新的顏色,還有新的聲音和味道,更不要說人了。閉關的最後一年,我只看到另外一名閉關者,因為只有另外一位女性圓滿閉關。另外,一個月中,我可以見到指導上師一次,還有,有時會遇見廚子。但常常一整天中,我們只說一句“早安”而已。另外就是,我們有些法在修的時候是不出聲的,我們曾受一個月的禁語戒。

 

        出關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每個人都對我很好、很親切。當我出來時,我有很大的體會。不僅師兄弟對我這樣,連街上的人也一樣。但這也很累人,我四年來都不曾患過感冒,但卻在三藩市這裡得到了第一次感冒。因此這點實在是很難,就連身體也一樣。

 

問:您對於準備要去岡波寺閉三年關的人,有何實質上的建議?

 

答:我想很難給建議,因為我不知道那裡關房的格局要怎麼規劃。我想與我所閉的關一定有很大的差異,大家在修法上的程度會比較齊。但也許他們可以把自己當成死掉,從世界上消失了,而且他們應該問自己閉關的目的何在。在一個短期的關,我們可以完全專注在修行上,大大的忘卻過去和未來。但在這麼長的一個關中,我們真實的生活和矛盾衝突都會進入修行中。

 

編輯小組錄入:玄靈格格    校正:菩提法燈  轉刊請注明【噶瑪噶舉中國論壇:www.karmapa-chinabbs.com

[必修學分] 生存的方式和生存的意義– 堪布慈誠羅珠仁波切


一、為何要區分生存的方式和意義

        今天簡單地講一下最基礎的問題——生存的方式和生存的意義。雖然,這是最簡單、最基礎的道理,但要執行起來卻不是很容易的。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最需要和最缺乏的並不是密宗、大圓滿,而是這些基礎的修法和認識,因為最基礎的也正是最關鍵的。

        雖然密宗大圓滿是很高級的法,但以我們目前的狀況來看,現在還不是修的時候;如果在我們目前的情況下修大圓滿或是其他的密宗,效果不一定很好。這並不是說大圓滿和密宗有什麼不好,大圓滿和密宗當然是極其殊妙甚深之法,唯修者的根基必須與法相當。我們需要的是效果,而非大圓滿、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的名聲。如果根基不相當而提前修大圓滿、修密宗,效果自然不是很理想。

        整個佛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講究次第。雖然,修行人的層次參差不齊,有些人已修了很長時間,修行也比較好;有些人才剛剛開始,連佛教的基本道理都不太瞭解,但總的來說,基礎的問題仍然是最關鍵、最需要的。現在我也還是在基礎的方面努力,並沒有去修大圓滿、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等等。我相信,只要基礎打好了,其他的都好說;基礎不好,修什麼法都收不到效果。所以,我們一定要在基礎上面下功夫。

        基礎是什麼呢?你們都知道,基礎就是出離心和菩提心。雖然每個人都會說,但是做到了沒有?以前我們講過“佛教的定義”,對一個修行人來說,怎樣衡量自己修的是不是佛法呢?藏傳佛教的高僧大德們在很多論典中對佛教下了這樣的定義,很簡單,就一句話——修任何一個法,能夠斷除煩惱的叫做佛法;不能斷除煩惱,或者對斷除煩惱沒有什麼幫助和效果的,就不是佛法。

        很多人學佛的時間比較長,既修完了五加行,又念了很多咒,每年也聽了很多開示。現在我們回頭自我檢查一下,我們在修行結果——斷除自身煩惱方面有沒有明顯的效果和進步。如果沒有的話,雖然不能說以前的修法都是白修,當然有善根,至少在我們心田裡播下了很好的種子,但談不上是真正地斷除煩惱。如果是這樣,就需要調整,看看問題出在哪裡——究竟是我們的修行方法不對,自己與所修的法不適應,還是自己不夠努力。我想,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基礎沒有打好或者沒有鞏固好,有一點基礎的人,需要鞏固基礎;沒有基礎的人,就要打好基礎。所以,我們應當從出離心開始修。

        為什麼要講生存的方法和生存的意義呢?我覺得掌握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現在很多人包括不少學佛的人,都把生存的方法和生存的意義混為一談,除了生存的方法以外,沒有生存的意義,就像愚昧無知的畜牲一樣。

        對一個動物來說,如果因前世的因緣能夠活到十年、二十年,它也順利地活到了十年、二十年的話,這就是它的勝利。對它來說,這就是生存的意義。

很多人也是這樣,生存的意義當作生存的方法,生存的方法當作生存的意義。不學佛的人是這樣,居士當中一部分的人也是這樣。這兩年學佛的人越來越多,但有些人的所謂學佛,只是為了追求人天福報,既不特別強調下一世怎麼樣,更不尋求解脫,主要是在現世生活中能夠過得好一些——健康、長壽、發財,就是為了達到這麼點目的而去燒香、拜佛、念經等等。從外表上看是在學佛,但實際上是把佛法當成了一種生存的方法。不信佛的人,將努力工作作為生存的方法;信佛的人,將去廟裡燒香拜佛作為生存的方法。這種所謂的學佛,根本沒有涉及到生存的意義。我們應當分清什麼是生存的方法,什麼是生存的意義。這是基礎的基礎,是學佛的第一個入口。

二、生存的方法

        生存的方法,是指衣食房車等生活的條件。修行人的生活模式應該是什麼樣的,佛的要求是什麼樣的呢?

        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像密勒日巴尊者那樣,放棄一切到山洞裡面去修行呢?能夠這樣作當然是很好的,但很多在家人做不到,因為做不到,所以佛也沒有這樣要求。簡單地說,佛對所有佛教徒只是要求四個字,就是少欲知足。對於出家人和在家人來說,少欲知足四個字的含義不盡相同,作為在家人,我們應該怎樣去理解這四個字的意思呢?

        我見到的有些人中有這樣的情況,一個人擁有三、四套別墅,但這些人卻並沒有住這些房子,而是很多時候都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睡;還有很多人有三、四輛車,但是只用一輛車,其他的又閒置於車庫⋯⋯這樣的生活,就不是少欲知足。另外,從整個世界的角度來說,過度地開發能源,過度地砍伐森林⋯⋯等等,這些都是錯誤的生存方法,也不符合佛的要求。

        該怎麼理解佛的要求呢?雖然人的生活離不開金錢,如果完全沒有錢,現代人根本沒辦法生存。佛也沒有說不能擁有生活的基本條件,但佛要求我們,在一般的情況下,個人的生活應當儘量地簡單一點、樸素一點,只要能夠生存就可以了,不一定要過得太優裕。這不是說,一定要吃粗食、穿舊衣、住破屋。佛也說了,如果因前世的福報,自己在這一生當中不需要太多的辛苦,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就能過上很優裕的生活的話,也不一定要過很樸素的生活。少花一些精力來追求物質財富,過簡單的生活,也就是說不能太奢侈,這樣就可以節約很多時間來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這是佛告訴我們的生存方法。

        但我們往往會為了一些沒有必要的生活,而給自己帶來很多的痛苦。譬如說,現代文明病的三大根源——肉、牛奶、雞蛋,都是根本沒有必要的食品,但我們卻為了這三大食品而殺了多少生命,給眾生帶來了多麼大的痛苦!致於給很多眾生帶來了很大的痛苦!這只是一個比喻,其他方面我們可以依此類推。
        佛在任何一個問題上,都特別講究不要墮兩邊,不要走極端。如果生活太窮,就走極端了,只有像密勒日巴尊者那樣的人,才能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下修行,絕大多數的人不行;但是,如果生活太糜爛,吃多了、睡多了、電視電腦看多了,就會導致各種各樣的病。很多醫學博士也講過,因為美國人肉吃多了,所以百分之五十的美國人得了心臟病。因而,佛給我們制定的生活模式,就是儘量地簡單一點。

        另一個關鍵性的原則,是不能以殺盜淫妄等十不善作為生存方法。在不違背這個原則的前提下,如果生活過得好也沒有什麼問題,但只有極少數福報很大的人,才能一生當中既不太費力生活也能過得很好。一般而言,生活過得越好,付出就會越大。所以,佛要求我們儘量選擇比較簡單的生存方法。

        大家想想,以前沒有學佛的時候,自己有沒有將生存的方法和生存的意義分開過?我想應該沒有。那個時候我們一般會認為,吃喝玩樂就是生存的意義,但佛告訴我們,吃喝只是生存的方式,而不是生存的意義。

        譬如說,一輛汽車的生存意義是不是燃燒燃料呢?當然不是,它生存的意義,就是交通運輸,燃燒燃料只是它的生存條件,因為有了燃料它才有活力,才可以做事情。人也是這樣,衣食住行等等,是生存的方法,至於生存的意義,學佛的人與不學佛的人在認識上會有很大的差別。

        現在我們懂得了佛講的道理,也在跟著佛陀學習,佛告訴我們怎麼做,我們就儘量地去做。雖然我們不能百分之百地達到佛對我們的要求,如果百分之百達到了,我們就成佛了,但我們可以做到百分之三十、五十,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做的時候從哪裡開始呢?就是從區分生存的意義和生存的方式開始。

        吃好吃的食物、穿漂亮的衣服、住豪華的房子不是生存的意義,以後我們只能把金錢等世俗的東西當成維持生命的條件。

        不學佛的多數人就沒有這樣的概念,包括世間的哲學,也根本分不清生存的意義與生存的方法,真正能夠懂得什麼是生存意義的人只有佛陀。

        曾經有一個有錢人告訴我,他做一樁生意可以賺幾百萬,但這對他來說只是在銀行的存摺上面多了幾個字而已。這是什麼意思呢?他有吃有穿,一個人能用的就只有這麼多了,再多幾百萬、幾千萬也用不上。我覺得他說得很不錯,事實就是這樣。當然,如果他把這些錢財拿來做慈善,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只是積累很多金錢,這是不是生存的意義呢?不是。

