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住於心 臨終無恐懼


珠古圖登諾布仁波切 口述
聽列秋准 筆錄


末法時代,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與 信任愈趨衰微,對於一個佛教徒而言,經典上提到的「視上師如佛」、「弟子對上師生起堅定不移的信心,將身心全然交付給上師」,似乎只是一個高懸的理想。高 僧大德傳中所載種種圓寂時的瑞相:寧靜安詳,全無恐懼,預知死期,灑脫自在的情形,似乎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對此半信半疑。但是今天在臺灣這片土 地上,一位西藏喇嘛圓寂前的種種示現,證明了經典所言真實不虛,打破了一切疑惑。


卓洛(才讓)喇嘛生於一九七○年青海省果洛州班瑪縣多貢瑪鄉。自幼即於噶陀傳承的果洛溫達寺入佛門,在具德上師白玉派嘎旺尼瑪仁波切前接受別解脫戒。而後隨著三學清淨的舅舅拉悶喇嘛學習藏文及噶陀傳承的一些修法儀軌,並於祖古圖旺前接受基礎佛法理論的教導。


歷百劫以傳燈

當他第一次聽到無上大圓滿成就者堪布慕謝仁波切的名字時,不由自主地生起強烈的信心,並多次於夢中接受慕謝仁波切的傳法,因此決定前往旺青多巴寺,依止慕謝仁波切。


由於西藏的共業及有情業力的感 召,中共進駐西藏,堪布慕謝仁波切因而入獄。在獄中,他把牢記於心的大圓滿耶喜喇嘛及法界藏等法,偷偷地傳給了上千個獄友,因之死於獄中的很多行者,臨終 時都現起了大圓滿成就的瑞相,尤其是恭賈祖古、囊欽阿帝祖古、囊欽賈斯祖古等都成為大圓滿龍欽心髓的持有者。而後由於政策改變,宗教尺度較為寬鬆,慕謝仁 波切獲釋出獄,返回藏北果洛旺青多巴。於其住所自然形成了一個修行的聚落,弟子遠從石渠、安多、果洛、色達、白玉、新龍以及印度等地聚攏過來。堪布慕謝仁 波切於極其黑暗的地方,照耀出極為燦爛的大圓滿之光明,利益無數的眾生。當代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達賴喇嘛、貝諾法王等多位高僧大德都公認其為非常偉大的 大圓滿成就者。一百年前,第一世多珠千仁波切的預言授記中,極其清楚地預言慕謝仁波切為龍欽巴大師的化身。圓寂時,所有大圓滿成就的瑞兆全部出現。


卓洛(才讓)喇嘛於旺青多巴寺慕謝仁波切前接受了龍欽心髓的前行,並依此閉關圓滿五加行的修持。慕謝仁波切再以大圓滿口耳傳承的方式直指心之本性,使卓洛喇嘛生起「上師如佛」堅定不移的信心。並於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前接受大圓滿龍欽四部心要灌頂。


堪布慕謝仁波切圓寂後,卓洛喇嘛至尼泊爾、印度等地朝聖,先後於多珠千法王、貝諾法王等多位高僧大德前接受種種顯密教法。


繼志承烈

卓洛(才讓)喇嘛對根本上師慕謝仁波切的虔敬及信心至為堅定。離開西藏時,隨身攜帶一桶上師的尿,沿途由於負荷太重,還因此拋棄了很多行李,每當身體不適,即飲用一些。到了 臺灣,由於時間、天候的關係,尿液己經臭不可聞,他仍不以為意,混入一些泥土做成甘露丸,只要身體不適,即取出服用。慕謝仁波切的頭髮及衣服的碎片,是他 永不離身的護身符;不論走到那裡,必定隨身攜帶慕謝仁波切的照片,作為頂禮處。一切法中,最重視的即為慕謝仁波切的祈請文。


佛經中所說:「先他後己。」, 在卓洛喇嘛的身上,真的如是展現,任何時候,好東西一定先給別人,自己的東西,只要有人喜歡,則毫不吝惜地送給他,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幫助他人。有一次, 一位朋友要回西藏,他把積蓄全部給了朋友,自己則一文不名。在家鄉的時候,有一次大水把橋沖走了,他全然不顧自身的安危,跳入水中,救起兩位落水的喇嘛, 深獲旺青多巴地區上師們及民眾的讚歎。


在喇榮三乘法林佛學會,他的年 紀最輕,平日活潑熱情,友善待人,坦誠率直,像個孩子般,見到熟人總喜歡拍拍肩,甚或重重的捶一下,然後哈!哈!哈的大笑。不拘小節,多數時間是衣衫不 整,威儀不具,有時在修法的時候,呵欠連連,甚至睡著了,即使旁人不以為然,但他仍我行我素,不為所動。西藏有句諺語:「佛和小偷在那裡?不知道。」在他 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應證。


信念永不動搖

一九九五年底,他應中華民國寧 瑪巴喇榮三乘法林佛學會的邀請,到臺灣協助師兄圖登諾布仁波切從事弘法利生的工作。或許因為水土不服,從民國八十六年五月起,他的身體就持續消瘦。八十七 年三月初在陽明醫院檢查,證實身罹重病,其營養狀況與非洲難民相等,但由於佛學會的經濟拮据,其本人又沒有健保,根本無力住院治療。幸而經由靳應生、孫珍 霞兩位師兄的奔走,慈濟委員范德馨教授的協助,花蓮慈濟醫院的慈悲慨允,鼎力資助,得以免費入院作更進一步的檢查治療。經院方的妥善安排,及主治醫師陳梓 泓大夫的詳細檢驗,證實他罹患了病例史上極為罕見的病,結核菌由肺部侵入肝臟,形成三顆極大的腫瘤,尤其在肝臟正中央的一顆竟有兩個拳頭大,壓迫到血管, 導致腹部嚴重積水。由於腫瘤太大,藥物治療成效不彰,惟有作肝臟手術,切除腫瘤,或作肝臟移植,才能有效地改善其病情。但是,一則因其營養狀況非常差,恐 怕無法承擔手術;一則惟恐失血過多,故而一直無法作出決定。


在此期間,卓洛喇嘛另一位重要 的具恩上師多珠千法王,八月中旬應丁乃竺居士的邀請蒞臺傳法。卓洛喇嘛聞訊至為高興,儘管當時已是病入膏肓,但是仍堅持一定要北上親見上師,並表示:「能 見到如此偉大的上師,就算死也甘心。」八月十一日經由丁乃竺居士的熱心安排,由好友恭博喇嘛及護士林雅萍小姐一路照顧陪同,自花蓮飛抵臺北,直奔丁居士 家。多珠千法王及隨行喇嘛均非常感動,法王親自為其修法加持。卓洛喇嘛對上師的虔敬及信心,令在場的人均為之動容,並留下深刻的印象。


由於腹積水的情況一直無法改善,不得已遂決定於八月底動手術,然因大量失血,加上腫瘤與肝臟已結合,硬如石塊,手術刀下去根本無法切開,只得快速縫合。此後健康情形每況愈下,所有內 臟均逐漸衰竭。雖然肝腫瘤的壓迫及腹積水經常痛得他青筋暴露,雙手抱枕直不起腰,但他本人均咬牙強忍,其忍耐程度令醫師及護士們難以置信。只要疼痛稍減, 他就拿出法本唸誦、修持、虔心祈禱。


廿四日一早,喇榮三乘法林佛學會圖登諾布仁波切率同嘎旺喇嘛及學會工作人員徐安湘前往花蓮慈濟醫院。才一個多月不見,卓洛(才讓)喇嘛消瘦很多,一見到仁波切即非常高興地向仁波切說 道:「我應該快要走了,上師不斷地出現在面前虹光中。」然後雙手合掌莊重地說:「上師的加持是不可思議的。」圖登諾布仁波切叮囑他:「自己的心與上師的心 無二無別中安住。」他回答:「沒有問題,上師和我永遠也沒有分離過。」同時向仁波切表示非常抱歉,由於自己的病讓大家辛苦了,佛學會要好好地辦。接著轉頭 向好友嘎旺喇嘛說:「雖然我不是一個好的喇嘛,但是對上師的信心從來沒有改變,因為這個加持力,我現在沒有任何恐懼。」六個月的病臥床榻,他的身體已是形 銷骨立,衰敗不堪,但這絲毫無法影響他,他的雙眼清亮,炯炯有神;由於藥物的關係,全身一直抽動不已,但他仍力持大圓滿心性休息的坐姿,這個借住的軀殼根 本無法限囿他。由於極度喜悅,令他的呼吸變得急促,病情驟然轉劇,當護士為他戴上氧氣面罩時,他一直以雙手推拒。經過大家的商議,決定不作任何的急救,讓 他自然的走。廿五日晚間九點十五分醒來,開始大聲地用藏語和恭博喇嘛講話,正在浴室裡準備為他擦澡的加護病房護士林雅萍小姐,聞聲衝到他的床旁。他向這兩 位長期照顧他的朋友表達了深深的謝意。然後,叫恭博喇嘛到床邊,囑咐交代他的家人不要有任何擔心,自己和上師無分離的一起走了。而後說道:「我要走了,你 們好好地坐著。」說完,非常強烈地喊了一聲:「呸!」接著又說了一些話,但口齒已含混不清,然後又強烈地喊了一聲:「呸!」立即倒在床上走了。「呸」表示 將一切的妄念斷除於法界中,在三種頗瓦中屬於最高層次的法身頗瓦,臨終成就,無需經歷中陰道的種種過程,以往很多修習大圓滿的行者走時都是以這種方式。卓 洛喇嘛於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五日晚間九點四五分圓寂,世壽廿八。


大圓滿法成即佛成

廿六日,多位仁波切喇嘛及佛學 會的道友聞訊趕到,承蒙慈濟醫院的特許,移至地下室助念堂為其修法,由於氣溫過高,不得已將遺體放入移動的冰櫃。經請示教長貝諾法王,決定圓滿三天修法後 於廿八日以傳統的西藏方式火化。短短的二天時間,幸賴花蓮居士會陳貞如會長、保安隊顏穗銓隊長的大力資助,使得一切因緣圓滿具足。廿八日一早,圖登諾布仁 波切及兩位喇嘛將其遺體自冰櫃中移出,為其遺體做最後的整理。他的身體極為柔軟,頂門頭髮自動脫落了一大片,在在顯示出成就的瑞相。


當天早上,花蓮在一片大風雨 中,然而十點時火化處僅有微風小雨,火化正式開始。在場觀禮的有他的主治醫師陳梓泓大夫,及給予很多幫助的慈濟委員范教授。當他的遺體自車上搬下來,陳大 夫親眼目睹身體的柔軟情形,認為真是不可思議,在醫學上根本無法解釋。在場觀禮的都深為感動,且歡喜充滿。


尊貴的寧瑪巴教長貝諾法王得悉 整個情形非常高興,表示在這個時代,臨終時能出現這些瑞兆,實在是稀有難得。這都是因為修持大圓滿教法,以及對上師堅定不移的信心所致。修持大圓滿教法以 及跟隨具德、具傳承的上師,其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議,密教強調「視上師如佛」及「對上師生起堅定不移的信心」,在卓洛(才讓)喇嘛身上得到最圓滿的應證,深深策動每一位佛子的心。


引用: 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MAG/mag89472.html

給薩王傳記– 彭措郎加堪布 開示



給薩王傳記

■ 開示:彭措郎加堪布
■ 日期:2007 年 7 月24 日
■ 地點:悉達多本願會

    給薩王化現的基礎是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和金剛手菩薩這三位怙主的本色。由文殊、觀世音跟金剛手三位菩薩慈悲化現出蓮花生大師,再由蓮花生大師現出給薩相,所以給薩是文殊、觀音、金剛手菩薩以及蓮師慈悲總集化現的本色。要談給薩,應從人和本尊這兩方面來談,因為給薩有本尊之相,又實際出生在東藏,有這個人的事蹟。在赤松德真王的時代,給薩是保護赤松德真王之神,他在當時是神而不是人,還有中國的關公也是他的化現;此二者跟給薩的心續是一樣的。

人的事蹟

    給薩出生在東藏,也就是康。過去大家都是如此認定,可是後來給薩成為世界上非常知名的人物,於是有很多人說給薩出生在他們的家鄉,而產生許多不同的說法跟爭論。中國各地成立許多給薩研究會,在德格也有一個,洛熱老師是其中一員。除此之外,國際上大概有六十個給薩研究會。二○○二年左右,國內外的給薩研究會全部都來到德格考察,確認給薩的出生地是德格縣的擦吒吉大。給薩出生於西元一○○○年,不過歷史上的記載不盡相同。有的記載給薩出生於十一世紀,最後有多位學者確定他是在西元一○○○年藏曆六月十五日出生。

    西藏有許多不同的姓氏,給薩出生在「穆波董」這個族姓,父親是歇倫賈波,母親名為果薩拉嫫。給薩的父親娶了三個太太,其中大太太來自中國。她非常忌妒給薩,自給薩小時候起就用各種方法想殺死他,例如在食物裡下毒,或是趁給薩父親不知道的時候,想辦法殺死他。有一次她送給薩一件新衣服,卻在衣服上塗滿毒藥。給薩的父親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也就是給薩的大伯基奔和小叔措通。小叔措通知道給薩從小不凡,他因為想要獲得王位,希望將來給薩不會妨礙他繼承王位,所以他也生起殺死給薩的念頭。然而,給薩的大哥迦剎,也就是大太太的兒子,卻一直很喜愛給薩,他一直保護著給薩。

    給薩十歲時,小叔措通誣賴給薩,說給薩殺死七個人。大哥迦剎說:「你要有人證明給薩真的殺了人!」小叔找來筑嫫當證人,她後來成為給薩的王后,可是在還沒有成為給薩王后之前,她跟小叔站在同一邊。筑嫫家非常有錢,非常有權勢,她為小叔作證:「我親眼看見給薩殺死人。」然後小叔就要把給薩殺了,大哥迦剎不同意,他努力保護給薩。

    後來給薩和母親被放逐到位在黃河流域的瑪庫,這地方非常荒涼邊遠。給薩捕食「阿不惹」維生,「阿不惹」是沒有尾巴的老鼠,他母親也從土裡掘取人參果作為食物。措通誣賴給薩殺死的七個人,其實被措通藏起來,後來大家發現這七個人沒死,才知道給薩是被誣陷了。

    當時給薩的父親是岭地的國王,由於措通一直想要成為岭王,就用了一個計策。有一天他準備上好的酒肉,還有水果、糖、茶,以及在西藏用乾乳酪、揝巴做成的上好食物「蛻」,然後發通知給大臣、勇士們說:「我們來商討一件大事。」當時並沒有一個大家推崇的王,給薩的父親雖稱為王,但還不是大家所公認的王。他們有共有的財產,包括作偽證的筑嫫也是他們共有的財產,因為她是當地最美的女孩。

    措通有九個孩子,其中一個擁有一匹跑得非常快的馬。岭地雖然有三十位勇士,但沒有人擁有一匹跑得比他兒子那匹馬更快的馬。措通請所有的人來了之後說:「我們要趕快推舉一個國王,這些共有的財物才不會被糟蹋,像筑嫫才不會被糟蹋,還有一個共有的寶座也才有人坐上去。我們來舉行馬賽,誰跑得最快,誰就出來當王。」在座的人都知道,措通的孩子有一匹很好的快馬,當這個建議被提出來,有一些人,包括給薩的大哥,對這樣的建議不高興、不願意。

    前面提到給薩有個大伯基奔,學識非常淵博。他有一本對於岭地、對於這個國家有所授記的書,書中預言給薩從天降生到人間,同時也有一匹由天上下來受生為馬的快馬,這匹馬生活在山上,沒人能馴服。大家對基奔非常尊敬,所以對於他的話也都非常尊重。基奔知道以後給薩將會繼承為王,所以聽到他的小弟提出賽馬的方法,他想了想便答應說:「好!我們以賽馬中跑得最快的人為王。」當然基奔也知道,給薩若是騎上那匹從天上降生到凡間的馬,就一定是跑最快的。然後基奔說:「我們還需要討論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比賽,必賽的距離是多長。」

    措通說,因為他有快馬,所以知道要在什麼地方賽馬。他提出從中國賽到印度,在西藏觀看比賽。在座有一位勇士巴喇,他想這根本不可能,於是就說:「我也提出一個建議,我們從地上開始賽到天上,觀看的人就在天空觀看,誰要是贏了,獎品就放在太陽跟月亮上。」給薩的大伯基奔聽著大家討論,一句話也不說,他一隻手摸著鬍子,另一隻手拿著檀香念珠,口持咒語。

