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迦法王珍貴的開示

圖片

我們身處現代社會中,學習佛陀教法顯得格外重要。如果缺乏佛學,只是誦經、參訪寺院、奉獻等,都不會長久穩定,隨時都會改變。但如果你瞭解這些行為所代表的哲學道理,那麼你的信念就會更堅定。

不只出家人,一般人也一樣,男女老少皆可學習,因為佛法如同大海,縱使只有一瓢匙,也能得到很大的利益。所以,我總是鼓勵大家修習佛法的基本哲理。…

每件事在開始時都很困難。但是一開始後,就會慢慢進步。今天要比昨天進步一些些,明天要比今天再進步一些些,如此下去,就可以成為一位好的修持者。– 薩迦 崔欽法王

文字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90780514317645

圖片來源:http://rigpanews.blogspot.tw/2010_07_01_archive.html

佛在心中

image

佛在靈山莫遠求
靈山只在汝心頭
人人有個靈山塔
好向靈山塔下修
~古德~

佛陀在哪裡呢?「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並非遠在印度的靈鷲山,「靈山就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我們內心的真如自性、佛性,就是靈山塔,要修行,「好向靈山塔下修」。

過去有一個屠夫非常不孝順母親,然而對觀世音菩薩卻有熱烈的信仰。他不辭千里到普陀山朝聖,希望能看到活觀音。到了普陀山東尋西找,始終看不到活觀音,就問路旁一位老婆婆:「到哪裡才能看到活觀音呢?」老婆婆笑著說:「你要看活觀音?他已經到你家去了!」屠夫大吃一驚:「喝!到我家去了?真的嗎?」老婆婆一臉虔誡:「當然是真的。」屠夫想想,又問:「活觀音是什麼樣子呢?」老婆婆說:「活觀音衣服是反穿的,鞋子倒著踏在腳上,你只要看見反穿衣、倒踏鞋的人,就是活觀音。」屠夫匆匆趕回去,回到家門已三更半夜了。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熟睡的母親,為了趕著開門,慌忙中把衣服穿反了,鞋子倒踏著。門一開,屠夫一眼望見這付樣子,心裡豁然驚覺,馬上跪下來頂禮:「觀音老母!」那母親也吃驚:「你怎麼啦?我是你娘,不是什麼觀音老母呀!」屠夫連連叩頭:「我到普陀山朝拜,有人親口告訴我反穿衣、倒踏鞋的,就是觀音老母!」

原來,堂前雙親你不孝,遠方拜佛有何功?觀世音菩薩是在我們自己家裡,佛祖也是在我們心中,能孝順父母,多行慈悲,多修道德,就是我們人人自性的一座靈山寶塔了。– 星雲大師

來源:

「如何修習不執著?」 --佛使尊者

http://tw.myblog.yahoo.com/green-tara21/article?mid=17607

  如果有外國人問起:「如何才能修習佛教的精髓──不執著?」我們可以再度引用佛陀的話,不必以自己的觀點回答。佛陀曾簡潔又完整地解釋如何修習:眼睛看到可見的對象時,只是看;耳朵聽到聲音時,只是聽;鼻子聞到氣味時,只是聞;舌頭嚐到味道時,只是嚐;身體有所接觸時,只是觸;當心中生起念頭,例如某些不好的想法時,只是清楚知道它。

  我為不曾聽過的人再說一遍:看只是看,聽只是聽,聞只是聞,嚐只是嚐,觸只是觸,起念只是覺察,這表示不要造作出「自我」。佛陀教導我們:如果這樣修習,「自我」就不會存在,當「自我」不存在,苦也就止息了。