三、生存的意義

        生存的意義是什麼?關於生存的意義,雖然很多人有不同的觀點,但最終的意義,就是要為解脫做一些準備。現在大城市的人都買了各種各樣的保險——生病了,有醫療保險;年老了,有養老保險,在一定時間和範圍內,這些保險也能起到一些作用,但死了有沒有保險呢?沒有保險!真正大難臨頭的時候,很多人就沒有任何保險了。當然,如果確定後世不存在,人死了一切就結束了,那麼,有養老保險、醫療保險也就可以了,我們不需要為死後做考慮。但從人類有史以來到今天,任何一個哲學家,任何一個科學家,都不能真正推翻輪迴學說,證明後世不存在;相反的,如鐵一般的輪迴存在的證據卻越來越多。這不是什麼猜測,而是在活生生的現實生活中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我們沒有辦法迴避事實——後世一定存在,既然如此,那我們該怎麼辦,需不需要為後世考慮呢?當然需要了。

        從現在開始,我們要往解脫方面去想,通過輪迴過患、死亡無常等修法來培養出離心,走上解脫道,這就是生存的意義。因為真正能夠走上解脫道,就徹底地解決了我們的生老病死。如果是大乘佛法的話,不但解決了自己的生老病死,而且也可以逐漸解決所有眾生的生老病死。所以,我們要高瞻遠矚,不能只看到現實生活當中的一些蠅頭小利,這樣我們會徹底失敗。很多人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充滿悲傷、充滿嗔恨地離開了人世,因為他們生前沒有區分生存的意義和方式,所以導致了這些問題。如果我們現在仍然不去做的話,將來也會像他們一樣,這種失敗不像世俗間爭權奪利的失敗,那些失敗是小失敗,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但在我們一生結束的時候,還是以失敗而告終的話,那就是最大的失敗。以後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來彌補呢?很難說。所以,現在我們一定要在行動上分清生存的方式和生存的意義。

        三年前,我要求大家給我寫一份紙條,講一講自己每天所作的功課。三年過去了,現在我要你們談一談你們在這三年當中的修行體會——有沒有實實在在的進步。如果三年當中什麼進步都沒有,這樣下去,再過六年、九年、十二年,也很難有進步。佛教裡面講過一個邏輯,無論是什麼東西,如果在一秒鐘的萬分之一那麼短的時間當中一點也不動的話,則在萬分之二、萬分之三、萬分之四甚至萬分之萬的時間內也不可能動了。同樣,如果三年當中沒有任何進步的話,六年、九年、十二年、十五年也不會有進步。

        我在這兩、三年當中講了很多法,雖然很多人要求我講密法,但我沒有講。為什麼不講?不是我不會講,五部大論等非常複雜的邏輯我會講,密法我也會講。但對我們來說,這些不但沒有太大的用處,你們的思想也會因此而混亂,最終還是找不到一個真正的出路,不能真正體會到佛法的滋味。所以我把那些複雜的東西都拋開了,講的都是真正的、實實在在的修法,但是你們修了沒有,修了以後有沒有什麼體會?

        因為人很多,情況肯定也不一樣,有些人有進步,有些人沒有進步,但要看絕大多數是什麼樣。如果絕大多數的人都比較有進步,那還可以;如果絕大多數的人只是在理論上懂了一些道理,但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去落實,那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這種寫紙條的方式對你們來說也是一種鼓勵,那麼長時間了,如果什麼進步都沒有的話,大家就會慚愧,想å
¿…以後也會認認真真地修行!

        修行的目的不是為了健康、順利、發財,而是為了解脫。只有斷除煩惱以後,才會獲得解脫。雖然在三年、五年當中徹底斷除煩惱不太實際,但煩惱減少了沒有?即使沒有明顯地減少,但往減少的方向走了沒有?這也是一個問題。我們就從點點滴滴去做,沒有必要談佛的境界是什麼,菩薩的境界是什麼;《現觀莊嚴論》講什麼,中觀講什麼;月稱菩薩說什麼,龍樹菩薩說什麼,這些太多了,一生都說不完。尋根問底地去追究這些佛的境界、菩薩的境界沒有用。

我也有這樣的體會,我們學《現觀莊嚴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講菩提心,講得非常複雜,每一個字上面都有很多不同的觀點,不同的觀點我都設法去掌握。比如說,菩提心有什麼樣的分類,分開以後有多少,歸納以後有多少;世俗菩提心是什麼樣,勝義菩提心是什麼樣等等,天天研究這些,對一個觀點有支持的、有反對的,反對的人用什麼樣的邏輯,什麼樣的理論,什麼樣的教證去駁倒他,駁他的時候這個人又怎麼樣反駁等等,在菩提心上面花了很長的時間。幾十年過去了,我還沒有菩提心,這是多麼令人汗顏的事啊!但有些人不是這樣,他不管菩提心的若干觀點,只是去修菩提心,結果人家修成了,我們卻沒有修成。

作為居士就更不能像我這樣。本身,居士就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短短的時間內,又去聽這個法、聽那個法,最後一個都不修的話,就像一個人吃東西,吃完了之後卻不能消化,結果全部吐出來一樣,沒有任何意思。

我這幾年沒有講太多的邏輯,除了針對目前居士容易起疑的地方,或是必須要說清楚的少數問題給了一些解釋以外,其餘都是真正的修法。但你們修了沒有?當然,如果你們反過來問我,你修了沒有?那我很慚愧,我也沒有修。從現在起,我們都不能這樣繼續下去,大家要一起修,所有人都要修。我要修,你們也要修,這是最關鍵的。

我們在理論上早就知道什麼是生存的方法,什麼是生存的意義,但是在日常生活當中還是跟沒有學佛的人一樣,還是把金錢當作生命的意義。從此以後,我們應該將二者區分開,把金錢看得淡一點,沒有以前那麼執著。實際上,“金錢”這兩個字,包含了很多很多的內容,所有的身外之物,都可以用“金錢”兩個字來代表。

我見過很多生意做得比較大的企業家,據他們說,他們的事業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扶貧,為了弘揚佛法等等。如果真的是這樣,也不需要放棄金錢,只是內心不能那麼執著。

我經常聽到很多居士對我說,希望佛菩薩能加持我,讓我的生意做得更好,讓我能賺更多的錢去供養三寶。雖然這個發心不錯,但實際上我們不需要用錢來供養三寶。真正的佛菩薩不希望我們有更多的錢,他們更希望我們有出離心、菩提心。對佛菩薩來說,我們有錢沒錢都無所謂,他們希望的是,我們只要生存沒有太大的困難,能一心一意去修行,竭盡全力地把握住自己的生死,這是我們目前的工作。

寂天菩薩在《集學論》中通過引用教證也闡述過一個觀點,如果菩薩自己一個人到靜處去修行,耽於減少煩惱的幸福、禪定的滋味,而不度化眾生,這是菩薩的墮落。所以,如果有了菩提心,事情還是要照樣去做,但做事情的目的就不一樣了。

有一個比喻可以說明這一點:你們每個人肯定都知道飛蛾,但你們知不知道飛蛾為什麼撲火?擋都擋不了,冒著被燒死的危險,一定要撲到火裡面去,牠是不是要故意自殺呢?不是,牠就是很喜歡火,所以一定要撲到火裡面。

這不是上帝的安排,也不是無因無緣,因為其他的蝴蝶對火就不那麼敏感。也許從現代生物學或醫學角度來說,有一些物質方面的解釋——在飛蛾這種昆蟲身上,有一些對火非常敏感的物質。現在的所有事情都是用科學來解釋的,但最關鍵的原因卻不是這個。

所有事情都有因緣,因緣有遠的因緣和近的因緣,也叫做遠因和近因。遠因是很早以前造成的一種因,近因就是當下的因。現在我們從物質方面所作的所有解釋都是近因,它的遠因是什麼呢?是飛蛾的上一世非常執著自己的相貌,或是非常喜歡漂亮的人,特別地執著色蘊,無論是男的女的,無論是對誰,這樣下一世就會投生為飛蛾。飛蛾撲火身亡的原因就是貪心。

我們都是凡夫,死了以後一定要投生,非投生不可,連佛都擋不了。如果佛能夠阻擋,今天我們肯定不會在輪迴裡,佛已經把我們全部度完了。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作為凡夫,誰都不能選擇一定要投生哪裡——一定要做人,一定要做天人等等。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反反覆覆、不由自主地投生呢?這肯定不是我們的本願,如果出於自願的話,那絕對沒有一個眾生願意投生為畜牲,更沒有願意投生到餓鬼、地獄道的,但地獄裡面卻充滿了無以計數的眾生。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對輪迴有貪心,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對不太瞭解佛法的人來說,怎麼樣走解脫道,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解脫在哪裡?解脫的路線怎麼走?地球上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通過地球儀、地圖來查找路線;但解脫的路怎麼走,似乎就顯得很麻煩。但是,依靠佛的教誨就不是很難了。就像一條街上的所有人都往前走,其中一個人驟然掉頭往回走一樣;在輪迴的道路上,所有的眾生都是往前走,往前走走到哪裡呢?走到地獄、旁生、餓鬼道等處,但修行人卻往回走了。往回走,走到哪裡呢?就是要回歸自然。

現在不是很多人說要回歸自然嗎?但世人所回歸的“自然”,不是真正的自然,真正的回歸自然,就是走解脫道,放棄對輪迴的貪欲心。目前我們需要的,就是出離心。從今天起,我們不能把金錢當成生存的意義,也不能把傳統觀念當中的兒女家庭、天倫之樂等等當作生命的意義。

對一個凡夫來說,生命輪迴非常痛苦。也許有些人不一定承認,他們沒有經歷過太多的痛苦,擁有一些暫時的幸福生活,就自以為是地說:我的生活已經是人世間最頂峰的生活了,什麼極樂世界、解脫,我根本不需要!但他們看錯了,他們目前的幸福生活並不是永恆的,這是他們對輪迴的認識不夠造成的。具體的道理我不講,在人身難得、死亡無常,尤其是輪迴過患裡面講得很清楚,通過觀修我們就能知道。如果這樣一直往下走,前途是非常可怕的,所以我們必須回頭!

