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適合黑暗時期的修持之法——大圓滿 / 祖古·烏金仁波切

 

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仁波切

 

有一天,我請示蔣揚欽哲·秋吉羅卓,我該修持什麼法教。 “大圓滿教法在這個即將到臨的時代,將如同野火般燃燒。”他答道,並闡釋這句著名的預記:“當末法時期(Dark Age)的火焰迅速蔓延,難以控制之時,如不壞車乘的金剛乘教法將如同野火般燃燒。

 

蔣揚欽哲·秋吉羅卓解釋說,佛教在西藏萌芽初期,正值佛法開始散播,有三位偉大的上師,即蓮花生大士、無垢友尊者與毘盧遮那,將許多密續與大圓滿的法教帶 到西藏來。幾個世紀之後,阿底峽尊者來到桑耶寺,遍覽保存在寺院圖書館中的印度原版手稿,看到了許多在印度已經失傳的典籍。他極為讚歎,因而驚呼道:“這 麼豐富的法教!那三位偉大的上師一定是直接從空行母的秘密寶藏中,將這些密續法教帶來。”

 

有一陣子,三內密的教授,即瑪哈瑜伽、阿努瑜伽與阿底瑜伽,在上師傳給弟子的口授傳承(orallineage)中,盛極一時。之後,大圓滿法教的延續,主要就是透過伏藏的發掘。

 

如同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告訴我的:“將密續教法封緘起來,是為了在以後的特定時期將它們發掘出來,而它們會以最適於那個特定時期的形式出現而被發掘。每一 位主要伏藏師必鬚髮掘至少三種主要法門的伏藏,包括蓮師儀軌、大圓滿、觀世音菩薩法門。在我們這個時代,老欽哲和秋林是特別被賦予七種傳承的人。”

 

蔣揚欽哲·秋吉羅卓接著又說明,幾世紀以來,已有許多不同系統的大圓滿教法被揭露出來,且在大眾之間流傳。較古老的傳統一直興盛到傑尊.森給.旺秋的時代 為止。之後,龍欽巴將這些教法編纂成《心要四支》。到了更後來,還有很多伏藏也陸續被發掘出來,直到龍欽巴的轉世吉美.林巴取出了著名的寧體(Nyingtig)系統《甚深心髓》(Innermost Essence)為止。

 

所以,每一個時期都有特別針對那個時代的特定大圓滿教法。近來,欽哲、康楚以及秋吉.林巴取出了好幾個系統的大圓滿教法。就如眾所周知的,秋吉.林巴個人就發掘了七個不同系統的大圓滿教授。

 

在我們這個時代,有兩個特定的教法將會非常具有影響力,一個是由偉大的欽哲所取出的《傑尊寧體》(Chetsun Nyingtig),另一個就是由秋吉.林巴所發掘的《普賢心髓》。這些系列的教法由近代的兩位成就者之王(siddha kings)所修持,即偉大的上師夏迦.師利與阿種.珠巴(Adzom Drukpa);他們兩位都是老欽哲的弟子。

 

“我應該專注於哪一種大圓滿法的修持呢?”我接著問道。

 

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建議我專注於《普賢心髓》的修持,並讚揚它適合於這個時代。他引述了蓮花生大士在經文的儀軌部分最後所說的話:

 

 這些究竟的指示,

 具有極度的秘密性,

 將於這個時代的最末期,

 傳布普賢王如來的心法。

 

又有一天,我問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像我這樣懂得不多的人,要從《伏藏珍寶》所包含的所有伏藏法當中,分辨出最重要的教法,是有困難的。我們就像是想在一片廣大的草原中,挑揀出最美麗花朵的孩子一樣。您認為哪些伏藏法最重要呢?”