  「看只是看」這句話需要解釋:當所看的對象和眼睛接觸時,只要認清對象,知道應該如何去處理就好了,千萬別讓喜歡和討厭的念頭趁虛而入。如果你生起喜歡的念頭,就會想擁有它;如果生起討厭的念頭,就會厭棄它。如此一來,我們自己就成為那「喜歡的人」和「討厭的人」,這就是所謂的「自我」,走向「自我」就是走向痛苦和錯誤。所以當看到某個東西時,保持了了分明,別讓內心的煩惱迫使你去執著,培養足夠的智慧以了知什麼動作是正確、適當的,如果沒有必要做任何動作,就別理會看到的東西。如果想從看到的東西獲得某種成就,就得完全應用了了分明的心念去做,不讓「自我」產生,使用這種方法,你就能得到想要的結果,而且心中沒有苦惱。

  這是一個最好又簡潔的修行原則:看只是看,聽只是聽,嚐只是嚐,嗅只是嗅,觸只是觸,起念只是覺察。讓一切只停留在這個層次,當下就能產生智慧,可以正確又恰當地處理一切,不會產生愛、恨的「自我」。如果隨著喜歡或討厭的欲望去做,「自我」就會生起,讓心不能自主,也就無法具足智慧了。以上是佛陀為某比丘所作的開示。

  接下來,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我們討論最易證果的修行方法時,沒有提及戒、定、慧、行善、布施等呢?」實際上,這些都是輔行,而不是佛法的核心。行善、布施、持戒、修定和修慧,終究都是為了使我們成為「如如不動」的人,而修習看只是看、聽只是聽等等,就足以使我們成為「如如不動」的人──當接觸任何外境時,都不會產生「自我」,能保持平常心,而不被境轉。

行善和布施是為了拔除「自我」,持戒和修定是為了調御「自我」,修慧則為破除「自我」。在此我不想多談,而只討論每天最迫切的事情──眼睛要看、耳朵要聽、鼻子要聞……等等,只要守護六根就是已控制一切,修行圓滿了,這正是修習佛法的核心。如果有外國人問你如何修行,就這樣回答他。

全書請見 香光資訊網 http://www.gaya.org.tw/publisher/fain/bds/index.htm

白領失業篇》兩個中年轉職的故事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35126&p=1

年年考績A 一夕被解雇

商業周刊 第1097期 2008-12-01 撰文者:林宏達

一個科技新貴,一個行銷主管,都在這波衰退潮中失業了。他們如何做好準備,等春天來時再當朵盛開的花。

面對不確定的未來,反而更要維持自信,不讓自己的行事曆空白。(攝影●翁挺耀)

過去十三年,他是人人稱羨的竹科新貴,直到兩個月前,他走進老闆的辦公室──從這一刻開始,他的人生第一次由別人畫下了休止符。
前聯電工程師蓋邦今年四十歲,第一份工作在聯電,第一次失去工作也在聯電。十三年來,每天工作就像時鐘一樣規律:早上七點半到公司,經常忙到晚上七點半才下班,從一個小工程師,慢慢爬上主任工程師的高位。一年收入超過兩百萬元。為了留在聯電,他曾好幾次拒絕挖角的邀約,「我原本以為我會在這裡一直做下去,」他說。

他,被解雇的理由竟是因為有專長
不斷學習新技術、每年考績都是A,他以為,這就是保障;但是他錯估了,當海嘯來襲,再身強力壯的人都抵擋不了。
今年中,一封e-mail(電子郵件)寄到所有聯電員工的電子信箱,內容寫著「公司將加強精實成本,檢討不必要的成本開支……」幾個不起眼的小字閃進眼眶,起先他不以為意,沒多久,公司裡的氣氛開始變得不同;考評方式開始變得更加嚴格,員工餐廳流傳著各式各樣的耳語,「原本以為那是謠言,後來才發現,那全都是真的,」他說。
九月初,老闆忽然把他找進辦公室,婉轉的告訴他,公司人力過剩,希望他能接受優退方案,「像你這樣專長的人,在外面比較好找工作,所以我們選擇讓你離開,」主管說。做了十三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其實是多餘人力,「難道你們不需要自動化技術嗎?」他大聲質疑,主管只靜靜的說:「我們有的是人。」一句話否決了他在公司存在的意義。
十月初,他正式離職,過去是晶圓廠裡資歷深厚的高階工程師,他從沒寫過履歷表;中年失業,但家裡有出生才十個月的寶寶,他只能打起精神。幾個熱心的朋友主動想幫他找工作,但最後都無疾而終,他也試著上人力資源網站找工作,網站上張貼的工作機會很多,但投出去的履歷,卻像丟到水裡一樣石沉大海,他的心情也跟著往下沉。