從現在起,為了獲得解脫,我們必須放棄那些世俗的金錢、名利。當然不是全部放棄,釋迦牟尼佛在顯現上也天天托缽化緣,天天要吃飯;當然,佛吃不吃飯肯定是無所謂的,但在眾生的眼裡,佛也會如此示現,凡夫就更做不到徹底放棄世俗生活。但除了生活以外,我們還要有一個堅定不移的決心——走解脫道。在此基礎上,哪怕念一句咒,
就已經開始回頭了,走一步是解脫道,走兩步也是解脫道,走得越多,離解脫越近。依照我們以前的方式生活——不回頭一直往前走,只會離解脫越來越遠。

這樣說起來雖然很簡單,但是做起來也不是很容易。出離心比菩提心容易一些,所以我們先易後難,能做到的先做,釋迦牟尼佛的方法也就是這樣,不能把最難的東西先推給你,否則所有的人都會灰心失望。能做到的先做,做完以後再做其他的。譬如說,出離心生起了,就修菩提心;菩提心有了,就修空性;顯宗中觀的空性瞭解以後,就提升到密宗大圓滿的層次,這是最踏實的路。

雖然我講的這些內容,是針對剛剛學佛的人而言的,但我想很多人還是需要的。讓你們講什麼是出離心,什麼是菩提心,你們多數人都會講,考試能及格,但是在實際行動上及不及格?我想我不及格,你們及不及格?如果不及格的話,那我們還是需要實實在在地修。

前幾年我講了出離心和菩提心,去年又講了很多空性的修法,今年又回到最基礎的地方,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從頭開始學。你們是不是有點不理解,但我認為這是需要的,你們可以想一想,自己是不是需要調整一下?在實際行動上,你們是不是把最基本的修法修好了?空性、大圓滿離我們還很遠,所以你們先不要奢求修最高的法。

我不給你們交代其他的作業,你們每個人都有很多文字上的作業,再不能多了,但是我也給你們安排一個作業:你們要認真地思考一下,這兩年修行的進步是什麼?過一段時間我要考試,考試的內容,就是問你們有沒有菩提心,有沒有出離心;在出離心、菩提心上面有沒有什麼進步、收穫;內心深處有沒有獲得什麼佛法的利益,這是修行人最基本的成就。

引用: 【慧光集】
【第三十三集】菩提道金鑰

作者:堪布慈誠羅珠仁波切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如何觀察上師 — 堪布益西彭措



    總的在諸經論中,雖然按照各乘自身的情況,宣說了許多種上師的體相,但此處所說的善知識,是特指在下中上三士所有的道中能夠漸次引導,之後能將學人導入大乘佛道的善知識,即能於三士道中漸次引導學人的上師。

    歸納起來,上師可分為傳戒上師和教授上師兩種。傳戒上師的法相,將在後文(受菩薩律儀)宣說。

    關於教授上師,按小乘《戒律三百論》所說,必須具足六種德相;按《入行論》須具二相;按《戒律根本頌》須具二相;按《菩薩地》須具八相;按《事師五十頌》須具十四相。本論則按彌勒菩薩的《大乘莊嚴經論》講述上師的法相。

    以下,分別從上等、中等、下等三個層次來抉擇上師的法相。

壹、上等法相

    按照《大乘莊嚴經論》所說,學人必須依止成就十法的大乘善知識。“十法”即:一、調伏;二、靜;三、近靜;四、德增;五、具勤;六、教富;七、善達實性;八、具巧說;九、悲體;十、離厭。

    此十法可分為自利功德和利他功德兩類,即:前七法除“具勤”之外,均是自利功德;其餘四法是利他功德。以下分別解釋。

    為什麼善知識必須具備“調伏”、“靜”、“近靜”三種德相呢?

    自己尚未調伏而能調伏他人,絕無是處。因此,能夠調伏他人的上師,首先必須調伏自相續。那麼,需要何種調伏法呢?如果只是隨便稍作修行,相續中只有虛假的證德名稱,則對他人毫無利益。所以,必須具有一種隨順佛教調伏相續的證法,這決定是戒定慧三種寶學。

    因此,《大乘莊嚴經論》中首先講述了“調伏”等三種德相。

    經云:“己猶未度,能度他者,無有是處。”

    《維摩詰經》云:“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諸人?”

    《佛子行》中也說:“無戒自利尚不成,欲成他利誠可笑。”

    因此,善知識應具調伏自相續的三學功德。

    “調伏”,指尸羅學或戒學。《大乘義章》云:“言尸羅者,此名清涼,亦名為戒。三業炎炎,焚燒行人,事等如燒,戒能防息,故名清涼。”

    調伏相續必須依靠戒學,依靠其他法則難以成辦。比如:耽著現世會增長身語惡行,依止戒學就能禁止這些惡行而獲得調伏。又如微細的犯戒,可依戒律發露懺悔而得以清淨。

    《別解脫經》說:“心的野馬日夜不停地奔馳,即使長期努力也難以馴服,而能調伏心馬的百利針順銜,即是別解脫戒。”

    “百利針順銜”,是具有一百支銳利鐵針的銜。必須使用具有銳利鐵針的銜,才能調伏烈馬,以此比喻只有憑藉別解脫戒,才能制伏心之野馬。

    “別解脫”之義,如《義林章》云:“別別防非,名之為別,戒即解脫,解脫惡故。”

    又如《毗奈耶經》中說:此別解脫戒是制伏尚未調伏之眾生的鐵銜。

    如同馴馬師以銳利的鐵銜調伏烈馬,同樣,六根如烈馬一般隨著邪境流轉,當它趣向非理的行為時,應及時制伏。學習尸羅調伏分別心的野馬,應當通過多次努力制馭心馬,使牠趣向應當行持的如理行為。全知米滂仁波切在《大乘莊嚴經論》注釋中說:“以增上戒學禁制相續,故諸根調伏。”

    “寂靜”,即對善行和惡行的所有取捨之處,通過依止正念正知,使心發起內在寂靜安住的所有定學。

    唯有依止正念正知,才能寂靜內在的煩惱散亂,以心外之法根本無法獲得寂靜。全知米滂仁波切說:“以定學寂靜煩惱散亂。”

    “近寂靜”,即依靠內心堪能的奢摩他觀察抉擇真實義所引生的慧學。

    全知米滂仁波切說:“以慧學寂滅煩惱分別念。”

    為何在具足三學的基礎上,還要具有“教富”、“善達實性”此二德相呢?論中說:善知識僅僅具有調伏相續的三學證功德,仍不足夠,還須具有成就聖教的功德。

    所謂“教富”,就是對三藏等教典成就了多聞。

    善知識種敦巴說:所謂的大乘上師,必須是一種說法時能令弟子產生無量知解;若依其教言行持時,對於未來聖教接近隱沒時能成辦何種利益;當時對初學者能有何種利益,比如持戒、取捨因果等,就宣說此種法。

    所謂“通達真實性”,即殊勝慧學——通達法無我空性,或者以現證真實為主。如果沒有證悟的智慧,通過教理通達真實性也可以。

    為了簡別上文“觀察抉擇真實義所生起的慧學”,此處特別說是殊勝慧學,即證悟的智慧。

    為什麼還需要有“功德增上”呢?

    善知識雖然具足了教證功德,但如果功德較學者低劣或與學者相等,則仍不圓滿,因此還需要一種功德比自己增上的上師。

    《親友集》中說:“依止低劣者,自己原有的功德將會退失;依止相等者,便會平然而住,不得進步;依止尊勝者,才能獲得殊勝的功德。因此,應當親近功德勝過自己的善知識。若能親近具足戒定慧等殊勝功德的尊長,則將比尊勝更為殊勝。”

    全知米滂仁波切說:“所依止者在持戒、多聞等功德方面超勝自己,如是依止才能增長善根。若依止與自己平等或不及者,必要不大。”《論語》也說:“毋友不如己者。”

    以下引語錄說明。

    如同樸窮瓦所說:“聽到諸善知識的傳記時,我是向上仰望他們的。”又如塔乙所說:“我把惹珍寺的長老上座們作為自己向上的目標。”善知識,必須是一種學人自己心目向上仰望的功德增上者。

    以上六法(三學成就、教證二德、功德增上)是善知識自相續中所應獲得之功德,其餘四法則是攝受眾生的功德。

    以下“攝他功德”,都是在說法方面安立的,因為除了說法之外,再無其他利益眾生之事。

    這也如教典中所說:“諸佛不是以水洗除眾生的罪業(而是為眾生宣說集諦),不是以手遣除眾生的痛苦(而是為眾生宣說苦諦),也不是將自己的證悟轉移給他人(而是為眾生宣說滅諦),諸佛唯一是以開示法性的真諦,而使眾生獲得解脫(如是為眾生宣說道諦)。”因此,除了為眾生宣說無謬正道而攝受外,並沒有以水洗罪等事。

    《禮記》也說:“師者,教人以道之稱。”以道教人者為“師”。
    其中四法,善巧說者,謂於如何引導次第而得善巧,能將法義巧便送入所化心中。

    在攝持眾生的四法中:第一、“善巧說法”,即對於如何引導學人的次第獲得善巧,而能將法義巧妙地送入所化眾生的心中。

    第二、“悲憫”,即說法的等起清淨,不考慮利養、恭敬等,完全是由慈悲心推動而宣說。這必須像博朵瓦告訴慬哦瓦的那樣:“黎摩子,不論說多少法,我從未接受過一句善哉的讚歎,因為眾生無一不是苦惱的。”

    第三、“具精勤”,即對利他內心勇悍堅固,任何違緣、困難都無法動搖,毫無怯弱、懈怠。

    第四、“遠離厭患”,就是數數說法而沒有疲厭,即能安忍說法的勞累辛苦。

    《大乘莊嚴經論》注釋中說:“遠離對於傳法無意樂不善說,或者除了稍講之外平時不恆時努力宣說等。”

貳、中等法相

    博朵瓦說:“戒定慧三學、通達真實性以及悲憫,這五種功德是主要的。我的阿闍黎響尊滾,既無多聞也不能忍耐勞苦,即使酬謝之語也不會說,但由於他具有前五種功德,因此不論是誰在他座前都能獲得利益。還有一位嚀敦師,絲毫不擅言辭,即便應供後為施主咒願,聽者也只是想:‘大家都不知他在說些什麼,其餘沒有個了知的。’但他具有前五種功德,因此誰親近他都能獲益。”

