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臂觀音開示_尊貴的 二世卡盧仁波切_貢噶寺


  仁波切開示說,他昨天來到這邊,今天一整天的修法,很圓滿。覺得很幸運能夠來到這裡,特別是貢噶寺這些的會長、理事長要求仁波切能夠給一些四臂觀音的開示,所以接下來仁波切就會來對大家做一些解說。有些人之前有見過,有些沒有見過。不管怎麼樣今天會對四臂觀音的修持、怎麼去觀修、怎麼做修法做一些解說。

  仁波切說我們消除惡業的最好方法,就是唸誦金剛薩埵的百字明,所以在開示之前我們先唸幾次金剛薩埵的咒語,仁波切會帶領大家一起唸誦,(唸誦金剛薩埵百字明)。在唸誦多次的金剛薩埵百字明後,仁波切希望有一個結果,這個結果就是我們在修法或聞法上的惡業障礙都可以消除。

  仁波切說事實上今天他跟大家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因為看到他穿著紅色的衣服也好黃色的法衣也好,事實上這個差別真正原因是在於我們過去所造的業,差別是有,是我們過去所行業力所產生的差別。譬如說我們都會出生,也會經歷死亡,然後我們都生為人,這都是同樣的沒有差別的。

  但是我們今天看起來在外相上也好,仁波切很受尊重啦,很受重視啦,今天他來給大家開示啦,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這是我們過去業力的關係。就像他也是一個人,晚上也是要睡覺,早上也是要起來吃早餐,這個並沒有什麼不一樣,跟大家每個人都一樣。為什麼有這些差別很小?在過去生裡面大家都是仁波切的媽媽、有些是兄弟、姐姐、妹妹,事實上是過去我們有這樣的因緣,但是為什麼他今天能夠坐在這個位置上受大家的尊敬呢?

   
  過去他在某些地方比較努力,在修持上很努力精進,所以今天有得到這樣的結果,但他也不會對這個結果感到任何的驕傲,也不是說你們就不值得尊敬,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過去的修持差別使得今天有這個結果。但是在平常生活上大家是很共通的,他也是要睡覺然後吃飯、早餐,晚餐這樣,如果有人去砍了他的手,他也會流血,他不是像菩薩一樣,從天上來到人間到了地上,然後能夠預知未來,好像是菩薩不是普通的人,仁波切說他也是個凡人,為什麼他能夠來跟大家開示呢?主要的是他虔誠的信心,他從來沒有懷疑過給他教授的這些上師,然後他很努力的去修持,去精進的用功,所以才有這樣的差別。

  並不是說他就是從天上來到人間,然後像菩薩一樣,可以看到每個人的未來,預測每個人的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對未來都能預知。他只是對從每位根本上師得到的教法努力的去修持,特別是泰錫度仁波切、波卡仁波切、還有在閉關時候的堪布仁波切,這些上師告訴他說你應該到國外你的中心去,儘速去傳法,儘量去教這些弟子,以最好的方式給他們開示和教授。然後得到他們的君持之後,所以仁波切今年會在這邊,和大家談這個開示的內容,這都是來自上師跟傳承的加持。

  當然今年他到台灣來並不是為了希望自己要很有名,來到這裡看到大家都家人一般,好像一個家庭裡的這些親人,所以這個是很熟悉很高興能夠看到大家。再舉個例子,旁邊有沒有看到這些喇嘛們,他們現在是當出家人,受到別人的一些尊敬,過去也是因為他們的修持更努力,為了追求開悟,所以他們努力的修持,所以他們這一生當喇嘛,甚至有的修證很好,得到仁波切,因為這樣的關係,之前也有提到說在上完課後給予傳法與灌頂。

  之前在泰錫度仁波切的開示裡也有講到說,我們這時代有很多仁波切,每個仁波切都有不同的外型。外在的型像有的長的高有的長的矮,長得比較嬌小。每個仁波切有不同的個性,其實在仁波切之前他們也都是很平凡的衆生,只是在過去他們很努力的修持,然後有慈悲心發菩提心,之後不斷的修持想要去服務衆生,幫忙衆生,因為這樣的力量之後,才能讓他們成就這樣的證悟,他們才受到別人的尊重,能夠來傳法。

  其實仁波切不是我們想像的從天上來,仁波切不像是菩薩一樣,不是我們想像的,不是從淨土來就是從天上下來,當然菩薩都是從淨土來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如果好好修持的話,將來也能夠像仁波切一樣,也可以像他一樣可以坐在那個位置來向其他的衆生、其他的人做佛法的開示、教授,當然這不是鼓勵大家產生驕傲心,而是說如果我們能夠好好修持的話,未來我們一定可以像他一樣有得到這樣的成就。

  甚至他可以簽名保證大家一定可以得到這樣的結果。最重要的是我們一開始就要發起慈悲心,我們要成就,為了利益衆生、幫助衆生,必需發起慈悲心、菩提心,同時要修證空性。當我們這些有經驗,得到內心覺受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就能得到這樣的結果。所以今天要開示有關四臂觀音的修持,最重要的還是要從基本講起,我們要如何當一個真正的佛教徒,佛教徒要怎麼樣來修持、來學習佛法的呢?

  仁波切說因為他對上師非常的虔誠,沒有懷疑,對傳承有信心,然後得到加持。仁波切覺得自己很幸運,每天早上起來就祈請、祈求,然後得到這些上師的加持,所以他覺得這些上師、傳承都隨時和他在一起,然後非常慈悲的對待他,仁波切說他有這樣的經驗不是說他有什麼更高的證悟,他只是想幫助大家,並不是說他現在坐在這裡說,他就是個開悟的人,而你們是一般的衆生,而我來教你們,絕對不是這樣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