長期以來,習慣了當職場的貴族,如今最需要調適的是,從平民生活中找出真滋味。

她,第一次感覺工作發球權不在手上

擁有豐富經驗,卻在人生中場被迫離開職場的,不只蓋邦,原本在汽車業已工作五年的瑪莉也是其中之一。兩個月前,她還是手握三千萬元預算的汽車大廠行銷主管;現在,她卻第一次感覺到,能不能找到下一個工作,發球權並不在自己手上。
瑪莉的履歷表十分亮眼,過去八年,她都在知名外商公司工作,她先是從量販業跳槽到飲料業,再被挖角到汽車公司,但不管換到哪家公司,她都努力累積自己的行銷專長,也因此,每換一個工作,她的薪水就增加二到三成,「過去八年,我每個工作間隔,都不超過一個月。」
她回憶,兩年前,台灣的車市還在高峰,市場一年能賣出五十六萬輛車;但到今年,市場恐怕只剩下二十萬輛的年銷量。過去兩年,市場縮小了一半,公司跟著緊縮。「公司一直在down sizing(縮小規模),restructuring(重組)。」她說,前景堪虞,不安的氣氛在公司裡蔓延。
「一些你覺得很優秀,會在公司裡持續發展的優秀同事,找到機會都走了,」她說,過去兩年,公司以每年二○%的速度在裁員,有人優退,「有些人是被force(強迫)走的,」她說,不確定前景究竟如何,今年七月,她也提出辭呈,申請優退,十月底,她正式離開。
從七月提出申請開始,她就積極開始找新工作,這次她發現,事情和她想的並不一樣,她放下身段,只要和行銷有關的工作,即使只是小職員,她都願意做,但怎麼丟履歷表,就是沒有下文,「剛開始真的有點後悔,當初說什麼都應該要保住工作的,」她說,有些同樣年紀的朋友,每天投二、三十封履歷表找工作,卻也是找了幾個月都找不到。

她自己好不容易有兩次面試的機會,雖然她盡全力準備,到最後一關,對方卻不約而同的表示「人事凍結」,無法聘用她。

保持正面思考,度過轉業寒冬
瑪莉分析,中年轉業,會遇到非常多次的挫折,她發現,一定要找到找回自信的方法,才能讓自己度過寒冬。「運動、和人講話、尋求別人的支持,非常重要,」她分析,她會每天到高爾夫球練習場,做她過去沒有機會做的事,「我會花八十元,買五十顆球,花一整個早上,一顆一顆的打,」她說,去上語言課程進修、每天慢跑、或是一個人到北台灣散心、找父母一起吃飯,維持自己正面思考的力量。
蓋邦也試著從失業的陰影中走出來,儘管不用再去公司上班,他每天六點半前,一定坐在電腦前開始上網找資料,比平常上班還早一小時起床學新技術,他也在考慮,成立自己的公司,為一般小企業提供資訊服務。
蓋邦和瑪莉從失業的惡夢中學會找到勇敢的力量,「維持自信,你才不會被一次次求職不順利擊倒,」瑪莉說,現在,她每天早上六點半醒來,面對的是一張空白的行事曆,但她每天都會為自己排滿目標,準備好度過漫長寒冬,等春天來時,當第一朵盛開的花。

*國內外持續上演失業潮!
國外》國際勞工組織預估明年全球失業總人口將達2億1,000萬人,相當於美國人口的2/3
金融業:花旗全球宣布將裁員7萬5,000人,也就是每5名員工就有1人遭解雇
服務業:
1.DHL宣布將在美國裁員9,500 人,並將美國快遞業務外包給對手UPS
2.星巴克將陸續關閉美國600家門市、裁員1萬2,000人,是該公司史上最大裁員行動
科技業:網路軟體巨擘昇陽宣布將裁員6,000人,占總員工數18%