    以下先說意義,次說比喻,再說教證。

    如果對諸學處不喜愛修行,只是以讚歎學處或學處的功德來謀生,則無資格擔任善知識。

    譬如,有人靠讚美旃檀謀生,想獲得旃檀的人問他:“你有旃檀嗎?”他答:“其實沒有。”就像這樣毫無意義,只是空話而已。所以,僅僅讚歎學處功德而不修行的人,不能成為善知識。

    《三摩地王經》說:“末法時代的比丘,多數不具律儀而希求多聞,他們只是讚美尸羅,卻不尋求尸羅。”經中對於禪定、智慧、解脫三種,也如此宣說。

    經中又說:“譬如,有一類人稱讚栴檀的功德,說栴檀如此美妙、香氣非常怡人。別人問他們:‘你所稱讚的栴檀,你有一些嗎?’他們回答:‘我是靠稱讚栴檀香謀生的,自己並沒有此香。’就像這樣,末法時代會出現許多不精勤修持瑜伽的人,他們只是依靠讚戒謀生,自己並不具尸羅。”經中對其餘禪定、智慧、解脫也如是宣說。

    以上所說“不合格上師”,就是僅以讚歎學處謀生而不實修之人。

    《普賢上師言教》中具體說明了四種不合格上師之相。

一、猶如木磨之上師。
    比如:有些人自相續中沒有一點聞思修的功德,卻認為我是某某上師的兒子或貴族子弟等,在種姓方面超過其他人,而且我的傳承是這樣的。

    還有一種,雖有一點聞思修的功德,但並非以希求來世的清淨心修持佛法,只是擔心自己在某處會失去上師的地位等,所作所為只是為了今生的目的。這兩種人叫作“猶如木磨的上師”。

    “木磨”,就是外形似磨,本質為木頭,不但不能磨糧食,反而會毀壞自身。

二、猶如井蛙之上師。
    比如:有些上師不能調伏弟子,自己的相續和凡夫人差不多,沒有一點特殊的功德,但其他人對他起信心,不經觀察就把他放於高位。而他得到名利之後,心也變得充滿我慢,看不到聖者的功德。這種人是“如井蛙般的上師”。

三、猶如瘋狂嚮導之上師。
    有一類惡知識自己並沒有依止過上師,也沒有精進學過經典和密續,非常孤陋寡聞,而且煩惱粗重,沒有正知正念,違犯戒律,破了誓言。雖然相續比凡夫低劣,但他的行為如大成就者一樣,作得像虛空一樣高,而且嗔心和嫉妒心粗重,沒有慈悲。這是“如瘋狂嚮導般的上師”,會把弟子引入邪道。

四、猶如盲人嚮導之上師。
    這種上師沒有超過弟子的少許功德,而且遠離慈悲心和菩提心,因此他們不知道打開弟子取捨的雙眼。這叫“猶如盲人嚮導的上師”。

    末法時代,由於眾生的業力,邪師紛紛出世,但不能因此而毀謗真正的善知識和佛法。我們必須分辨真假,對假的要遠離,對真的不能毀謗。

    雖然的確存在一些假活佛,但不能因此否認真正殊勝的轉世活佛,對這些真正的成就者,應當恭敬頂戴。對於人和法也要分析,不能因傳法者是惡知識,就斷定他所說的法全是邪法,因為惡知識所傳的也可能是正法。如果所傳的是正法,對此法就不能毀謗,否則容易造下謗法重罪。

    修行解脫的上師,是能究竟我們心中一切希欲的根本。因此,凡是希求依止上師的人,首先應當了知上師應具之德相,然後努力尋求具相的上師。而對於想成為學人依處的人來說,也應了知這些,以便努力使自己具備這些德相,成為合格上師。

    總之,宣說所依善知識的德相,其必要是:
    一、學人可依此努力尋求具相上師;
    二、上師可由此勵力完備應具之德相。

叁、下等法相

    由於時代因緣,具足全分功德的善知識實屬難得,如果尋求不到這樣的善知識,則應如何擇師呢?

    下面引《妙臂請問經》來抉擇。

    “若有具慧形貌正,潔淨姓尊趣注法,大辯勇悍根調伏,和言能施有悲憫,堪忍餓渴及苦惱,不供婆羅門餘天,精悍工巧知報恩,敬信三寶是良伴。”

    這兩個頌詞講了上等道友的十六種德相:一、具慧;二、相貌端正;三、身體潔淨;四、種姓高貴;五、專心投入於正法;六、極具辯才;七、行善勇猛;八、六根調伏;九、語言溫和;十、能夠施捨;十一、悲憫眾生;十二、能安忍饑渴及種種身心苦惱;十三、不供奉婆羅門等外道天眾;十四、行善精進勤快;十五、知恩報恩;十六、敬信三寶。

    若能具足這十六種德相,就是賢善的道友。

    在末法鬥爭堅固的時期,能具足上述十六功德的道友實屬罕見,因此,若能具有其中的一半、四分之一或八分之一者,就應當依止。

    以下根據下等道友的標準,類推下等上師的體相。

    《妙臂請問經》說,十六種圓滿道友德相的八分之一,是最下等的界限。

&n
bsp;   在鐸巴匯集的博朵瓦語錄中,講到阿底峽尊者當年也是這樣宣說下等上師的法相。因此,上述上師的十種圓滿德相中,隨其所應,配其難易,具有八分之一是最下限。

    “配其難易,具八分者”,是指相續中所具有的功德,難具的功德和易具的功德合起來,相當於所有十相功德的八分之一。

    若欲依止善知識,先應觀察善知識是否具備上述十種德相,若不具足上等或中等德相,至少也應具有下等德相。如果依止前不觀察而依止了邪師,則會毀壞自己生生世世的前途。

    《普賢上師言教》說:“上師是生生世世的皈依處,也是開示取捨道理的導師。如果不善加觀察,遇到邪知識,將毀壞信士一生的善資糧,並且將失毀已得的暇滿人身。

    譬如,一隻毒蛇盤繞於樹下,某人以為是樹影而前去乘涼,結果被毒蛇害死。如《功德藏》云:‘若未詳細觀察師,毀壞信士善資糧,亦毀閒暇如毒蛇,誤認樹影將受欺。’”

    蓮花生大士云:“不察上師如飲毒,不察弟子如跳崖。”

    宗大師在《事師五十頌釋》中引《金剛鬘講續》說:“十二年間需觀察,若不了知久觀察。”

    無垢光尊者《心性休息大車疏》中說:“有者最初未觀察,魯莽草率成師徒,喜新讚德後毀謗。有者陽奉陰違依,間接污辱師眷屬,彼等將墮無間獄。”

    所以,學人先應謹慎觀察,或親自觀察,或由善知識介紹,或從其弟子處觀察、詢問,須如此無誤辨認之後依止具相上師。

    依止後就不能再作觀察,應當恆時不離上師為真佛之觀想,如法依止上師。

節錄自【慧光集】
【第三十六集】如何依止善知識
作者:益西彭措堪布

密宗為什麼要保密呢?慈誠羅珠堪布

 

        首先,我們簡單地說一下“密宗”這兩個字的含義。密宗和密咒是一個意思。關於“密”字,《大幻化網》裏面有幾種不同的解釋,所以有二密、三密、四密等等的說法,也即從兩個方面、三個方面或者四個方面去解釋密字。其中任何一個解釋都是對的,只是廣略有點不一樣而已,實際上並不矛盾。其中比較簡單的,可以從兩個方面去理解,也即“二密”,第一個意思是隱藏;第二個意思是保密。

 

        保密和隱藏的差別是什麼呢?保密是人為的,故意不讓人知道;隱藏不是人為的,而是本來就是隱藏的。就像隱藏在地下別人看不見的礦藏,不是某人專門把它埋在地下,而是它本身就在地下或海底。

 

        要隱藏什麼呢?就是如來藏。如來藏既不是佛隱藏,也不是別人隱藏,而是在我們一生下來的時候,就因為有煩惱、有無明,而把如來藏覆蓋在煩惱無明的下面,使我們看不見。這不是人為的而是先天的,自從我們的八識成立以來,如來藏雖然存在,凡夫卻看不見。

 

        《法界贊》中有六個不同的比喻,《寶性論》中有九個不同的比喻,都在形容如來藏。三千大千世界的所有眾生,都無法看見天生被隱藏的如來藏。

 

        人為保密的又是什麼呢?不是說密宗裏面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很骯髒的東西要保密,而是要保守密宗所認為的“煩惱即是菩提”,“輪回即是涅槃”,“眾生即是佛”這些高深的見解。

 

        為什麼要保密呢?因為假使不保密,很多人就不能理解。

 

        絕大多數佛教徒認為,我們現在不是佛是眾生,世界就像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一樣是不清淨的。煩惱是有害的東西,它永遠都不是佛的智慧,但我們可以通過很長時間的修行,把不清淨的東西轉化為清淨,周邊的世界能夠轉化為佛的淨土,煩惱也可以轉化為佛的智慧。經過逐步的修行,一個普通人可以變成一地以上的聖者菩薩,然後上升到二地、三地……十地,最後才是成佛。

 

        除非不信佛,否則所有的佛教徒都會認為這個理論沒有漏洞,即使是小乘佛教徒也能接受這種觀點,但是,如果冒然地給他們說煩惱即是菩提,眾生即是佛之類的話,很多人就會大惑不解——如果煩惱就是菩提,貪嗔癡就是智慧,那在產生一個嗔心或者貪心的時候,我為什麼還要斷除它呢?假如眾生是佛,那地獄裏面的眾生也是佛了,佛怎麼還要墮地獄呢?假如輪回是涅槃的話,那我們天天追求的解脫也變成輪回了,輪回有什麼好追求的?會出現很多這樣的疑問,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假如僅僅不理解也沒有太大問題,但眾生的傲慢心是很厲害的,只要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就會斷然否認,在造口業的同時還要產生邪見。

 

        為了保護這些根機的顯宗學佛人或根本不學佛的人,密宗不得已只能採取保密的措施,盡力不讓他們聽見這些觀點,等他們根機成熟以後,再慢慢引導他們一步步將見解提升。首先讓他們瞭解輪回是苦、人生難得等等;當對方有一點進步的時候,就進一步告訴他,雖然其他一切都是存在的,但人我是不存在的。其他的都可以執著,但不要有人我執;在對方理解以後,又再告訴他,既然人我不存在,那其他東西也有可能不存在,因為沒有其他東西存在的理由。