    最後大哥迦剎建議:「不!我們賽馬的地方就在岭。這裡有很好的場地,起點是凹地,終點是古雜喇,觀看賽馬的地方在喇叮谷。賽馬之前要做煙供,做煙供的地方就是鹿丁谷,那是龍山。」大伯基奔聽了之後說:「迦剎的建議最好。如果賽馬的起點在中國,人和馬要搬到中國去;終點在印度,又要把在岭地的獎品搬到印度去。這樣不妥。又有人說賽馬從地上賽到天上,這也不可行。所以就以迦剎的意見為意見。」基奔並且強調:「如果要賽馬,岭的所有百姓都要來,尤其是穆波董姓氏的人,一定要在。」其實他的意思就是給薩一定要在場,只是沒有指名道姓。

    此時大哥迦剎站起來,他從腰間抽出刀子:「我的弟弟給薩,被誣告殺了人,然後被驅逐到荒野地方,我們一定要讓他回來參加賽馬,否則可能會發生爭戰。」迦剎說完後,措通很不高興,可是若不讓給薩回來參加賽馬,賽馬是不可能舉行的。措通屬於大房的血統,給薩屬於小房的血統,所以措通只好說:「好!如果要給薩回來,就由你們小房的人去把他找回來。」

    迦剎問大伯基奔:「誰去找給薩回來呢?要我去嗎?」基奔說要筑嫫去。筑嫫作了偽證,使得給薩無法留在家鄉,所以基奔要筑嫫去找給薩回來。迦剎威脅筑嫫:「妳要是沒把給薩找回來,我們就把妳的眼珠挖出來,把妳的手剁掉,把妳的耳朵、鼻子也割掉。」於是筑嫫到給薩被放逐的地方尋找他ï
¼Œé€™å€‹éŽç¨‹ç•¶ä¸­æœ‰å¾ˆå¤šæ•…事,現在就不講。

    筑嫫找到給薩母子後,跟給薩的母親去尋找那匹從天上降生到世間的馬,那匹馬是從馬胎生下來的。有了馬還要有馬鞍的配備才能騎,筑嫫家擁有這些配備。為什麼筑嫫家有這些所需的配備?先前蓮師即化為人,把這匹馬所需的配備交給筑嫫的父親,並且告訴他:「這匹馬的主人將來會自己來找這些配備,到時你必須把這些東西都給他。」筑嫫的父親並不曉得這些配備是為給薩準備的。在回鄉的路上,給薩顯現了很多神通,讓筑嫫知道她家裡的這些馬鞍配備是給薩的,後來筑嫫就將這些配備交給了給薩。

    賽馬的結果,當然是給薩贏了。那年他十三歲,登上寶座,成為岭的國王。當他登基為王時,唱了一首歌。當時有學問的人都是以吟唱的方式來交談,一般百姓才是用講話來交談。當時給薩就唱了一首歌,內容是:東方的將軍是誰、南方的將軍是誰、西方的將軍是誰、北方的將軍是誰,東方將軍底下有誰誰誰是他的軍士…。在他唱歌的時候,其實也宣告他將來所做之事都將利益佛法,也會以西藏整體利益來做事,絕對沒有為個人利益所做之事。

    幾年後,北方祿堅部落前來攻打岭地。他們是拿曲帝曲地區的部落,頭上有角,能在天空飛,屬於魔族。他們攻打岭地,搶走很多牛、馬跟女孩。因為被掠奪了很多牲畜跟女孩,身為岭地的人,就必須要去報仇;如果沒有報仇,就不能稱為勇士。給薩平常會向他的姑媽請教事情,他姑媽其實是神不是人,她會在夢裡面跟給薩授記。她在夢中跟他說:「不需要帶很多將士,你一個人去就好。」給薩就一個人深入祿堅,進到酋長家當傭人。

    祿堅酋長的太太原是從岭地掠奪過來的女子,她跟給薩一起計畫,殺了祿堅酋長。然後她想,就算回去也已經不再是屬於岭地的人。另一方面,她希望給薩留下來,所以就在酒中下藥讓給薩昏睡不醒。那是非常毒的藥,即使給薩醒來,也無法想起家鄉在岭以及要回家鄉等這些事。

    青海有個稱為「霍」的地方,霍王聽說給薩不在岭地,因此出兵攻打岭,把岭地很多英勇的勇士都殺了。給薩的大伯心想,如此下去,給薩的大哥也會被殺死。他寧可給薩的太太筑嫫被搶走也不願迦剎被殺,所以就在迦剎飲料裡下了藥,在他昏睡後把他帶離開城,讓筑嫫一個人留在宮殿裡。霍的軍隊進來,輕易地就找到筑嫫的地方,然後把筑嫫帶回霍去。當迦剎藥醒後,知道筑嫫被搶走,他追趕過去,卻被對方殺死了。

    筑嫫養了三隻小鳥,她讓鳥兒們送信給給薩。牠們到了給薩所在處之後,發現給薩已不認得牠們。牠們知道給薩被下了藥,就想辦法獲取解藥,放在給薩喝的飲料裡。給薩終於從迷藥中醒來,後來出兵去攻打霍,殺了霍王並救出筑嫫。

    從給薩出生一直到霍的征戰這段故事,大概有五本書,跟霍的戰爭也有兩本,都是吟唱的形式。給薩岭跟霍的戰爭詳細描寫雙方作戰的種種情況,比如雙方作戰的時候要先唱歌,唱完歌之後才開始打仗,以及刀光劍影之後,人死的情況。現今全世界,以詩歌方式描寫個人故事的,就屬給薩的故事最長;就文化資產來說,給薩的故事也是個人故事中最長的。給薩故事裡有很多戰爭的情形。

    總而言之,除了拉薩,給薩攻打了許多地方。為什麼沒有攻打拉薩?因為當時拉薩是有佛法的。給薩降生於大約一千零七年前,那個時代西藏大部分地區沒有佛法;縱使有佛法,也是不純淨的佛法。大部分地區都信苯教,苯教多半以殺害眾生的肉、血來作供養,給薩所征討的都是這些地方。就我所想,那不是真正的苯教,因為真正的苯教是不會殺生的。所謂的苯教指的是西藏地方原有的當地宗教。

    給薩活到八十八歲,在一○八七年過世,他的下半生都在閉關。阿底峽的弟子種敦巴與給薩是同一時代的人。印度班智達碧智嘉那是種敦巴的梵文老師,也是給薩依止的老師。給薩的不共上師是蔣秋結波,蔣秋結波有很大的神通力,常顯示神通,給薩小時候也有許多神通事蹟。給薩依止了蔣秋結波之後,沒多久蔣秋結波就到五臺山閉關,閉關幾年之後,給薩再把他從五臺山請回岭地。當時的岭地就是德格,有一個時期岭的版圖非常大,可以說東藏康區都是岭的版圖。

    給薩過世之後,大哥迦剎的兒子當王,後來岭的勢力就慢慢式微。原本在岭領域下有許多小國,像是槳、袞等國,他們都陸續各自獨立,所以後來岭的版圖只剩下德格。過去德格是一個家族,給薩大哥迦剎的兒子來到德格,德格原本是岭王的大臣,後來這大臣反成為國王。現在岭地的典扣,就是岭昌,還可以找到迦剎的後代。

    有關給薩人的部分的歷史就講到這裡。給薩傳記裡寫到,給薩作戰幾十萬次,給薩的大伯基奔在世五百多年,給薩在世二百多年。像這樣的傳記,在西藏、印度也都還是存在。據說這些傳記只有一小部分是史實,其他部分是添加上去的。比如說,歷史上是有給薩這個人,他有很多軍隊,但給薩是不是像傳記裡所記載的活了那麼久?是不是有那麼多軍隊?甚至在比較晚期的傳記裡,還記載他有飛機、大砲,還說他征討到海的彼岸的一些國家。這些都不存在,都是假的。所以給薩的傳記並非全部是真的,也不全都是假的。然而詩歌裡面有許多部分是真實的,比如強達拉就是現在迺謙這個地方,現在還存在著一些岭勇士們的舍利塔,大概有兩、三個舍利塔。有的舍利塔上面還有歷史記載,有的記載標籤
已經脫落,還有些記載是錯誤的。

本尊護法

    就本尊方面來講,蓮師有如此授記:蓮師降伏了西藏的許多神鬼,包括赤松德真王的守護神給祚。給祚有很多名字,有很多樣貌,有時現出憤怒的相貌,有時現出寂靜的相貌。

    還有一個金剛長壽王,也是給薩、給祚的一個化現。祂的體性其實是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為了降伏很難降伏的眾生,所以現出忿怒相馬頭明王。

    給薩是我們可以祈請救護、依怙的一位護法。任何一個修行者如果對給薩具有極強烈的信心,依給薩為護法,絕不會有不吉祥的事發生在他身上,給薩會很照顧他。一般來講,修了很容易就有徵兆的護法,如果修行者對他好,而且自己沒什麼錯誤的行為,這個護法會對此修行者很好;但如果修行者有一些錯誤產生,那麼這個護法就會馬上懲罰修行者。但是給薩不同,給薩護法很容易修,你只要誠心地向他祈請ä
¸ƒå¤©ï¼Œä¸€å®šæœƒæœ‰å¾µå…†é¡¯ç¾ï¼Œè€Œä¸”修行者若有什麼錯誤產生,給薩也不會處罰傷害他。給薩這個法教可以說是降伏因違犯誓言而成為厲鬼的最好對治法。

    給薩教法可說是現在末法時期最需要的,過去化現為赤松德真王的護法給祚、化現為關公,然後在西藏化現,現在成為我們的護法,許多上師都是這麼說。如果某位上師很偏私地只說自己好、別人不好,他的話就沒有人會承認,但給薩是很多教派都承認或讚嘆的。蔣揚欽哲汪波就曾讚歎給薩護法的過去世──赤松德真守護王的給祚;蔣貢康楚仁波切也對護法給薩給予許多讚歎,他說給薩從不變智慧中,因願力顯現出護法之相;多欽哲依喜多傑仁波切說給薩是世間之王、西藏的怙主、兜率天的珍寶,是印度的成就者之ㄧ,是天龍八部的命主,他也說給薩護法是佛教的勝利幢,是密法的主軸,是三根本總集之尊,是修行者的保護神。給薩可以以上師來修持,也可以本尊來修持,我們有這些儀軌。

    米滂仁波切說,給薩護法的體性就是文殊菩薩,曾經化現為蓮師,現在是護法,未來將是香巴拉的國王。米滂仁波切對給薩有許多談論,他說我們是給薩的屬民,在來世,給薩是我們的上師。此外,如果能夠如法地修供天馬,並且做給薩煙供,你想要做的事情都一定能夠成功。米滂仁波切說他敢擔保,這是沒有欺誑的。他還說,如果可以按照給薩上師相應法中的祈請文祈請七天,一定會有徵兆顯現出來。

    如果你想:「我這個痛苦是給薩給的,我這個快樂也是給薩給的。」這種想法不正確。我們是佛教徒,相信因果,所以供養給薩是因,我們所想成辦的事情若都能夠隨意成辦,這是果。一般來講,只要我們好好地依因果法則來走,縱使我們沒有供養給薩,給薩也會護佑我們。然而供養給薩是有它的緣起。我們相信給薩能夠幫助我們,我們也是給薩應該要幫助的人,當然給薩的慈悲是沒有遠近之分,但為了要讓給薩護持的力量進入到我們身上,還是有必要做供養。只要相信並供養給薩,他就會是幫助我們事業的力量,所以還是有必要有這樣一個緣起。

    給薩是最好、最容易修、最方便的一個護法。怎麼說?今天供養祂,明天不供養祂也沒關係,絕對不用懷疑他是否會懲罰你。此外,給薩雖然是屬於寧瑪派的護法,你求取他派的教法祂也不會生氣,即使你學苯教的法,祂也不生氣。儀軌裡面說,不管你是接受修持佛的教法或苯教的法,祂都是這些修持者的怙主。漢人供養也可以,藏人供養也可以,因為儀軌裡說,祂是漢藏兩地的財神怙主,祂曾經化現為關公。

    很多上師都修給薩護法,薩迦巴有很多上師就是以給薩為護法。很多人修給薩後顯現出徵兆,現在也能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比如就我所知道,有一些出家僧眾,他們並不是很專心一志地向給薩祈請,而只是平常唸誦向給薩祈請,雖然不是專注地閉關祈請,只是平常的唸誦也都能夠看到給薩護持的徵兆。

問與答

問:如果我們拜關公,是不是也可以得到給薩王的加持?

答:如果你知道關公是給薩,就能獲得加持;但如果你不知道,那就比較難獲加持。比如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如來藏,如果不知道這點,雖有如來藏,對我們也沒有利益。

問:「給薩」這個名字有何意義?

答:「給薩」看似一個蓮花的名字,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所謂「給薩」意指他的能力很強,不需要依賴任何人,所以稱為「給薩」。給薩之前的名字叫久祿,贏了賽馬之後,登上寶座為王時,他的小叔措通就說:「唉呀!他突然變得能力很強,根本不需要依賴別人。」從此就稱他「給薩」。

問:給薩像有的是坐著,有的是站著,手上所持的東西也都不太一樣,請堪布解釋說明一下,那些代表什麼意思?

答:給薩的修持方法很多,最有名的有兩個。先前提到的金剛長壽王是多傑切賈,還有一個是札拉,也就是札列賈波,札列賈波好像是戰神之王。多傑切賈就有息增懷誅四尊,現在看到的多半是息法多傑切賈。不管是息增懷誅哪一尊,頭上都帶著由羊毛所做的帽子。息法的多傑切賈右手拿如意寶,左手拿勾和索;懷法的多傑切賈右手拿鐵弓和鐵箭,左手也是拿著如意寶。札列賈波右手拿的是馬鞭,就是棍子,棍子上有抽馬;左手是拿著彎刀,彎刀柄是一根矛;身上穿著盔甲,騎著一匹黑紅色的馬。多傑切賈沒有穿盔甲,而是穿綢緞的衣服。息增懷誅各個法像手中所拿的法器都不一樣,每一個都有其含意。

問:堪布講述的給薩王很強有力,可是化現在中國的護法神好像只是欲界的天神,仍有瞋心,所以當他死的時候,在空中說「還我頭來」,後來有一個和尚度化了他。這個護法神在台灣被當作財神,這個關公跟給薩王之間有何關係?

答:除了關公,給薩也有文殊的體性或觀音的體性,後來蓮師進到西藏後才將其降伏。不只是給薩,吉祥天女等其他護法也都是某某菩薩的化現,但也都被佛或某一尊菩薩降伏而成為護法,所以不只關公如此。說關公是財神也沒錯,因為他是屬於財神的法,我們有這樣的儀軌。

問:關公在台灣是講義氣的神,怎會又變成財神?

答:因為關公也是文殊的化身,所以他也可以成為財神。

問:如何供養給薩?

答:最主要是酒。米滂仁波切說,要用高腳杯盛酒供養給薩。此外,要供養給薩命的咒輪,還要供養給薩的畫像以及代表他魂魄的水晶,像六角的水晶石。給薩的風馬旗也是一個供養物,修給薩的煙供也是。供養的食子必須像房子一樣,代表他的宮殿。

問:如何供養可以含括息增懷誅?

答:努力地向給薩祈請,供養給薩。

問:我們既沒有接受灌頂,也沒有接受口傳,如果有一天晚上我在外面要回家時,覺得情況不對,我就大叫給薩王,我這樣叫他,他聽到了,會不會幫我?

答:這樣做可能是最好的,因為你若是害怕,最好投降在一個大將軍底下會比較安全(笑聲)。

問:您的意思是,平常就要投降,還是到那時候再投降(笑聲)?

答:你可能在快樂的時候不會想到給薩,在你遇到困難的時候就會想到給薩,那個時候你才會向他臣服。

問:有關修持的徵兆,能否舉個例子?