汽車業:克萊斯勒宣布將裁員5,000人,即每4個員工就有1人遭解雇
國內》主計處公布10月失業率為4.37%,創近5年來同月新高;失業人數增為47萬6,000人,為4年來新高
金融及保險業:9月就業人數比8月少5,000人,是過去30個月來單月最大減少量
住宿及餐飲業:9月就業人數比8月減少9,000人,是今年來新高
科技業:104人力銀行統計,該網站11月職缺數比10月少3萬筆,其中電子資訊業就占1/3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處、國際勞工組織(LIO)、國內外新聞
整理:鄭凱達、楊紹宏

大陸移民美籍華人看台灣

2008/9/19

這是一位從大陸移民美國的美籍華人作家沈寧(詳附註),到台北旅遊六日的感受。原文刊載於2008年3月的世界日報。

正當台灣人為了大選爭得面紅耳赤之際,聽聽大陸朋友怎麼看台灣,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

人在海外,只通過報紙和電視發布的點滴去認識台灣,結果是負面的,以為台灣政府績效不彰,官員品格拙劣,台灣人素質低下,文明缺乏,社會混亂,令人覺得恐怖,乃至若干年前有機會在台北謀得一份很好的工作,也推掉了。

最近去了一次台北,發現過去多年的印象,至少百分之八十都錯了。

台灣政府確實績效不彰,官員品格確實低下,但僅此而已,就我個人所見,台灣人(至少是台北人)的素質文明,已達到就中國人而言的最高度。

我是第一次去台灣,希望親身了解真實的台灣社會和台灣人,所以推辭了接待單位的盛情,爭取更多個人單獨活動的機會。

台北之美,固然依賴於台北飯店之眾多,夜市之繁榮,小吃之豐富,飯菜之精美,但更加吸引著我的,卻是台北的人,普通市民們。

走出桃園國際機場,立刻體驗台灣人敬業樂業的精神。

我找到長榮公車櫃檯,買票坐車到台北。

從桃園到台北,一小時路程,票價一百三十五新台幣,折約四-五美元,實在便宜,美國丹佛這樣的公車,要貴一到兩倍。

我對台北毫無所知,詢問去下塌旅館哪站下車,他們拿出汽車路線圖,指給我看,並用紅筆勾出下車站名。

我又問在台灣怎麼打公用電話,他們詳細告訴我,講解幾種價格,告訴我省錢竅門,給我換了幾枚硬幣,說是還有十分鐘開車,我可以先在候車室打兩個電話,指給我用哪架電話機。

在台北期間,我因故換過兩家旅館,沒有來得及告訴妻子更新電話號碼,怕她打來找不到,跟前台服務員一講,他不僅在本旅館電腦上做紀錄,以便所有服務員接到找我的電話,都能轉給我,而且分別打電話到我原先住過的兩家旅館,請那兩處的前台做好紀錄,凡有美國來電找沈先生,便將電話轉過來。那兩邊的服務員,也都很樂意地答應下來。

事情都是小事情,但我看出大意義。他們既沒有板了面孔,愛搭不理,也沒有「堆滿笑容」,為賺你的錢而忍痛做出「笑模樣」,或者臉上帶「笑」卻心不在焉。我所見到的台北服務員們,臉上總是很和氣,很真誠,也很認真,似乎那樣做很自然,很平常,讓我覺得自己並不比別人低賤,也不比別人高貴,所以很舒服。

我住在忠孝東路和復興南路的交點,是台北鬧市區的中心,每日從早到晚,車水馬龍,熱鬧非常。早晨上班高峰,捷運(地鐵)忠孝復興站裡人湧如潮。

但擠在人群中,隨眾進退,發現台北人雖然匆忙,卻曉得禮讓,頗有君子風,儘量避免相互碰撞,偶有稍微擦碰,也知互道歉意。

事實上,不論在馬路上、車站裡、公車上或是商店裡,我從無一次見到有人橫衝直撞,也不記得見到手插褲兜口叼香煙走路的行人,或者有人隨地吐痰、亂丟垃圾。

更令我驚訝的是,即使在捷運車站裡,人滿為患,卻似乎並不喧鬧。那是我在任何中國人聚集之地,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的。