 

“就上師這部分來說,沒有比咕如.確旺《八篇中的第十天修持》(Tenth Day Practicein Eight Chapters)更偉大的教授了,這是所有上師相應法儀軌中最具權威性的。 ”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回答道:“就本尊法這部分來看,蓮花生大士所教授的《八大成就法》,以釀惹(Nyang-Ral)的版本最為殊勝。最重要的空行母修持則是黑金剛瑜伽女(Black Vajra Yogini),也是由釀惹.尼瑪.歐色(Nyang-RalNyima?zer)取出的。所有發掘出的伏藏法中,最重要的就是這三個。 ”

 

我也請示了關於《大圓滿三部》的教授。

 

“《大圓滿三部》結合了蓮花生大士、毘盧遮那與無垢友尊者這三人從他們大圓滿教法的主要上師希日森哈那兒所領受的心要。到目前為止,它尚未在西藏廣受宣揚 及修持;它是一個被封藏的教法,也應該要在隱蔽的地方修持。我相信它利益廣大眾生的時機尚未來臨。我不認為那三位偉大的上師會毫無理由地將他們的心力結合 在一起──可以預見,未來的成佛眾生不會毫無目的地做任何事,會嗎?”這些就是他所說的。

 

“《三部》中有一些珍貴的指導手冊,不過對我而言,看起來似乎都很短。”我說道。

 

“只有蓮師能夠將這麼多法教濃縮在單一書冊中,其它人是辦不到的。順便說吧,指導手冊的內容必須是長篇大論嗎?告訴我,你到底認為那些教法缺了什麼呢?”

 

當然,他並不指望有答案,因為顯然的,《三部》的教法完整無缺。

 

“當我查閱《三部》的時候,”他繼續說道:“我看到的東西都很完整,沒有缺少任何一部分。我曾經聽到其它人說,他們覺得教法並沒有被完整地寫下來,但我的看法不一樣。”

 

我就請求說:“請跟我說說有關大圓滿教法的事。”

 

 珍貴的大圓滿教法

 

“它們真是不可思議地珍貴。大圓滿教法可以同時在寧瑪派上師傳給弟子的口授傳承中,以及發掘出的伏藏法中看到。伏藏法當中,最傑出的集要是包含了來自蓮花 生大士與無垢友尊者教授的《心要四支》。在屬於它們的那個特定年代中,這些教授利益了廣大眾生,而許多修行人依此修持,也因而晉升至持明者的層次。”

 

“蓮花生大士懷著極大的慈悲與智慧,確保了每個世代都能有針對那個時代的特定法教。此外,蓮師也確保了這些法教的傳承都很短,不受毀壞的三昧耶所污染,讓空行母加持的氣息依然溫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現在有許多來自各個不同世紀的儀軌,全都根植於三根本之上。”

 

“有些人對於如此多種教法並存的用意感到納悶──然而,這是有道理的;其中之一是,伏藏法發掘時立即的效果,這就像是新鮮的穀物,而不是去年的食物。每個年代都有即將臻至圓熟境界、難能可貴的弟子,而他們必須領受適切的灌頂,其它眾生則必須藉由種下未來解脫的種子,才能間接受益。佛陀的法教也必須得到護持,才能確保眾生的安樂。這是蓮師所關切的事情,而他確保了未來許多世代都能得到這樣的利益。他的確是位了不起的仁者。 ”

 

“那您建議我個人修持哪一種法呢?”我接著問道。

 

“將《圖珠巴切昆色》當作你主要的修法,”他答復道:“既然你是大伏藏師秋吉.林巴的子孫,就把他當作是你主要的上師,一心一意地向他祈請。這樣的話,你 的修法將完整包含了上師、本尊與空行母。別忘了這點!秋吉.林巴所有的伏藏法當中,《圖珠》的發掘完全沒有任何障難,而且它也是極為深奧的法教。修持它, 你將會發現什麼都不缺乏;當障礙移除之後,證悟就自然而然發生了,因此要專心地修持它!”

 

“既然你是秋吉.林巴的後代,你就應該要修持與你家係有關連的超凡本尊。《圖珠》系統是無可比擬的,因為蓮花生大士有整整十二尊截然不同的本尊,每一尊都與他無二無別。《圖珠》代表了一種獨特的儀軌,上師與本尊的修持無二無別。”

 

“那我該視誰為上師呢?”我問道。

 

“向秋吉.林巴祈請!”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回答道:“這就夠了。”

 

就這樣,我得到了各種不同問題的解答。

 

 這段期間,楚喜仁波切(Trulshik Rinpoche)也在岡托,也從他的根本上師之一蔣揚欽哲·秋吉羅卓那兒得到了教授。楚喜後來告訴我,他也請示了以後該追隨哪位上師學習。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告訴他,沒有人比頂果欽哲更適合他。

 

之後,蔣揚欽哲·秋吉羅卓就在岡托圓寂了。

 

——轉載自龍多尼瑪得新浪博客。

引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grxp.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