答:比如說親見到給薩,或者在夢中夢到盔甲,還有實際上有人供養你盔甲、或給你盔甲片。修得好的徵兆,當然每一個人所顯現的不一樣,但如果顯現的徵兆對你的心有幫助,那麼這個就是徵兆;如果顯現了兆頭,可是你的妄念越來越多,那就不是。

〈確尊法師口譯,李驊梅整理。〉

柔和聲 第 28 期 2009 年1 月
http://www.siddharthasintent.org/chinese
Copyright © 悉達多本願佛學會版權所有

悉達多本願會的中文網站有更新的版本,網址和舊有的網站相同,所有柔和聲的文章都可以由網站查詢及下載,並且可以免費下載宗薩欽哲仁波切2002 所教授的《心經》和2003-2004
教授的《金剛經》,歡迎您上網瀏覽。我們期盼這個新的網站能利益更多使用中文語言的朋友!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遇見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遇見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Meeting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Rinpoche

~ Sandra Scales, "Sacred Voices"

第一次見到宗薩.欽哲仁波切的那一幕,至今仍然銘記我心。那時他來加德滿都見他的父親──董瑟.聽列.諾布(Dungsey Thinley Norbu Rinpoche)仁波切,他穿著黃色法袍特意地走進我們的水泥小屋。當欽哲仁波切轉身過來見他父親時,他調整了自己的金黃色禪袍(zen),把它往肩後一擲,便在他身後的空中畫了個大弧。當棉布飄下時陽光從中穿過,將小小的房間染上了藏紅花色的光暈。仁波切的姿態端正且莊嚴,步伐則是大而輕盈。那一刻,我覺得就像悉達多王子剛剛踏進了房間。

 


 

十七歲時,仁波切已經精通英文。不過,他對所有的學習都很認真,且會找我去寺廟幫他琢磨文法和辭彙。上課時,他的侍者會進進出出,每當仁波切需要某物時,侍者總是會出現。仁波切就朝某個模糊的方向一揮手;接著,毋需說明,僧人便快速來到牆旁的一排矮墊前,從其中某個墊子下拿出仁波切想要但未說出的東西,侍者似乎總是確實知道仁波切想要什麼、東西在哪里。這些座墊下藏有許多東西:他的信件、裝著(印度)盧比的一個信封、英文書籍、丁丁歷險記漫畫、多餘的襪子,全都存放在這個獨特的貯藏系統中。對於這位利美(不分教派)傳承的持有者──蔣揚.欽哲.確吉.羅卓的偉大轉世,這是我唯一能想到在他青年時期的事。仁波切出眾的才華與記憶,使得這些課程幾乎是多餘的,但我還是愛假裝是在教他。

 

 

很多年過去後,我們最終離開了寧靜的尼泊爾土地。我們的離去並非情願。那個喜馬拉雅山的峽谷,是個印度教徒和佛教徒愜意共處之地,他們還常共用彼此的寺廟。加德滿都的母牛會在街道的正中央午睡,而沉穩的人力車夫會從旁小心地繞過。此處,在日常生活的每個層面,都能看見對靈性的尊重;在我們回到美國之後,我們深深惦念著那個老家。

我們在1986年搬回加州後沒多久,有一天我的女兒Kitty接了通越洋長途電話。電話裏的聲音來自宗薩欽哲仁波切。他說他很快會來美國,因此我們請他住在我們家。在這之後,他就時常會來。

仁波切很有文藝復興人的風格,他對一切事物都感興趣──包括科學、文學、傳播、藝術。我們的討論有時圍繞著藝術媒體的傳播,特別是攝影與拍片。這引起我的興趣,因為我一直覺得視覺藝術能夠進入潛意識並用文字和概念所無法達到的方式來溝通。仁波切所拍的相片,就有這樣的效果;無論他選擇什麼影像──面孔、花朵、石頭──都有讓我留連的靈性美。

某些日子裏,當幾個佛教學生坐在客廳和仁波切談話時,他會突然放些音樂──可能是貝多芬,也可能是Ravi Shankar(印度國寶級西塔琴大師)。他會說「噓,聽!」,並把音量開到最大以致于整個房子都充滿了樂音。然後,他會把音量驟然調小,又回到談話中。這些插曲似乎打斷了散漫的思緒之流,而轉為開闊的片刻時光。

仁波切第一次到聖塔克魯茲(Santa Cruz)時的某個下午,門鈴響了,我去開門,門外是兩位耶和華見證人。仁波切走到我身後,快速地請他們進來喝茶。他並沒有告訴這兩位整潔的年輕人他是個佛教徒,但是當他們走進我們掛滿蓮花生大士和佛教本尊圖片的客廳時,藍眼睛睜得大大的。仁波切花了一個多小時跟這兩人談話,饒有興味地聽著他們勸人入教的詞語,並且優雅地接受他們教堂的文宣。

仁波切第一次的來訪只待了一周,但是隨他而來的加持卻如同耶和華見證人來敲門般,周複一周並不間斷。事實上,他們依然會來訪。而且,雖然仁波切現在有時穿著絳紅色的法袍,有時穿著倫敦制的羊毛大衣,我仍然視他如佛。

 

~ 感謝法友Bella Chao的翻譯,今與大眾分享!

 

 

轉載自楊書婷師兄的博客

原文請見於 


引用: http://xd-3.blog.163.com/blog/static/664367482009222114427978/

堪欽門色仁波切傳

 

門色仁波切誕生於一九一六年第十五勝生周火龍年孟冬三十日,父親依據生日為其賜名郎博(意譯:晦,天盡日,即三十日,也有天士之意)。誕生時出現了很多奇特的吉祥徵象。如湯餅筵期間,在場的親朋好友均看見帳篷上出現了彩虹與光芒;天空中響起了法螺聲,嬰兒的頭頂上也發出了白光。及其長大後,晚上在禪定時,有幾位清淨的信徒曾看見其修持的帳篷裡像白天一樣明亮。誕生那天,松卻多吉喇嘛專程而來,認定其為遍知無垢光尊者的轉世靈童,並授記:“消除眾生心裡無明的大士”,還賜名為門色(意譯:除迷)。

 

七歲時,拜色須‧曲古喇嘛為師,求學藏文,很快學會讀寫。自幼就有慈悲心,從不殺生,喜歡出家,不愛放逸,人們皆敬佩他。

 

十五歲時,於達日色青聖地,在律師江巴嘉措堪布為首的僧眾前,剃度出家,法號為圖旦‧慈誠嘉措‧巴桑波,意即佛法‧戒海‧賢德。受戒後,持戒如同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對三十三種戒律從不違犯。由於戒律清淨,成了持戒者的榜樣。

 

在律師江巴嘉措堪布處,還得到了大圓滿法界心要前行及破瓦法的傳承,並修習了五加行。進入查朗寺的佛學院後,學習了幾部經論。他學習認真刻苦,對經論的理義很快就能透徹領悟。大家對他的智慧非凡、聰明過人,都感到驚訝,讚歎不已。

 

有一天,堪布對門色仁波切說:“你應該去噶陀寺佛學院求學。這樣有助於弘揚佛法,普渡眾生。”於是門色仁波就決定前往噶陀寺。當他到達噶陀寺時,剛好遇上局.米滂仁波切的《文殊續儀軌》大法會。法會的主持是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仁波切。門色仁波切也參加了法會,並在噶陀寺傳戒時,從親教師及軌範師等具數僧寶處,圓滿受得近圓戒。受得戒律後,對《毗奈耶經》所說二百五十三條戒均守持清淨,連細微的惡作也從未犯過。大家都稱讚他為“持戒王”。……

 

在噶陀寺講修院(佛學院)裡,他遵法守戒,從不放逸無度,在學習顯密經典方面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廣聞博學,聰慧無雙,成了鄔堅旦批大堪布的大弟子。在講修院開的呈獻“成績供雲”法會上,幾百個學員當中,唯獨門色仁波切獲得了“最精通顯密經論”的表彰獎勵,並由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仁波切獻上哈達,授予堪布學位。

 

門色仁波切在給眾多弟子傳法時,嚴肅地說:“我的傳承是局‧米滂仁波切親口傳授給格巴堪布,格巴堪布無謬誤、無增減地傳予鄔堅旦批,鄔堅旦批毫無保留地傳給了我,我也像以一盞燈點燃另一盞燈一樣傳給我的弟子們。鄔堅旦批大堪布曾說:‘此講解沒有自造臆說及順從他言,傳承清淨。因此不必羨慕別的講解。’現在局‧米滂仁波切的巨作經論親口傳授而無誤不亂的傳承,唯我一人獨有。”

 

聖者貝瑪拉密札成就者曾發願:每過一百年,我的化身將到人間來,整頓弘揚大圓滿法界心要這一法門。如願顯示的貝瑪拉密札化身──大堪布根切‧阿嘎旺波仁波切親臨了噶陀寺,為有緣信眾傳法灌頂《精義四支》及《七寶藏》。門色仁波切也得到了這一傳承,並對阿嘎旺波仁波切生起了如同對佛祖一心嚮往、決無動搖之信心,並祈求攝受和傳授大圓滿。阿嘎旺波仁波切早已明瞭他的根器及因緣,欣然同意收他為徒及傳大圓滿法,並且說:“噶陀聖地曾成就虹化者數十萬位,此地傳法是個好地點。”可是由於法會期間人太多了,一直沒有時間傳法。當門色仁波切再次求法時,阿嘎旺波仁波切親切地說:“現在這裡沒時間傳法,你到紐修圓林來吧。《空行要旨》中對紐修圓林有授記:‘光明皎潔的雪山之東,青鐵箱燃燒一樣的上區,一頭野犛牛暈睡似的背座上,……。’此聖地比其他聖地更為其殊勝,因為它對弘揚佛法、利益眾生有很好的生起因緣。”並親自到噶陀寺為門色仁波切請示,得到同意才讓門色仁波切前往紐修圓林。

 

門色仁波切到了紐修圓林,依止阿嘎旺波仁波切為根本上師,對上師的信心圓滿具足,認為上師的每一個動作都是為度化我等眾生之行為;上師的每一句話都是教誡我等眾生能走上解脫之道的教導,並以“三歡喜”供養上師,如此信心,直至圓寂,從未退轉。

 

大圓滿法界心要(龍欽寧體)的竅訣、舊譯密乘(寧瑪巴)持明傳承,是由無畏洲至尊傳給查瑪喇嘛吉美‧嘉維紐固,吉美‧嘉維紐固又傳給札威巴珠‧烏金‧吉美秋吉旺波,札‧巴珠傳給紐修‧龍多旦比尼瑪,龍多旦比尼瑪傳給根切‧阿嘎旺波仁波切,阿嘎旺波仁波切傳授給門色仁波切。此傳承是口耳傳承,堪為殊勝清淨。門色仁波切得到傳承後,樹立無上密乘的正見,領悟了本性、體性、悲心像火與熱一般,無二無別,證悟勝義空性,戲論之苦從內心消失,並把修證中的體會、境界、悟心向阿嘎旺波仁波切匯報,讓自己的上師確定認可。

 

一次,門色仁波切外出化緣,當天沒回到住處。師兄弟們都十分擔心,告訴了阿嘎旺波上師。上師出禪定後說:“有熱瑪德護法(即欸嘎札第護密天母)在保護著他,沒事。”就像這樣,熱瑪德護法時時刻刻都在護持著門色仁波切。

 

阿嘎旺波仁波切還給門色仁波切傳了《智慧上師》,依照此儀軌,作了生死與涅槃的區分;並傳了空性“徹卻”(立斷)、任運“脫噶”(頓超)(即大圓滿法界心要阿底瑜伽最高二法門)。

 

經過幾年修持,門色仁波切將要回到自己的家鄉果洛紅科。在離開上師的前一天,如當年釋迦牟尼佛給大迦葉尊者讓一半座墊,交付律經並認定為第一代付法藏師般,阿嘎旺波上師叫弟子們在法會中,砌起泥土法座,讓門色仁波切上座,當眾授予“佛法心要大圓滿傳承法太子”之位,並勉勵教誨,讚美功德,撒吉祥花。後來,門色仁波切在無修光明苑給傳大圓滿法界心要時說:“阿嘎旺波上師讓我坐泥土法座,是早已想到我將要為大圓滿法界心要作點有益之事的緣故。”

 

門色仁波切除依止阿嘎旺波仁波切為根本上師之外,還在夏札‧貝瑪赤勒嘉措仁波切、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仁波切等眾多上師處得到了灌頂傳承。總的來說,門色仁波切的聞法上師有上百位,各教派的灌頂傳承亦皆得到。

 

正當門色仁波切聞思深如大海的佛法經續竅訣並精進修持時,眾生們共同的惡業成熟,令整個藏區經歷了一場大的事變,佛法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毀壞。門色仁波切也被關進了監獄,被批鬥、毆打、上刑等,受盡折磨。然而,他對損害他的那些可憐人不但不生惱怒、惡念,而且樂意地承受他們的罪業,把自己的功德以無緣空性見迴向予他們,並發願一切好與壞的結緣者都可霑法益,得到好果報。

 

他在縣、州的監獄裡過了一年多,就被送到了西寧磚瓦廠“勞動改造”。當時的判決是終身監禁。那段時期,所有的犯人都處於饑寒、困苦的境況之中,門色仁波切也不例外。雖身處困境,但卻時刻不忘修持。“特別是被關進黑牢,這對於一個修行者來說是最好的閉關房。我還得感謝監獄管理人員。”這句話是後來門色仁波切給弟子們傳法的時候所講的。在獄中修持大圓滿法界心要,門色仁波切證得了樂與苦、淨與不淨無二無別。在獄中,有的犯人由於疲勞過度和饑寒難耐而夭亡;有的由於饑餓寒冷至極,放聲痛哭,呻吟求救。面對如此痛苦的人們,門色仁波切慈悲地把自己的那份囚食分給他們,自己幾十天不吃不喝。由於困苦與饑餓,監獄裡的人都變得面容憔悴、枯瘦無力。門色仁波切的身體也一天一天地變得消瘦了,雙腳還發炎、潰爛。此時他萌生了示現圓寂的念頭,可在禪修中親見了與光明合成一體的阿嘎旺波仁波切智慧相,阿嘎旺波仁波切安慰說:“為了弘揚佛法,利益眾生,再困難也得活下去。你還有傳授大圓滿法界心要的機緣。你要答應我,承擔這一弘揚佛法的責任,因為你是我傳承的唯一繼承人。”並當即賜予三密相應的心印傳承。“從那以後,我傳法時,均有殊勝的加持力,就是這個緣故。”這是門色仁波切親口告訴弟子們的。事實上,在門色仁波切傳法時,弟子不論賢愚,只要通過禪定加持,都可與他心心相應,無二無別。也就是說,在門色仁波切的加持力下,弟子證悟的境界也與他等同,實是殊勝。

 

從此以後,門色仁波切在監獄裡經常進行秘密薈供。每次秘密薈供時,都得到阿嘎旺波仁波切的智慧加持。每天傍晚,護法、空行把薈供供品送到監獄裡。從此,門色仁波切不用飲食也使身體越來越好。監獄裡其他人也嚐到了一種很特別的美味,沒有了饑餓、痛苦的感覺。同獄人和獄卒都感到上師的成就非同一般,因而開始生起了恭敬心和淨信心,想方設法前來求法。勞教廠裡各教派的一些堪布、珠古、阿啦和伏藏師們在這段特殊因緣中得到了大圓滿法界心要的傳承。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同獄中有一位漢族老人,他原是地主,因為家破人亡,自己又深受牢獄之苦,於是,毅然放下了一切世俗之緣,具足了出離心及對門色仁波切的淨信心,在門色仁波切面前求得了大圓滿法界心要的竅訣,從此一心精進修持,直至圓寂,成就了虹化身真果。此事為門色仁波切第子親眼所見。

 

門色仁波切為培植一切眾生的福田,通過見、聞、思、觸得成佛果,大發淨願,為弘法利生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在紅科“帳篷寺”時,門色仁波切建立了佛學院,並擔任二十多年佛學院的堪布。他注重講解局‧米滂仁波切親口傳述的舊譯宗派竅訣。此外,還在佛學院裡教授了不共文化顯密經論及共同文化因明學、聲明學等,直到被關進監獄。

 