 

        當對方的邏輯思維能力與根機成熟的時候,通過中觀理論的觀察,就有可能逐漸發現周邊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繼而人無我、法無我等空性境界一下子就能豁然頓悟——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雖然我的眼睛看得到外在的東西,但都是現而無性、無有實質的。這樣他就有可能繼續由淺入深,逐步理解到顯空無二的、互不矛盾的道理;在理解顯空無二之理以後,就要告訴他,雖然你原來的觀點是非常好的,但有一點點缺陷:其實,心的本性是一個叫做光明的東西,那個被叫做光明的東西和你以前所理解的空性一點也不矛盾,只是你以前沒有考慮到而已。

 

        走到這一步之後,顯宗的理論就顯得比較模糊了,若要問光明是怎麼樣的,如何達到光明的境界,顯宗就顯得力不從心了。最後進入密宗之後,所有的一切才昭然若揭,光明是什麼,它有什麼樣的作用,如何抵達光明的境界,都講得一清二楚。

 

        不過,要瞭解密宗的見解,只能逐步逐步地來,決不允許什麼也不懂的時候就草率地去聽密法,否則很多人就會對密法產生邪見。當然,對密法產生邪見對密法本身不會有什麼損害,但很多人卻會成為犧牲品,所以,為了不讓聽者造業,保護他們的善根,傳密法的時候應當小心翼翼,必須在機緣成熟,確定對方有接受能力的時候,才能告訴對方。

 

        就像對小學一年級第一天上課的學生不可能講大學課程一樣,密宗,尤其是甯瑪巴的九乘次第,也必須一步一步地引導上去。當然,這是針對普通人而言的,有些根機非常成熟的特殊法器——前世有一定的密法學習或修行基礎,甚至有一些成就或修證,這種人雖然沒有經過中觀等等的學習,但天生就對密法有一定的信心,一給他講密法,對方就會覺得受益無窮。

 

        其實,包括顯宗的人無我、法無我等空性見解也是這樣,也需要保密,不能公開宣講。其中人無我還好一點,法無我更不能不觀察聽者的承受能力,隨隨便便、不擇時機地公開宣講,否則也有可能犯菩薩戒。

 

        佛教徒或非佛教徒裏面有些極端分子因為密宗要保密,就認為密宗有什麼不好的東西,不但這樣認為,也會這樣說。但這是不對的,大乘佛法對顯宗的空性也有保密的要求,難道空性也有什麼不好的東西嗎?當然不是。佛陀傳法,是以慈悲為主,是為了度化眾生,不是為了展示、炫耀自己偉大、深廣的智慧,所以非常講究引導方式,不會將自己所懂的東西不分時間、場合、物件,而一股腦地傾囊相授。

 

        不僅是空性,菩提心也需要保密。按照無著菩薩的傳承,菩提心分願菩提心和行菩提心,其中行菩提心的自他相換等修法也要保密。假使根本不觀察聽眾的心態,隨便在人群中宣傳,大乘佛教就是要自他相換——一定要把自己的一切幸福分享給眾生,並甘願承受眾生的所有痛苦,那很多人也會覺得沒有必要、沒有理由,佛教的要求太極端、太過分了。因為理解不了,所以更不願意學。雖然不學沒有什麼問題,但因為他們覺得這些理論太過分,故而就會誹謗,這是最可怕的,所以,行菩提心的修法也不能讓非法器知道,這不是意味著行菩提心當中有什麼骯髒的東西。

 

        任何一件事都是這樣,越是深奧越不能讓人理解,所以佛告訴我們,在機緣不成熟的時候,深奧難懂的法一定要保密,不能直接說;在機緣成熟的時候,就不能保密,一定要說出來。

 

        密宗當中的“密”,就是通過這兩方面去理解的,這是《密心大幻化網》裏的觀點。至於三密、四密等等的概念,都在這裏面包含了。

 

        “宗”的意思就不用說了,就是指一個宗派。密咒的“咒”字,是從梵文的“曼紮”一詞翻譯過來的。

 

        “曼紮”是“瑪那”和“紮亞”兩個字的合音,梵文的 “瑪那”,是指我們的八識或意識;“紮亞”是挽救、救護的意思。《法界贊》當中所說的“救護眾生苦”也是這個意思,通過兩種不同的方法,快速、順利地救。雖然顯宗也在挽救我們的煩惱,但密宗的速度更快,更順利,故而稱為“咒”。

 

        我們一般認為,咒是我們嘴巴念的類似于金剛薩埵心咒等等之類的咒語。其實,咒(“曼紮”),有很多種意思,我們平時念的心咒只是其中的一個意思。其實,密宗的見解、行為、修法都包含咒裏面,因為密宗的見解、行為、修法都能救護我們的煩惱。

 

 

引用: http://blog.xuite.net/zhmajc/cclzkb/23226859

於綜巴佛殿給弟子的教言– 噶陀仁珍千寶二世‧才旺諾布

 

於綜巴佛殿給弟子的教言

 

作者:噶陀仁珍千寶二世‧才旺諾布

 

喔呀!

前來聆聽的俱緣者

守護誓言如心命的精進者呀

沒有親信為伴的瘋癲老父

彼乃四處流浪的自在瑜珈士

現在將唱此

由才旺諾布所修持之名的道歌

 

於五濁惡世的現今

觀察不論是外、內、密

皆使人心生厭離

一切都離不開無常的自性

所求所欲皆迅速變遷破滅

著實令人感到悲哀啊!

 

就算從現在到明年

擁有再多的歡娛

終究只能逐漸化為更深的痛苦

 

為了不斷流轉變遷的地位

大人物們辛苦的守護著

就這樣於蹉跎忙碌中

耗盡了珍貴的人生

 

這些無意義的執著

有如魔術幻相一般

要知道

無論財主、房舍、眷屬、名聲等等

都不可能長存穩固

 

正直不矯作的人僅為少數

持守誓言、表裡如一的人更是罕見

為了增長自己的財富、勢力

大部分的人都用巴結送禮的方式

 

如果自己的勢力衰敗

就算努力照顧的眷屬、朋友

也會紛紛遠離你

若衣食富足時

又會是大家歌頌稱讚的對象

 

如果不顧面子

如理如法的做事時

會遭眾人的嫌惡、厭棄

在濁世中不管做任何有意義的事

都有如病患的要求一般

不被重視

 

因此

想獲得真實意義的人啊!

請安住於噶舉聖賢的禪修洞

背棄今世的八風名譽

持守傳承上師的行誼

精勤實修俱義如法的教理

 

心專注於正知正念

恆時沐浴在大悲心的甘露中

本尊法的修持不中斷

於空行善日常行供養

經常以多瑪酬謝護法

化蘊身為薈供輪的修持不間斷

清晨時勤修寶瓶氣、臍火

黎明的第二道光降下時

持守托噶的實修

恆時安住在平等性中

行為舉止保持威儀

 

變異不實的終非依止處

應將心托付於無欺的三寶、上師

觀修彼乃如來總集之體性

信心、誓言深入心坎中

 

致力生起不動搖的虔信心

高聲稱頌上師名號並祈禱

自心逐漸與上師合為一

請不間斷的安住於其中

 

此一句一義皆已明確表達了

主要的意義請至心持守

一切雖是幻化的遊戲

但仍預言些微未來的情況

 

唱此歌的才旺諾布

在神變善日之時

於綜巴佛殿內

為信心的弟子而撰

蓮師七句祈請文/南開寧波仁波切

 

  聽法之前首先要生起菩提心。心中要想為了利益等虛空的如母眾生,自己要迅速證得佛陀的果位;因為這個緣故來聽聞甚深的教法,聽聞之後,還要如法修行。像這樣的動機不只在聽聞佛法前生起,平常不做任何行持,即使只頂禮一次,也都要具有這樣的動機。因為菩提心是獲得佛陀果位最主要的因,所以要是具有菩提心,那麼我們所行的善,雖然很小,也能夠給予我們廣大無邊的利益。

蓮師七句祈請文的由來 :

   
  蓮花生大士為三世諸佛之總集,其祈請文有很多,當中最為殊勝的就是蓮師的七句祈請文。過去在印度那瀾陀大學,曾有500位各個通達因明及聲明的外道導師來到那瀾陀大學和佛教的班智達們辯論,那時佛教的班智達們沒有辦法回答外道們的問題,佛法就現出有點衰退的景象。某晚班智達們,作了相同的夢,夢到Shiwa Cho空行母對他們說:「我的兄長叫做多傑托千宙,他住在印度蒙巴尖的屍陀林,如果你們不去迎請他來,佛教就會慢慢的衰退。」夢境中班智達們回答:「因為路途遙遠又不好走,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迎請他來。」爾時空行母回答:「其實並不難,只要你們在大殿的頂上擺上豐盛的供品,並且以七句祈請文來祈請,那麼他就會來到。」於是那瀾陀的500位班智達就依空行母的授記,擺上豐盛的供品,並且一致地念頌七句祈請文來向蓮師祈請,當他們祈請時,剎那間蓮師就來到了那瀾陀學院,並和五百位外道辯論,蓮師以教理引經據典破斥他們,除了辯贏外道外,蓮師並以神通力降服了他們,使其歸入佛們。而使得當時印度的佛教更為興盛。
   
  七句祈請文是空行母們用來迎請蓮師參加薈供輪的祈請文。在伏藏中提到,蓮師在法身境中現報身的因緣,也是因為空中自然顯現出七句祈請文,而現出報身。還有在伏藏中也說到蓮花生大士來到釋迦牟尼佛的淨土,也是因為空行母以七句祈請文迎請,所以才自阿彌陀佛心中化現蓮花生,來到人間。所以伏藏寶藏中,祖師們也都說到,只要我們具有堅定且強烈的信心,專注的以七句祈請文向蓮師祈請的話,加持就會很快的降臨在自己身上。
   