公車上,飯館裡,就算西門町那樣的熱鬧地方,包括年輕人在內的台北人,都懂得儘量保持安靜,不高聲喧譁,影響他人。

我從經驗總結:

喧鬧與文明成反比。

喧鬧之地,必是文明低落之處。

喧鬧度越高,文明度越低。

而凡文明之地,自然不見喧鬧。

由此可知,台北人的文明程度實在相當高了。

此言不虛,有例為證。在台北乘捷運,站內上下自動扶梯,所有乘客都自覺站在右側,空出左半邊,讓趕路人走。

我從未見到一個人,站在左半邊,即使整條扶梯左側都空著。最可愛那些中學生,也如此守規矩。

中學生本來是最調皮的一群批,喜歡結夥說笑走路,可一上扶梯,

便都自覺站在右側,絕不為說笑方便,擠在左側擋路。

捷運車廂內,靠門處安排博愛座,即老幼病殘專座。我每天乘幾次捷運,經常看見那博愛座都空著,許多乘客站在旁邊,卻都不坐。上下學時,很多中學生乘車,也都站在博愛座前聊天,絕不占座位,特別有規矩。一次我見到有人抱個孩子上車,立刻有四、五人同時站起讓座,令人感動。捷運車站台,每個車門前地面,都劃了斜斜的排隊線,我發現不論多麼擁擠的時刻,所有乘客都會自覺依線排隊,絕不亂擠,而且永遠先下後上,絕無搶先之舉。

我在台北六天,街道上、商店裡、公車上或飯店裡,無論何處,從未見到一處有人發生爭執,臉紅脖子粗,更別說罵架甚至鬥毆。

中國人聚集的市面,能做到如此,實在是讓我感嘆萬分。

台北是個大城市,馬路上行人多,汽車更多。自行車極少見,但輕便摩托車成千上萬,大街小巷,隨處可見,上下班時可說震耳欲聾。

但我發現,市內交通亂中有序。十字路口,每遇紅燈,大群摩托車都會停下,而且全部停在停車線後面,幾乎看不到有人搶出白線,停在人行橫道上。左轉單車,也都會停在專設的左轉區內,規規矩矩。行人過馬路,從不亂竄,都走行人穿越道,遵守燈標。所以雖然車多,還是很有安全感。

我相信,這是台北全民崇尚推廣文明五十年的偉大成果。

上世紀後半段時間,當有些地方把野蠻落後當作光榮來崇拜的時候,台北社會開始對三代人進行不屈不撓的文明教育,已見碩果纍纍。

現在台灣實施十二年義務教育,所有青少年都起碼高中畢業,進一步建設文明社會,更有雄厚基礎。

因為時間關係,我沒有到重慶南路的書店街逛,只是在瞻仰國父紀念堂的路上,順便去了誠品書店,覺得真舒服極了。

台灣出版書籍,講究紙張裝幀,所以擺到架上總是很好看,毫無簡陋低賤之嫌。書店之大,之整齊,之華貴,顯示著書世界的壯美。

裡面人並不少,但極安靜,絕無擁擠雜亂之感。我走了走,買了一套自己多年前出版的《嗩吶煙塵》,當晚要送人,又買了一批音樂唱片,價格都比在美國便宜一半,真想多買,卻苦於無法攜帶太多行李。

我星期天在台北故宮博物院參觀,看到許多家長帶領七、八歲的孩子,細緻觀看各種展物,低聲地講解,耐心地回答孩子的問題。我看到孩子們驚喜的眼睛,景仰的神情,家長的笑容,非常感動。

