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巴噶舉

香巴噶舉

  • 克珠瓊波南覺
  •   噶舉派的傳承有「香巴噶舉」和「馬爾巴噶舉」兩個源流。「馬爾巴噶舉」是指由馬爾巴大師所建立的教派,而「香巴噶舉」則是由克珠瓊波南覺祖師所開創的教派,因為他在中藏的「香雄」地方建立了重要的寺廟,故以地方命名為「香巴噶舉」。

      香巴噶舉的創始人克珠瓊波南覺誕生於中藏,他曾遠赴印度七次,向許多偉大的上師學習佛法。瓊波南覺曾說他有四位根本上師、十三位極具殊勝傳承之上師,以及一百五十位證量極高、學理通達的上師。其中他的兩位根本上師──尼古瑪與蘇卡西帝,為女性的大成就者。瓊波南覺將這些上師的法教全部帶回西藏,建立了香巴噶舉傳承。

  • 如意樹與黃金法要
  •   按照西藏的術語,香巴噶舉的法教可以簡單地分成兩類,一類是「謝巴」,一類是「竹巴」。「謝巴」是指各種的法教,也就是理論的部分;「竹巴」則是指修持、實修。香巴噶舉法教的「謝竹」,可用一棵「如意樹」來作為代表,即整個法教有如一棵樹,有樹根、有主幹、有花朵以及許多果實。在此作簡單的比喻:
  • 樹根為「尼古瑪六法」
  • 樹幹為「噶烏瑪大手印」(或稱「寶盒大手印」)
  • 樹枝為「三為道用」
  • 樹葉為「紅白空行母」,代表的是紅的「卡俱瑪」與白的「卡俱瑪」修持法門,也就所謂的生起次第及圓滿次第。
  • 果實為「無死無謬」的教法。
  •   以上五種法要即香巴噶舉的五種「黃金法要」,亦即「香巴五金法」。
  • 法脈傳衍
  •   正如克珠瓊波南覺的上師以及一些護法所預言,瓊波南覺真正成就了香巴噶舉傳承的法要。除此之外,瓊波南覺也有許多有成就的弟子,共有十八萬個,他們不論在修持或了悟上都達到相當的境界。在眾多成就的弟子中有六位主要弟子,他們各自擁有香巴噶舉傳承裡一些特殊的法教。這個傳承在香巴噶舉裡一對一地直接傳了三代,這種一個傳一個的單傳方式,藏文稱作「寄俱」。

      這種「寄俱」的傳法傳到第三代克珠南頌,之後又持續遞傳了三個人,自此便不再是一對一的相傳,而開始了廣傳,即同時有很多人可以領受到香巴噶舉傳承的法要,這在藏文裡稱為「塔傑」。

      「塔」是指一切的事情都生起了,也就是復興,或是一直向上發展;「傑」是指向廣的發展,也就是非常興盛。於是香巴噶舉的傳承便有如「如意樹」的法要一般不斷向四處衍展,枝葉茂密。

  • 蔣貢工珠羅卓泰耶與香巴噶舉的復興
  •   『所謂一個法教的復興以及再度活躍,是指所有的灌頂法門、所有的傳承以及所有的開示和所有的法教都被再興起來,與一般所謂的做一個研究或建立一個基金會,或是去建立一個組織來復興它是不一樣的。

      一個傳承的法教若完全喪失,是不可能復興的。』香巴噶舉傳承從一代一代單傳而後廣傳,之後則起起落落,整個傳承的法要幾乎喪失,直到大約一百五十年前才由蔣貢工珠羅卓泰耶將它再度復興。

      過去香巴噶舉的發源地是在中藏的「香雄」,而今日香巴噶舉的復興地則是在東藏的八蚌寺。八蚌寺是噶瑪噶舉傳承的主要寺廟,由第八世泰錫度仁波切所建立。蔣貢工珠羅卓泰耶仁波切也駐錫在那裡,他是整個金剛乘傳承當中一位非常重要的上師。

      蔣貢工珠仁波切曾發下誓願要復興當地所有即將消失的傳承,因此他很努力地到各地修習即將消失的傳承,拜訪約兩百位上師,精進領受法教。在第八世泰錫度仁波切所建立的八蚌寺裡,蔣貢工珠羅卓泰耶仁波切與第九世泰錫度仁波切貝瑪寧傑汪波一起復興了香巴噶舉的法教。

      香巴噶舉傳承從一代一代單傳而後廣傳,之後則起起落落,整個傳承的法要幾乎喪失,直到大約一百五十年前才由蔣貢工珠羅卓泰耶將它再度復興。過去香巴噶舉的發源地是在中藏的「香雄」,而今日香巴噶舉的復興地則是在東藏的八蚌寺。八蚌寺是噶瑪噶舉傳承的主要寺廟,由第八世泰錫度仁波切所建立。

      蔣貢工珠羅卓泰耶仁波切也駐錫在那裡,他是整個金剛乘傳承當中一位非常重要的上師。蔣貢工珠仁波切曾發下誓願要復興當地所有即將消失的傳承,因此他很努力地到各地修習即將消失的傳承,拜訪約兩百位上師,精進領受法教。在第八世泰錫度仁波切所建立的八蚌寺裡,蔣貢工珠羅卓泰耶仁波切與第九世泰錫度仁波切貝瑪寧傑汪波一起復興了香巴噶舉的法教。

      香巴噶舉傳承有個藏文叫「香悲瑟曲」的法教,「瑟曲」的意思就是「黃金法要」,這個黃金法要就在蔣貢工珠仁波切的努力下重新被建立起來。

      當時八蚌寺有三個主要的三年三個月閉關中心,分為上、中、下三院,上院距離八蚌寺大約一英哩。蔣貢工珠仁波切在那裡傳授「尼古瑪六法」,這個法教後來由第一世卡盧仁波切延續下來,卡盧仁波切並擔任閉關老師,將此法加以保存弘揚。

      第十六世噶瑪巴曾請求第一世卡盧仁波切,讓所有噶瑪巴主要的弟子均能領受到香巴噶舉完整的傳承,因此噶瑪巴的主要弟子就在隆德寺領受了完整的香巴噶舉法教,包括尼古瑪六瑜珈以及其他種種法要。在香巴噶舉以及噶瑪噶舉的整個復興的過程裡,這樣的一個特殊的因緣是相當殊勝的。

      今天這些
    香巴噶舉教法是為西藏各大教派所共許的。


引用: http://www.kalu.org.tw/article/nc1.ht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