經過了二十二年獄中生活,門色仁波切終於返回了故鄉果洛,居住在尼科河上游一個僅容一人的小帳篷裡,給有緣弟子們教授共同顯密經論並傳授不共同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為了更好地弘揚、教證佛法,使更多的有緣弟子得聞佛法,他決定建一座寺院。建寺的地點也正好有記:“阿瓦雙龍合喜處,未來宏法道場門。”這話是覺巴‧白才成就者在很早前說的。在尼科兩河交匯的地方,有一塊大草坪,名叫英千塘。此地曾被稱為“法輪蓮苑”,與覺巴‧白才成就者所說的地方相契合。門色仁波切通過化緣募捐,於第十六勝生周木鼠年,建立了能依所依──紅科寺大殿,命名為吉祥法輪洲,並任命弟子、伏藏師格爾勒‧德衛多吉為住持。接著還建起講修院(包括講授院、修持院)。講授院由旦巴達吉擔任堪布,招收了五十多位年青僧人,給他們傳授榮(榮森瑪哈班智達)、龍(無垢光尊者)二位遍知者的經論精髓。門色仁波切還特別注重講解局‧米滂仁波切著的《中觀》及《因明》兩部論注。而在修持院裡,每期則安排十位喇嘛進行為期一年的閉關專修。門色仁波切親自給他們傳大圓滿法界心要,以《上師持明意集》、《本尊大悲觀自在》及《空行大樂王母》等儀軌進行“近、修、業”的特有修持。

 

每年的夏季,門色仁波切均按照佛教的根本律經三事儀軌,定前夏三個月為“結夏安居”,並在此吉祥安居期間,為寺內的弟子授沙彌、比丘戒律。

 

位於寺院的上側有一塊平壩,取名為“無修光明苑”。在那裡,門色仁波切建立了以表“三身”的三處法營。幾位弟子還建造了一座小禪房,以便門色仁波切住在這裡為各地來的求法者傳法灌頂。對求大圓滿法界心要法門的弟子,先按大圓滿前行儀軌《普賢上師言教》及《普賢上師言教講義》的要求,首先修心百日(閉關專修一百天四種轉心法等共同加行),接著修習五加行(五個“十萬”,修積福懺罪),經過考證合格才傳授正行。考證不合格的需重新修習五加行直到合格才傳授正行。門色恩師對弟子們要求嚴格是出了名的,對傳法就更嚴謹,每次傳法都是很有次第、很仔細地進行。得受正行的弟子們,必須用幾年時間修持徹卻,經過考證,才可獲得《智慧上師》的灌頂和傳承,實修脫噶,認識中陰間,區分生死和涅槃。

 

由於門色仁波切法脈清淨、智慧如海、傳法嚴謹,因而吸引了不少一心求得正法的有緣弟子紛紛前來求法。門色仁波切針對這些各地前來求法弟子的因緣、根器,以局‧米滂仁波切著的《真悟寶燈》、《釋量論》、《真事慧劍》、《中觀莊嚴論注》等著作為理論基礎,運用深入淺出的哲理及自己智慧的辯才、推理給予教授。凡得門色仁波切教誨的大部分弟子,均可消除惡慢,生起恭敬心和虔信心,樹立正知正見,契入佛道。

 

門色仁波切如理教誡,如法傳授,如實修持,使佛法得到了弘揚,成為名符其實的大圓滿法界心要的法王。在他身邊有很多寧瑪巴、噶舉巴、覺囊巴及格丹巴等不同教派的弟子。其中有一批如星群裡的月亮般成績品行優秀、修持成就傑出的大弟子。另外,門色仁波切還為幾十萬有緣僧俗信眾傳授灌頂了《極樂世界修行儀軌》(三次),每年傳授龍色寧波破瓦法(遷識法),並共同修證;還為不同根器的弟子傳授了各種相應的法門。就這樣,門色仁波切長住於此道場弘揚佛法,特別是使無上大圓滿法界心要這一法門發揚光大。

 

門色仁波切一生清貧,從不蓄財,沒給任何人留下遺產。可是他卻給眾生留下無價之寶──法本。他的心血之作有:在西寧獄中為了不失傳阿嘎旺波仁波切口耳傳承所寫的《口耳傳承筆記》(可是在找到阿嘎旺波仁波切的親手筆記後,他便將自己的筆記用於火供)、無畏洲至尊的《中有發願‧旨海》(概要和注釋)、《不動佛修誦儀軌》、《文殊祈請偈》、《遷識法儀軌》及弟子們整理出來的《教誡真實恩師語開示錄》等。這些著作,均言語精要、易學好懂,令閱讀、學習者很快領悟教誡,對治自己的過失。見聞者都會自然而然對佛法生起正信心。

 

二十五歲時,門色仁波切在阿嘎旺波仁波切前聞受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後,就一直不分晝夜地專修徹卻。在札拉寺夏札‧貝瑪赤勒嘉措處受《大寶藏》灌頂時,其他受法弟子各自在夏札仁波切前發願閉關進修三根本。當門色仁波切正要發願時,夏札仁波切卻對他說:“你的脫噶觀修很好,就專修脫噶七年吧。”於是恩師就應願而往“陀岡”山塢和“華青”白岩等幽靜處,完全放棄身語意的九品事情,專修脫噶。事變後被送往監獄的路上,門色仁波切乘坐囚車到達青海湖時,湖中發出一束白光,直射其心中。車內眾人均親眼看見。

 

門色仁波切被關進西寧磚瓦廠時,時常於一棵老柳樹下靜坐觀修,把監獄當做閉關房,十八年來從不間斷地修持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使之熟練通達。後來在法輪蓮苑道場給弟子們傳法期間,門色仁波切仍堅持每天修習“四座瑜伽”,循序漸進地懂得、熟練、領悟十地五道的功德。

 

門色仁波切時常教導弟子們:“你們求得大圓滿法界心要竅訣後,修習的時間短得像小鳥喝水過程中抬頭般;又整天東奔西跑,被散漫放逸佔去了大部分時間。雖然所修的法是大圓滿的法,但仍不算是大圓滿的修行者。如果這樣做,就不會得到解脫之果,這是千真萬確的。所以說,你們應該把‘世間法’與‘佛法’的事業全都放下來,堅持不分晝夜地專心修習大圓滿,不要錯過可以修行的機會。否則,就算得到再好的法門和找到最好的上師也沒有用。請記住我門色說的這些話吧!”“還有,老喇嘛也好,老僧人也好,不管自己的地位高低,千萬不要太貪財。太多的財物會讓你自討苦吃,心生不安!”如此等等。門色仁波切歷來是言傳身教。他自己從十九歲起,就發願不收死者的財物,從來不把灌頂傳法當“商品”作買賣。幾十年來傳法灌頂所收的供養,全用來供養布施。在重建桑耶寺時,他除了把所有的九眼珠、珊瑚等寶物捐獻出來外,還捐獻了十萬元人民幣作為桑耶寺佛學院的教學基金。此外,在紐修園林木刻阿嘎旺波仁波切的著作全集時,門色仁波切捐獻了四萬多元人民幣作為木刻經費;維修噶陀寺時也捐獻了珊瑚、松耳石等寶物一批;佛像、經典等均獻予紅科寺。總的來說,門色仁波切一生過著清苦的貧僧生活,可他卻是精神最富有、生活得最自在的一位無戲論瑜伽士。

 

門色仁波切得到密乘大圓滿正行的傳承後,經過五十多年修證而得有學乃至無學之所有道相,圓滿具足。其四相圓滿,淨相之境也圓融無礙。如修誦“不動佛儀軌”時,就親臨東方妙喜佛國,面見不動佛。修誦“文殊獅子吼心咒”一千萬遍後,親見文殊菩薩。修持《上師‧明點印》一千萬遍後,見無垢光尊者。修誦三根本時,見本尊成就。修護法時,護法、空行均誓諾應辦所囑託之事。如此等等之淨相極多,不可思議。但門色仁波切是位隱居獨修的瑜伽行者,很少講自己的功德。總的來說,門色仁波切是位具足智力、圓滿四相、事業功德不可思議的大圓滿成就者。他的成就是凡人難以想象和難以表達的。

 

第十七勝生周水雞年二月六日,門色仁波切召集諸弟子到身邊,跟大家說:“我將要離開這個世界,與您們分別,請不要痛苦。我要與無垢光尊者的智力等同,您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說畢,就開始給在場的弟子們摩頂,並誦願詞道:“具足功德上師解脫相,雖一剎那亦不生邪見,恭敬勝解所作見皆善,祈願上師加持心相契。”還給沒得到正行的幾位弟子傳了正行。然後把大弟子旦巴達吉堪布叫到身邊說:“你要主持我這道場。”這時有幾位弟子問道:“恩師有轉世化身嗎?請求恩師您親自認定授記吧。”門色仁波切說:“我不知道是否有轉世,但有一本卦術書《明說善惡果算》中記有:‘下世生在東南方向間,漢藏聚眾擲骰娛樂場,商賈種族富足資產家,五個兒子之中有智慧,弘揚佛法利益有情故,莊嚴色身再次顯人相,教證佛法太陽般發光,三域無雙所化皆得渡,他與像他這樣的大德,隨願受生不定變化身,輪迴不空化身亦不斷。’想找我的轉世,就按此卦中術語去找吧!”說著門色仁波切就把這本卦術書交予旦巴達吉堪布,還給弟子們講了重要的教誡。

 

正當門色仁波切準備入定,把色身攝回法界之時,以旦巴達吉、阿扣吉爾可為首的諸弟子,忍不住心中悲痛跪在門色仁波切面前哭著說:“祈求恩師常住世,轉法輪。”在一片哭叫聲中,有一位弟子叫道:“如果上師真的要走,就把我們也帶走吧!”看到弟子們如此痛苦和虔誠地祈請、哭叫,門色仁波切大發慈悲,答應大家的祈求,決定再住世一段時間。當晚,護法神欸嘎札第、呼拉及單間多吉列巴也求門色仁波切住世,並答應給門色仁波切呈壽。另外,還有達賴‧丹增嘉措送來了佛祖像及願詞文,曲英伽達老堪布派來了問候住世的信使,法王晉美彭措仁波切也派人來祈求常住世。在如此吉祥的生起因緣中,門色仁波切加持自己壽命,多住世了近一年時間。

 

那時候,門色仁波切的右手大拇指自然顯出“嘎”字,左手大拇指自然顯出“阿”字。經典中記載道:“有阿字標記者,是前世修了佛語,至少兩世可得語金剛成就。”有一天,兩隻像鴿子般大小、羽毛很美麗的鳥飛到門色仁波切身邊幾天不走。門色仁波切說:“這是新母鳥。”後來,大家才知道這是空行母顯鳥相來迎接門色仁波切。那段時間,門色仁波切還給弟子傳了法。在同年的九月中旬,身體雖沒有病痛的徵象,但世俗的幻景已盡,不愛說話。弟子向他請示,他也只是模仿、重複請示的話。這恰恰印證了《應成》中寫的:“法性遍盡相,證悟相皆空,身盡根境盡,分別心亦盡,已證無言語”及《大鵬翼力》中講到的“語就像那岩中發回音,隨聲附和別人的說話”等經論裡所講徵象,證明門色仁波切證得了法遍不可思議相。

 

於水雞年十二月十五日晚十時,無修光明苑禪堂裡,門色仁波切作獅子臥把色身攝回法界。圓寂後,空中響起了法樂聲,出現了奇特的雲彩網。此時,諸弟子關閉了禪堂的門窗,並把門色仁波切圓寂的消息保密了七天。這些時間的徵象與《續部》正符合,如云:“佛像與舍利,發光響樂聲,地震等徵象。”這些現象是圓滿成就的外徵象。當時,此地出現了響聲,發白光,無雲的空中遍滿了彩虹、明點、小明點等。因此遠方的弟子也知道上師圓寂了。

 

七天後,門色仁波切的弟子──噶陀寺的大堪布貝瑪洛珠到達紅科,作了請門色仁波切出定儀軌。為遺體沐浴,穿上三法衣,持金剛鈴杵等金剛總持印,安放在寶座上,讓諸弟子及信眾瞻仰、供養、發願共二十一天。瞻仰的人達數萬人之多,分別得到了聖物、甘露丸、聖衣等,也有不少人發善願誓。紅科寺作了酥油燈、酥油花及食子等供品雲。

 

接著,請來了松吉澤仁仁波切、格則‧吉美旦巴吉贊、蔣揚吉贊老堪布等修誦供養儀軌,並依《四業護摩》火化遺體。此時,煙霧中香味四溢,空中彩雲連網、明點作莊嚴,還發白光、發響聲等等,與《續部經典》中的徵象相符合。七天後,開靈堂時,發現恩師顱骨與脊骨上有自然的靜忿佛相,五種舍利甚多。《續》裡記:“靜忿二佛顯出身相。”又記:“舍利者不毀壞,堅硬無他物滅,即得無畏佛果。”《自然現象》中寫到:“佛像舍利發光等,哪裡有了涅槃者,哪裡就有此徵象。”這些續部寶典中所講的徵象均與門色仁波切圓寂時期的徵象相契合。也就是說門色仁波切已證得了無畏佛之果位。

 

 

引用: http://www.larong-chuling.com/pages/category1_6.htm

尊者噶陀仁珍才旺諾布

噶陀仁珍千寶,意思是噶陀的大持明,從第一世仁珍貝瑪諾布開始,而在第二世仁珍才旺諾布(日增側旺諾布,噶陀側旺諾布,仁珍澤旺諾布)為藏傳佛教寧瑪派、噶舉派、覺囊派所廣知。仁珍才旺諾布為一大伏藏師,與第七世達賴喇嘛及第十二世噶瑪巴互為師徒,並為十三世噶瑪巴認證者之一,對十三世噶瑪巴、第十世夏瑪巴、第八世大司徒(泰錫度)仁波切、第九世巴窩仁波切之上師。一生中精進修持,棄世間八法如涕涶,吃粗淡食,居無定所,隨緣漂泊四方行無量利他妙行。

 

仁珍才旺諾布利生事蹟廣大,其中有四大功業:

(一)  廢除尼泊爾陪葬惡習:尼泊爾古代有夫死妻妾陪葬的惡習,而在一次尊者展現神通力使尼泊爾王生起信心後,善巧使國王下令廢除此惡習。

(二)  廣建三寶所依:尊者一世中廣為修建各種塔寺,特別是重修嘉榮卡秀大塔與帕巴香根大塔。

(三)  接續即將斷滅的傳承:寧瑪教傳的黑普巴金剛、香巴噶舉傳承、覺囊傳承的多羅那他大師全集等傳承教法即將斷滅之際,皆是由尊者接續流傳。

(四)  無分別地宏揚各種教法:對於自己所接受的各種教法,如嘉村寧波的伏藏法、登督多傑的伏藏、龍薩寧波的伏藏、貝瑪德千林巴的伏藏、尊者自己的伏藏、北伏藏、德達林巴的伏藏、柔比多傑的伏藏等舊譯伏藏傳承。黑普巴金剛、娘氏普巴、經幻心三部等舊譯教傳傳承。覺囊時輪金剛六加行、多羅那他大師全集、竹巴噶舉和噶瑪噶舉的那諾六法、大手印與香巴噶舉的尼古瑪六法、尼古瑪傳承的大手印等藏傳佛教舊譯新譯的種種法門,皆不分派別的隨緣廣傳。

 

另就末學私人淺見,其實仁珍才旺諾布應還有一項大功業:代表西藏政府調停拉達克內戰。其實當初是小人想詭計陷害尊者,所以才【建議】政府派他前往調停拉達克長久僵持的內戰,熟知這些惡念詛咒的狂風反而使尊者利生事業的火焰更加熾盛,尊者無畏的闖入當時宛若修羅場的拉達克,時以寂靜慈悲相耐心調和雙方的矛盾衝突,時以大威忿怒相鎮壓居心不良的人與非人,最終不但免除了拉達克眾生的刀兵劫,更進一步穩定了西藏的邊防。

 

尊者一生著作頗豐,據當時弟子整理有十二大卷之多,然因時空流轉及政治因素影響下,到了蔣揚欽哲旺波仁波切及蔣貢空楚仁波切撰寫『大寶伏藏』時,只剩下六大卷。而末學恩師噶陀仁珍千寶六世?仁珍貝瑪旺晴是在尼泊爾隨師公夏札仁波切學習時,得到第二世仁珍才旺諾布全集的傳承。當時是師公夏札仁波切特別去請一位鄉下的修行人恩珠仁波切傳授,師公特別囑咐恩師一定要聽聞這部法藏,師公自己也一同領受此傳承,並且再三稱讚此法藏十分清淨、殊勝、珍貴稀有。

現就將大寶伏藏內關於二世才旺諾布伏藏於下列出,以饗各位道友:

(一)  金剛阿闍黎(蓮師)修法

(二)  意伏藏根本意成就:全名為『蓮師十三本尊修法?悉地寶藏舍』。本法為蓮師去羅剎國前,悲憫末法眾生苦難纏身,而傳下十三種像是如意寶珠一般的法門來除去末法眾生的障礙。這是仁珍才旺諾布最主要的伏藏法。。附帶一提十三本尊的祈請文就是<蓮師願望任成祈請文(桑巴倫祝馬)>。

  (三)    忿怒蓮師金剛橛修法:上半身為忿怒蓮師,下半身為尖銳的金剛橛,為忿怒蓮師跟普巴金剛的合體化現.

