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多智欽-土登成利華桑波仁波切 重要的一次開示




頂禮至尊歷代多智欽仁波切!
頂禮至尊根本上師五世多智欽土登龍洋仁增加措仁波切!

2009年夏,在廣大信眾的至誠祈禱與翹首企盼中,第四世多智欽土登成利華桑波仁波切從印度回到了母寺多智欽寺院,期間舉行了眾多的法事活動;其中一天,風和日麗、天氣晴好,僧眾們把仁波切請到了寺院的後山捻青唐拉神山次峰頂台拉米勒的地方,寺院聞思院的學生向仁波切供養了自己的聞思論文,仁波切聽完後作瞭如下開示,這也是歷年來仁波切講的最多的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開示:(注以下根據回憶,是個大概意思,不能表白仁波切萬分之一的意思,以後專題錄像報導)

修法最主要是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按部就班地次第修行,不要夢想一步登天,那是不現實,也是不可能。說實話你們現在的理論水平確實很高,按照你們剛才的闡述,已經達到一定的高度了,但是你們把這些理論用於調整你們的心態上了嗎?你們的心是否因此而變得平和了、是否變得寂靜調柔了呢?對眾生是否生起了不造作的慈悲心了呢?貪、嗔、痴、慢、疑五毒是否已在消退了呢?如果不是,那你們只是在鍛煉嘴皮子,這樣的事情鸚鵡也會幹,就好像它的嘴裡說著'不要殺生',但是爪子裡卻抓著一條還在掙扎的蟲子一樣!


如今,有的人很瞧不起龍欽前行,滿門心思高攀大圓滿,已經形成一種風氣了,一旦聽說你還在修龍欽前行,就說:你還在原地踏步啊,這只是低層次人的修法!進而傲慢的展述自己已經如何如何了,殊不知沒有比龍欽前行更為重要的修行形式了。舉個例子,果洛地區在很早以前是個少聞佛法、不懂因果取捨的佛法邊緣地帶,正因為有了龍欽前行這樣偉大的修學法門,以及龍欽前行在此地的廣大傳播,才使這裡變成佛法昌盛之地,出現了一大批成就者,出現了一大批佛法造詣很高的僧眾。


從古至今,大圓滿法的具格法器者猶如白天的星星一樣稀少,歷史上,多智欽寺院成為藏東修學中心的時候,三世多智欽考察弟子中哪些是具備了接受大圓滿法條件者,結果,一萬多放棄世間法而專門修行的僧人中只有一位
列饒朗巴大伏藏師(當今佛法的救星法王如意寶的前一世)合格。也因此,大伏藏師列饒朗巴成為了三世多智欽的重要弟子。


這次我自己還親身見過,有的人他自己不用念咒、不用懺悔業障、不用增長自己的福報資糧、不用按程序地修學佛法,就在我的頭上方,張開大嘴,吐出臭臭的口氣,要求我給他傳授大圓滿的竅訣。。。哪有這樣倒水一樣的傳法啊!

如今一些'上師'們不考察弟子的人品、根器,不分場合、不管何人,不管其人是否戒律清淨,只要是個人就公開'傳講大圓滿';是'上師'們不懂聞思,還是太看重名譽、地位、權力、錢財?,還是他們早就具備下地獄的條件,而根本就不害怕因果,已經無所謂,只要今生'享受一天是一天'了?!如果不是這樣,我找不出任何理由,'上師'們如此膽大,如此不負責任的誤導信仰自己的信眾;這些行為給弟子們帶來的後果是無可估量的!


還有,現在有些人,只要學了一點點地聞思,就想方設法去經濟發達的地方去傳法、收徒弟,淪為'賺錢機器',並且有時候,佛法對於他們只是為了說服對方,在辯論中戰胜對方;專挑別人的毛病,而不會對照自己的心。


每每想到這些,除了讓人傷悲,就是讓人心痛;修行如果照這樣下去,未來修行成就的希望還能有多大呢?!(編者按:說到這個時候,仁波切心痛的留下了眼淚。。。。。。一個具有極大慈悲心、極大菩提心的成就者的悲憫眾生的眼淚。。。。。。)


今天我講話的這裡是我的家,來的人大都是我家鄉果洛的人,我不害怕你們笑話我,我的智慧不高,但是我見過的事情很多,我希望我的這些話不要傷害到別人,我希望這些話能夠給真心修行的人帶來一點點好處。

引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