  蓮師在西藏時,將七句祈請文傳給了25位弟子,之後,為了利益未來的眾生,就將七句祈請文埋藏起來,往後尋獲出的伏藏寶藏裏大都有七句祈請文。七句祈請文是蓮師親口所說、所傳的,要是我們能以堅定而強烈的信心來念誦七句祈請文,蓮師就會像母親聽到自己孩子的哭聲般,非常不忍的立刻來到孩子的身旁一樣,來到祈請者面前。

 

南開寧波仁波切稍就七句祈請文的意思作以下解釋:

   
  因為共有七句,故稱七句祈請文,開始的「哞」字就是蓮花生大士心的種子字。七句祈請文涵意是極深極廣的,所有一切教法的涵意都含攝其中;因此要完全了達七句祈請文內外密的涵意相當困難的,就連頂果法王也曾說過,他也無法完全將七句祈請文的涵意完全說出。
   
  首先,第一句「鄔金剎土西北隅」,鄔金是密咒乘教法的出處,也是空行母所在之地。鄔金這個地方的西北方有個叫Dama個謝湖,湖上有很多蓮花,依吉美林巴的遻法,在藏曆六月十日,從阿彌陀佛心中五股金剛杵的「啥」字,放光到達瑪爾謝湖中最大一朵蓮花上,蓮花生大士就在蓮花上化生。所以第二句「降生蓮花胚臺上」。
   
  後來,蓮花生大士被因渣菩提王帶動王宮,授給他太子位,但蓮花生大士並未掌管國政,他捨棄王位,離開王宮到八大寒林中修行。他的行徑都是依密咒乘來行持的,通達五大明、五小明,若想詳細瞭解可參閱蓮花生大士傳記。無論他的修行事業或利生事業都是非常稀奇稀有的,所以在第三句講到「稀有得證妙成就」。蓮師所行是甚為稀奇罕有的,而這稀有得證的人是呢?他就是為世間人所熟知,獲得了究竟佛陀果位的蓮花生。
   
  第四句「無量空行眷圍繞」。在蓮花生大士周圍圍繞的就是無量的空行眷屬,從外表上看來,好像蓮花生是主,周圍眷屬是從屬,其實在他周圍的空行眷屬就是蓮花生智慧的展現,和他是一體的,並無主從的分別。以上幾句是皈依境的觀想。
   
  第六、七句是為自利而向蓮師祈請的文句,意為祈請具有不可思議功德的蓮師,請賜給我所有一切的成就。其次,祈請文還講到五圓滿

     

  第一句:所講的是處圓滿。「鄔金」所隱含的涵意即是心的實相。而「西」代表的涵意是「輪迴」,「北」則是「清淨、涅槃」的意思,導師釋迦牟尼佛在藍毗尼降生時,一生下就向西方走七步,意思代表「斷三界輪迴」。之後朝北走七步即實證大菩提的意思。
   
  而藏文中的「西」除有「西方」的意思之外,還有「沈沒、沈溺」的意思;而北方的「北」除有「北方」的意思外,還有「清淨」的意思。故「西北」有「將一切垢染障病清淨」的意思。隅-「西北隅」的意思是不在西也不在北,是在西北的中間,即不住輪迴、也不住涅槃,超越了輪涅二邊。
   
  第二句講的是時圓滿。具瑪-「蓮花」之意。蓮花出污泥而不染,故其代「法界境」的意思。蓮莖-「莖」代表的是「無二」。入中論提到境無生故分別外境的心自然不會升起,月稱論師希望大家能實證了知並通達這層的意思。
   
  第三句所講的是法圓滿-因蓮師依密咒乘教法修行而獲得最高的成就。「稀有」-如果以白話來講,就是「非常奇怪、非常稀奇」。整句意思是指無二的智慧、諸法的實相,卻不是能所二相的心所能證得,所能知的。如果我們透過修行就能證得本具的智慧,故接下來說「得證妙成就」。「妙成就」指的是殊勝不共的成就,而證得不共的成就就是佛果。 

    第四句指的是導師圓滿。蓮花生代表不共成就的佛果和「如來藏」只是名稱的不同,意思是一樣的。就如同我們常說「桑傑」。(藏文佛的名字)。「桑」是從無明睡夢中醒來的意思,傑有「花盛開」的意思,即代表證得的功德開展到圓滿,故以蓮花生來表示「佛」。
   
  第五句指的是眷屬圓滿。「無量空行」-代表俱生光明所展現出來的五種智慧,名稱有五種智慧但實質只有一個。
  
   六、七句-蓮花生大士您所指示實證之後的道路,九乘的教法,我今依您所指示的,首先聽聞,並思惟之後,依了知的意義去修行,我就能實證到智慧,實證到智慧即蓮師加持的降臨。

以上為七句祈請文簡單的涵意。

   
  如果此生均能專注修持,死後即能進入蓮師心中。蓮師為諸佛總集的體性,在蓮師的伏藏寶藏中提到,在末法時期,蓮師慈悲加持的速度比諸佛還快,在這一世,若想身體無病痛,向蓮師祈求,就能得到救護;又如想求財求長壽、除障等,只要依止祈求,亦能得到滿願。或許有人認為求財修蓮師無用,其實這是不對的。只要依止蓮師,亦能滿願。
   
  蓮師曾說過:「修我修到成就時,等於成就一切佛;見我等於見到一切諸佛。」總之,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等及印度八大持明者和八大成就者與蓮師均無差別。故要實證,唯有上師相應法,除此外別無他法。所以在任何時刻都要專注的以七句祈請文向蓮師祈請,如此對此生和來生均可得到無邊利益,這是毋庸置疑的。
   
  若其他法均無法修,只要修七句祈請文就能如一味藥可以醫治所有的疾病一樣。但若只是嘴裏念念不夠的,要對蓮師具虔誠恭敬心,如此專注的祈請,定能得蓮師之加持與成就。在過去、現在都一樣,有很多上師和修行人親見到蓮師,這是最上等的。中等的是有好的覺受生起,下等者也在夢中見到蓮師,得蓮師的授記和加持。而單靠聞思是不易得到解脫的,除了聞思外,還要有修,三者是互補的。修時定要依止一位本尊,如過去的龍樹、寂天菩薩益都有依止的本尊,像這樣專注地向蓮師祈請,蓮師心與我合一,則走在解脫道上就不會那麼艱辛困苦。對蓮師要有全然的信賴和絕對的信心,但只依信心和虔誠還是不夠,在任何時刻都要深信蓮師是不會欺騙我的。而且要有信心蓮師和自己的根本上師是無二無別的,要依此信心來修持。
   
  因為我們現在與根本上師的關係非常親近,我們又能夠經常見到根本上師,所以他的加持很快就能進入我們的心續。過去有位甘珠仁波切的事蹟,他修持的覺受讓他來到了蓮師的淨土,當時有許多勇父空行來迎接他,帶領他四處看看並參見蓮師。那時他心想蓮師不知長成什麼樣子,待他來到宮殿中,坐在寶座上的竟是他的上師,而勇父空行介紹說,座上的上師即為蓮花生。可見蓮師與上師是無二無別的,希望各位能夠如法修持。

 

引用: http://sitatara.pixnet.net/blog/post/28400501

噶拉多傑仁波切對瑜珈弟子的勸告

 

以下是具恩上師平日對瑜珈弟子們的一些言教~節錄並結集與大家分享~希望對論壇法友們所利益……………

~ 1 ~

Do NOT be jealous of others especially your vajra brothers and sisters following the same sect, same lineage and same Guru.

切勿對他人 (尤其是同宗派, 同傳承, 同師的金剛兄弟) 起妒嫉心.

 

~ 2 ~

DO NOT count on your life. Life is impermanent. You will eventually die; either in an hour or tomorrow; either die naturally or unnaturally. Therefore, be diligent in practising dharma before your death.

切勿對已生過於仰賴. 生命是無常的, 人會驟然亡於瞬時或明天可能會死於自然, 也可能死於非命. 故應在未死前勤修佛法.

 

~ 3 ~

DO NOT nitpick someone's faults. It is not your place to find other people's faults. Check your own faults. If you find that you are flawless, then, be happy with yourself.

縱然某人有罪過, 但切勿用手指來責備他人的過錯. 關注并檢視自己的過失, 而不是尋伺別人. 若自己沒有任何過失, 應爲自己感到慶幸.

 

~ 4 ~

DO NOT pose any negative thoughts towards anyone, even a stranger. Negative thoughts will only increase your negative karma.z

切勿對他人起不良的見解, 甚至是一位陌生人. 歪念徒然增長自己的惡業.

 

~ 5 ~

When blamed for something, try to clarify patiently and calmly. If your explanation falls on deaf ears, pity the person instead of treating them with enmity

縱然自己沒有過錯, 依然有人誣賴,嘗試澄清並以無嗔耐心來糾正問題。若澄清說明依然不接受,不應把對方視做怨敵,反而悲憫他。

 

~ 6 ~

DO NOT listen to rumors. Rumors will only cause misunderstanding and eventually will turn each other into enemies.

切勿聽信謠言,謠言隻會引起誤解,最終隻會造成互相怨恨。

 

~ 7 ~

 

DO NOT be over-assured of what you have heard from second person. For example, you heard someone spreading rumor about you but this rumor did not come directly to you from the person involved. If it happens that you are in this kind of situation, DO NOT get angry immediately. The reasons are :

 

– the rumor might be true or false.

– the person who spread the rumor might

have misunderstood the information

which he or she received

– or someone is spreading the rumor

purposely.

切勿過於肯定從第三者聽道(關於自己)謠言。切勿即刻動怒,那是應爲:

-謠言可是真,亦是不實。

-散播謠言者可能是得到曲解的訊息。

-散播謠言者另有企圖。

 

 

~ 8 ~

Even though you do not like someone in the centre, DO NOT leave the dharma, DO NOT leave the centre and DO NOT leave your Guru. It is extremely unwise of you to do so.

即使在中心内嫌惡某人,也切勿離開佛法,中心及上師。如果因遷怒他人而離開,隻會顯示資己的愚昧。

 

~ 9 ~

Never ever differentiate or discriminate your vajra brothers and sisters from all other places as we are following the same sect, same lineage and same Guru. All of us are one big family.