(四)  忿怒文殊語類

(五)  意伏藏長壽教導三身道次第

(六) 金剛薩埵五重道次第(外,內,密,極密,真實意):此法止貢噶舉十分重視,常常傳給門下修行良好的瑜迦士.

(七)  觀音深意略解:這個法本不是伏藏法,而是仁珍才旺諾布所寫的一本關於觀世音菩薩二次第的書,不過蔣揚欽哲旺波仁波切及蔣貢空楚仁波切認為這個法本很重要,所以把它列在大悲觀音法類的最後,當作後世欲修觀音法門者的一個指南。

(八)  意伏藏紅度母法:此度母法門對於消除末法時代人及非人狂暴作亂、改善年月日時風水地理的不祥、使被邪師攝受的人重歸正法有很大的作用,尤其蓮師授記第七世和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應該修此法消除障礙。

 

而在這六本殘卷的基礎上,藉由恩師的努力,終於又找回了兩卷,這兩卷中就有大寶伏藏所沒收錄的法,如<施身法?妙法息苦道次第>。而恩師曾跟末學談到他此生有一遺憾,就是未曾學習完整的香巴噶舉教法。因為當他到達印度時,卡盧仁波切已圓寂,又未曾遇到心儀的善知識,再加上當時兩位噶瑪巴的爭執等種種因素影響所致。

 

以上文字,皆由末學依照記憶中恩師所述,及種種書面資料為憑,以感仁珍才旺諾布之恩德而寫。

由大恩上師賜法名仁珍貝正(持明蓮嚴)的愚者書於藏曆第十七勝生火狗年二月二十一日。

 

引用:

 

 

後記:

這幾年

上師已於大恩 上師

白雅仁波切座下

得到香巴噶舉完整教法

by

松下黑木耳 師兄

尊貴的 薩迦 達欽法王生平、事業簡介


 

達欽仁波切出生于1929年(藏歷地蛇年)11月12日,離艾弗勒斯峰不遠的噶倉薩迦之薩迦平措頗章家族。他被認為是文殊師利菩薩化生,也是康欽蔣揚秋奇寧瑪的轉世。他的父親是上一任偉大薩迦派的法座持有者─薩迦崔津拿旺吐塔旺秋(Sakya Trichen Ngawang Tutop Wangchuk,第四十一位薩迦教主,在位期間1936年至1950年)。達欽仁波切被指認為哦艾旺祿頂(堪布)住持蔣揚秋奇寧瑪的轉世,那是一位以持戒精嚴而著稱的住持。

 

由於達欽仁波切身為薩迦法座的繼承人選,他的親教師是由薩迦南寺的住持─堪欽桑傑仁欽(Khenchen Sangye Rinchen),以及薩迦政府的秘書─旺杜側玲(Wangdu Tsering)擔任。在親教師的指導下,達欽仁波切學習了藏文字母、寫作、古典文學、哲學,以及背通、研讀了小乘、大乘教法及金剛乘四部密續的概論。隨后達欽仁波切又從薩迦北寺的朋洛夏迦大師(Ponlop  Shakya)處,學習了薩迦傳統的宗教梵唄音樂、供曼達、喇嘛舞及手印等基礎的密跡儀軌修持。

 

    在圓滿上述學習的訓練后,達欽仁波切從他的父親那裡,接受了無間斷薩迦昆傳承的薩迦普巴金剛與喜金剛大灌頂,以及全部“道果”的共教授─《蘭追措些》(Lamdre Tsogshe)大灌頂的傳授;其中“道果”一法系薩迦傳承的主要教授。四百位喇嘛和在家居士也參與了這些教授,因此,達欽仁波切的第一個根本上師就是他的父親,即崔津拿旺吐塔旺秋─一位以其慈善的友誼,超人的洞察力(天眼通)和神奇事跡聞名,而為眾人所深刻記憶的大師。

 

達欽仁波切從其父親所接受的其他重要傳承法要尚有︰拔日嘉措(Bari Gyatsa,拔日大譯師所譯的百種成就法)、那塘嘉措(Nartang Gyatsa,那塘的百種成就法),以及共與不共的薩迦十三金法─色措秋桑(Ser Cho Chu Sum)。

 

    達欽仁波切並且從事于一連串的長期閉關,以精純道果教法與其他教授,和小乘、大乘、金剛乘佛教系統的詮釋。這些閉關都是仁波切為了準備在1951年,向聚集在薩迦向他求法的三百位以上喇嘛、僧眾、阿尼和在家行者傳授“道果”大灌頂、教法的前行。而且前后在薩迦地區及西康地區傳授了兩次道果法。

 

    達欽仁波切在二十三歲時,依照薩迦昆族的(Nga-chang)那千(著白袍、留長髮的結婚喇嘛)道統結婚,有別于拉千(Rab-chang)的出家僧侶道統。他的夫人蔣揚薩迦索南側入(Jamyany Sakya Sönam Tzezom),是來自西康的一個以出喇嘛和醫師而聞名之家族的后代,同時也是上一世偉大的薩迦上師─第三世德松仁波切的侄女。這位夫人現下以達嫫拉(Dagmola)一名而著稱,同時也成為一位當然的老師。

 

在達欽仁波切結婚兩年后(即二十五歲時),其父親─法王崔津拿旺吐塔旺秋圓寂,由於仁波切身為昆族血脈傳承后裔中的長子,因此他執掌了薩迦的法座。達欽仁波切面臨了決定留在薩迦為崔津(法王)或是旅行到東藏去,隨該區著名大師們學習,以增長其佛法智識和經驗的問題。后來仁波切放棄了薩迦教主的地位,選擇前往西康。

 

在西康,他從十一位左右的喇嘛學法。其中的兩位是第二世宗薩欽哲蔣揚卻吉羅卓(Dzongsar Khyentse Jamyang Chokyi Lodro)和頂果欽哲仁波切(Dilgo Khyontse Rinpoche),這兩位都成為了他的根本上師,且兩位都是薩迦派和寧瑪派中,備受尊崇的不分宗派運動的大喇嘛。從第二世宗薩欽哲仁波切那兒,達欽仁波切接受了極重要的十七冊“道果”不共教授─《蘭追落些》,以及十四冊的《薩迦成就法選集》(薩迦卓塔貢都,Sakya Drup Tap Kun Du),和由利美大師蔣揚羅卓旺波所寫的三十三冊《薩迦派壇城密法教授總集》(a collection of Sakya tantras and teachings on mandalas compiled by the ri-me master Janyang Loter Wangpo)等灌頂和教法。從頂果欽哲仁波切那裡,達欽仁波切接受了十冊的《當那卓─岩藏教誡─不分宗派的密法總集教授》(Dam Ngag Dzö-Treasury of Precepts,a non-sectarian collection of tantric teachings)。

 

達欽仁波切在1954年到漢地而中斷了他的學習。從漢地返回西康后,達欽仁波切將道果共傳承─《蘭追措些》的大灌頂,傳予一千兩百多位修行者。在達欽仁波切停留于西康期間,他造訪了超過兩百間寺院以給予教法,並且創建了十七所薩迦學院與十間閉關中心。1955年他再次給予“道果”的灌頂,當時在東藏超過一千兩百人參加此法會,他在離開薩迦六年后重返該地(1956年),他藉著指導宗教道統風俗、音樂樂器和儀式的建構而圓滿了他父親的願望。他同時也訂製了許多佛像,給那些最近正在薩迦一地修復的寺院。

 

    昆族分為兩個同等地位的支系,兩位傳承持有者即代表彭措宮(Phuntsog)的吉達達欽仁波切,和代表卓瑪彭仁宮(Drolma Podrang)的薩迦崔津法王,兩位薩迦領袖都注重獨特的薩迦教法和文化道統的保存。

 

1960年,達欽仁波切應華盛頓大學的邀請,參加了洛克斐勒基金會的一項西藏衣冠文物研究計畫。因此,在同年他和家人一起到了美國,而三十年來以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為家。達欽仁波切為許多從遠東、歐洲、北美和非洲來的虔敬弟子們所圍繞。達欽仁波切將其教法的法座,設在西雅圖,並定期出國傳法、灌頂。

 

    當達欽仁波切在法座上傳法、或領導禪修儀式時,他那渾濃的佛法証悟體驗更顯現無遺,而許多人都稱他們領受到達欽仁波切內在証悟的力量。達欽仁波切對許多直接追隨他學習,並協助其佛法事業的人最特別之處,在于達欽仁波切毫無怨言和疲累地努力,以指示出弟子們自心本性之所在,並且促成他們圓滿覺醒的了悟,與消除他們証悟的障礙。由於弟子們親近地和達欽仁波切工作在一起,每個人都感受到仁波切的慈悲、以及教法的純熟。

 

1974年6月,一個為學習金剛乘教法和西藏文化的薩迦特欽秋林中心(Sakya Tegchen Chöling Center)創立,在那兒舉行有定期的禪修,而且藏傳佛法的四個主要教派的教師們,都可以被邀請到那以分享佛法。除了卡魯仁波切(1982)、薩迦哦巴傳承祿頂堪仁波切(1986)與祿頂夏忠(1989)、薩迦法王等各派領袖,均曾應邀前往該中心興辦宏法事業外,薩迦崔津法王更在達欽仁波切堅持與極力勸請下,將近九百余年來從不傳出的薩迦派門牆之珍貴法要─“薩迦十三金法”首度于該中心傳授,可謂盛事。達欽仁波切更慷慨地在1982年,將其中心提供給格魯派頭等格西“嘎旺‧達吉”,講授長達三個月的《時輪金剛本續》、注釋及口訣。而該中心創辦人之一─德松仁波切亦在弘揚薩迦教法之外,毫無宗派成見地協助完成了噶瑪噶居派四加行教本《了義炬》,以及《香巴噶居金法》等書。

 

    達欽仁波切在1984年承購了一棟建築物,以建立一座道統的薩迦寺院,該建築的整修工作在1991年完成。另一座薩迦寺的分寺“特千貢器邱林”(Tsechen  Kunkyab Chöling),在1980年創建于華盛頓州奧立佩(Olympia),並由達欽仁波切安排薩迦佛學院的畢業生─格西蔣揚楚春(Geshe Jamyang Tsulerim)擔任常駐教師。

 

1987年春,達欽仁波切到印度達蘭賽拉參加宗教會議;達欽仁波切在他兩個最小的兒子─拉雅仁波切(Zaya Rinpoche)、薩都仁波切(Sadu Rinpoche)的陪同下,同時也到尼泊爾、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和台灣做為期長達四個月的傳法活動。

 

由於尼泊爾允許藏族道統存在,因此當第七世塔立仁波切、與其姐姐卡桑秋登薩卡巴,以及許多喇嘛到機場接機時,達欽仁波切感到十分溫馨。在塔立仁波切的寺院裡,數百位弟子涌向達欽仁波切的法座致贈哈達,因為這是達欽仁波切第一次在此和大家見面,因此人們情緒都相當激動。達欽仁波切在塔立寺領導了綠度母大會供,以及三天的普巴金剛長軌修法,他也將一個長壽灌頂公開地傳給二千五百位弟子。

 

著名的德松仁波切當時正病情不輕地駐錫于塔蘭寺,是以達欽仁波切特別多次前往探視,除給予長壽佛灌頂外,並和塔立仁波切、與僧眾們一起修大黑天法會,祈求德松仁波切能再住世利益眾生,而法會后德松仁波切的健康情形也真的顯得好得多了。

 

此外,達欽仁波切還應其寧瑪派的根本上師─頂果欽哲仁波切之邀,而走訪了莊嚴的西欽天霓達吉林寺(Shechen Tennyi Dargyeling),他們的對談完全不像師徒般嚴肅,反而是像老朋友般彼此微笑和關懷。達欽仁波切在此應頂果欽哲仁波切的請求,而將長壽佛和馬頭明王合灌的特殊長壽灌頂供養給頂果欽哲仁波切。達欽仁波切非常高興能供養這個灌頂,因為這將協助他的根本上師更長久住世,而將教法傳揚至全世界。

 

在薩迦茶巴傳承領袖─究幾仁波切的寺中,達欽仁波切主修了十六阿羅漢與普巴金剛法,隨后傳授觀音法。大約兩千人左右急迫地想靠近他以領受加持。許多老人都悲喜交加地痛哭,因為這是他們大部分,多年以後再次見到這位第二十八代薩迦昆傳承的持有者。

 

包括頂果欽哲仁波切、第三世宗薩欽哲仁波切、究幾企千仁波切、第七世塔立仁波切、寧瑪西欽寺燃將仁波切和堪布楚信(Tulshig)等大喇嘛,都在達欽仁波切離開尼泊爾前前來問安,並希望他能盡快再回尼泊爾傳法。

 

接著,達欽仁波切轉往印度,將大部分的時間花在探視拉遮普(Rajpur)的許多薩迦派寺院,他在那兒受到了薩迦崔津法王,以及數百位盛裝喇嘛的隆重歡迎。達欽仁波切到達拉遮普的翌日,舉行了他最小兒子─薩都仁波切的升座大典。在薩迦派的昆族父子血脈傳承中,所有傳承持有者的兒子都被認定是祖古,並且藉正式的升座大典來公開承認其轉世地位,由於薩都仁波切是彭措波仁宮(Phuntsok Podrang)這一房最小的兒子,因此也是最後一位升座的。達欽仁波切同時也應薩迦佛學院的邀請,而給予《薩將巴抓》(Sa Jam Bagdrup)灌頂,給常住的出家眾。

 

他在造訪普拉瓦拉附近的薩迦本寺時,受到了皇室禮節的盛大歡迎,數千信眾向他表示最高敬意。由於達欽仁波切是薩迦昆族傳承中,彭措波仁宮這一房的領袖,因此包括學院堪布在內的高僧們,都到正門恭迎達欽仁波切。達欽仁波切在薩迦主寺的法座上,情緒高昂地給予公開演講后,數千人排成一列地領受其長壽佛加持,其中有許多薩迦修行者為彭措波仁宮的追隨者。

 

    在普拉瓦拉的薩迦屯墾區,達欽仁波切應邀為祈禱輪開光,並欣賞了聚集了數百人的雪山獅子舞等藏族文化節目。仁波切也拜訪了位于曼都瓦拉(Manduwala)的哦瑪貢寺(Ngor Magon Monastery),並舉行十六阿羅漢法會。

 

    達欽仁波切還特別前往蓮花生大士的一個聖地,在那修了會供法,並應邀拜會止負康憂寺(Drikung Khadyup Monastery),給數百位前來朝見者加持。達欽仁波切停留期間,各地聞訊而來請求加持、面談的人擠滿了飯店外圍,以免錯失良機。

 

    當達欽仁波切到達新加坡時,受到薩迦天佩林(Sakya Tenphel Ling)成員的歡迎,並在每日清晨共修“佛陀十二行”(The Twelve Deads of the Buddha)及度母法。此時,德松仁波切圓寂的消息不幸傳來,達欽仁波切立刻在中心修法並且祈請,同時和中心成員一起持頌普賢菩薩祈請文、觀世音菩薩心咒,並舉行一個禮拜的普賢菩薩法會。

 

隨后,達欽仁波切離開新加坡到馬來西亞、香港和台灣,在他的鼓勵下,馬來西亞的薩迦和噶居派的不同中心首次合作舉辦法會。達欽仁波切同時在香港和台灣成立了薩迦烏金卻林(Sakya Urgyen Choling),以及澈欽貢邱卻林(Tsechen Kunkyab Choling)兩個中心。他並且在台灣傳授了一次無上瑜珈部喜金剛“因”的大灌頂給少數弟子,這是達欽仁波切多次來台灣傳法后的第一次,也是台灣首開傳揚此法之例。

 

1990年11月,達欽仁波切在根本上師頂果欽哲仁波切的大力勸請之下,由頂果欽哲仁波切的西欽寺眾,以及塔立仁波切的薩迦寺、德松仁波切的塔蘭寺眾協助,在尼泊爾加德滿都首傳“道果”大法,並由噶瑪噶居派秋吉尼瑪仁波切等人協助喜金剛成就法,道果傳承上師祈請文等翻譯工作。這是一個重要的歷史性事件,因為原始昆族父子血脈傳承的彭措波仁宮這一房,過去從未在西藏以外地區給予此法。而達欽仁波切這一世僅僅在西藏的薩迦和西康給過此法兩次,此后三十三年來,他從未再傳此法,尤此更可見其珍貴,而歐美、台灣弟子的傾力促成也功不可沒。