我想,那些家長肯定都受過高等教育,並且希望下一代也具備深厚的文化素養。這樣的孩子,長大之後,當然會成為文明的人。

而且由此可知,不論有人怎樣地企圖切斷歷史,中國文化將永遠代代承傳,延綿不絕。

去年四月,我到普林斯頓大學參加一項反右派運動50年的研討會,認識沙先生,

沙先生提到他2005年第一次到台灣,感受和沈寧完全一樣,人與人親切和善,搭車文明有序,書店充滿文化氣息。

沙先生說他在大陸生活了40幾年,在美國過了20多年,但現在卻覺得台灣才是他的心靈故鄉。

我問他為什麼?他解釋說,大陸雖然是他的祖國,但共產黨實在太可怕了,讓他只想遠遠地離開這個讓他飽嚐痛苦的地方。

美國是他的第二故鄉,給了他重生的機會,但生活久了也知道自己只是個過客。

反倒是台灣,雖然他才去了幾天,卻讓他有回到故鄉的感覺。

另一位朋友姓張,他說自己跑過幾十個國家,喜歡從交通工具看一個社會。

他對台北捷運以及台灣高鐵都讚不絕口,不但設備新、車廂乾淨、服務好,而且乘客都很守秩序,上下車排隊,無人喧譁。在他的印象中,只有北歐和日本才有這樣的水準,連美國都比不上。

我們生活在台灣的人,整天被政客的語言污染,被電視疲勞轟炸,總覺得台灣一無是處,沒有希望。其實,台灣一點都不差,台灣不但建立起華人地區唯一的民主體制,也是華人社會最文明的地方。

就像余英時教授說的:

台灣雖然很小,影響卻是巨大的。

讓我們珍惜台灣、愛護台灣。

腦性麻痺協會感謝您的支持

近幾年來,社福團體面臨預算縮減與募款不易問題,卻仍努力尋求自力更生的模式,以求維持協會運作及幫助更多的腦麻朋友。

現在,透過中華民國腦性麻痺協會」與古坑果農的合作,推出百分之百天然,不添加任何香料、色素、果膠、防腐劑的柳丁果醬「柳香醬釀」。

也經由這樣的合作,創造出了同時幫助兩個弱勢團體的多層效果:但最重要的,還是需要加上您的幫助,送禮自用兩相宜,才能發揮足夠的功效。

「中華民國腦性麻痺協會」感謝您的支持。送好禮做善事,「柳香醬釀」每組(520g*2罐)好心有好報價只需580元!

台北縣農會真情食品館 特別贊助此一活動,凡購買柳香醬釀一組就送一盒「咖啡方塊酥」,多買多送

購物網址:http://www.ubox.org.tw/web/MdFront?p_id=MD0000002299005471&command=displayDetail

<<敬請廣為轉寄>>

推廣單位:中華民國腦性麻痺協會    贊助單位:台北縣農會

好壞球理論

http://tw.myblog.yahoo.com/namofofasn777777-amitwoamitwo/article?mid=7057

如果人家不喜歡你,因而說出一些故意誣賴、栽贓、辱罵的話,我們不需猛力揮棒來回應因為那個球投得太壞!

「喂,妳也喜歡看棒球啊!」

我一邊在跑步機上執行健身計劃,一邊盯著眼前的棒球賽,正看得聚精會神的時候,有人跟我說話,害我嚇了一跳!

原來是與我同一健身房,有數面之緣的張先生,他在隔壁的跑步機上,也在看棒球轉播,我太專注了,沒注意到熟人就在身旁。

張先生是某出版公司的老板,是個溫和謙恭的人他曾說,他每天的娛樂,就是看看四書五經、寫寫毛筆字和上健身房。

他的太太偶爾也會來,但從來不運動,只愛在女子三溫暖裡頭,大聲的聊天,個性熱情但有時還挺呱噪的, 張先生顯得沈默寡言許多。

聊了幾句有關棒球的話,張先生說出了他在棒球比賽中領悟的道理:「妳可能不知道,我年輕的時候,非常會跟我太太吵嘴,一度吵到要離婚,當初我很喜歡她的善良、熱情和直率,可是婚後,我發現直腸子也挺可怕的,

講話像飛機投炸彈一樣,有時難免會炸到不該炸的地方,我們動不動就吵起來。

直到有一天看棒球,我忽然領悟了一個應答的理論

如果我是個打擊手的話,總不該什麼球都打吧!應該要選好球才打,如果她投出的是壞球,那麼我幹嘛一直揮棒呢?