切勿區別或排斥其它地區的同宗派,同傳承,同師的金剛兄弟。我們是“一家人”。

 

~ 10 ~

Never ever change or give up your sect, lineage and Guru. Even though Buddha appears in front of you to persuad you to give up,DO NOT abandon your sect,your lineage and your guru

切勿輕率的改變及舍棄自己的教派,傳承及上師,就算是佛陀現在你跟前勸你改教,亦無動於衷。

 

~ 11 ~

Never ever feel disappointed or upset when you see your Guru's bad behavior or hear any unpleasant news regarding your Guru. This is because Guru's attitude or behavior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What you need is the Guru's lineage, the teachings and the blessings. You will only receive blessings if you have strong faith in your Guru. The dog's teeth can be a source of blessings and why not the encompassing blessings from your Guru.

切勿因聽及看見上師的瑕疵而感失望。我們應只專注於上師的傳承,教誨及加持,而上師個人的行爲與你無關。唯有對上師生起堅固的信心方能得到上師的加持力。狗齒尚能成爲加持的根源,更何況是自己慈悲的上師。

 

~ 12 ~

Never ever consider your Guru as a friend or just having the 'liking' feeling towards him. It will only cause you trouble as this is not the pure devotion but is the so-called 'liking' devotion. Choose your Guru by cultivating the trust devotion and eventually turn it into the unchangeable devotion. The unchangeable devotion means if anything happens to you, your Guru devotion will not be fabricated and negative thoughts towards your Guru will not arise.

切勿把自己的上師視爲朋友或對他生起“喜歡”的感覺,因爲並不是“清淨的虔誠”而是所爲“喜歡的虔誠”。抉擇上師應從“信任的虔誠”最終轉向“不變的虔誠”――亦即是對上師毫無造作及無論在什麽情況之下都不會生起偏見。

 

~ 13 ~

Never ever miss your daily dharma practice. Even though you are extremely busy or reach home late from work, you must do your daily dharma practice with the exception that you are seriously ill or hospitalized.

切勿錯過日常的修持,除非遭受重病或入院醫療。

 

~ 14 ~

When you are in the prayer hall (centre) or in front of your Guru, DO NOT make noise as it is not respectful to your Guru and the mandala.

切勿佛殿及上師跟前喧嘩,這是對上師及壇城的不敬。

 

 

~ 15 ~

Treating each other as enemy and talking bad about vajra brothers and sisters causes the heaviest, bad karma in Tibetan Vajrayana. It is considered breaking one of the samayas.

切勿批評。挑剔或講金剛兄弟的過失並待他們如仇敵。這是被歸類爲金剛乘最大的惡業及壞了三昧耶戒。

 

~ 16 ~

Likewise, having negative thoughts towards your vajra brothers and sisters is also considered as breaking one of the samayas.

同樣的,對自己的金剛兄弟有惡念,亦是破了三昧耶戒。

 

~ 17 ~

You only have a mouth to talk. It is better for you to use this mouth to recite mantras and prayers. DO NOT misuse the function of the mouth by talking bad about other people even though that person has a terrible attitude.

縱然他人的行爲及態度很惡劣,但切勿錯用自己的“口”來說他人的壞話,反之應善用此“口”來持咒及祈求。

 

~ 18 ~

DO NOT listen to rumors. When you tend to listen to rumors, your anger and desire will increase. Therefore, if your husband/your wife or your friend tells you something bad about other people, your duty is to stop him or her immediately from continuing.

切勿聽信謠言。若任由擺布只會增長嗔惠。因此若自己的丈夫,妻子,朋友告訴你關於某人的壞話,自己就有責任馬上制止。

 

~ 19 ~

We always visualize and cultivate the Bodhicitta mind (to benefit all sentient beings) in all our practices and prayers, before you benefit all sentient beings, why don't you try and benefit your own vajra brothers and sisters !

我們在修持及誦經時,須常觀照及修持菩提心(利益一切衆生),那爲什麽在利益其它衆生前,不先嘗試利益自己的金剛兄弟呢?

 

~ 20 ~

Pray to the Guru and the Triple Gems when you wake up in the morning for their immeasurable blessings. Pray to the Guru and the Triple Gems before you sleep to confess all negative deeds which you have done intentionally or unintentionally during the day.

每日清晨醒後向上師及三寶祈求加被。在就寝前應向上師懺悔日間無論是有意或無意所犯的過失。

 

~ 21 ~

Be respectful to your Guru's body, speech and mind. Respect is the main cause of devotion.

 

i) Body respect

 

DO NOT go too near or too close to your Guru when you talk to Him.

DO NOT walk in front of your Guru when you are walking with Him. Always stay one step behind Guru.

Whenever you talk to Guru, always bend down your head.

 

ii) Speech respect

 

Always praise to your Guru.

Whenever you talk to your Guru, you must only use respectful words and speak in a gentle tone and polite manner.

DO NOT interrupt when Guru is speaking.

 

iii) Mind respect

 

In your mind, always hold Guru as the most noble, holy and precious person like the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Visualize that Guru is the only person who can show you to the path of enlightenment.

 

恭敬上師的身口意。恭敬是虔心的主因。

 

 

(1)身恭敬

 

-當向上師說話時,切勿太靠近上師。

-當與上師行路時,勿行在上師的面前,

常挪後一步,不可平行。

-當向上師說話時,應稍微低頭。

 

(2)語恭敬

 

-常贊揚上師。

-當向上師請示時,要記得用禮貌,恭敬

的子及輕柔的音調。

-當上師講話時不要打岔。

 

(3)意恭敬

 

-常視上師爲佛菩薩般殊勝珍貴的聖者。

唯有他能爲我們開示成佛之道。

 

 

~ 22 ~

Whenever you offer money or any material objects to Guru, DO NOT reveal the values of your offering. For example, you will simply make offering when you are offering 1 dollar. However, if you are to offer 100 dollars or 1000 dollars, you will purposely mention the values of your offering to Guru; as if your offering is more valuable than your Guru and the dharma. Therefore, do not expect any return of reputation after you have offered any big donation. If you expect or reveal the value of the offering, your offering will no longer be pure and there will be no differences between you and the politicians.

當供養金錢或物品時,不要炫耀供養的價值。例如當供養一元時,就默不出聲,但若超過一百甚至一千時就有意的透露其價值,宛如比上師的法更有價值。此故,布施後不要期望回報及稱譽。若懷炫耀之心所供養,已經不清淨了,也跟政客無別。

 

 

~ 23 ~

If you yourself believe that you are practising the holy dharma, then you should not ask any personal questions such as sicknesses, family problems or financial difficulties. If you ask these kinds of questions to Guru, you are not practising the holy dharma but only the worldly dharma. In another words, you are actually exploiting your Guru.

如果是實修清淨的出世法,那就不要向上師詢問個人的種種障礙,病症,家庭及經濟上的困境。要是凡事皆詢問上師,意味着自己是修世間法。

 

 

~ 24 ~

Whenever you face any problems such as having sicknesses, financial problems or any kind of obstacles, think and ponder on the suffering of the samsara. We need to accept these problems as we are in the samsaric world which is full of suffering.

當面臨疾病,家庭及錢財的煩惱困境時,要憶起這輪迴的世間是充滿痛苦。在這輪回裏,我們必須坦然的接收這些苦難。

 

 

~ 25 ~

Whenever advantages (good things) happen to you, give thanks for the blessings of the Guru, the dharma and the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Think that this is the good result of the good karma which you have created in your previous life.

當處於順境時,應感恩於上師,佛,法及菩薩的加持並提醒自己這乃過去所累積的善業而招致的善報。

 

 

~ 26 ~

Whenever disadvantages (bad things) happen to you, such as having obstacles, sicknesses or financial problems, blame that on your own negative karma and think that you must have done some negative karma in your previous lives which is causing you to have a miserable experience in this life.

當處於逆境,如遭受種種的障礙,病症及經濟上的困境時,則歸咎於過去世時所造的惡業,因此就得忍受這困苦。

 

 

~ 27 ~

Whenever you practise dharma, never ever leave it for tomorrow as nobody knows what will happen tomorrow. Any dharma activities, prayers, donations, offerings or practices, do it today; do it right now, right away and without delay.

所有佛法的事業必須馬上去進行。絕不要留待明日,因爲沒人能知明天會發生什麽事。任何佛法的活動,祈求布施,供養及修持須馬上去做,絕不拖延。

 

~ 28 ~

Always look at those who are poorer than you such as the people in certain parts of India or Africa who do not have food to eat and do not have money to cure their sicknesses. Even though it is just a minor sickness but this might cause them death as they hardly have any money to go for medical treatment. When you compare yourself with them, think that you are lucky and are very much better than them. Do maintain this kind of thoughtful thinking.

If you always compare yourself to people who are wealthier or more successful than you, you will feel great suffering because you wish for your life to be like that but are unable to obtain it. Therefore, train yourself not to look forward to the wealthy society.

時常恩維生活在貧窮,遭受疾病,沒有食糧,也沒錢去求醫,不論多輕微的病在沒有藥物治療也可能會喪命。常與這些周遭不幸的人事物來比較,我們就應當感恩自己所擁有而滿足。切勿跟比自己富有及成功的人士比較,因若不能達到彼等地位成就,隻會增加自己的煩惱。

 

~ 29 ~

Always try and endeavor in doing any dharma activities which will make the Buddha's teachings flourish, especially your very own lineage.

時常嘗試努力地進行一切佛教的事業,這將會使佛法興盛,也能帶動自己的傳承。

 

 

~ 30 ~

Always feel and think that you are particularly fortunate because you have met the most compassionate Guru, the holy dharma and the precious lineage. In conclusion, you have everything in your hand, which is the path to Enlightenment.

常提醒自己是幸運的人,因能遇到如此慈悲的上師,正法和珍貴的傳承,而能得到成佛之道。

 

 

~ 31 ~

In our lives, good and bad things happen at the same time. DO NOT always think of and get upset only about the bad things which happened to you. Instead of having such thoughts, think of the good things which fall upon you at the same time in order to balance yourself. Think that good fortune will still happen even though you are 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now.

在這一生,我們難免會遭遇順境及逆境。當處於逆境時,切勿困於煩惱及沮喪。反之,我們應往好的一面來平衡我們的心態。應告訴自己凡事會否極泰來。

 

~ 32 ~

Never ever think that you do not receive any blessings when no sign is shown after you have prayed to Guru,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or you have done some prayers for yourselves.