 

這次的“道果”法包括了五天的《三現觀》(Nang Sum)─空性教授之精髓與傳承祖師傳。三天的上師、弟子前行閉關,一天的菩薩戒及上師攝受弟子的儀式,五天的沙壇城灌頂,和十四天的《三密續》教授,即︰

(一)喜金剛壇城講解。

(二)二十五人組的喜金剛壇城灌頂(上師之身變成神聖的喜金剛淨土,並引導弟子進入此壇城)。

(三)喜金剛密續三十二種,二十種事業瑜珈及喜金剛(圓滿次第)五支的方便教授。

(四)果位密續教授─更進一步的灌頂。

另外還有三天的廣軌和簡軌的“喜金剛成就法”釋意,與一天的圓滿會供(供曼達,功德回向,長壽祈禱文等)。整個教授長達二十二天,可謂盛況空前。

 

    薩迦達欽仁波切之“共”道果傳承,乃得自其父親─薩迦崔津拿旺吐塔旺秋,這也是這次尼泊爾道果傳法的主要形式,而其“不共”道果傳承,則直接得自第二世宗薩蔣揚秋吉羅卓仁波切。在 “道果”的註釋導引教授上,達欽仁波切則得自其父親、欽哲秋吉羅卓、頂果欽哲仁波切(圖庫拉薩達哇,Tulka Rasadawa)等三位根本上師,以及其他十一位薩迦傳承上師,不可不謂殊勝。

 

而西雅圖薩迦寺方面,除平日定期傳授的皈依及觀音、度母、蓮師等灌頂與共修外,達欽仁波切亦給予道統的薩迦教法講授,如《三現觀》、《遠離四種執著》、《四加行》等。而每年佛陀入母胎日、佛誕、成道日、初轉法輪日和佛涅盤日;七位薩迦祖師紀念日─薩千貢噶寧波、索南孜摩、札巴蔣稱、薩迦班智達、秋吉帕巴(八思巴)、哦欽貢噶然波與茶欽羅些嘉索;以及薩迦達欽仁波切、薩迦聽列仁波切(達欽仁波切之弟)的生日均有紀念法會的舉辦;他同時也建立了一座舍利塔以紀念偉大的德松仁波切。

 

近年來,達欽仁波切更成立了圖書館、出版《賜偉大樂的殊勝道》(The Excellent Path Bestowing Bliss),《圓滿福慧兩種資糧的大寶藏》(Great Treasure of the Two Accumulations),與《普賢菩薩祈愿文》(Samantabhadra Prayer Book)等書。他同時也熱心地參與多次祈禱世界和平的活動。並到監獄去為受刑人懺罪、皈依與加持;達欽仁波切亦曾在特別戒護監獄的狹小房間中,透過隔絕玻璃以電話聯繫的模式,為三位女性罪犯懺罪並給予教法。

 

    在1986年前,達欽仁波切更在西雅圖薩迦寺,開始舉行藏式的年節慶祝活動,藉著錄影帶欣賞,藏式風味的食品,道統藏服,以及西藏神話故事的作秀,配合從薩迦家族中收集而來的手工藝品、珍貴的照片,令西方弟子們了解藏族文化與風格的另一面;這是仁波切繼開辟“西藏文化與道統”的課程,以及建立西藏文化中心后,為藏族文化的保存與發揚所做的另一努力與嘗試。

 

無論達欽仁波切在那兒、或看到多少弟子,他總是無厭倦地和他們分享佛法的喜悅;而事實上,仁波切在許多特殊場合的傳法經驗,正是給予我們思惟業力因果,和無緣大慈的最好機會。

 

2007年10月,達欽仁波切應邀再次來到尼泊爾傳授道果法和喜金剛灌頂,時間長達一個月,參加法會的喇嘛和信徒超過一千人。

資料來源︰

1.西雅圖薩迦寺1986─1988年鑒。

2.尼泊爾1990年,道果傳法資料。

注︰1991年11月6日,曾幸蒙達欽仁波切法乳的黃英傑以感念之心編譯于台南寶塔山噶瑪噶居寺─大寶法王在台法座所在地。

愿眾生見而生信,一切吉祥。

薩迦達欽仁波切之道果傳承表

1.洛本仁波切索南孜摩  Lopon Rinpoche Sonam Tsemo(1142─1182)(注1)

2.傑桑仁波切札巴蔣稱 Jetsun Rinpoche Dragpa Gyaltsen(1147─1216)(注2)

3.薩迦班智達 Sakya Pandita(1182─1251)(注3)

4.秋吉八思巴 Chogyal Phakpa(1235─1280)(注4)

5.恭卻帕  Konchok Pal(fl.late 13th c.)(注5)

6.索南帕  Sonam  Pal(1277–1350)(注6)

7.達巴索南嘉森  Dampa Sonam Gyaltsen(1312–1375)(注7)

8.帕登楚青  Palden Tsultrim(1333─1419)(注8)

9.布達師利  Buddha Shri(1339─1432)(注9)

10.哦千貢噶桑波 Ngorchen Kunga Sangpo(1382─1456)(注10)

11.慕千恭欲嘉森 Muchen Konchok Gyaltsen(1388─1469)(注11)

12.貢噶旺秋  Kunga Wangchuk(1418─1462)(注12)

13.鉤然巴索南桑傑  Gorampa Sonam Senge(1429─1489)(注13)

14.貢秋陪  Konchok Pel(1455─1526)(注14)

15.慕巴桑傑仁欽 Mupa Sangye Rinchen(1453-1524)(注15)

16.蔣巴多傑  Jampe Dorje(1485─1533)(注16)

17.哦千恭秋蘭卓 Ngorchen Konchok Lhundrup(1497─1557)(注17)

18.拿勸恰波貢噶仁欽 Ngachang Chenpo Kunga Rinchen(1517─1584)(注18)

19.恭卻嘉索  Konchok Gyatso(fl.late 16th c.)(注19)

20.蔣揚蘇南旺波  Jamyang Sonam Wangpo(1559─1621)(注20)

21.嘎千達巴羅卓 Ngachang Dragpa Lodro(1563─1617)(注21)

22.慕欽桑傑嘉森  Muchen Sangye Gyaltsen(1542─1618)(注22)

23.蔣貢阿米夏貢噶索南  Jamgon A-me-shap Kunga Sonam(1597─1659) (注23)

24.蔣揚索南旺秋  Jamyang Sonam Wangchuk(1638─1685)(注24)

25.嘎旺貢噶札西  Ngawang Kunga Tashi(1656─1711)(注25)

26.蔣貢蘇南仁欽  Jamgon Sonam Rinchen(fl.1700)(注26)

27.貢瑪貢噶羅卓  Gongma Kunga Lodro(1729─1783)(注27)

28.哦堪欽巴登秋揚  Ngor Khenchen Palden Chokyong(1702─1758)(注28)

29.尼那貢噶札西   Ne-nga Kunga Tashi(fl.1790)(注29)

30.貝瑪達都旺秋  Padma Dudul Wangchuk(fl.1820)(注30)

31.蔣貢貢噶嘉森  Jamgon Kunga Gyaltsen(fl.1830)(注 31)

32.札西仁欽  Tashi Rinchen(d.1865)(注32)

33.貢噶寧波桑培  Kunga Nyingpo Sampel(d.1894)(注33)

34.噶瑪拉那  Karma Ratna(1871─1935)(注34)

35.嘎旺吐塔旺秋 Ngawang Tutop Wangchuk(1900─1950) (注35)

註釋︰

1.洛本仁波切索南孜摩是薩迦二祖,從其父─薩千貢噶寧波領受了一切的金剛乘教法,並于早歲即得通達諸教法。然後旅行至中部西藏,隨最偉大的大師─恰巴秋吉桑傑(Chaba Chokyi Senge)學習了十一年的因明邏輯與般若波羅蜜多。返回薩迦后,將其餘生獻于禪修、傳法和法本著述上。

2.傑桑仁波切札巴蔣稱是薩迦三祖,當他的哥哥索南孜摩前往中藏時,以十二歲的年紀成為了薩迦法座持有者。從那時起,直至札巴蔣稱六十九歲圓寂為止。他藉著在禪修、寫作與傳法教授上的圓滿能力,廣大地弘傳了金剛乘的教法。

3.薩迦班智達貢噶嘉森是薩迦四祖,從許多的上師處領受諸教法,其中以其叔叔札巴蔣稱,與喀什米爾班智達釋迦師利最為重要。薩迦班智達以成為了西藏歷史上最偉大的學人而著稱,他著有《教理善說》─宗義書等著作,並以《量正理金藏》(釋量論並注疏)一書,清晰地說明法稱的思想;並曾于夢境中得到世親教授他完整的《俱舍論》教理。事實上,他就是文殊菩薩的化身。而且他更進一步地被認為是許多顯經和密續主題的威權,以及薩迦道統內“輪回與涅盤無二無別”之究竟見地教法的偉大陳述者。

1247年,薩迦班智達在闊端汗的邀請下抵達蒙古,而開始了佛法在蒙古的傳播。當時他系由其侄兒─秋吉八思巴陪同前往蒙古的。薩迦班智達的化身包括有著名的蔣貢康慈仁波切等人;而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拿旺累巴仁波切、噶瑪巴等人均曾親見其示現。

4.秋吉八思巴羅卓嘉森是薩迦五祖,也是薩千貢噶寧波的長孫。他從許多上師處領受教法,其中最重要的是他的叔叔薩迦班智達。他在早歲的學習中就證明了他特別且較他人深遠的學習能力,因此而獲八思巴的頭銜。

八思巴后來成為忽必烈可汗的精神教師,並給予他和他的皇后喜金剛的灌頂,忽必烈可汗並給予八思巴全部的西藏和其他珍貴的東西,以做為灌頂的供養。當可汗做了中國的皇帝時,他給了八思巴“帝師”的封號(1270年)。八思巴返回薩迦做了廣大供養與令人驚奇的佛法事業后,于1280年涅盤;元世祖追謚他為“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輔治、大聖至德、普覺真智、佑國如意、大寶法王、西天佛子、大元帝師”,這是“大寶法王”一詞的由來,直到明朝方將此名號轉封給第五世噶瑪巴。

八思巴叔侄曾在元世祖至元年間,對勘漢譯、藏譯佛經,而徹底編定諸佛典。此外,現今仍存于北京的妙應寺(俗稱白塔寺),系八思巴于元中統元年請尼泊爾工匠至西藏建塔,並命阿尼哥監其役,次年塔成后,阿尼哥作為八思巴弟子至大都(北京),由元世祖授職“八匠總管”,凡兩京(大都和上都)寺觀之像,多出其手,並建造了中國最早的藏式佛塔于妙應寺。

建成后,名聲遠播,使妙應寺成為大都首屈一指的大寺,並于至元十六年(1279)被賜名“大聖壽萬安寺”,元朝帝后多次臨此,而此寺亦成為“百官習儀之所”。八思巴圓寂后,元帝又將其帝師名位賜予其弟,其弟亦對該寺的修建、及有關供物設施提出了新的方案,使妙應寺又增加了新的內容,而阿尼哥后來則又在五台山修建了著名的白塔。

在八思巴被元世祖授權統領天下釋教后,亦由世祖忽必烈委用為江南釋教總統的楊璉真伽,為表示對薩迦派和八思巴的崇信,首創經營杭州飛來峰元代藏密造像,其中包括毗瓦巴祖師像,大日如來、寶生佛、無量壽佛、釋迦佛、金剛總持等佛像,金剛手、文殊、獅子吼觀音、綠度母等菩薩像、大白傘蓋、尊勝等佛母像,及黃財神、布祿金剛、雨寶佛母等護法。而杭州西湖東岸寶成寺內,亦有一戴冠、蓄卷須、鼓腹箕踞、周身掛骷髏的元代大黑天塑像,這些都是迄今可見的史跡,足見薩迦班智達與八思巴叔侄,令薩迦派密法在內地盛行的功勛。

怙主薩迦班智達與八思巴大師並曾在內地建有講習佛法的寺院;然至清初徒余其名,后由乾隆皇帝將其先帝雍正受封為親王時,所居住過的王府仿此古例,命八思巴的轉世化身之一─章嘉呼圖克圖將之改建為一座寺院,賜名為“噶丹敬恰林”(意為兜率壯麗洲),並建立顯宗、密宗、雜明與醫學四大經院,此即“雍和宮”之由來。怙主薩迦班智達與八思巴過去在蒙古哈罕達  的高山附近時,降伏了一個紅面綠眉綠胡的地方神,叫做“哈瑪爾達  ”,他原是整個蒙古地方的主宰神,其身形─頭纏綢巾、身披綠綢大氅,右手執矛,指向天空,左手執套索,端坐在虎皮交椅上;左方為其妃子,姿色豔麗,手捧酒壺,額懸明鏡,兩人為無數神態各異的侍從簇擁著;誓愿盡力幫助樂善奉佛的人們、喜愛佛法。清初章嘉呼圖克圖(八思巴化身)奉旨前往迎接六世班禪進京時,亦曾親見此神,傳予法誓,並為他寫了一篇祈禱文。

此外,一般相傳中土的關公就是西藏的格薩大護法一事,也是由八思巴向藏人介紹開的;而元朝忽必烈可汗和大元朝的國家護法神是大白傘蓋佛母─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之一,所以在元朝皇帝的寶座之上都懸有一個白色的華傘,用以象徵是在大白傘蓋的護佑之下;這個大法想必也是由忽必烈的上師─八思巴所傳下。

5.恭卻帕延續了八思巴的道果灌頂與教授傳承。

6.索南帕是喇嘛達巴索南嘉森的老師。

7.達巴索南嘉森是尊貴昆族最偉大的老師之一,生于仁欽岡拉讓(Rinchen Gang Labrang)。他在傳揚與彰顯薩迦傳承上有廣大的影響力。

8.帕登楚青,是索南嘉森在“道果”教授的承傳裡最重要的弟子。他也曾從學于布頓大師(Budon)。

9.布達師利是拉康拉讓(Lhakang Labrang)的帝師─貢噶嘉森的侍者,名為帕救雷(Paljor Lek)的國家教師之子。布達師利是位真正的比丘,並從帕登楚青領受道果法。

10.哦千貢噶桑波,其出現乃早由釋迦牟尼佛所授記,是薩迦傳承最偉大的上師之一。哦千創造了哦寺─艾旺秋登,而他對“道果”教授及其他薩迦派特別教授指示的註釋是極重要的。

11.慕千恭卻嘉森,是哦千的主要繼承人與諾寺的第二任住持。

12.貢噶旺秋的主要老師是哦千貢噶桑波,以及慕千恭欲嘉森,他從這兩位上師得到了“道果”教授,並領受了其他顯密法要;擁有廣大徒眾。

13.鉤然巴索南桑傑是貢噶旺秋的學生之一,系哦寺的第六任住持,顯經與密續的辯論高手。他是薩迦傳承的歷史上,最圓滿博學的老師之一。誕生于西康,后旅行到中部西藏。從學于千慕千燃登續假昆日(Rongdon Sheja Kunrik)及其他許多大師。

14.貢秋陪,哦寺第七任住持,哦千的一個侄兒並且是諾寺第十任住持─恭秋蘭卓的老師。

15.慕巴桑傑仁欽是慕千恭卻嘉森之子,十一歲時從慕千領受沙彌戒,二十八歲時從佐千貢卻羅卓(Drupchen Konchok Lodro)受比丘戒。負責許多中藏的寺院。

16.蔣巴多傑,亦以莎羅蔣揚貢噶蘇南(Salo Jamyang Kunga Sondm)之名而著稱,生于都卻拉讓中。他是薩迦班智達身的化身。從貢秋陪與一位儀典指導者─桑傑仁欽處剃度出家。他領受了顯經和密續的許多教授、指示,並廣弘法教而擁有許多弟子。由於他極力地長期閉關修持,因此親見了勝樂金剛及其四眷屬,傑桑札巴蔣稱─薩迦三祖,以及現毗瓦巴相的慕千桑傑仁欽(Muchen Sangye Rinchen)等許多的本尊與傳承祖師的容貌。