壞話就當沒聽見,她球投偏了未獲得回應,就會自討無趣;如果我連壞球都打,鐵遭三振,也會氣死自己。」

我覺得他的好壞球理論很有意思。

雖然,投手和打擊手應該屬於敵隊,對婚姻關係而言, 也許不那麼適用;但拿這理論來看職場上的人際關係,還真有幾分道理:

如果人家不喜歡你,因而說出一些故意誣賴、栽贓、辱罵的話,我們不需要猛力揮棒來回應,因為那個球投得太壞,你再使力也不會打出全壘打,搞不好反而會被敵隊接殺,不如讓它無聲無息的落入捕手的手套裡。

壞球,不要打;值得打的球,再回應好了!

米龐仁波切詩歌欣賞

http://blog.roodo.com/shambhala/archives/3029669.html

薩姜米龐仁波切自幼受到他父親——邱陽創巴仁波切全面性的調教,他不僅被訓練成一位精擅佛教哲理、禪修的法師,更接受其父詩歌、藝術、書法、弓道等各門技藝的薰陶養育。其目的,是要預備他成為未來的薩姜(Sakyong)——大地護佑者。米龐仁波切至今仍然常常繕寫書法、詩篇、以及創作現代佛曲音樂。用他自己的話來說,「… 這類深刻的藝術,啟發我們去表達那無法表達的——愛、無常,與美。」

以下,翻錄一首自他的書《雪獅的歡悅》(Snow Lion’s Delight)中選錄的英文原詩。這是一首與香巴拉四威嚴:虎、獅、大鵬金翅鳥、龍之修習法密切相關的詩歌。英文原文相當簡單,相信讀過仁波切的書《統御你的世界》、或聽過他演講的讀者,可以領會其意。以下即是這首詩,與您分享仁波切的寬宏視野:

TLGD 虎、獅、大鵬金翅鳥、龍
當我慢跑時
金翅鳥追趕著我。
這可畏、和強力的,
神話中的大鳥,
伸展牠的雙翼;
而陽光,而非陰影,
向四面八方振飛。
當我呼吸時
我砰然躍動的心臟,
雪獅安踞其中;
牠怒吼咆哮此一確信
我活著。
我不會讓我自己死亡。
我的雙腳是老虎
覺知著大地,
樂意回應
當我覺得危險時:
本能天性,是我的血液。
我的心是龍,
遍滿所有穹空;
即使是蒼天亦為之殆盡。
不可測度的感知覺受,導引著我。
我是勇氣,從不知道畏懼。
雷鳴與閃電
就是我的微笑和大笑之聲。
而所有這一切,都在早餐之前!

TLGD
When I run
Garuda chases me.
This mythic bird,
Terrifying and invigorating,
Spreads its wings
And sunlight, not shadow,
Flies in all directions.
When I breathe
My pounding heart,
Snow Lion within,
Roars to the conviction
I’m alive.
I will not let me die.
My feet are Tiger,
Aware of the earth,
Willing to respond
When I feel danger:
Instinct is my blood.
My mind is Dragon,
Pervading all the skies.
Even heaven is consumed.
Fathomless perception guides me.
I am courage, never knowing fear.
Thunder and lightning
Are my smiles and laughter.
All this before breakfast!
Sakyong Mipham,
22 May 2002, Dechen Choling(大千丘林,法國南部的香巴拉禪修閉關中心)

圖片來源: Dancing Snow Lion, 18th 西藏鍍金銅像,米蘭 Renzo Freschi Oriental Art 提供,是《雪獅的歡悅》的封面照片。