Due to our heavy negative karma, we might not feel the blessings.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there are no blessings received by us. Bear in mind that the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blessings are always certain and unquestionable.

當向上師,佛及菩薩祈求後,切勿懷疑彼等的加持。因過去的惡業。而感覺不到加持,但這並不表示沒有得到加持,上師,佛及菩薩的加持是肯定及不可思議的。

 

 

鄔金寧瑪

 

 

本文轉自[佛教聯盟社區]:http://www.fjlm.org/showthread.php?s=&threadid=92699

以九種心親近承事善知識,能夠攝盡所有親近意樂的關要


《華嚴經》說以九種心親近承事善知識,能夠攝盡所有親近意樂的關要。

        九心,即:如孝子心、如金剛心、如大地心、如鐵圍山心、如僕使心、如除穢人心、如乘心、如犬心、如舟船心。若能以此九心親近具相善知識,必能獲得成就。

        以下分別以九心對照密勒日巴尊者的傳記。

一、如孝子心

        至尊密勒日巴將身口意供養給上師,一切都隨上師的心意而行,凡是上師吩咐的事,他都老老實實去做。按常人的想法,天天造房子,拆拆造造毫無意義,但密勒日巴並未以自己的想法為主,他完全按照上師的話去做。這是把自己捨於上師的“如孝子心”。

二、如金剛心

        密勒日巴依止上師的心,在任何情況下都未曾破裂。尊者出走時,一閱見常啼菩薩的傳記,就馬上自我反省而立即回到上師身邊。上師圓寂之後,密勒日巴的心和上師始終不分離,每次唱道歌時,總是首先敬禮瑪爾巴上師。因此,他具有“生生世世不離師”的“如金剛心”。

三、如大地心

        尊者荷負上師的事業重擔而無疲厭。最初苦行時,什麼擔子都能自己挑;後來精進修行時,圓滿現證了上師所交付的所有法要;成就後攝受弟子,圓滿繼承了上師的事業。這是具有荷負上師事業重擔的“如大地心”。

四、如輪圍山心

        尊者發誓“要聽從上師所有的教言,克服一切苦行”,而且他確實做到了。即使背上長瘡、痛苦難忍,此心亦未動搖;即使從幾里的山下獨自背石頭上山,身體極度疲累,也不曾退失信心。這是具有“如輪圍山心”。

五、如僕使心

        上師叫他下咒、降冰雹,他都立即去做,意無慚疑,這是具有“如世間僕使心”。

六、如除穢人心

        在上師面前,他沒有絲毫傲慢,總認為自己是個下劣的罪人,三門極其謙卑,這是具有“如除穢人心”。

七、如乘心

        至尊密勒日巴就像一輛大車,不論負擔有多重、路有多難行,他都歡喜受持。有人會說:“這樣像大車一樣背石運土有什麼功德?有什麼意義?”雖然在石頭上安立不了功德,房子蓋好了又拆也談不上有什麼意義,但是尊者承事上師的心最有功德、也最有意義。為了求得無上妙法,他想方設法讓上師歡喜,連運石蓋房這樣看似無義的事,他也一心一意地做。這種對一切都歡喜受持的心,就是“如乘心”。

八、如犬心

        瑪爾巴上師顯現忿怒相時,對待密勒日巴就像對待一條狗,不但口中惡罵而且拳打腳踢,甚至用皮鞭亂抽,但是密勒日巴並未因此對上師產生邪見,這是具有“如犬心”。若換成我們,不要說受到這樣的毀罵,就是公開點名批評一次,心裡也不能接受,認為上師傷自己的面子,甚至生起嗔恨。

九、如船心

        一般人從事單調的工作,時間一長就會厭煩,而尊者從事的正是這種乏味的勞動:今天修圓形房子,明天修三角形房子,後天修十層樓,修好了又拆掉,搬到山頂的石料又搬回山下。雖然天天如此,但他並未心生厭煩,這是具有“如船心”。

        聽聞傳記之後,應當反觀自己依止上師的意樂和行為,與密勒日巴相差多大。

        雖然密勒日巴的行為,我們連千分之一也做不到,但不能因此放棄,仍須隨學祖師大德,發願做到像他那樣。因為尊者是以凡夫身如此行持而即身成就的,我們也是凡夫,雖然不能完全行持,但能做多少就應盡力去做,這樣不斷進步,終有一日也能像他一樣成為賢善的弟子。

        現今人們有一種可怕的惡相:不知檢查自己,專門檢查上師;不要求自己,專門要求上師;不指責自己,專門指責上師。比如:對上師些微的過失,看得比須彌山還大,自己渾身過失卻從不反省。一開口就要求上師傳授最高深的法,如果上師不傳大法就不滿足。但是,反觀自己對善知識做過何等承事,有什麼資格要求上師傳授大法?又是以什麼心態求法?是不是為了佛法、為了眾生而求法?真正檢查起來,恐怕除了傲慢心外,絲毫善心也沒有。

        還有人喜歡指責上師,比如說:“我依止了這麼久,相續中一點功德也沒有生起,可見你沒有加持。”或者說:“你不重視我,根本不加持我。”

        現在反問:你修好了依止的意樂和加行嗎?為什麼只往外看而不反觀自己?不具備弟子的德相卻想求得加持,豈不是自相矛盾嗎?如果具備信心和恭敬,當下就是加持,這不是很明顯嗎?

        所以,聽受密勒日巴尊者的傳記後,若知反觀、改正自己,就有大利益。能夠改變自己的意樂和行為,才是真正學習傳記。那麼,應要如何聽聞傳記呢?就是發心隨學他的行為。

        希望大家平常多看些高僧大德的傳記,比如:《高僧傳》、《菩提道次第師師相承傳》、《大圓滿傳承源流》、《虹身成就略記》,或者各宗各派大德的傳è
¨˜ã€ã€Šæ·¨åœŸè–賢錄》、《禪林寶訓》等等。

引用:【慧光集】

【第三十六集】如何依止善知識

作者:益西彭措堪布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堪布噶卻仁波切-蓮師薈供升起次觀修講授



【寧瑪巴白玉傳承顯密佛法中心】堪布噶卻仁波切:7月法會活動

為了報答貝諾法王的恩德,延續恩師們之教法,利益更多的眾生。
在尊貴的 揚唐仁波切慈悲攝受與歡喜認同之下,
噶確堪布仁波切所主持的『寧瑪巴白玉傳承顯密佛法中心』
已於200974恭請尊貴的 揚唐仁波切蒞臨開光圓滿。
精進修行的大眾們又增添一處親近學法的處所。

主法上師:堪布噶卻仁波切
法會地點:【寧瑪巴白玉傳承顯密佛法中心】北市汀州路31886
法會內容:
7/11
(六)晚上730《蓮師七句祈請文》口傳、講授
7/12
(日)晚上730《蓮師七句祈請文》口傳、講授
7/17
(五)晚上730空行母薈供(空行吉祥日)
7/18
(六)晚上730《蓮師日修儀軌》口傳、講授
7/19
(日)晚上730《蓮師日修儀軌》口傳、講授
7/25
(六)晚上730《蓮師薈供升起次第》觀修講授
7/26
(日)晚上730《蓮師薈供升起次第》觀修講授
7/31
(五)晚上730蓮師薈供(蓮師聖誕日)

※歡迎法友大德們蒞臨參加法會活動,同霑法露!
亦歡迎隨喜參贊法會活動供燈、供花果、供齋、護持法會等功德項目。

★中心草創初期,
壇城、法器、幢幡、布幔、唐卡均亟需十方大德的發心參贊,
有意願供養者請洽仁波切或於法會時親臨中心登記。

———————————————————————————
【堪布 嘎卻仁波切】簡傳

堪布 嘎卻仁波切1968年出生於尼泊爾努日地區之蓮師伏藏聖地──基摩龍,父親名為嘉稱,母為希塔。幼時在家中幫忙放牧、務農等工作達十五年之久,閒暇之餘並於父親處學習讀寫。


1986
年、堪布19歲時,前往印度南方麥索地區的南卓林寺,於依怙主貝諾法王座下出家為僧。


1986
1989年這三年期間,就讀於南卓林寺的預備小學,學習唱誦、儀軌及金剛舞等,並從貝諾法王、頂果欽哲法王、達隆澤珠仁波切、晉美彭措法王、紐修堪仁波切等多位善知識處接受灌頂、口傳等法要。


1989
1998年期間,就讀於南卓林寺中的前譯寧瑪佛學院(Ngagyur Nyingma Institute),學習顯密教法與五明,並且完成加行、氣脈、大圓滿等學習。


1999
2004年期間,在貝諾法王的指示下前往位於噶林邦(Kalimpong)的銅色山佛學院、尼泊爾雪謙佛學院、印度北方的敏卓林佛學院、麥索的噶舉寺,以及南卓林寺的前譯寧瑪佛學院、尼眾僧院與預備小學等地任教。此外,並於1999年南卓林寺大殿開光時,在法王達賴喇嘛及數千位不同教派之僧人面前展現印藏學者應具備的講、辯、著的才能,表現優異,而由達賴喇嘛歡喜地賜予佛學院的畢業證書。


2003
年,欣逢南卓林寺前譯寧瑪佛學院25週年校慶,貝諾法王親自頒予堪布的證書與頭銜──顯密了譯教法之大教授師。2006年受 貝諾法王的指派,擔任南卓林寺小學校長。2007年至2008年,貝諾法王賦予重任,擔任南卓林寺大學校長。


2009
7月,於臺北成立佛學中心,希望本著在南卓林寺辦學的理念,利益更多臺灣弟子。

=========================
【寧瑪巴白玉傳承顯密佛法中心】
住持:堪布噶卻仁波切

地址:臺北市汀州路31886樓(東南亞戲院對面,金石堂書局旁)
電話:(022365-6935

◎交通資訊:捷運公館站下車後
1.
往羅斯福路四段90巷前進約300公尺
2.
於羅斯福路四段136巷口向右轉,約100公尺
3.
於汀州路三段口向右轉後,約左側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