17.哦千恭秋蘭卓之名,系此祖師在他十三歲出家時所得。他在二十歲時,從慕千桑傑仁欽領受了比丘戒。三十八歲時成為了諾寺的住持,並持有此地位達二十四年。他著寫了許多的法本,其中包括了名為“大悲海”的觀音禪修法。

18.拿勸恰波貢噶仁欽,生于都卻拉讓,那是當時薩迦家族僅存的一脈宮室。他從哦千恭秋蘭卓等許多上師處,領受了佛法的廣大教授。他曾閉過許多的關,並于閉關期間生起了多種吉祥的徵兆。在他統領傳承期間,薩迦被毀壞寺院之敵人所攻掠。他再度控制了該地區后,拿勸修復了破落荒蕪的建築,並建了新的寺院群。由於他的偉大佛法事業,于是被供以西藏最古老的寺院─桑耶寺(Samye),該寺因此成為了一座薩迦寺院,且直至今日均隸屬薩迦派。哦千並因地製宜地依照當時西藏的狀況,而寫下了新的寺院行為規矩,其功績一如中國的百丈懷海禪師製定叢林清規般,他並在薩迦南寺(South Monasetery of Sakya)建立了一個大僧團。

19.恭卻嘉索是蔣揚蘇南旺波的老師。這位薩迦喇嘛是一位和尚,但並非薩迦昆族血脈傳承之成員,而屬于弟子傳承。

20.蔣揚蘇南旺波是拿勸恰波貢噶仁欽之子。他特別精通、具有學人、宗教虔信和成就之德行。

21.嘎千達巴羅卓是蔣揚蘇南旺波的弟弟。以身為印度中觀派大師寂護(Shantarakshita),與薩迦祖師達巴索南嘉森的轉世化身而聞名。

22.慕欽桑傑嘉森是蔣貢阿米夏貢噶索南的老師,而他自己的傳記則由此心子所寫下。這位薩迦喇嘛是出家的和尚。並不是薩迦昆族血脈傳承的成員,而屬于弟子傳承。

23.蔣貢阿米夏貢噶索南是嘎千達巴羅卓之子,他從其主要老師慕千桑傑嘉森那兒,領受了別解脫戒(pratimokoha)、菩薩戒與密戒,以及許多的密法灌頂、釋意。他除了撰寫顯經和密續的諸多疏論外,還特別是位偉大的歷史學家。

24.蔣揚索南旺秋是蔣貢阿米夏貢噶索南之子。他令榮耀的薩迦教法與政治影響力大增。

25.嘎旺貢噶札西是蔣揚索南旺秋之子,以及肯欽拿旺秋卓(Khenchen  Ngawang Chodrak)的轉世化身。他有包括他自己的父親在內的許多好老師;一般而言,他圓滿地持有並保護了佛陀的教義,且特別地榮耀了薩迦的宗教與世俗事務。

26.蔣貢蘇南仁欽是嘎旺貢噶札西之子,貢瑪貢噶羅卓之父。

27.貢瑪貢噶羅卓是一位偉大的薩迦教主,他承傳了一切重要的傳承。

28.哦堪欽巴登秋揚,哦寺的第三十三任住持,是尼那貢噶札西的老師。他並非薩迦昆族傳承的成員。

29.尼那貢噶札西是薩欽貢噶羅卓(Sachen Kunga Lodro)的學生。他協助保存了薩迦哦支派的道統。

30.貝瑪達都旺秋從其父親吐千旺杜寧波(Tuchen Wangdu Nyingpo)、尼那貢噶札西等人,學習、領受了祖傳的教法,並擁護、廣大宣揚薩迦教法。

31.蔣貢貢噶嘉森是貝瑪達都旺秋的弟弟,也是一位出家比丘。他以身為目  犍蓮尊者(Maudgalyayana)─佛陀兩大弟子之一(以神通第一而聞名)的轉世再來而廣為人知。他駐錫在彭措頗蘭(圓滿)宮的一支脈,名為扎西切(Tashi Tsek)拉讓宮室,曾多次地給予“道果”教法。

32.札西仁欽生于卓瑪頗蘭(度母)宮中,為貢瑪達都旺秋之子。他創始了頗蘭宮為欽楚瑪波(Nochin“Raksha”Tse’u Marpo,護法名)所做的供養與舞蹈儀軌。

33.貢噶寧波桑培系生卓瑪頗蘭(度母)宮中,為札西仁欽之子,他維護並保存了薩迦諸教法。

34.噶瑪拉那,亦以瓦休聽列仁欽(Dragshul)之名而著稱,是貢噶寧波之子,卓瑪頗蘭(度母)宮之一員。他曾多次賜下“道果”教法,是一位擁有廣大知識的班智達和成就者。

35.嘎旺吐塔旺秋是彭措頗蘭(圓滿)宮的一位成員,以其不可思議的神通而著名,都證明了他已超越了四大的控制。他從其根本上師瓦休聽列仁欽處領受“道果”傳承;而他的主要個人修持則有喜金剛、普巴金剛、金剛瑜珈女與大威德金剛。

白雅活佛簡介


     
    白雅寺住持白雅仁波切,於1933年生於四川省甘孜州宗薩寺的附近,父親是宗謝納瑪噶亞慈誠,母親名叫“古汝措”。五歲時,被宗薩欽哲卻吉羅卓認定為大成就者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比哇巴的化身–塔則夏仲•更嘎丹白尼瑪的轉世活佛,且授記為白雅寺的法主,白雅寺的活佛轉世制度也從此開始。

 

    白雅仁波切自幼從堪布丹增繞傑處學習閱讀、寫作和各種文化知識。十三歲時,依止不共根本上師宗薩欽哲卻吉羅卓,廣泛受學:《道果對弟子說》二遍、《道果對會眾說》一遍、《大寶伏藏》、《教誡藏》、《成就法總集》、《巴日百法》、《那唐百法》、《怙主四教》和《鄂派七種壇城》等的灌頂,《三類紅色法》和《空行加持和引導》三本的傳承以及各種護法神的隨許和引導類等全部圓滿。並且還聽講《大威德續》的灌頂和甚深引導、《續部總釋》、《喜金剛續》、《喜金剛解釋類》等續部類以及輪涅無別、大手印和大圓滿等許多深義引導。 在宗教寺康謝佛學院學習的五年中,白雅仁波切從大堪布土登卻吉加贊等處,系統地學完康謝佛學院的四十多本顯密教材。二十三歲時,前往後藏的寺廟,依止祿頂法王(大堪布)蔣揚丹白尼瑪,接授別解脫、菩薩和密乘等三種戒律。此後,又先後依止頂果欽哲法王、薩迦法王卓瑪頗章、薩迦法王彭措頗章、第十四世嘉瓦喇嘛、敏林赤欽法王、得珠•更嘎加贊等許多無有宗派偏見的大師。 在實際修持方面,白雅仁波切早先居住寺廟時,主要修持有依照薩迦派共同的《伏魔金剛》、《喜金剛》、《大日如來》、《大威德》、《昆派普巴》等密法。

 

    後來,因為時局發生變化,二十年中,以隱秘閉關的方式,修持《長壽白度母》、《六臂白色怙主》、《長壽馬頭合修》、《摧破金剛》、絨桑的《蓮花空行》、《教集法海》。宗薩欽哲卻吉羅卓的深伏藏《獅面母》以及黑汝嘎的百字咒已誦修完七十多萬遍,大禮拜四十萬個,念誦《解脫經》和《無垢懺悔續》無數遍。長期近修《極尊心要》、《空行密集》、《毀犯遍淨》、《傑岡馬頭明王》、《瑪底派白文殊》、《消解詛咒•金鑰匙》、《那若空行》、《洋普合修心要》、《無死聖母心要》等甚深密法。並每天最少必須禁語修持一座。

 

    攝受弟子方面,白雅仁波切于宗薩寺傳授薩迦鄂爾派七種壇城等法時,受教弟子有二百多人;於木雅日庫寺傳授《道果弟子傳》時,受教弟子約五百多人;於玉隆拉加寺傳授《道果弟子傳》時,受教弟子約三百人;於印度比裏內登寺(烏金多傑仁波切的寺院)傳授《大寶伏藏》時,受教弟子約三百人;于德格更慶寺傳授《道果弟子傳》時,受教弟子約七百人。

 

    白雅仁波切又為第三世宗薩欽哲仁波切,傳授《道果弟子傳》、《欽哲文集》和《成就法總集》等之傳承、經義。同時,也為頂果欽哲法王、協慶寺冉蔣仁波切和夏德楚益仁波切等傳授覺囊派時輪大灌頂等密法。白雅仁波切根據弟子各自不同的信解程度,而分別傳授與其根器相應的新舊密法灌頂、傳承和經義。

 

    此外,86年,班禪大師視察康區時,曾擔任班禪大師秘書,其後,任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教授和教材編委;收集、整理了宗薩欽哲卻吉羅卓的著作十五函,並刻成木板傳世;還收集了許多薩迦派經常修誦的稀有珍本,製作膠版印刷出書。仁波切目前在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大藏經》對勘局從事《大藏經》的終審工作。主要著述有《薩迦史略》等藏文著作。《薩迦史略》已作為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必修教材,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

貢欽•吉美林巴傳略

 

貢欽•吉美林巴⑴傳略

 堆炯仁波切吉紮益喜多傑⑵ 著
久美洛莎 譯

    古汝曲旺⑶、桑結林巴⑷、確林和日阿頓父子的伏藏中記載:貢欽.吉美林巴的前世為大班智達毗瑪拉、法王赤松德贊和王子拉吉三位一體之化身仁增•確吉林巴。
  
    正像預言中所記述的那樣,藏曆第十繞迥土陰雞年(1729年)十二月貢欽˙隆欽繞絳的紀念日⑸,那一天上午時分,貢欽˙吉美林巴'aJigs-Med-gLing-Pa誕生在瓊結⑹松贊干布紅色陵墓南面的白日寺⑺附近,為珠巴法王之子佳察巴的侄系。

    貢欽˙吉美林巴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是伏藏大師桑結喇嘛和確吉林巴的轉世。六歲時,他進入至尊巴加熱米⑻親手創建的白日寺學習,深受寺中僧眾喜愛,益喜措嘉的化身阿旺洛桑貝瑪特地為他取了“貝瑪欽則奧色”的名字。後來,貢欽˙吉美林巴在南薩爾瓦˙阿旺貢嘎蕾貝炯乃座前受了沙彌戒,又在貢桑奧色尊者座前聽受了《解脫心要》和《上師密意總集》的灌頂教授。

    十三歲那年,貢欽˙吉美林巴去拜見仁增˙圖確多傑,在他的座前聽受了《大手印智慧見解脫》等深密法要,心性初步成熟。從此,他把仁增˙圖確多傑當作自己唯一的根本上師,後來終於得到了上師智慧身的現前攝受。

    此後,貢欽˙吉美林巴又先後在伏藏大師直美林巴、香宮˙達爾瑪戈帝、敏珠林大成就者希日那他、丹增益喜倫珠、唐卓的侄子貝瑪確珠、門域劄噶爾喇嘛塔甲等多位成就上師座前著重聽受了以《舊譯嘎瑪》和《上、下伏藏》為主的許多教、藏法要和新譯成熟、解脫教導多種。同時,學到了諸如天文曆算等方面的一些基礎知識。這期間,他的著作完全出自其傑出的天賦和本有智慧心體的自然流露,遠遠超越了世間知識所能企及的範疇,以字跡美觀、能總攝一切顯密經義的要點而著稱一時。

    藏曆火牛年大神變節⑼,二十八歲的吉美林巴住進了白日寺中的一間關房,開始了長達三年的嚴密閉關修行。三年中,他集中精力潛心修習伏藏大師喜繞奧色《密藏解脫心要˙密義自解脫》遠、近兩種傳規的生、圓次第,獲得了初步的成就。這期間,他圓滿完成了《上、下伏藏》中眾多深密伏藏本尊的近修,現前證得異熟持明之位,脈、氣、明點瑜伽獲得了大自在,喉報輪脈中現起根本字雲,一切文辭著述無作天成,以準確精美的詞、義寫出了許多金剛道歌。

    在修習《上師密意總集》時,貢欽˙吉美林巴頭頂上發出了馬的嘶鳴,鄔金欽波⑽親自現身把“巴˙貝瑪旺青”的桂冠賜給了他。在得到金剛阿紮黎絳貝西尼現身加持後,心中現起了能如實了知一切象徵物所表詮之智慧,一切言行入住於赫茹嘎之光明境中。有一次,貢欽˙吉美林巴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來到了尼泊爾的恰榮卡續佛塔前,法身智慧空行母親自賜給他“隆”之標籤空行手劄。由此殊勝因緣,後來,發掘出了今天普遍傳修的《大圓滿隆欽心髓》大密寶藏,成為雪域聖地頗負盛名的大善知識。

    然而,貢欽.吉美林巴並不滿足自己暫時取得的這些成就。三年閉關期剛滿,他便立即來到了桑耶青普,在一個名叫桑青梅朵的山洞中住了下來,開始了又一輪的三年閉關。在這三年中,他加倍刻苦努力,一心一意地從事心性的專修,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清淨顯相,前後三次親見遍知一切之法王隆欽繞絳桑波的智慧身,得到了法王身語意的廣大加持和教導,見到了聖道深義智慧大圓滿的真諦。在那裏,他第一次為十五位有緣弟子開啟了大密心藏成熟、解脫法門,闡述密義,成為傳授大圓滿心要的一代宗師。

    正如曲旺仁波切在其甚深伏藏《山中問答》中所作的金剛預記:
    未來瓊結境內我之幻化身,
    宣演頓悟法門利益諸有情,
    聖地青瓦多或紅墓之南方,
    天降佛塔保護之地作住持。
  
    由於得到了則勒納綽讓卓智慧身現示以及其他的一些暗示性徵兆,在青普剛剛住滿了三年,吉美林巴便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家鄉瓊結。他在藏王松贊干布陵墓南面的一條人跡罕至的名叫吞喀爾的山溝裏住了下來,修建聖次仁炯蓮花光明勝乘洲寺,置辦佛像經典和寺廟的各種日常用具,供養僧眾。接下來的日子,他徹底拋棄了一切世俗事務,一直長期住在那裏修行,成了一位名付其實的瑜伽隱士。那時候,整個雪域藏區、南面的門域以及印度等地,許多仁人志士成群結隊前來求法。貢欽˙吉美林巴為他們傳授寧瑪教、藏法要,並重點賜予新、舊寧提教誡口訣,為弘傳佛教事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貢欽˙吉美林巴住世期間,曾作過廣大的法佈施,從來不圖任何回報。他多次在著名的三大佛教聖地⑾作萬盞燈的供養,無數次放生;他為桑耶寺供奉了純金的法輪,塑造了一尊很大的銀質彌勒佛像,並多次開光。廓爾喀⑿人侵入西藏時,貢欽.吉美林巴用退敵法平息了戰亂,為佛教的發展和人民安居樂業創造了和平的環境,得到了當時西藏政府的許多獎勵。

    貢欽˙吉美林巴一生把許多精力放在了振興佛教事業上。當時,舊譯教法中的一些法門經過幾百年的輾轉流傳已漸趨衰微,如不及時挽救,便有消亡的危險。過去許多法王、譯師、班智達們嘔心嚦血建立起來的事業眼看就將毀於一旦,吉美林巴極不忍心。他出資組織人力物力,著手修繕敏珠林寺藏的所有《甯瑪續部》經籍,將每函的前五頁用五種珍寶調製的顏料謄寫,其餘的用墨寫過,集成了二十五函。之後,又以縝密詳盡的論述寫出了《甯瑪十萬續會通──贍部莊嚴》,填補了甯瑪續部沒有目錄和綱要的空白,徹底根除了因此而造成的許多不必要的誤解和疑慮,為後來者修學提供了方便。

    貢欽˙吉美林巴為後人留下了以伏藏經典《隆欽心髓》為代表的一大批珍貴著作。他根據朗欽.白季僧格⒀化現時賜予的灌頂和教誡口訣,結集成《普巴傳規》一書; 憑藉貢欽˙隆欽繞絳的加持,以論典的形式寫出了詳細闡述教法次第的意密伏藏《功德寶藏論》本注等,共計九函。

    貢欽.吉美林巴住世期間為佛教事業的發展培養了許多人才,他的親傳弟子有薩迦寺主座阿旺班丹確炯兄弟二人、直貢巴的兩位轉世活佛、多吉紮˙仁增確傑珠古、洛紮˙松珠和他的兒子、珀頓巴˙丹增覺日阿珠古、格魯派主寺甘丹寺東北兩院的主座、門域措那˙貢則珠古等大喇嘛以及無數貴族和出世修行的聖賢。康區大多數修持寧瑪教法的喇嘛活佛都到他座前受教。其中最傑出的弟子有王子木如贊布轉世的大成就者吉美逞列奧色aJigs-Med-PHrin-Las-'Aod-Zer、大菩薩吉美佳偉紐古'aJigs-Med-rGyal-Wa'a-Myu-Gu、門地的大學者吉美貢卓等,這些弟子後來將教法傳遍了南起印度、東到漢、蒙一帶的廣大地區,其事業之廣大無與倫比。

    貢欽˙吉美林巴住山專修菩提心七年之久,在他的努力下,佛教事業呈現出了少有的繁榮景象,寧提成熟、解脫之修證普及各地,利益眾生的三種事業極其圓滿。

    七十歲,藏曆土馬年九月初三,貢欽˙吉美林巴在他自己的家鄉次仁炯證得了最後解脫,往生蓮花光淨土。當時出現了許多吉祥的徵兆和幻象。

    貢欽˙吉美林巴圓寂以後,根據他住世時的囑託,由他的侄子奧色逞列和其他弟子繼承其未盡的事業,圓滿完成了他的心願。

1999.12.譯於拉薩

 

⑴人名,舊譯“持明無畏洲”。
⑵即頓珠法王,1904-1987,寧瑪派著名學者、大成就者、伏藏大師。
⑶1212-1270,寧瑪派伏藏大師、大成就者,其伏藏文集現在保存下來的約有五函。
⑷1340-1396,寧瑪派著名伏藏大師、大成就者,發掘有《上師密意總集》等多種伏藏。
⑸藏曆17日。
⑹今西藏自治區瓊結縣。
⑺衛藏地區傳承寧瑪派教法的三大主要寺廟之一。
⑻即程波˙喜繞奧色。
⑼佛祖釋迦牟尼示現神變的日子,在藏曆的每年正月。
⑽指蓮花生大士。
⑾指大昭、昌珠和桑耶三大寺院。
⑿即今之尼泊爾。
⒀蓮花生大士二十五大弟子之一。
  
 
編輯:靖馨   來源:會友李學愚

 

 

引用: http://www.tbcn.net/2006/ReadNews.asp?NewsID=593

一切智法王龍欽巴尊者簡傳 — 宗諾仁波切

 

南無咕魯貝

 

佛陀密意深廣如虛空 持明不依文字惟心傳

數取趣從耳傳得解脫 禮敬三種傳承諸上師

法性盡處證得法身密 無量光明界中現報身

化身無數應機度有情 至心禮敬一切智法王

廣大智慧清淨如明鏡 智慧明淨畫師現學問

甚深密乘教法廣宏揚 頂禮吉美林巴尊者前

誰有不可思議之能力 與生俱來智慧與學問

由於上師慈悲加持故 在此謹述法王之列傳

 

  龍欽巴尊者,通常被尊稱為繼蓮花生大士之後的「第二佛」,是寧瑪派的法王,深受所有西藏佛教四大宗派的尊崇。宗喀巴大師、薩迦班智達和龍欽巴尊者,以西藏的文殊師利應化身住世度生,而名聞遐邇。他們皆是文殊師利身語意的化身。由於他們在顯密經典方面的博學多聞和無上智慧,他們是西藏悠久宗教歷史上最傑出的大師,特別是龍欽巴尊者,實際上已是證悟了普賢王如來的法身,可是為了救度所有的眾生,而應化於世。預言說,著名的印度無垢友大師(貝瑪密紮)與寂天大師,每隔百餘年就在西藏應化一次,龍欽巴尊者,即是這二位大師所應化。

 

  從第八世紀佛教密宗從印度傳入西藏迄今這段歷史中,龍欽巴尊者的生平和著述,就像一面三棱鏡,聚集他學得的教法,並且為了利益我們,對於艱深難懂的心要,加以闡揚。

 

龍欽巴尊者在西藏佛教歷史上之所以能成為一個重要人物,並不只是由於他獨特而寶貴的教法,他的著作燦爛奪目,集各派大成,包羅萬象。誠如巴楚俄堅吉美卻吉旺波仁波切在著作中所指出的:「他的著作涵蓋而且超越中觀和般若、覺宇派和希解派(痛苦與挫折的止息)、大手印和大圓滿的精要。」

 

  雖然用我們人類的語言,無法詳述這位尊者的性德,但是我們希望這份龍欽巴尊者的生平和教法的簡單介紹,能帶給有志修學西藏佛法的人,尤其是寧瑪派的同道,有所啟示。

 

  龍欽巴尊者的家族是住在西藏北部優如紮高地,一個叫做燕剎的村莊。他的祖父拉松長者,住世一0五歲,是西藏七位最早出家(及七覺士),也是蓮花生大是二十五位大弟子之一的傑哇卻央第二十五代孫。據說拉松長者已修成「甘露藥精取法」,能吸取非常微薄的養分維持生命。龍欽巴尊者的父親滇松阿闍黎,是一位精通五明的學者和成就密咒的瑜珈行者。尊者的母親種沙索南姜是阿底峽大師嫡傳弟子種敦巴的孫女。尊者將誕生時,他的母親夢見一隻大獅子,額頭出現日月,照耀三界,而後融入她的身體。藏曆第五個饒迥戊申土猴年二月十日,即一三0八年三月三日星期天,尊者降生,相好莊嚴,有天人為之沐浴等瑞象,一如釋迦牟尼佛。甯瑪派的大護法解瑪諦現身,捧起尊者,發是要保護這位小佛陀,在把尊者交還給母親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尊者自小,即能憶念前生,並充滿虔誠、慈悲與智慧。五歲時,即開始學習讀誦書寫的啟蒙教育,尊者的父親教導他醫藥、星象及其它科學,並且傳授他許多法,包括八大黑魯噶、普巴和憤怒、寂靜連師的灌頂口訣。

 

龍欽巴尊者幼年,聰穎過人,成就可期。例如,九歲時讀誦二萬頌和八千頌的般若經數百次,就能銘記在心,並徹底領會經意。

 

  十二歲時進入蓮花生大師興建的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修學,從著名的堪布桑主仁欽和阿闍黎貢噶瑋瑟出家,研習佛法戒律,法名「羅晢楚稱」。

 

  到十四歲時,尊者熟習戒律典籍,通過辯論和許多學者的考試。

 

  在十六歲時,尊者開始和薩龍仁波切、紮希仁欽、旺耶和其他老師修學,獲得許多密宗教法和灌頂,包括寧瑪(舊)派、薩瑪(新)派和希解派。

 

  十九歲時,尊者離開桑耶寺,並獲許在附近的俄列必雪喇所創建的桑樸乃扥學院參學。在當時這個學院是西藏最著名的學府,尤以因明學著稱。尊者在這裏正式接受林舵寺第十五任住持詹袞巴和第十六任住持大學者喇讓巴卻佩嘉稱的教導。尊者和他們在一起花了六年的時間,深入研究「慈氏五論」、陳那和法稱的因明典籍、中觀和般若經典。

 

  尊者也和著名的譯師羅晢尊丹,研究「三昧王經」和其他「五深妙法經」及「心經廣論」,並且學習梵文、修辭和其他藝術。

 

  雖然龍欽巴尊者的研究,極為廣博深入,卻沒有忽略修行。在這幾年裏,尊者非常精進的修持和圓滿地觀相文殊、不動佛、妙音佛母和白金剛亥母。由於專修妙音佛母,妙音佛母曾經現身,使尊者坐在她的手掌之上,並連續七天展現須彌山和四大部洲。從此之後,尊者獲得無礙智慧,並且得到無礙辯才。對於一切經教和五明處等學問,無不通達無礙,而以「桑耶隆芒巴」或「龍欽冉江」(廣通經義者)而聞名。

 

  二十歲時,龍欽巴尊者接受許多寧瑪派上師的密宗教法,這些上師有軒盧敦珠、軒盧傑波和紐挺瑪哇桑傑竹巴。像尊者早年在桑耶寺一樣,其高等的修學並不限於寧瑪派的教法。尊者也從第三世黑寶冠大寶法王嚷揚多傑學得許多噶舉派教法,從詹巴索南甲稱等上師處學得所有深奧的薩迦派教法,從瑪受甘森的傳承上師孫賽仁波切學得所有希解派和覺宇派的教法,以及從軒盧多傑和其他上師學得許多噶當派的教法。

 

  簡而言之,在這十年之內,龍欽巴尊者學得當時所有各宗派最重要傳承的教法,使他成為最有學問、最具辯才的著作家和教授師,而被稱為「語自在」。

 

  二十八歲時,龍欽巴尊者決定退隱,以便修持他所學過的教法。雖然寺院職事多方挽留,尊者仍毅然桑耶寺,雲遊各地。尊者在傑梅究一個洞窟中修定五個月,面見度母,度母應允盡一切力量協助尊者。在閉關的這一年中,龍欽巴尊者深入禪定一段頗長的時間,使他足以接受最高深的大圓滿教法。

 

  翌年春天,龍欽巴尊者回到桑耶寺,在這裏尊者獲悉偉大的上師咕瑪拉紮,正在堅(台語發音)的上雅隆穀附近。龍欽巴尊者就前去參訪他,看到上師周圍圍繞著七十多位弟子。在前一天晚上,咕瑪拉紮上師夢到許多鳥飛來,銜著上師經書書頁,向各個方向飛去。根據這個夢,上師知道持續他傳承的弟子就要來了,所以滿心歡喜。可是龍欽巴尊者不想停留,因為他沒錢供養修學。然而這位上師傳話給他,不用擔心金錢供養的問題。

 

  雖然龍欽巴尊者和咕瑪拉紮上師修學的這段期間困難重重,尊者沒有錢、食不飽、穿不暖,但是很有收穫。第一年他得到「大圓滿心要」的教法和灌頂。第二年,接受更高的灌頂和三種大圓滿教法。咕瑪拉紮上師把他所有的知識傳授給尊者,就像從一個瓶子倒入另一個瓶子,使尊者成為上師的代理人。

 

  三十一歲時,龍欽巴尊者離開他的根本上師,開始長期雲遊各地--從事修持和教導來自四面八方的弟子。第一年,在尼朴修賽的地方,首先把他的心要傳給一些弟子,同時從他的弟子瑋瑟果恰獲得「空行心要」典籍。

 

  翌年,龍欽巴尊者前往欽撲日摩檢修定和教導八位男女弟子。

 

  在這段期間,據說尊者見到許多空行母,特別是金剛亥母和玉准瑪,並在岡日拖噶,以「空行精義」(空行心中心)闡釋空行心要。

 

  龍欽巴尊者也多次見到蓮師的各種化身,其中有一次蓮師賜名吉美瑋瑟(無垢光之意)。另一次,尊者一連六天見到依喜措嘉(智海王佛母),她傳授給尊者許多教法,特別是詳盡的解說「空行心要」,並賜給尊者多傑喜極(無畏金剛或威光金剛)的名號。

 

  在見到無垢友大師的時候,大師囑咐他把「無垢心要」的教法傳授給弟子軒盧多傑(咕瑪拉紮上師的化身),並重修烏菇峽寺院。當尊者完成重修寺院,整修釋迦牟尼佛、彌勒佛和十六羅漢的聖像時,彌勒佛指著尊者,並授記說:「你將往生蓮花藏淨土成佛,佛號須彌山燈幢佛」。

 

  龍欽巴尊者成年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修行和教導成千上萬參訪他的弟子。在這期間,他興建或重修多地方的寺院,包括桑耶欽撲、拉仁紮、紮撲、修賽和岡日拖噶等地。岡日拖噶是尊者最喜愛的閉關地點,並且也在這裏寫了許多書。

 

  龍欽巴尊者也去過不丹,在不丹他吸引了很多學生,改革僧伽制度,並且興建了塔巴林寺,至今仍然香火鼎盛。

 

  尊者也去過拉薩多次,第一次去大昭寺時,從卓窩仁波切(即釋迦牟尼佛)的前額放出一道光,進入尊者的前額,使尊者憶起過去多生是印度和中亞的一位學者。

 

  另一次去拉薩時,龍欽巴尊者在城市和小昭寺的平地敷設法座,像成千上萬歡迎尊者的人,廣宣佛法,從「發心」開始教授。許多富有盛名的學者圍繞著尊者請教法益,深深的感受到尊者廣博的學問和透徹的體悟,而尊稱他為「貢欽卓傑」(遍智法王或一切智法王)。

 

  還有一次,在參訪大昭寺時,從佛像中射出一道金光,並在佛像頭頂上出現許多佛菩薩,力勸和授權尊者著作許多著述。這些「秘密心法」包括「七寶藏論」、「三休息」、「三自在解脫」、「三黎明」、「三種心要」及「心中心三部曲」。

 

  遍智法王晚年遭受道一連串不幸事件的打擊,而流亡不丹,在那裏住了好幾年。其原因是止貢派的領袖--貢噶仁欽背叛了衛藏之王大司徒降曲甲稱。早些時,貢噶仁欽曾尋訪到龍欽巴尊者,而成為尊者的施主。從這一點,大司徒認為在這件政治紛爭中,尊者是站在貢噶仁欽這一邊。因此,遍智法王被迫逃到不丹,駐錫于塔巴林寺。後來,尊者有些其他施主,如上衛的貴族司徒釋迦桑布和雅卓的多傑甲稱,他們說服國王,允許尊者回來。

 

  龍欽巴尊者的晚年,大部分的時間是他在岡日拖噶所興建的寺院中度過。有許多將持續尊者法脈的弟子隨侍左右。

 

  西元一三六三年,尊者五十六歲,預知時至,告訴弟子們:「長久以來,我深深瞭解六道的真相,所以對我而言,世法是不值得追求的。如今我準備脫離我這個無常的軀殼。我將只宣說那些真正有用的教法。是故,你們要好好地聽。」在這最後的一年,尊者對親近的弟子傳授無上甚深的教法,堅固地建立他的法脈,就像水從善上分流而下。

 

  這一年年關將屆,尊者再度參訪桑耶寺和雅瑪寺,像成千上萬的人公開宣講佛法。最後,尊者到山林幽靜的欽撲地方,他說:「這個地方可以說是印度的火葬場『重生園』,死於此地遠比活在他處快樂。所以,我將把這個用壞的路體丟在這裏。」然後,儘管看起來並得很嚴重,尊者仍繼續傳授佛法。再昏過幾次之後,經弟子苦苦哀求才休息,尊者因他未能完成此次教導而表遺憾。

 

  藏曆十二月十六日,在修完勇父空行大薈供之後,龍欽巴尊者對與會的弟子做了最後的開示:

 

  「廣言之,世法一文不值,唯有追求佛法才有價值。細言之,要精進修『觀』和『超越次第入根本定』。如果有什麼地方不瞭解,可以研究和深入思惟『仰諦如意寶』(上師心中心),這本書如同滿願的珍寶。如此,你們就會脫離痛苦,而正得法性空的境界。」

 

  藏曆水兔年十二月十八日,即西元一三六四年一月二十四日,龍欽巴尊者在弟子的圍繞下,以法身坐姿,離開他的肉體,而安住於根本法性中。據說當時,大地曾經震動數次,並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瑞象。尊者的相貌栩栩如生,其遺體在彩虹下維持二十五日不壞,且花朵如雨而降。季節改變了,在藏曆十二月和一月之間大地卻溫暖得使冰雪融化,花木扶疏。尊者的遺體在出殯時,大地一再震動,並可聽到大音聲七次。火化時,尊者的身口意合併成為三股金剛杵,並留下眼、舌、心舍利。還得到五大塊骨舍利,顯示尊者已經完全證得五佛的純淨智慧。另外的許多小舍利,也再滋生成千上萬的舍利子。所有這些聖物貝珍藏在黃金佛像中,供眾頂禮膜拜,廣植福田,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間。

 

  龍欽巴尊者的教法經由許多傳承而長住於世,並透過徒孫吉美林巴來宏揚他的心要法門。

 

  因此,即使到了今天,尊者圓寂後已有六百二十多年,他的教法在世界上許多地方,因巴楚仁波切的弘傳而廣受奉行。巴楚仁波切說:

 

  「如果你是這位遍智法王的弟子,則不可違背他的教法。你把自己獻身于龍欽巴尊者的教法,如果你發願終身奉持,這就夠了。因為畢竟沒有其他更值得信賴了,這樣就能使你現世安樂,未來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